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8 惶然无助

118.惶然无助

赫敏并没料到德拉科会说出如此的话来,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只觉得晕乎乎的,头脑中乱七八糟的念头却一个也抓不住重点。

办公室的门突然从外部被击碎,连续几道红光打向伏地魔,他手里握着的魔杖被击飞,一个红色的物体飞快地冲向他并用力地啄。

“滚开!畜生!”伏地魔抱着头,双手挥舞着要驱赶那只红色的凤凰。

赫敏等人看向从门口进来的几人,正前方的是表情严肃的邓布利多校长,他此刻没有了平时和蔼可亲的笑容,不言不语的时候整个人辐射出一股迫人的威严。他的身后跟着的是麦格教授,最后面的一个是哈利,他一挤进来立刻关注地寻找赫敏,直到亲眼见到她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赫敏、德拉科和斯内普慢慢地退回到邓布利多校长所在的位置。

“伏地魔。”斯内普语气平平地说道,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痕。

凤凰福克斯飞舞了一圈落在办公室的壁橱上,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下方。

“校长先生,伏地魔制作了好几个魂器,这是其中之一。”虽然不知道是谁去通知的校长,赫敏现在只想尽快把魂器脱手,拿在手里太麻烦了。

“魂器……”邓布利多心神巨震,神情更加严肃,将斯内普的魔杖弄回来重新交给他,目光快速地扫了一眼木盒。拉文克劳的冠冕已经失踪了好几个世纪,不过在霍格沃茨图书馆中流传下来的一些古老历史书籍中有冠冕外形的记载,因此只消一眼他就认出了这顶冠冕正是霍格沃茨遗失了很久的拉文克劳冠冕。

“没有想到,我们竟然在这样的情境下再次见面了。伏地魔。”邓布利多目光灼灼地停驻在青年的身上,伏地魔皮笑肉不笑地说:“很久不见了,邓布利多教授。最近过得可好?”

“这就是魂器么?”邓布利多没有理会伏地魔,从赫敏递过来的木盒中取出了拉文克劳的冠冕,宝石中有几道伤痕,周围有黑色的**流出就像血液一般,此时已经凝结。

“……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伏地魔的主魂恶狠狠地瞪着邓布利多手中的冠冕,他感觉冠冕中的魂片已经无法保住。

“我并不期望从你嘴里获得什么情报。”邓布利多说道,一阵挥动翅膀的声音让大家稍稍有些走神地看向从远飞近的凤凰福克斯,发现它爪子上抓着一柄宝剑,这把剑赫敏曾经在校长室见过,是格兰芬多的宝剑,有些诧异福克斯是几时离开的。

福克斯飞到邓布利多身边,邓布利多将冠冕放到地板上,取过宝剑,伏地魔深深感受到了威胁,整个身体颤抖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眼神恶狠狠地瞪视着邓布利多,身体化为黑色的能量团冲向冠冕,想要抢下冠冕,然后邓布利多比他更快地握紧宝剑挥向冠冕中央的宝石,闪烁着寒光的宝剑撕裂了黑色的彷如厉鬼嘶嚎的旋转黑雾,大量的黑色烟雾从冠冕中溢出,鬼哭狼嚎般的能量风暴里夹带着不甘和愤怒。

邓布利多看着已经碎成几块的宝石沉思了会儿,哈利捂住额头的伤疤,忽然倒在地上。

“哈利……”麦格着急地在他身旁蹲下,其他人围在他身边,赫敏同样是手足无措地望着地上痛苦地打滚的哈利,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

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哈利眼睛的焦距才对准了,看到一圈人围着他,皆是担忧,连一向对他没好脸色的斯内普教授眼睛里都有一闪而逝的忧虑,快得令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及他多想,邓布利多握住他的手臂:“现在还看得到什么?”

邓布利多的问题让很多人又惊又疑,赫敏只记得哈利说过伏地魔在他身边时伤疤会痛,难道伤疤还有其它作用?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哈利喘了几口气,“他正在飞,不知道要去哪里。”他的回答令在场的人很是震惊,各自脑补中。

邓布利多没有再追问什么,看向三名学生的目光显得温暖许多:“你们最好去一下医院,让庞弗雷夫人检查一下,好好休息。”三人确实对大量的事件感到无力,很多事情无法理顺,没有坚持留下,向教授们道了声再见,三人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你的伤疤还疼吗?”赫敏看了看哈利被额前的头发遮起来的伤疤。

哈利摇了摇头:“不疼了。”

