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3 寒风中的温暖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3.寒风中的温暖

虽然上半学期发生了这样那样让人应接不暇的事件,圣诞节假期依然热热闹闹地来临,似乎大家有志一同地希望能够过一个平静的新年,黑魔王一直保持低调,哈利的伤疤也没有再疼过。黑猫自从十月的龙女攻击事件之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赫敏有时候会去有求必应屋的仓库看看,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和龙女怎么样了。

学生们整理行李,跟往常一样,留在学校的人报了名,其他人快快乐乐地登上霍格沃茨特快返回家里,跟家人们一起共渡圣诞假期。

“我还是留在学校比较好。”站在霍格莫德车站等车的时候,德拉科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他无家可归,本来准备上报留在学校赫敏邀请他和她一起回家,今天一向准时的霍格沃茨特快迟到了,好似在提醒他不该去赫敏家。

“不用担心,我写信给爸爸妈妈会带朋友回家,他们会欢迎你的。”

他们不知道是男朋友——德拉克暗想。

手插在裤兜里,脖子里围着绿色的围巾,德拉科把围巾往上扯了扯挡住了鼻子部分,很快又把手插回裤兜,皮肤冻得发青。

马尔福家发表声明跟德拉科脱离关系真的就断得干干净净,不但零食零花钱停了,连他以前的衣物都不给他一件,德拉科带的衣物只到秋天,以前冬装都是家里给他寄来。学校里还好,城堡里大部分地方很暖和,现在他只能穿着透风的毛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赫敏往左右看了看,发现大家并没有注意他们这儿,于是伸出手从他臂弯中穿过,抓住他的后背,她就像抱住了一块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你好冷,要不去问哈利借一件外套……”

德拉科的身体冻得发僵,低头看向紧贴着他的赫敏,眼睛里干涩得发疼,从她身上传递过来的温暖,就像冬日里一杯温吞的香茶,虽然淡却引人遐思。

“不用,这样就很暖和了。”德拉科搂住她,淡淡一笑,心底感谢迟到的霍格沃茨特快。

“你把我当成热水袋吗?”赫敏佯装气鼓鼓地抽出双手捧住他的脸,额头抵住他。

“哪有,我把你当我女朋友。”德拉科抓住她的手拉下来,让她圈到他的背后他也搂着她。

“女朋友就可以随便利用?”

“我有利用么?”语气很无辜,“我只是想抱抱你。”

赫敏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目光凝视间,二人相视而笑。

“真的不要借衣服?”

“……我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德拉科回答,其实是不想穿哈利的衣服,哈利看赫敏的眼神让他心里不舒服,虽然哈利的表现一直没什么出格,他果然无法和哈利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你呀,太娇气。”赫敏无奈地摇头,“以后要克服这种习惯,毕竟不像以前了,只有助学贷款,你要有计划……”

“车来了。”德拉科很高兴地打断她的话。

红色的霍格沃茨特快汽笛鸣叫着驶近,在站台前停下,列车员下车大声喊着:“二分钟后开车,二分钟后开车,请抓紧时间上车。”

还闲散着的学生们顿时手忙脚乱地抓起脚边的行李箱,拥向列车。

“这该死的列车,居然只给我们这么点时间上车?”罗恩气得要死,他不就去上了趟厕所,差点没赶上列车。

“还好没再磨蹭。”哈利同样是惊魂未定,他陪着罗恩一起去的,要不是隐约听到有人说列车来了,马上要开车,没洗手就冲出来,如果洗完手估计他们只能看着列车的尾巴兴叹了,“谢谢你,纳威。”

“不用谢。”纳威挠了挠脸,“你们的行李,赫敏帮忙拿了一部分。”哈利看向赫敏,眼神闪了闪,“谢谢。”

“没关系,我担心你们会赶不上,幸好。”转而对德拉科说,“我们去找包厢吧!”

哈利和罗恩、纳威、金妮、赫敏、德拉科一个包厢,艾琳最近和一个赫奇帕奇五年级叫麦昆的男生谈恋爱,进包厢没坐多久就跑去找男朋友谈情说爱去了,赫敏一开始担心艾琳,结果金妮告诉她,艾琳已经换了二个男友了,麦昆是第三个,金妮也在跟格兰芬多的迈克谈恋爱。

赫敏很惊讶,小声问金妮,她不是喜欢哈利?金妮回答,她放弃哈利了,因为他从来不注意她,试着跟其他人交往可以转换一下心情。于是赫敏郁闷了,原来她才是老古板?直到这个年纪才找了一个男朋友,还是以结婚为打算的交往?

