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1 变故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1.变故

赫敏已经是邓布利多办公室的熟客了,接到斯内普教授的通知,吃过晚餐,熟门熟路地通过了办公室门前守门的猛兽石像,进了办公室,里面亮着不太明亮也不昏暗的光芒,在办公室的一处,曾经以为是壁橱的位置,敞开着,她看到里面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台,上面放有一只散发着光芒的盆子,邓布利多校长正站在石盆边上看着其中。

“你来了,请到这边来。”邓布利多向赫敏招了招手,赫敏乖乖地走过去,好奇地打量盆子里盘旋的一道道银色的光芒,就像天空中的流星一般。

“这是冥想盆。”邓布利多解释道,魔杖指住了一侧太阳穴,魔杖离开的时候一条银色的光带随着魔杖出现,最后被放入冥想盆中和其它银光一同在盆中旋转,“人的大脑中储存了太多的记忆,有些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需要不时重新思索,答案往往留存在那些隐藏的不明白中。”

“这些都是人的记忆?”赫敏惊奇地问,看到邓布利多点头,带了不可思议的目光重新打量这些不停旋转着的银色光芒,魔法世界果然很神奇,还有许多东西她不知道也没有触摸到。

邓布利多示意赫敏和他一起到办公室一角那儿是一个小小的休息处,有沙发和茶几,上面放有一套精美的茶具,和满满的一壶红茶,邓布利多魔杖轻挥,茶壶倒出了两杯茶,一杯来到赫敏面前:“糖和牛奶或者蜂蜜,喜欢什么自己加。”他自己则放了好几勺糖,最后还在红茶里加了一点白兰地,闻了闻,神情稍稍有些舒展。

赫敏往红茶中加了半勺糖加了些牛奶,轻轻抿了一小口,牛奶的醇香和糖的微甜混合着红茶的淡淡苦味在味蕾上扩散,香醇可口让人心情平和。

“我一直没想明白,伏地魔到底想要什么,直到你告诉了我魂器。”邓布利多捧着茶杯,似乎在品茶又像是某个纠缠他很久的问题又出现了新的疑问。

“永生。”赫敏突然想到了一个词,其实联系他给自己起的名字就不难看出,他早已将他的目的公诸于世却没人想透,“先生,找到冠冕的时候,他有说他是第三个魂器,一个是日记本,另一个则是他母亲家族流传下来的一枚戒指,我猜肯定不止三件魂器。据说灵魂之间会有所联系……先生,我有个疑问,哈利为何能够看到我们在斯内普教授办公室里的情况?他还能感受到伏地魔的情绪?”这个疑问其实一直存在,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暂时被放到一旁,此刻她重新想了起来。

邓布利多目光深邃,很久之后,露出无奈的表情:“已经发现了吗?哈利和伏地魔的联系……就像你想的那样,我猜他也是魂器之一。”

赫敏拿着杯子的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下,虽然隐约知道了答案,她一直让自己放弃这种猜测,她的好朋友的身体中有伏地魔的一部分。

“哈利会不会很危险?”

“暂时还不会,伏地魔应该不知道哈利也是魂器之一,否则他会利用这一点。”一旦突破了难以启齿的开头,接下去就没有那么困难了,“哈利告诉我伏地魔出现后他的伤疤疼,当时我仅仅只是猜测,现在应该可以确定了。”

“有什么办法可以分开他们?”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要想不伤害哈利灵魂的情况下除去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很困难,不过我会想想办法。”

“我们应该在伏地魔发现他能从哈利这儿得到信息之前阻止他利用这一点。”

赫敏的建议令邓布利多微微思索了下,点了点头:“这也正是我所想的,我会让西弗勒斯教哈利大脑封闭术,那样能保护他的思想不被窥视。”

赫敏的表现不像一个普通的未成年人,邓布利多觉得就像面对的是一个与他平等的成年人,虽然对他尊敬依旧却有着她的想法,而且她太过聪明,聪明得让人无法对她隐瞒,她的意见让他不能回避。

接下来邓布利多又询问了赫敏在哪儿找到的冠冕,一起喝完了杯子里的红茶,赫敏婉拒了校长请她再喝一点的邀请,起身告辞,邓布利多点了点头,嘱咐她暂时保守秘密,毕竟有些事在暗中更容易成功。

