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9 真正的吻

119.真正的吻

“学校的通讯路线都被监控了。”德拉科听了赫敏给他父母寄信的提议连连摇头,魔法部死不承认黑魔王复活,对所有违背魔法部的做法野蛮地镇压,现在他还惹怒了黑魔王……他想过寄信,可是所有的途径都被魔法部监控着,不能寄信更不能通过飞路网通话,现在也不能离开学校前往霍格莫德,即使去霍格莫德也不安全。

“别担心,我有办法给你家里寄信,绝对不会被拦截。”赫敏想到了黑猫,马尔福的庄园,黑猫曾经去过,她从来没有求他做什么事,若是他愿意帮忙那是最好不过,若是不愿意……撒娇威胁都要上。

事不宜迟。

“我们这就去寄信。”赫敏把德拉科拉起来,“现在你就可以想想写点什么。”

赫敏是行动派,想到什么就立刻执行,德拉科浑浑噩噩地被她拉着跑,二人在有求必应屋前停下,赫敏告诉了德拉科如何进入屋中的方法,德拉科亦被其中大量的藏品震憾,只是现在他忧心家人的安全,没有心情在里面探险寻奇。

【……你这是在约会么?】黑猫的声音突然传来,赫敏看向高耸的杂物堆顶端闪闪发光的两枚弯弯的银色月牙,咳嗽了声,回答:“有事请你帮忙。”

德拉科不解赫敏在跟谁说话,他什么都没听见,顺着她的视线,看来看去只看到一堆破烂。

【我就说,约会来这种地方很煞风景……说说看,什么事儿?】黑猫从杂物堆小山上纵身一跃,轻飘飘地落到和她视线平行的位置。

“可以显形吗?”赫敏察觉德拉科惊疑不定的神情却一直努力克制着没有询问,于是要求道。

黑猫瞟了德拉科一眼,耸耸肩:“如果你要求。”一只浑身黑色的猫咪逐渐显出身形,还恶作剧地凑到德拉科面前几厘米的位置,德拉克见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银色眼珠时吓了一跳地后退了几步,惹得黑猫哈哈大笑。

“胆子真小。”

“你是谁?”德拉科有点恼火,心情恶劣。

黑猫甩了甩尾巴,扭头对赫敏说:“你的眼光也忒差了点,这么没礼貌的小鬼,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你。”德拉科冷冰冰地说,虽然知道这只会说话的黑猫正是赫敏说的可以帮他给家里送信的人,一直以来的傲气却让他无法对一个讨厌的家伙服软。

“脾气倒是不小,没我什么事了,我走啦。”说着,转身,“喂,你又拉我尾巴……”黑猫觉得这么些年他的脾气好了许多,以前谁敢拽他尾巴?早被他一尾巴抽死了。

赫敏讪讪地笑说:“真的有事情,刚才是你戏耍在前,不能怪他。”

黑猫哼了声:“我还是喜欢迪恩小子,至少他不会让人不高兴。”

听到迪恩的名字,德拉科抿紧唇,他很想对赫敏说不要这只猫帮忙,但是他不再是从前那个有什么事就逃跑想着找父亲的小毛孩,他知道,很多事情必须忍耐,即使面对的是你所讨厌的,就像父亲曾经说的,跟哈利成为朋友……把这只猫当成哈利就行了。

“对不起,我为刚才的不敬道歉。”德拉科深深吸了口气,态度非常诚恳地道歉,“请帮帮我。”

他的道歉让赫敏都觉得很惊讶,一般来说,他就算被误解也不会道歉,看来是真的很担心家人的安全。

“帮帮他吧,算我求你了。”赫敏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黑猫。

黑猫眯眼浑身抖了抖:“你别露出这种表情。”忍不住就想一巴掌拍过去,叹了口气,“说吧,什么事?”

