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5 恶魔的诱惑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5.恶魔的诱惑

手指已经碰触到了头发,赫敏恍然回神地把冠冕拿远了些,苦笑,原来她心中的**是成为人上人?

“小汤姆,你是不是应该出来给我解释一下?”赫敏把冠冕放回木盒,目光平静地盯着冠冕上散发着淡淡光辉的黑色宝石。

“尊敬的小姐,您呼唤我?”英俊的黑发青年凭空出现,半躬身体施了一礼。

“你刚才想要控制我?”赫敏对被控制非常忌讳,那种无法掌控身体控制权的感觉她不想再尝试。

“我怎么能控制您?”青年的语气说得斩钉截铁,“拉文克劳的冠冕非常适合您,您为什么不戴上试试?据说可以让人变得聪慧异常。”

“我不需要靠外物增加智慧,不属于我的东西只是镜花水月。”赫敏盯着面前的青年,心想他果然会花言巧语,三言两语就把他的关系撇清,不说冠冕有没有魔力就说现在冠冕是他寄生的魂器,她怎么敢往头上戴?上次的日记本就让她险些送命。

年轻的伏地魔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脸上却依然笑容满面:“其实我们很相像,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改变未来,你也是对这个世界很不满吧?”

赫敏似笑非笑地看向他:“我并没有对世界不满,我的人生本来会很顺利,从霍格沃茨毕业找一份能养家糊口的职业,平淡无奇地过完一生。现在我的人生被打乱了,对我而言最大的威胁就是你——在外面兴风作浪的老汤姆,因为你第一个要消灭的人就是我这样的麻瓜血统。”伏地魔脸上一闪即逝的震惊和厌恶被一直注意他的赫敏抓了个正着,“现在还说我和你像了?混血的你和我其实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资格说纯血优越论?”

“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直系后代,和普通的混血不同,我的魔力是与生俱来的纯粹。”黑发年轻人语含优越感地说道,他是见到赫敏胸前佩戴的斯莱特林级长徽章以为她是一名斯莱特林,却不知道斯莱特林学院中竟然出现了一名泥巴种级长?

赫敏不禁失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我并没有和主魂那样的野心,只想平静地生活,我一出生就被抛弃,从小生长在孤儿院,直到来到霍格沃茨,我喜欢这所学校,它就像我的家一样,除了这儿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伏地魔试图用可怜相引起她的同情心,“您不会像那只猫一样狠心……”刚说了会儿,他突然停顿下说话,扭头看向从城堡过来的方向,忽然消失不见,赫敏见到拉文克劳冠冕上的宝石被一股黑色的能量占据,原来冠冕上的宝石并不是黑色的。

哈利、罗恩和纳威沿着湖岸一路走近。

“我就说她在这里。”罗恩说。

“赫敏。”纳威很高兴地跟她打招呼,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我们拿了一些吃的,你还没吃早餐吧?”她昨晚没去礼堂早餐的时候又没去,他们藏了一些吃的找她。

赫敏合上木盒的盖子,原来是发现有人来了才躲起来了,抬头笑着说了句:“谢谢,我忘了时间。”目光在哈利的脸上扫了一眼,他捂着额头上的伤疤,皱紧眉头的样子,连忙站起身,“你怎么了?伤疤疼了?”

哈利捂住伤疤,额头上仿佛被烙铁灼烧皮肤的痛楚令他冷汗涔涔,面色苍白:“它突然就开始疼,上次是伏地魔在我身边时才发作的,可这里是学校。”

“哈利,嗨,真的很疼?”罗恩在一边不知该做什么,以前哈利说伤疤痛,他不当一回事,还觉得他装模作样,可这次看他痛苦的表情不像装的。

“要不先去医院让庞弗雷夫人检查一下?”纳威担心地建议,他的脸色比哈利还要苍白。

赫敏知道哈利的伤疤是为何疼痛了,动作迅速地把木盒收进了书包里,哈利的神情好了些许。

“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也好。”她说。

哈利摇了摇头:“没用的,当初我去检查过,什么都没查出来。”