回到公共休息室,还留在休息室里的人都是几个人几个人聚在一起小声说话,没有那种当众喧哗的喧闹,看到赫敏进来,声音一度变得安静,然后她见到在壁炉边的沙发上坐着的德拉科,他站了起来赫敏走过去和他一起走到角落的一张小圆桌旁,靠着墙壁坐下。

“邓布利多有没有为难你?”他以为校长是为了他们交往要给她一些提醒,或者会劝说他们分手。

“校长先生只是请我去喝茶,谈了谈魂器的问题。”赫敏小声地跟他说,“对了,黑猫回来了没?”

德拉科摇了摇头,黑猫说了一个小时就回来,结果到现在还没出现,他担心得不行。

“我想去找斯内普教授,他大约有办法知道我家的情况……”眼睛透露了他焦虑不安的心情,下意识地转动着拇指。赫敏搭上他的背部轻轻地由上向下抚摸:“黑猫很厉害的,必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只要他不想让人发现就绝对没人能找到他。”

她的抚触和话语令他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些,对她勉强笑了笑,赫敏刚想说话,一阵剧烈的摇晃传来他们互相搀扶才没有摔倒。

还没等他们回神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比较长,没人能够站稳,大家惊恐不安地趴在地上抱头,寝室里的人连滚带爬地挣扎着从楼梯上下来,慌乱中不少人从楼梯上滚落,尖叫声此起彼伏。

赫敏的心一沉,她想到了伏地魔进攻学校,不然霍格沃茨的位置并不在地震带,不会无缘无故地地震,可是城堡有魔法保护,如此剧烈的摇晃到底是什么?

“会不会是……他,来了?”德拉科拉着赫敏,心慌意乱地打量乱成一团的休息室。

“还不能确定,我们不能留在这里。”赫敏观察头顶,霍格沃茨的城堡能够在此矗立千年自然不会那么简单就坍塌,不过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在城堡地下,若是城堡坍塌,留在这里绝对死定了,为了以防万一,取出魔杖对准脖子扩音,“大家冷静,请到出口处排队一个一个出去,到大厅集合。”

六神无主的人找到了主心骨,争先恐后地涌向出口,争抢反而令众人卡住出口,没人能进出。

“我说了,排队,你们都是白痴吗?”赫敏看见这种不顾一切争抢的举动愤怒地吼道,“浪费时间,你们都给我到最后去。”一抬手,卡住门口的几人凌空飞起,被无形的力量甩向后方,落在一堆翻到的桌椅上发出痛苦的惨叫,这一下,没人敢再争抢着往前挤了,乖乖地排队,次序井然下很快所有人从公共休息室离开,赫敏留在最后,她看了一眼寝室的方向。

“你要去哪儿?”余震还没有停息,德拉科拉住正要往回跑的赫敏。

“不知道寝室里还有没有人,我必须去确认一下。”

“别傻了,你以为你是谁?太危险了,如果房子塌了怎么办?”

“我是斯莱特林的级长,我有责任……”如果她不在这个位置,还能有推卸的理由,在其位谋其事,没有时间考虑,“你先走吧。”

“被你害死了。”德拉科咬了咬牙,追上她,“我也是级长,我去男生寝室。”说着他三步并两步地跳上了楼梯,赫敏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也立刻转向女生寝室,这样她就可以节省一些时间了。

经过检查,寝室里并没有人,二人这才离开公共休息室,在门口的位置碰到了正准备冲进来的斯内普教授。

在震动一开始,四位学院的院长就立即前往各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通知学生们撤离,斯内普在半道遇到了撤离的斯莱特林学生们,听他们说是赫敏的指示,让他们有组织的离开公共休息室,只是在撤离的人中却没有找到赫敏跟德拉科,这令他很生气又担心。

“你们两个的脑子是巨怪吗?”斯内普教授嘲讽的反问,“所有人都出来了,你们俩还在里面磨蹭,恋爱让你们的脑子糊涂看不清危险跟安全了?”说话的同时,狠狠瞪他们俩地示意他们快点跟上他。

