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2 魔药事件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2.魔药事件

夜晚再黑暗黎明终会到来。

阳光洒下第一缕光芒,负责巡视和警戒的霍格沃茨教授们经过商量,外面虽然安静了却不能保证不是安全,防御罩没有撤除,一切户外的课程取消,邓布利多校长独自离开学校去周围查看情况,直到第三天中午,校方宣布安全,撤除了学校的防御措施。

学生们正在礼堂吃饭,大量的猫头鹰涌进霍格沃茨的礼堂,积累了二天的信件和报刊杂志,礼堂的餐桌上热闹非凡。

“快看这里:19XX年XX月XX日22:08分霍格莫德的天空中出现异象,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冰雹造成多处房屋受损,所幸无人员伤亡,在1783年和1911年曾经也出现过此种现象,魔法部的某位官员宣称: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狗屎,天空中明明有东西到底是什么却一点都没提起。”厄尼?麦克米兰晃着预言家日报的头条新闻。

“预言家日报哪一次不是宣布世界和平的?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汉娜耸了耸肩看着今天的报纸,忽然被其中一条刊登的通告吸引,“喂喂,你们听着,这一条:从即日起,就读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五年级的德拉科?马尔福将从马尔福家族族谱除名,不得再进入马尔福庄园一步……至于嘛,他不就是跟赫敏谈恋爱,居然被家族除名?”

厄尼听说了抢过报纸仔细看,果然看到了这一条:“这次事情闹大了,变得有趣了。”

斯莱特林的餐桌边,德拉科低头看着手里的报纸,已经积累了两天的预言家日报,他同样看到了父亲登报的声明,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也是他最先说出口,看到父母真的宣布与他脱离关系,依然让他心如刀割。

“这不是真的,马尔福先生和夫人一定是弄错了。”潘西不信地丢下报纸,双手撑在桌面上,站起身,胸口剧烈地起伏,看到安静地坐着看报纸的德拉科还有坐在他身旁的赫敏,她再也止不住怒火,气愤地走到他们面前,“德拉科。”

金发灰眸的少年缓缓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你好,潘西,有事?”

“马尔福先生这是在表示反对你们交往,你只需……”潘西看到赫敏放下报纸满含趣味地看着她,突然有些不敢说下去。

“只需什么?”德拉科漠然地问。

潘西咬紧牙,她只是不想德拉科做出愚蠢的决定:“你只需跟赫敏分手,并去向他们道个歉,他们一定会收回公告。”

“我不会道歉,我绝对不会跟赫敏分手。”

“你知道你放弃了什么?”潘西焦急地说,连克拉布和高尔都来到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德拉科,似乎是要得到他的回复。

“我知道。”被家族除名代表着他将失去所有与家族相关的协助与支持,他将变得一无所有,连下学期的学费都拿不出,“不过我不会道歉,这是我的决定。”与黑魔王为敌是他的决定,父母发表申明至少黑魔王就没有理由牵连他的父母,“你们也可以想想未来要如何,是朋友还是敌人?”少年目光定定地看着潘西又转向关注着他们的克拉布和高尔,两个壮实的小伙子慌张地移开视线,攒眉苦思,他们茫然如果德拉科和马尔福家族没有关系,以后他们该如何选择?

休息了几天,赫敏的精神慢慢地恢复,对于德拉科被家族除名的新闻也逐渐平息下去,另外三个学院的学生们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而且他们对他面对家族的威胁依然坚定不移非常佩服,在学校里见到他和赫敏会对他们加油表示支持。

反而是斯莱特林们变得无所适从,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不过因为他是级长,互相间的关系表现得很客气,德拉科对此不以为意,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令他感到难过的是克拉布和高尔,他的两个好朋友自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避开他,除了必须的说话绝对不会跟他多说,以前一起恶作剧的日子就像褪色的照片无法复原。

赫敏的身体终于恢复了,乌姆里奇不同意改良俱乐部重组,不过她的代理人博金先生来信说经过艰苦的谈判,代表她与圣芒戈魔法医院签订了长期的魔药供货合同,虽然是需求量大的止血药剂、增加体力、静心宁神的药剂,却是走出了第一步。

阳光灿烂的午后,改良俱乐部魔药研究处还有几个俱乐部重要人物聚在一起。

“那些魔药,真的能够卖钱?”爱丽丝等几位改良魔药的人惊喜万分,还有什么比得上自己的研究能够受到认可更让人喜悦?更不用说还能依靠这些东西赚钱。

“虽然钱不是很多,不过圣芒戈魔法医院的需求量很大,依然可以有盈利。”赫敏扬了扬手中的订货清单,她亦是非常高兴,唯一的缺点就是圣芒戈魔法医院要求他们每个月都要供应一定量的魔药。

“可是现在乌姆里奇不同意俱乐部重组,我们到哪里去做魔药?”秋说道,大家很快陷入愁云惨雾。

赫敏也是想不出解决办法,乌姆里奇颁布的所谓教育令并没有解除,难道真的得向她低头摇尾乞怜才能重组?