心中一喜,赫敏连忙将眼眶里的眼泪收回去,把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德拉科不解何必跟黑猫说得如此详细?不过赫敏如此做必定有她的用意,更不想因为他的开口再次让黑猫找到拒绝帮忙的理由。

“又是那个臭小子,我就说直接宰了……只是让我送信?”黑猫听完了前因后果问道,赫敏说:“我知道有些大材小用,您老人家就帮帮忙吧,我们真的是无计可施。”

“我不是这个意思……”黑猫懒得解释,本来他可以帮她解决那个层出不穷的汤姆君,既然她没有提出来,他乐得轻松,“信拿来。”

赫敏一直随身背着书包,从书包里取出羽毛笔、墨水瓶和空白的羊皮纸,找了一张桌子搬开杂物,让德拉科快点写信。德拉科对着空白的羊皮纸,不知该如何落笔地发呆。赫敏跟黑猫走到一旁没有看他写信,只是嘱咐他尽量快一些,不知道伏地魔什么时候会赶到他家,现在必须分秒必争。

德拉科迟迟没有落笔,直到笔尖落到羊皮纸上墨水在纸上晕染开,他才回过神,那一块张牙舞爪向外扩张的黑色就像是一根毒刺深深扎进了血肉之中,不管他再如何不舍与担忧,既然话已出口,他就必须承担属于他的责任,再不能事事寻找父亲解决。深吸口气,怀着无尽的担忧和坚决,快速地写下了面对黑魔王时所说的脱离家族的宣言。

“我写好了。”捏着信,找到了正在讨论着什么的赫敏跟黑猫,德拉科递上折叠起来的信纸,“你真的能不被发现地到我家?”不论是食死徒还是魔法部拦截到这封信都会给家里带来麻烦,或者他不该寄信。

“不相信我可以另外找别人。”黑猫不耐烦地说,“决定了么?”

赫敏拽住他后退的手,摇了摇头,捏住信纸的另一头慢慢地抽离,递给黑猫:“多快能够回来?”

“看情况,不出意外一个小时左右。”黑猫碰了碰信,信纸消失无踪,“走了。”说完,他就如同融入空气中一般消失无踪。

“你是想留在这里等回信还是先离开这儿?”过了一会儿,赫敏确信黑猫已经离开,问道。

“我想……留在这里……不,还是先离开这儿。”德拉科说,留在这个地方会让他忧虑得发疯,如果能够有些事情做时间就不会那么难熬。

有求必应屋的门在身后合拢最后重新恢复成一堵白墙,二人随便找了一个方向,漫无目的地穿行在霍格沃茨城堡。

德拉科这才发现赫敏在学生中多有人气,每经过人群都会有人对她笑着点头,有些人会过来跟她打招呼,也有人上前来说希望俱乐部重开,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再组织学习讲座等等问题。

已经升上六年级的俱乐部中曾经一起改良过魔法物品的会员们,正巧遇到他们,扫了一眼德拉科立刻就把他当壁画一样无视,拦住赫敏问:“既然乌姆里奇不同意我们的俱乐部重组,上次我们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嗯,构想不错,只是启动资金怎么办?”赫敏回答。这几个拉文克劳的高年级们是喜欢搞研究的,他们年轻有活力,喜欢发散思维,他们临近毕业,对离开俱乐部很舍不得,上学期结束的时候,他们就提议是否能够成立一个改良实验室,把有志于发明创造的人聚集到实验室,组成研究小组。

“我们可以找古灵阁贷款。”爱丽丝?J?霍夫曼提议。

赫敏摇头说道:“妖精们对钱管理得非常严,我们是没有名气的穷学生,他们肯不肯贷款?首先还是得做出成绩来。”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本来俱乐部再发展一段时间,等俱乐部在霍格沃茨成为第一大学生团体,到她毕业的时候必然累积起很多人脉和各种作品,到时候成立实验室水到渠成,现在却被乌姆里奇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计划。

德拉科觉得他插不进话也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些什么,这令他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可有可无的存在,赫敏跟他不同,出了斯莱特林她更受欢迎,而他离开了斯莱特林没有谁会愿意跟他交朋友。看着被人群包围的赫敏,德拉科感到嘴里阵阵苦涩。

等到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们知道他的决定,他们会如何对待他?会像孤立赫敏那样孤立他?被无视才会感受到被当作透明人的痛苦,默默地从被挤到一旁的人群中退出,没有人理会他,斯莱特林在另外三个学院并不受欢迎,除了赫敏。

赫敏虽然在跟大家说话,心里很着急,这样根本不能陪德拉科,他现在心情不好说不定又一个人跑得不见踪影,见他不说一声要走,赶紧对爱丽丝等几人说道:“对不起,大家,我现在没有时间。德拉科,等等我。抱歉,让一让。”从围住她的人中挤出去,德拉科脚步顿了下,赫敏已经过去两手抓住他的手,“你又要抛下我走了?”她略带了委屈和微不可查的撒娇的话令他心中一动,她很少会用如此语气说话,感受到相贴的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心似乎被温水浸泡。

“我……你很忙,我自己没事。”

赫敏听着他的婉拒,抓紧他的手似乎下定了决心,右手掌心与他的左手相贴,五指相扣,靠近他耳边轻声地说:“这就是我的回答。”德拉科怔愣地站在原地,耳朵还麻麻痒痒的,更有种不敢置信如坠梦境的不真实感,赫敏却并没有掩饰,笑着面对大家晃了晃二人握在一起的手,“我们在约会,可以给我们一点空间么?”