在交往之前,她考虑了很多,德拉科怎么都不像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谈恋爱可以结婚他就不行,问题是她现在答应和他交往,既然交往,她就会全心全意地付出,就目前的交往看,德拉科有不少优点,她现在似乎越来越喜欢他了。

下午四点左右才到达国王十字车站,站台上挤满了从列车上下来推着行李车的学生,赫敏跟德拉科除了赫敏背着的书包,没有其它的行李。

学生们陆续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去,小天狼星和韦斯莱夫妇站在一起,韦斯莱们、哈利向赫敏、纳威他们道别。艾琳四处找接她的人,今天不是迪恩来接她而是家里的老管家,艾琳拥抱了下赫敏,高高兴兴地奔向老管家。

纳威和赫敏、德拉科一起走向车站出口,看到了等在出口处不远的隆巴顿奶奶和赫敏的爸爸妈妈。

赫敏已经有一个学期没有见到父母了,兴奋地奔过去。

“妈妈!”少女眼睛闪亮亮地扑住母亲,拥紧母亲左右摇晃,维多利亚也笑得眼睛眯起,拍拍女儿,赫敏放开母亲又拥抱了下父亲,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惹得威廉老爸咧嘴傻笑,接着她又拥抱了隆巴顿奶奶。

“奶奶,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小调皮。”老太太搂着她笑得很开心,赫敏和纳威一样,是她的心尖尖。

“奶奶、叔叔、阿姨。”纳威提着行李袋过来,因为只是回来住一段时间,大部分衣物留在学校只拿回了一部分必须的衣物和学习用品。

维多利亚向纳威伸出双手,纳威有些羞赧地走过去,很快地和她拥抱了下,维多利亚笑着说:“欢迎回来。”纳威就像是她另一个孩子。

看到微微落后在纳威身后一步的淡金发色的少年,威廉顿时紧张起来,问赫敏:“你不是说有同学要住家里?你的同学呢?”

赫敏挽住父亲的手臂,朝德拉科走了几步:“就是他,他叫德拉科。”笑嘻嘻地看着德拉科,“我爸爸。”

“您好,格兰杰先生。”德拉科微微向他点头示意,想想又伸出手。

威廉抿紧嘴唇打量着德拉科:“幸会。”伸手握紧德拉科的手,用力捏,德拉科脸色变了下依然保持着握手的姿势,默默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威廉对他倒是有了些好感,松开手,扭头对女儿笑了笑说,“我不知道原来是男、同学。”

德拉科的手一被松开立刻背到身后,悄悄地甩着被捏疼的手掌,看来他被威胁了。

赫敏微红着脸抱着父亲的手臂撒娇:“我们是……好朋友……爸爸,我们是不是别堵在门口?我肚子饿了。”

“好好,我家的小宝贝想吃什么?爸爸在克拉里奇酒店订了位置。”威廉爸爸立即化身等待夸奖的傻爸爸,就差身后有根尾巴让他甩。

老太太见到德拉科有些惊讶,看看孙子,纳威挠挠脸地低头,预言家日报上有刊登德拉科被家族除名的公告,却没有说他跟赫敏交往,格兰杰夫妇不看预言家日报,赫敏并没有给家里寄信告知,纳威也没有把这事写信告诉奶奶,所以家里的这些家长都不知道。

维多利亚一手拉着纳威一手勾住女儿的臂弯:“我们快一点,格兰杰先生,你还要让我们饿多久?”威廉连忙提了纳威的行李袋,一行人笑嘻嘻地去停车场。

威廉特意租了一辆比较宽敞的商务车接孩子们,老太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其他人坐在后排,去酒店的餐厅吃过晚餐,先把隆巴顿祖孙俩送到破釜酒吧,他们会从酒吧的壁炉返回自己家。

“亲爱的,感谢你们的招待。”老太太逐一拥抱了格兰杰一家。

“过几天见。”维多利亚说,她们约好了后面的假期一起过。

“再见。”纳威背上行李袋,和奶奶一起走进破釜酒吧,老汤姆唠唠叨叨地抱怨他们来得太晚,他等了很久,平常这个时间他早关门上床睡觉了,隆巴顿奶奶正在教训他这么早睡觉是可耻的浪费时间,其实老太太是很严厉又好面子的绝对不肯承认错误。

赫敏忍着笑,重新上了车,德拉科没有下车,赫敏坐进车后座,维多利亚坐到了副驾驶座。威廉发动了汽车,从后视镜发现两个孩子坐的很近,回头:“后座的地方不是很大,你们靠那么近干嘛?”

赫敏吃惊地瞪着父亲,不解,她又没有靠到德拉科身上,只是坐的稍微近一点,比一开始一车人相处时距离还要宽松一些,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对德拉科挑刺,爸爸这是干什么呢!在父亲的目光下,她向车窗的位置挪了挪……还不够?愤愤地把外套丢到座位中间,靠着车门,这样够了吧?

威廉满意地开车驶出停车场,维多利亚忍不住好笑地微微摇头,这个男人居然跟个小男孩吃醋,吃饭的时候没少给德拉科脸色看,其实那孩子还不错,沉默寡言,用餐的动作赏心悦目,关键是长得不错挺养眼,不过看威廉防贼一样的举动,比看八点档肥皂剧还要有意思,她就没有劝说地看戏。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无论如何都无法登录成功,原来是在进行系统维护。

据说能否登录成功要看各人RP,原来咱的RP……

矮油,终于德拉科去拜见未来岳父了,不过未来岳父大人似乎对他防备很深呢,可怜的孩子,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