“如果无法按时交出药剂会不会要我们付违约金?”又是一枚重磅炸弹,炸得大家人仰马翻,灰头土脸。

“我们是不是想个办法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老巫婆?”罗恩摩拳擦掌,“最好能把她赶出学校。”

“好主意。”他的双胞胎兄弟立刻赞同,顺便宣传他们新发明的恶作剧小玩意儿。

乌姆里奇在学生中没人喜欢她,大家很快就说得跑题十万八千里,一个个说起如何整那个讨厌的粉红色老女人。

哈利站在赫敏身边听着其他人的议论,并没有参加他们乱七八糟的报复计划大讨论,看看她:“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啊,谢谢,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赫敏微笑着回答,“上次多亏你和校长他们及时赶到,我还没有向你道谢。”

“没什么的,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换作是你也会这样做。”

赫敏笑了笑,知道哈利正在跟斯内普教授学习大脑封闭术:“听说你在练习大脑封闭术,练习得如何了?”

提起大脑封闭术,哈利变得很郁闷:“没什么进展。”他每次都被斯内普教授骂得凄惨无比,根本无法保护他的大脑不被探查,“我觉得这是白费力气,而且我既然能够看到伏地魔正在干什么不是方便我们防备他吗?”

“想法不错,只是必须建立在伏地魔没发觉的前提下,如果他知道了你们之间有……联系,”赫敏想起答应校长保密哈利身体里有一块伏地魔的魂片,目光迅速地扫过他额头的伤疤,“他很可能利用这一点,或者通过你的眼睛看到我们这儿的情况,或者影响你的意识。”

哈利僵硬地扯出一抹笑,知道赫敏是关心他,只是心中有小小的不舒服。

“怎么没看到德拉科?”话语里微不可查地泛着酸味。

“他不是俱乐部的成员。”赫敏倒是没有察觉地回答。

“同学们,你们聚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我记得规定上写着,三人以上团体的集会必须到我这儿申请。”乌姆里奇就像能够在学校里使用幻影显形一样,突然冒了出来,笑眯眯地来回打量小圈子里的学生们,最后落在赫敏身上,她还特意多看了几眼哈利。

“我们并没有集会。”赫敏神情无辜地回答,“今天天气很好,气温也很合适,大家碰巧到这里来休息,晒晒太阳,乌姆里奇教授您不也到这里来了,难道我们连晒太阳都不被允许?”

听赫敏如此一说本来还有些紧张的学生们顿时安下心来看戏,乌姆里奇脸上的笑容僵了下:“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们,下午的课就要开始了。”

“谢谢您的关心,我们马上就回去了。”

乌姆里奇没能抓住把柄,只得恨恨地踩着皮鞋离去。

“总是要让她也尝尝苦头的。”赫敏注视着乌姆里奇的背影,轻轻抚摸着手背,有仇不报不是她的性格。

“哎?你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事么?记得算上我们。”双胞胎听到了她的话,挤过来。

“确实有用得上你们的地方。”一起返回城堡的路上,赫敏笑嘻嘻地说,“帮我打探一下乌姆里奇什么时候不在办公室。”

“你想潜入她的办公室?”

“嗯,不是要给她点教训么?”赫敏笑得很阴险,其他人心照不宣地坏笑。

又过了几天,制作魔药的场地依然没有解决,赫敏为此愁得不行,后来还是德拉科一语惊醒梦中人:“那间仓库,不是可以变化成需要的房间?可以去那里试试。”

有求必应屋不愧为霍格沃茨诸多难解之谜之首,果然按照要求变成了一间放满了书籍和魔药材料的书架还有至少二十套熬制魔药的设备。

书籍都是和熬制魔药相关的内容,魔药材料大部分是廉价的材料,正好是他们需要的药材,魔药研究部门的几个学生高兴地欢呼,他们终于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了。

最令霍格沃茨学生们大谈特谈的事件,除了刚刚开始的魁地奇比赛季,大约就是在圣诞节前一个星期,最让人讨厌的乌姆里奇教授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批文奇观。

原来是所有交给她的作业纸不知道被谁施了与那支处罚用羽毛笔相似的魔法,只要她在作业上批改就会反映到她的脸上,而且魔法被人修改过,不会让她的皮肤受伤却会把她批改的内容显示到她的脸上,最可笑的就是她给人批注“不知所谓”的评语非常醒目地留在额头,这种颜料会保持一段时间才会消失。

庞弗雷夫人非常遗憾地告诉她,她没有药所以帮不了她,斯内普教授充满嘲讽地告诉她,熬解药大约要一个月时间,她脸上的字迹只需要半个月就能消退,让她忍忍算了。

乌姆里奇其实怀疑上了赫敏,让斯内普给她吐真剂审问赫敏,哪想赫敏早就准备好了吐真剂的解药,乌姆里奇用完所有吐真剂什么都没问出来,只得无奈地放赫敏回去。

最后不得不让斯内普教授代课,自己躲在办公室不敢出来见人,很多人在她办公室前徘徊想瞻仰她的风采,一时霍格沃茨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