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7 艰难的决定

117.艰难的决定

“你敢离开这里,我就杀了所有遇见的人。”伏地魔狠戾地说道,他如今手中有了魔杖认为有了更多的谈判价码,黑猫不在他毫不畏惧。

赫敏不敢就此离开,她身上带着伏地魔的魂器,伏地魔必须跟着她走,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几个人一旦出去了外面的走廊里不止三个人,赫敏完全不怀疑丧心病狂的伏地魔会见一个杀一个。

伏地魔见赫敏果然不敢离开,不禁轻蔑地笑起来:“形势逆转,你现在无能为力了。”握着手中的魔杖,虽然不怎么顺手,聊胜于无。

“那可不一定。”赫敏的魔杖依然指向伏地魔,勉强地笑笑,她不该找斯内普教授,不然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如同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伏地魔哈哈笑了二声:“赫敏,你的能力完全不下于我的仆从,又是斯莱特林的级长,既然能够进入斯莱特林学院,你必定有巫师血统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打住!”赫敏嘴角抽搐,听着就像要招揽她,“我不会加入你的恐怖组织,我的血统是麻瓜还是巫师不用你操心,至少我父母绝对是麻瓜,毋庸置疑,我不会以他们为耻,是他们给了我生命没有他们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我只会感激他们。”说到后来,她是真心觉得欠了父母许多恩情,无以为报,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让他们少为她操心。

在场的另外三人心思各异,大约只有德拉科才能体会她所说的以父母为荣,另外二人一个一出生就被抛弃,一个有父母却像没有父母,他们俩深深为身体中那一半麻瓜血统感到羞耻与憎恨。

“又是一个没吃过苦头的蠢货。”伏地魔语气鄙夷,“他们给了你生命却抛弃你,任你自生自灭,这样的生命有什么值得感激?”

“因为自己不幸就怪罪其他人?我理解你但不同情你,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本来就不会有相同的想法。”赫敏挺佩服自己,在这么紧张的时刻居然还有心情和伏地魔讨论父母。

伏地魔生气地想她真是执迷不悟,实际上他又哪里不是执迷不悟?然而他拒绝承认心中对她拥有与他不同童年隐隐的羡慕,他是伏地魔,他现在的威望都是由他创造的。

“把你的魔杖扔掉。”伏地魔命令道。

“凭什么。”赫敏不愿意落下风。

伏地魔眼珠一转,魔杖指住斯内普:“不然我杀了他。”

德拉科只能呆呆地看着,他脑海中一片混乱,眼前的人是黑魔王而他手中的人质是斯内普教授,教授对他一向很照顾,如果照父亲的教诲,遇到危险时尽量保全自己,而且一直跟他说不能违抗黑魔王,难道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黑魔王不是杀了斯内普教授就是杀了赫敏?

赫敏眼瞳紧缩了下,抿紧唇飞快地扫了眼半坐在地,一手捂住胸口嘴角淌着血痕的斯内普教授,握紧魔杖的手指捏得更紧,看到对手洋洋得意,她恨恨地咬牙,神情一松,懒洋洋地说:“你有胆子就杀了他好了,不过你也别想活。”赫敏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了装有冠冕的木盒,魔杖对准冠冕中央最大的宝石。

“……普通的魔法攻击无法击碎冠冕。”伏地魔惊愕片刻,很自信地说,拉文克劳的冠冕上有特殊的魔法,学员创始人的魔力不容小觑,如今的魔法界是一代不如一代,各种魔法这个不许用那个不许学的,他不信眼前的小姑娘不利用同等级的魔法武器能够伤害魂器。

赫敏轻哼一声,利用魔杖驱使空间里的各种粒子聚集压缩,那些粒子聚集在魔杖尖端,形成锐利的刃口,毫不留情地对准宝石划去。

“住手!”伏地魔感到身体被切开的痛楚,暴躁地大吼。

赫敏停止切割宝石,无畏地迎视他冷冷的目光:“你可以试试,如果斯内普教授再受一点伤你就给我消失吧!”

伏地魔气得七窍生烟,他居然反过来被威胁?除了邓布利多,那只黑猫,他现在又被这个泥巴种小姑娘威胁?!简直是忍无可忍!!!