“有没有告诉邓布利多校长?”赫敏问。

“校长也说不出缘由。”伤疤的疼痛总是让他很不舒服,有些人觉得他是为了引人注意才装出来的,明明他是真的很疼,“上次乌姆里奇抓我的手时,伤疤也突然痛起来。”

“那只母夜叉会不会被神秘人施了夺魂咒?”罗恩猜测。

“如果是真的,我一点都不会惊讶。”哈利说,“她的表现就像个伏地魔的忠实手下。”听到伏地魔的名字,罗恩和纳威浑身哆嗦了下,罗恩说:“别说出来,那个名字。”

“为什么要害怕提那个名字?因为大家总是不敢提,才会对他越发恐惧。”哈利愤慨地说。

他的话音刚落,伤疤突然就痛起来。

赫敏的眼睛能够见到隐身的幽灵,她“看”到了魂片隐约的影子靠近哈利的伤疤,试图伸手碰触哈利的伤疤,哈利因为伤疤越发疼痛,痛苦地捂住额头。

“不!”赫敏吃惊的声音脱口而出,其他人疑惑地望向她,青年伏地魔疑惑地撇头,发现她能够看到他并且伸向口袋的手似乎是正准备掏魔杖,权衡了一下很快离开哈利身旁回到赫敏身边:“他是谁?很大胆的孩子。”

赫敏手在衣袋中握住魔杖,怀疑地瞥了他一眼,暗想难道他不知道哈利?或者真如他所说,他的分裂比较早……他居然能够从木盒中出来,她一直以为放在书包里就不会受到他的影响,原来她太想当然了,没有黑猫在一旁压制,伏地魔就会趁她不注意地影响她。

“邓布利多校长,你们早餐的时候有见到他吗?”赫敏问,打定主意要快点把魂器交上去。

纳威摸了摸脑袋:“好像在。”

哈利和罗恩同样摇了摇头,他们都没注意。

“我的伤疤已经不痛了。”哈利以为她准备跟校长谈他伤疤的事。

“是我有其它事要找校长。”她应该去找教授们询问一下,麦格教授?她应该知道校长室的口令。

事不宜迟,赫敏告别哈利他们,先回去宿舍换了一身衣服,离开公共休息室前往麦格教授的办公室。

“赫敏,我们来做个交易,你别把我交给邓布利多,我保证帮你实现你的所有愿望。”年轻的伏地魔魂片很自来熟地跟着赫敏走,他估计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降低她的心理防线,让她对他敞开心灵。

“你以为你是阿拉丁神灯呢!”赫敏讥讽地说道,幸好身边的走廊里并没有多少人,赫敏的脚步也是匆匆行过,等那些学生回头,她已经走远。

“那是什么?”好奇。

“麻瓜世界的神话故事中的一位灯神,可以满足神灯主人的任何愿望。”赫敏瞄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们这个情形和阿拉丁神灯有些相似,不过她身边这个家伙没有灯神的无边法力。

“你有什么样的愿望?我也可以帮你完成。”

“哼,你有这样的能力吗?”赫敏好笑地说,“名誉地位,这些我都会凭借我的能力争取,我也不缺钱花,大约就是青春永驻……”这可能是所有女人的心愿吧。

说到永远年轻时,黑发青年的眼神闪烁了下:“其实永葆青春并不是不可能……”

赫敏正好经过一条满是窗户的走廊,从窗外射进来的光线衬得身边隐身的黑发青年越发若隐若现,停下脚步:“你就是一个好例子对吗?”见他得意地笑,赫敏泼他冷水地接着说,“我觉得我这样挺好,人的生老病死符合自然规律,而且你这样分裂灵魂,怎么说都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即使你们长得一模一样有着相同的思想……啊,错了,你们的长相也各不相同,你知道么?你现在的主魂,长得超级难看,不用你说名字了,如果从墙角突然跳出来那副尊容,没有心理准备之下足够把人吓死一百回。”

年轻的伏地魔要不是现在是灵魂状态,估计那张脸早乌黑一片了,这小姑娘肯定是乱说一通,他长得如此英俊不凡怎么可能变成丑八怪?

