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6 威胁

116.威胁

赫敏一愣,怔怔地看着笑容满满的伏地魔,得到他……怎么说得是她肖想德拉科?明明是他向她告白……

有那么一瞬间,赫敏想到了,如果她得到伏地魔的支持,那些畏惧他的食死徒们有谁会反对她和德拉科在一起?他的父母就算反对也不敢嘴里说出来……

艰难地握紧拳又放松,眼神恢复了清明,嘴角微微上扬:“让你失望了,我是喜欢他没错,却还没有到爱得要死要活的地步,世界上的好男孩有许多,我为何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伏地魔自信的笑容面具裂开了,他面色古怪地盯着赫敏,好吧,大概是他独自在有求必应屋呆的时间太长跟不上时代,外面的人心已经发展到令他无法琢磨的地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一棵树和森林的比喻。

“米勒娃,有没有时间?”乌姆里奇的声音突然响起。

麦格教授冷冰冰地回答:“请叫我麦格,我们没有那么熟。”

乌姆里奇的脸皮肯定很厚了,毫不在意地依旧用那种尖尖的声音嗲嗲地说话,向她询问一些学校里关于学生们的情况。

赫敏悄悄地从转角的位置探出头去,麦格教授的面部紧绷,干巴巴地回复她的问题。还差一点乌姆里奇就能追上她了,大约是麦格教授正好经过。

暗暗感激麦格教授出现的及时,不然乌姆里奇知道德拉科欺骗她也会对德拉科起疑心,只是现在她不能去找麦格教授询问校长室的口令了。

“你不是要找麦格?”伏地魔假装好心地在一旁看着,明知赫敏不可能上前,幸灾乐祸的语气让赫敏瞪了他一眼,“我又没说错,麦格教授我认识,当初她还教过我,如今变老了。”摇头表示遗憾。

赫敏看了一眼伏地魔,轻蔑地说:“胆小鬼。”说完,她沿着德拉科离去的方向追去。

伏地魔气得脑袋都要冒烟,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居然说他是胆小鬼?愣了会儿,被一股拉力拽着跟上赫敏,他不能离开魂器太远,心中恨恨地想,若是让他获得了自由,第一个就要抓住她狠狠折磨。

“你为何说我是胆小鬼?”任谁都不乐意被人说成胆小鬼,即使真的胆小,他连人都敢杀怎么可能胆小?

“……畏惧死亡畏惧衰老,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不是胆小鬼是什么?”赫敏被他缠的不耐烦了,于是大声说道。

“嗨,赫敏,谁惹你生气了?”秋?张和她的朋友正好经过听到了赫敏最后那句胆小鬼,忍不住抿嘴笑。

“一个讨厌鬼。”赫敏不想多说,更不理会身边那个讨厌鬼咬牙切齿的表情,“乌姆里奇不同意改良俱乐部重组,看来我们必须想点其它办法了。”

“最好不要违背乌姆里奇教授。”秋的女友玛丽埃塔?艾克莫说,她是秋最好的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

“玛塔。”秋的语气坚决,“魔法部想要控制我们,但他们不能控制我们的思想。”

玛丽埃塔看着她,略有不满:“我也是想让俱乐部能够重组。而且我们用什么跟魔法部斗争?赫敏已经被关了禁闭,还不是对她没有办法?难道你们想被开除?”

玛丽埃塔的话虽然尖刻却点出了她们现在的弱势,秋跟赫敏都没有说话,显得有些消沉,赫敏猛地稳住心神,怀疑地瞥了一眼伏地魔魂片,那些负面的情绪难道是他造成的?太危险了,必须尽快把他处理掉。

“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赫敏振作起精神,“这一天不远了。”邓布利多校长会通过他的关系网调查出伏地魔的最终秘密,他们会胜利而且会提前胜利,“秋,玛丽埃塔,我先走了。”

向她们点了点头,匆匆地追上又已经快消失的德拉科。

“我们不是要去斯内普教授那儿?”

德拉科茫然地看着追上来的赫敏,很快反应过来,对克拉布和高尔说:“我和赫敏要去斯内普教授那里,你们先回去公共休息室把下星期一要交的作业做完。”二跟班虽有些疑惑,不过没有追问地点了点头。

看着走在身边的赫敏,德拉科的心砰砰直跳,她突然追上来,是准备给他答复了吗?眼看他们往地下走,人越来越稀少,不禁紧张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紧张得心跳难安。

就在少年忐忑不安的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来到了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前,等他回过神,赫敏已经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前来开门的斯内普教授脸色阴沉,估计正好心情很差,正虎着一张脸用警告的眼神盯着他们,那意思正是,最好祈祷说出的内容足够让他重视,否则就算是他最学院里最好的学生也等着接受他的毒舌吧!