“你怎么会和校长还有麦格教授一起过来?”终于甩开了大包袱,赫敏才有空询问哈利,德拉科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

哈利捋了捋额头的乱发:“是我的伤疤,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候我可以感受到一些不属于我的情绪,刚才突然很疼,眼前出现了幻觉,我以为是做梦,后来我发现我就是那个威胁你们的伏地魔……我回过神就去找了麦格教授,是她带我去的校长室。”

“你看到了我们的情况?”赫敏惊讶地问,想到了什么,努力想抓住那个念头。

哈利很不自在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的表现糟透了,为何会感受到伏地魔的情绪,好像他就是伏地魔?这么一想,他心中显得非常烦躁不安。他就像个怪物,怪物哈利?波特。

赫敏安慰地说:“多亏你及时找来了校长,不然我们就危险了。”

哈利见赫敏并没有排斥他的意思,总算是放下压在心头的大石。赫敏往身后看了一眼,发现德拉科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不禁担心地不停回头打量。

“……你担心他就去找他吧!”哈利见她一直心神不宁的模样,有些无奈地说,刚才和伏地魔产生联系的时候他听到德拉科的话了,他说了脱离家族并对伏地魔进行了攻击,他见了都感觉自己在做梦,对德拉科有了很大的改观。

赫敏为难地看了看哈利又看向早已没有德拉科踪影的走廊,她应该陪着哈利去校医院,可是她真的很担心德拉科,他怎么就一声不响地走了?都怪她拉着他去见斯内普教授,如果她一个人去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我陪你去医院……”

“没关系的,我的伤疤以前也疼过,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你还是去看看德拉科。”哈利违心地说道,他真的很希望赫敏可以拒绝他,说要陪他去医院,然而赫敏却没再坚持,抱歉地对他说:“对不起,哈利,我去找找他,我真的很担心。”向他点了点头,转身匆匆地沿着来时的路跑了。

哈利抬起手想抓住她最终还是慢慢地放下,心微微有些刺痛,他有某种预感,这一次,他做错了什么,某些东西再也不会和从前一样。

赫敏追到了楼梯间,霍格沃茨到处移动的楼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移动。犹豫着德拉科会去哪里?是朝上还是向下?

在楼梯口逮住个人询问,那人开始还以为自己做啥坏事被级长抓住了,可惜他并没有见到斯莱特林的男级长,赫敏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见到他,以己度人,他现在的情况必然是想要单独安静一下,不会去人多的地方,那么公共休息室必定是排除的,当然也不排除他回去宿舍,若是她想避开其他人,绝对不想经过公共休息室,图书馆会是一个好去处,很安静却依然会有人,她一般会去禁林旁的湖边,他会不会去呢?

正准备去湖边碰碰运气,忽然想到了天文塔楼,鬼使神差般,她来到了安静的天文塔楼,仰望盘旋而上的楼梯,赫敏摇摇头,但愿第六感能带她找到他。

踏上塔楼顶端的一瞬间,她无法掩饰心中的焦急和失望,她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不死心地围绕着塔楼转了一圈,发现了那个靠坐在一堆杂物堆中的德拉科,一向很注重仪表的他竟然毫不在意灰尘沾染在他的衣袍上,低垂着头即使听到有人靠近也没有动作。

赫敏慢慢走到他面前,没有说话,沉默地望着他,好一会儿她才走到一旁,面对他蹲下,德拉科抬起头很快又扭开,低声说:“你不用同情我,我没事的。”

“你要我走?”赫敏看着他,德拉科没有吱声,他低着头的样子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赫敏感觉到他的悲伤和无助,终是忍不住伸出手拥抱住他,“他们会没事的。”

这没头没脑的话,德拉科却听明白了,那一瞬间他用力地反手抱紧她,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浮木,身体颤抖着:“黑魔王……他会伤害我的爸爸妈妈——他会不会伤害他们?”父亲说黑魔王喜怒无常,心狠手辣,随时都可能杀掉看不顺眼的人。他虽然说要脱离家族,谁知道黑魔王会不会放过他的父母?他很害怕,害怕得到父母遇害的消息。

刚才他一直在想要不要写信给家里报个信,又担心寄出的信会给家里带来麻烦,又没有其它的途径可以跟家里预警,校长会愿意帮他么?还有斯内普教授,他到底是站在黑魔王一边还是会帮他?这些难题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他不知道该找谁,该向谁求助。

无法给他任何保证,赫敏只能反复地说:“他需要帮助他的势力,你们家很重要……”伏地魔会如何做,她猜不出来,如果,如果能够给他家传递消息,给他们提个醒会不会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