“格兰杰小姐,你这是在跟谁说话?”粉红色的癞蛤蟆……不,是乌姆里奇比幽灵更加无声无息地出现,用小姑娘的声音甜腻腻地问道。

“乌姆里奇教授,我只是走累了在这里休息一下难道也违反了校规?”赫敏表情无辜,背地里则暗道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碰到这个恶心人的老女人。

“这倒是没有。”乌姆里奇不死心地在她身边还有身上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我一直为改良俱乐部不能重新组建而可惜,你有能力和号召力,其实我是非常希望改良俱乐部能够重组……”

赫敏垂眸仿佛很认真地聆听教诲,不吭声,实际上她怕看着那老女人,她会忍不住冲上去揍她一顿。

乌姆里奇说了一通却不见她接话,不禁生气地抿了抿嘴,她是看上了改良俱乐部广泛的会员数,想着如果能够将这股学生力量收为己用,对学生们的影响就更加迅速而有效了,偏偏这个会长小姑娘根本不接她抛出的橄榄枝。

伏地魔见赫敏低着头并没有注意他时,悄悄地靠近乌姆里奇。

乌姆里奇打了个哆嗦,盯着赫敏的眼神变得阴沉:“格兰杰小姐,我有些事要和你谈谈,你跟我去一下办公室。”

赫敏快速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到她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一闪即逝,暗叹倒霉,现在没有办法拒绝她,乌姆里奇是她的教授就算随便找茬要关她禁闭都无从反抗。

“打搅了,乌姆里奇教授。”德拉科?马尔福走近他们,显得彬彬有礼地说,“斯内普教授让我跟赫敏九点去他的办公室,已经要迟到了。斯内普教授不喜欢有人迟到。”

乌姆里奇怀疑地打量德拉科,金发少年用恭维的语气说:“我父亲一直有提起您,说您是魔法部长的得力助手,让我多听您的教诲。”

乌姆里奇听了咧开嘴满意地笑了笑,点点头:“马尔福先生是位友好的绅士,你在斯莱特林要多多照顾一下柯尔。”

“我们可以走了吗?”德拉科没有明确答复,乌姆里奇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德拉科瞄了一眼赫敏,用眼神示意她快点走,赫敏更不想留下和乌姆里奇去她的办公室,向乌姆里奇微微躬了躬身:“再见,乌姆里奇教授。”

二人一前一后很快离开了乌姆里奇的视线,再也感受不到背后附骨之蛆般的视线,赫敏松了口气。

“谢谢。”为了帮她解围,不惜说谎。

德拉科放慢脚步和她并行:“举手之劳。”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又重新看向前方,“你的回答……”

赫敏过了几秒才突然想起他向她告白,一直困扰她很久的答复,结果晚上跟黑猫出去之后就没再考虑了,脸微微泛红,有些不太自在地挠了挠脸又摸摸头发,手指绕着耳鬓的发丝转圈。

“……我还没想好。”

德拉科失望地低头盯着地板却也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没想好比对不起好,至少她没有决定拒绝他。

“如果没事,你最好回去公共休息室,不然又被那女人撞见。”德拉科见到了前方不远处等着他的克拉布和高尔,对赫敏说,他不可能每次都能及时帮她解围,“要不要一起走?”

赫敏轻轻摇头:“我找麦格教授有些事。”

“留点神,别再被她堵住了。”德拉科对她顽皮地笑笑,和她道了声再见,转身。

赫敏手指还是无意识地在发丝上转着圈圈,心情莫名变得很愉快。

“你喜欢他?”突如其来的说话声让赫敏吓了一跳,英俊的黑发青年双手环抱在胸前,斜倚在走廊一侧的墙上。

赫敏的脸突然一红,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反驳,心底深处对于德拉科是有许多好感的,只是没有下定决心。

“马尔福家的人啊……我记得他们家最看重血统,连混血都不行。”

赫敏微微蹙眉,她早就知道他们家族选择结婚对象的条件,他的父母一定会坚决反对,她有这个自信克服他们之间的重重阻碍么?

“如果我能帮你得到他……愿意和我做笔交易吗?”黑发青年嘴角含笑,语气自信又诚恳,令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