周围的人这才正眼打量跟赫敏走在一起的德拉科,爱丽丝惊讶万分:“你们……约会?不会是那种约会?”

“还有哪种约会?所以打搅别人约会,会遇到倒霉事的。”

围观的人顿时笑起来,爱丽丝笑骂:“去你的,得意什么呢。”

赫敏皮皮地说:“他是我男朋友,记得别跟我抢。”

“谁要跟你抢?当心最后哭鼻子。”马尔福家族不会允许有一个泥巴种污染他们家族血统的,爱丽丝暗暗提醒她。

感觉德拉科想要抽出手去,赫敏握紧了几分:“谢谢学姐关心,不过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和其他人无关。”

德拉科面对这些人不看好他们的目光心情烦躁地扭头,不打招呼地就拖了赫敏走,赫敏向爱丽丝他们挥了挥手,跟着他离开。

“她居然会选择马尔福?”等再也看不到他们了才有人想不明白地说道,“聪明的脑袋打结了?”

“大概只是尝尝新鲜感。”

“肯定是玩玩罢了,最后肯定会分手。”

“不过,他们竟然敢公开啊,不怕接到吼叫信?”

“马尔福家会寄吼叫信?那不是送上脸让人抽?准是偷偷摸摸地寄信来让他们分手。”

爱丽丝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蹙眉:“如果能够得到马尔福家的财力支持,实验室就可以开起来了。”这一说,大家恍然大悟,对哦,还能这样,点点头,会长,加油,把马尔福家族拿下。

嘻嘻哈哈中,众人并未认真,马尔福家族财力雄厚但绝对不会支援他们这种学生团体,看来只得边打工边赚钱,说不定等他们工作几年就能拿出点钱来组建实验室?

德拉科拉着赫敏离开城堡,穿过前方的草坪,一路来到湖边,他埋头走着,赫敏既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他,一直没有放开他们牵着的手,沿着湖岸实在是无聊,另一手从书包里摸出写的关于自然能量和魔法构成的论文仔细地阅读,论文基本已经完成,还需要稍稍修改就可以拿去投稿。

一通发泄般地快步走,他胸中翻涌的各种情绪慢慢地平复,突然停下,赫敏一直低头读着论文,没有察觉地接着走,感觉被拽了一下才回头看面色古怪的德拉科。

“想要休息一下了?”赫敏往周围打量了一圈,这里已经很靠近禁林,离她经常去的地方不远,德拉科并不愿松开手,于是她单手把论文塞回书包。

“你真的愿意和我交往?”

“我都那样说了,难道你不相信我?”赫敏瞪圆眼睛,一副“你敢说不”的凶悍表情。

德拉科灰色的眼中闪过喜悦,用力地将她拉进怀里,抱紧:“我信,我怎么会不信你?我只剩你了。”是因为同情还是真正的喜欢,他无所谓了,只要她能够和他在一起就好。

赫敏犹豫了下,轻轻地环抱住他:“我会陪着你,一直,直到你不需要……”

感觉他更用力地抱紧她,稍稍有些呼吸不畅,难受地挪动了下,德拉科仿佛被从梦中惊醒般稍稍放松了怀抱,目光幽幽地凝望着她,那种认真喜悦又带了爱恋的目光让赫敏有些呆然,心脏怦怦跳动,她几乎能感到血液冲到头顶的晕眩,二人越来越接近的距离,让她在一瞬间想要扭开头地逃跑,按着他胸口的手不知该推开他还是抓紧他。

他是我男朋友,男朋友……

不停地自我催眠,最后,心一横,闭上眼的同时,嘴唇上温暖的感触还有手掌下激烈快速的心跳,让她发觉原来他也很紧张。心不禁变得柔软,双手环住他的后颈,品尝他们之间第一次真正的亲吻。

已经显露出深秋寒意的禁林湖边,却掩不住情人间的柔情和温暖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