“德拉科,你快点去把校长请来。”赫敏眼睛紧盯伏地魔,嘴里则嘱咐几乎被遗忘的德拉科。

少年正被大起大落的现况惊得一愣一愣,脑子里各种念头不停翻腾,身体就像被绳索绑缚僵硬无比,慢了半拍才回神,转身正要按照赫敏的话做。

“马尔福,把冠冕拿过来,我就不计较你刚才对我的无礼。不许动,小姑娘。”伏地魔挥动魔杖让斯内普浮起来到他面前,按住他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另一手握着魔杖指住他的脖子,“你敢动一下我立刻就杀了他。”

斯内普教授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受到打击,认命了似的,精神萎靡地垂着视线。赫敏很想学周星驰电影中包龙星的说话:“教授,我会禀明校长您是为民除害才牺牲的,一定为您风光大葬,关门,放狗!”但是不行啊,泪流,她不敢保证能够一下子击碎冠冕上的宝石,如果伏地魔和教授同归于尽怎么办?

“你敢杀他试试!”赫敏的魔杖指住冠冕,恨恨地与伏地魔对峙。

伏地魔发出嘶嘶的笑声,这种令人发麻的声音与刚才他青年清朗的嗓音不同,嘶哑的声音令斯内普浑身一颤,他似乎听到了那位重新拥有身体的黑魔王的声音。

“把冠冕放下!”伏地魔说道。

如果失去对冠冕的控制他们才死定了,赫敏又不是没看过电视,上面都那么演:“把魔杖放下。”二人就这样相互威胁,谁都不愿意放下魔杖,谁又都不愿意先出手,情况陷入僵局。

如今只有德拉科是唯一可以自由行动的人,伏地魔再次打起他的主意:“小马尔福,我知道你们家一直是我坚定的拥护者,你不希望你的家人受到伤害吧?只要你帮助我,我就会让你们一家在新世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别听他的,德拉科,他一定会失败。”赫敏担心地说,她看不清在她身后位置的德拉科,如果他真的为了家人帮助伏地魔,难道要在这里功亏一篑?

“胡扯,我会胜利的,我将重新取得权势。”伏地魔的脸孔有些扭曲,“如果你一直违抗我,马尔福家族留着也没用。”

德拉科脸色顿时一白:“你不要伤害我父母。”

“这就要看你怎么做了。”伏地魔的主魂通过魂片的眼睛牢牢盯着德拉科,如蛇一般冰冷的视线让德拉科手抖得厉害,目光落在前方离得很近的赫敏身上,少女身体紧绷着魔杖指住盒子中的冠冕,他不想和她为敌,可是黑魔王用他的父母做威胁他的手中还有斯内普教授……

慢慢地走到赫敏身边,他抬起手,颤抖着抓住了赫敏握着的魔杖:“对不起……赫敏,我……”

“很好,就是这样。”伏地魔兴奋地盯着德拉科从少女手中夺走了魔杖,赫敏惊讶不敢置信,这一次他可以好好折磨这个小姑娘了,“把盒子拿过来。”着急地说。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任由德拉科拿走了她的魔杖和装有冠冕的木盒,她此刻完全可以打倒德拉科,但是没有,她很生气又伤心,伤心认真考虑他俩未来的她像个傻瓜,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阻碍,在家人和她之间他选择了家人,无可厚非,如果是她也会这么做,所以他们没有未来……

德拉科沉默地看了她一眼,扭头,一步步走向伏地魔。伏地魔指住斯内普脖子的魔杖稍稍垂向下,松开另一只手,着急地伸向德拉科。

突变就在下一刻发生,德拉科突然将盒子猛地往赫敏的方向丢去,举起魔杖对准从斯内普教授身后探出大半个身子的伏地魔,一道默咒将伏地魔击得倒飞出去,撞上了办公桌,满桌的羊皮纸纷乱飞舞。

“……你这个小混蛋,我要杀了马尔福一家,我绝不原谅你们家!”伏地魔气急败坏地咒骂着爬起来,他完全没有料到马尔福家的小子居然敢对他进行攻击,举起魔杖就要对他施展阿瓦达索命,忽然灵魂一阵刺痛,魔法再也发不出去。

原来是赫敏接住了抛过来的冠冕还有魔杖,让物体回到手中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直接对准冠冕的宝石进行攻击,在宝石上留下了深深的一道伤痕,及时阻止了伏地魔的进攻。

“我的所作所为只是我的个人行为,和我的家族无关,你可以让所有的食死徒通缉我,因为我再也不会回去马尔福庄园。”他身上还有护身符,可以抵挡一些魔法攻击,因此德拉科挡在伏地魔和斯内普教授之间如此说道。

“你是认真的?”伏地魔阴沉地瞪着他问。

“我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德拉科不再犹豫不决不想再露出怯懦的神情,用他一贯的带了一丝拖长尾音的语调回答。

要做出这个决定让他很痛苦却不得不如此,无法眼睁睁看着赫敏受到伤害也不想让父母被牵连,只要他脱离家族就可以了,让一切的报复都聚集到他一个人身上。

斯内普目光复杂地注视着德拉科,曾几何时,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变得比他还要勇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