“您好,教授。”两个孩子有礼地行礼。

斯内普那张看上去大部分时候是紧绷的线条稍稍瓦解了一些,把他们让进办公室:“我不记得有邀请你们过来。”说话的时候,他没有去理会桌子上堆放的一叠叠羊皮纸,看上去刚才他正在批改学生写的论文。

“教授,是我找您有重要的事报告。”赫敏思索了下,看到院长大人惊奇地挑了下眉的动作,接着说,“不过我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去见校长先生。”

“说到底,你还是要去见校长……”斯内普讥诮地撇了撇嘴角,“我告诉你口令,你自己去见他。”对于这个事事绕过他的学生,他真的没心情理会,德拉科还和她一起过来?眼神一扫就发现他并不知道赫敏要报告什么。

还没等他说出口令,左手臂上的黑魔标记突然如火烧一般灼痛起来,他脸色大变地捂住手臂,隔着那层衣袍仿佛要燃烧起来。

赫敏看到伏地魔正围着斯内普教授转圈,她连忙出声阻止:“离开他。”

斯内普猛抬头怀疑又谨慎地盯着她,他知道她肯定带来了什么,手腕的黑魔标记只有被伏地魔接近时才会如火灼烧,难道她的身边带有伏地魔的东西?

年轻的伏地魔没有理会赫敏,抓住斯内普的手臂,慢慢地显出身形:“急什么?让我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和我有联系。”

德拉科吃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赫敏已经拔出了魔杖指住伏地魔,而斯内普几乎傻了一般被拉起了遮挡黑魔标记的衣袖,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如同活了一般正在不停地扭动,伏地魔的魂片手向下移,压上了黑魔标记,立刻一股灼烫的感觉传来,斯内普既想立刻挥开他又因为自己的身份一时没有动。

“快点离开他!”赫敏的魔杖尖冒出了青色的光芒,风在她周围涌动。

“他是我的仆人,这是我留下的记号。”伏地魔阴恻恻地笑了,接触到黑魔标记的瞬间,他和主魂建立了联系,接收到了主魂的意识也感觉到主魂的喜悦,他经历的一切,“西弗勒斯,我命令你,把你的魔杖给我。”

斯内普目光复杂地看向赫敏,他没有想到她身边跟着的是伏地魔,这才是她要见邓布利多的理由,他应该怎么做?

因为聚灵阵的作用,伏地魔已经不是纯粹的灵魂体,他已经有了基本的实体,这是他最大的依仗。

斯内普缓缓地抓住了插在长袍前襟里的魔杖,该不该交出去?他犹豫着,慢慢地把魔杖递给了身旁的人,二人拔河一样地互相拉扯。

【西弗勒斯……你要违抗我?】伏地魔嘶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斯内普浑身一僵,松开了手。

赫敏利用魔杖聚集了空间中的粒子将它们压缩成无数的针状,聚集成一颗小巧的青色光球,空间中危险的气氛让伏地魔心中一惊,目露凶光地挥动魔杖:“钻心剜骨。”他还记得不要立刻杀了她。

赫敏的攻击是可以直接对灵魂的攻击,曾经令皮皮鬼吃了大亏,经过了她这些年的改进对灵魂的伤害只会更大,只是伏地魔还抓着斯内普教授那只有黑魔标记的手,她担心若是攻击,那个混蛋会用教授当盾牌,因此一直没有丢出魔法。

听到他施展的是钻心咒,赫敏松了口气的同时反而散去了聚拢的粒子,德拉科迅速地拔出魔杖,尽全力施展出夺你武器的魔法,两道魔法撞击在一起,赫敏惊讶地扭头看向努力维持魔法的德拉科,他憋住气地努力将魔法推过去,伏地魔则震怒非常,他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小孩子,而且这个小孩子还是最拥护他的古老巫师家族的后裔!

“马尔福!你这是代表你的家族跟我为敌?”

德拉科手抖了下,他看到赫敏危险来不及思考,身体自己行动了,完全没有考虑他的举动代表着什么,被伏地魔暴怒中的一声大喝弄得思绪混乱,魔法顿时此消彼长向他压来。

“不……”斯内普惊慌地喊,用力抽出了被握住的手臂。

两道魔法已经来到了德拉科面前,少年眼神慌乱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魔法,嗡地一声人耳听不见的声音响起之后,八面人高的无形盾牌出将他前后左右所有的位置包围,两道魔法的能量撞上了“镜”护身符制造出的盾牌,以更快的速度按来时的路线反弹。

伏地魔愕然发现归来的魔法攻击,大惊失色,反应无与伦比迅捷地挥动魔杖把斯内普拉回他前方,结结实实替他承受了两道魔法的攻击,只见斯内普被狠狠掀翻在地还没等他吐出鲜血,身体每一个细胞仿佛被撕裂一般的痛楚袭来,让他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教授……”

“巧克力蜂蜜糖……”斯内普喘息着说。

赫敏呆了呆,立刻明白这就是校长室的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