“我们只是想确认一下是否还有人留在寝室没有出来。”德拉科在斯内普背后解释,斯内普没有接话,只是脚步加快了些许。

“教授,是有人进攻学校?”德拉科着急地问。

“……还没有确定,我是来通知你们去礼堂集合。”斯内普沉默了会儿,回答。

一阵奔跑后,他们赶上了撤离的队伍,斯莱特林的队伍相对来说比较有秩序,在经过大厅时,霍格沃茨城堡的大门敞开着,好几位教授站在门前的台阶上仰头面对天空举着魔杖,他们正在对学校设置防护魔法。

斯内普让赫敏跟德拉科带着学生们去礼堂,他则匆匆加入了在外面的教授们的行列。

斯莱特林是最先进入的礼堂,大家抬头看着施过魔法的天花板,它映衬着外面的天空,一道道闪电利剑一般划破翻滚的乌云,有东西在云层里若隐若现,黑色的云层中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光点,就像是月亮,越来越大,忽然向着前方急速飞去撞上了什么东西顿时发出一片耀眼的光芒,仿佛在黑暗中突然见到光芒一般刺眼伴随着地动山摇的晃动,大家又是一阵惊恐的尖叫。

另外三个学院的人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他们同样面露惊色,面对未知的危险,连性子再跳脱的人都不再嬉皮笑脸。

白色的倒映着闪光的白色物体从空中往下落,像雪又没有雪花那样的飘逸。

“那到底是什么?”

“好可怕。”

“我们会不会死?”

低年级的学生们吓得浑身发抖,有人在轻声抽泣,有人嘴里念念有词,留在礼堂里维持秩序的是一身粉红色的乌姆里奇,她是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然而她也仅仅是留在礼堂里什么都不做,直到麦格教授进来,她对麦格说:“必须把天花板上的魔法去掉,让孩子们看了没有好处只会让他们恐惧。”

关于这一点,麦格同意乌姆里奇的建议,她直接在天花板下方变出了一大块石头用以遮住天花板显示的天空,石头穹顶逐渐合拢的过程中,赫敏在不断闪现的雷电中看到了一个庞大的扭动的生物。

“蛇——”有人也看到了,惊恐地喊道。

德拉科握着赫敏的手紧了紧,赫敏虽然同样心悬一线却不认为那是蛇,因为蛇不会飞。蓝色的身躯,她以前见到过,像蛇一样的会飞的生物——龙,只有东方神龙的身体修长如蛇,她猛地打了个激灵,敖珏,一直在寻找黑猫的龙女。

从书包里摸出那片蓝色的龙鳞,黑猫被她发现了吗?是了,说好了一个小时就回来,却一直不见踪影,是被龙女缠上了。

大约是学校的防护罩布置完全了,震动消退,天花板上也看不到外面的情景,这些措施让惊魂未定的学生们渐渐地不再恐惧,有些人已经能够跟旁人谈论诡异事件。

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休息室在学校的塔楼上,他们的人正在说上面的摇晃有多厉害,他们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有些人还受了伤。庞弗雷夫人忙着帮受伤的学生进行伤口处理,礼堂里的长条桌椅已经不见,学生们在人群中寻找各自关心的人。

赫敏低头看着手中的龙鳞,如果她对龙鳞攻击说不定可以让龙女分心,这样黑猫可能就有胜算?也可能龙女会来找她算帐?踌躇片刻,最后狠狠心用力想捏碎龙鳞却发现蓝色的龙鳞比她所见过的最坚硬的物体还要坚硬,以她的力气根本不能对龙鳞损害分毫,想到龙女说过让她用魔法攻击龙鳞,她将龙鳞悬空后魔杖挥动一道青色光芒直接劈向龙鳞,蓝色的龙鳞微不可查地出现了一道裂缝。

“赫敏?”德拉科离她最近,看到她对着什么发动了魔法,然后他看到那片浮空的闪动流光的蓝色物体,如同最纯粹的蓝色宝石,扭头看了一眼赫敏,只见她目光紧紧盯着蓝色物体神情紧张,突然脸色一白朝前扑倒,他手忙脚乱地伸手接住她倒地的身体,“赫敏,你怎么了?你快点醒醒……”她没有一点回应地双目紧闭,德拉科抬头看向周围,有些人看到了他们的情况,那一张张脸上布满惊讶和慌乱,他抱起她就冲向庞弗雷夫人的位置。

“她突然昏了过去,她怎么了?”德拉科急得眼睛都红了,他的家人没有消息,现在赫敏又发生这样的情况,这是要把他逼疯吗?

“冷静,冷静。”庞弗雷夫人安抚着急的德拉科,见赫敏陷入昏迷很担忧,仔细地为她检查。

“她的身上没有什么外伤……”庞弗雷夫人困扰地说,若是内伤,必须去校医院取一些设备检查才能确定,像她这般突然昏迷外表完好无损的才难以判断,“她昏迷前有没有被什么东西击伤?”

德拉科回忆了下,摇头。

“那就不好说了,可能只是受到了惊吓……”

“她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如果是其他人吓晕他相信,只有赫敏,他不信她会因为害怕而昏迷。

“你要了解,昏迷是人体的一种防御机制。”庞弗雷夫人解释,她现在确实无法找出赫敏昏迷的原因,她还有其他受伤的学生要处理,“如果你担心她,就去我的办公室拿点东西。”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有时候内伤更容易致人死地,因为外面看不出而忽视。

“是什么样的?”

“是……”

赫敏突然睁开眼睛,让一直注意着她的德拉科惊喜地问:“你醒了?哪里不舒服?”

庞弗雷夫人立刻发现她的目光涣散,对德拉科的说话反应迟钝,用魔杖点出了光芒:“看着魔杖,看着光。”目光随着魔杖尖的光芒慢慢地移动,几次之后,熄灭光芒,庞弗雷夫人伸出一根手指,“这是几?”

“……二……不,是一……”赫敏眨了眨眼,回答。

“感觉怎么样?头疼?”

赫敏挣扎着坐起来,一阵天旋地转,重新向后倒去,德拉科接住她让她靠在他身上,赫敏脸色苍白地捂住脑袋:“晕……什么都在转,还全身使不上力。”

“你有些脑震荡,休息休息就会没事。”庞弗雷夫人对一旁紧张的德拉科嘱咐,“她肯定是吓坏了,好好照顾她。”说完,她又去忙着照顾其他人。

“刚才是怎么回事?”德拉科问。

赫敏捂住脑袋,靠在他肩上:“我也不知道,只记得脑袋受了一记重击,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她没有向他明说的是,攻击击中龙鳞之后,短短一瞬间她就感到了敖珏的怒火,铺天盖地地涌入她的脑海,说她是骗子,答应了她的事却没有做到,瞬间的庞大意识流让她的精神受到了损伤,这才导致昏迷。

“你受伤了吗?”纳威担忧的声音传来,赫敏看过去,身旁围着的是纳威、艾琳、哈利、罗恩还有金妮,他们都很担心地看着她。

这些朋友们让她感觉好受了些,有气无力地对他们笑笑。

“我头很晕。”赫敏不想多解释,精神受损令她非常难受,连身体的协调性都出了问题,必须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

以邓布利多为首的教授们返回了礼堂,邓布利多宣布今天所有人在礼堂打地铺,等确定了情况再决定是否让他们回去休息室。

赫敏身体不适,早早就拿了一只睡袋躺下,教授们来了又走了,礼堂封闭起来,只有几名教授还有男女学生会长轮流在学生之间的走道处巡视,忙碌了大半夜,很快礼堂就陷入一片安静。

晕眩感令赫敏想吐,她闭着眼睛,努力想让自己睡着,她听见邓布利多又进来轻声地询问男生学生会长学生们的情况,他们离得不是很远,她能断断续续地听到他们在说外面已经恢复平静,还不确定是什么原因。

感觉有人握住了她的手,赫敏扭头,看到侧卧在她旁边一个睡袋中的德拉科,少年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昏暗的光芒下闪动着幽幽的光芒,意识还是在旋转,她闭上了眼睛,依然能感觉他的注视,以为会睡不着却不想很快就陷入了深沉的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