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4 父亲的刁难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4.父亲的刁难

黑色的商务车几乎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就开进了格兰杰家所在的社区,时间已经有些晚了,白色的积雪覆盖地面,雪花在路灯的照射下盘旋着悄然落到商务车轮胎留下的车胎印上,德拉科还是第一次如此接近麻瓜的社区,抬手把车窗玻璃上的白雾抹去,透过窗玻璃打量着周围,道路旁的屋子里透出点点灯光,因为圣诞即将到来,有些人家用彩灯装饰起屋子周围,五颜六色的灯光衬着夜色。

威廉减缓了车速,从后视镜看到两个孩子背对着,各自面对两边车窗往外看,女儿似乎跟他赌气般不理会他的问话,心中歉疚,硬着头皮开车,只希望回到家可以跟女儿关系改善一些,暗暗决定到时候他一定对这个叫德拉科的男孩友好些。

然而在他没看到的地方,赫敏跟德拉科在座椅中央的衣服覆盖下,两人互相勾着手指,他们虽然扭头看向不同的方向,然而偶尔从路灯闪过窗玻璃上倒映的影子里,他们各自微微勾起嘴角地笑着。

“我家就要到了。”赫敏终于转过头对德拉科说,调皮的期待语气令德拉科挑了挑眉,赫敏指了指前方让他自己看。

德拉科惊讶地发现,他所乘坐的汽车,麻瓜的一种交通工具正驶向两幢别墅之间,那里是隔开两个家庭的木篱笆,好歹他也是巫师家庭出生还是非常古老的巫师家庭,当车头撞上木篱笆时他立即想到了赫敏的家用魔法隐藏了,必须是保密人或者房子的主人带他进去,他很惊讶,一个麻瓜家庭居然用魔法隐藏起来,而且这种魔法并不简单,是赫敏自己布置的?

一幢漂亮的二层楼小别墅突然出现在眼前,前面有一个不算太大的花园,现在花园里满是积雪。

威廉在家门口停下,车子就留在花园旁边的车道上,这辆车是租来的,车库里可放不下第三辆车了,反正他们家其他人也看不见,停外面除了会积雪没什么大碍。

“这就是我家。”赫敏满脸笑容地对德拉科说完就冲进家门,在玄关处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是家的味道呢!

“别傻站着,还不快点进去?”威廉刚才决定要对女儿第一次带回家的男生友善一些,嘴巴却比他诚实,满含挖苦。

“请原谅,我是第一次到麻瓜家做客。”

“好了,好了,都站在门口也不嫌冷。”维多利亚打圆场,推着丈夫往里走,顺手把门关上,“赫敏,空调开了没?”

“开了。”

“把温度调高一些。”

“早就调好了。”赫敏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淡粉色的高领羊绒衫牛仔裤,整个人显得很青春洋溢,抱着一只软软的抱枕爱不释手,“你们进来得真慢。”

维多利亚笑着说:“是你跑得太快。”说话时,解下了围巾,脱掉大衣,对德拉科说,“你去跟赫敏一起看会儿电视,吃点水果再睡觉。”

德拉科茫然,什么是电视?那表情真的好有趣,赫敏忍俊不禁地抱着抱枕笑:“过来。”二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赫敏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此时正在播放广告,是一则果汁的广告,换了个频道,正在播放时下的当红电视剧,她很久没看电视剧了,没头没尾的,换台,这次停在探索频道,正在播放生物进化的纪录片,说到从猿进化到人类,正要换台……

“麻瓜认为人是从猴子进化过来的?”德拉科突然用一种很可笑的语气问道。

“这是几百年前一位伟大的生物学家达尔文寻找到的一条进化之路,我们生存的地球原本环境恶劣没有生命,但就是因为进化论,从空无一物的星球逐渐进化到种类繁多的生物群落,有很多证据证明了他的学说。”

“不可能,人怎么可能是从猴子变的?麻瓜就是这样解释自己的血统?”他觉得无法理解有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猴子。

“进化论是一个很有实践性的假设,不,已经不是假设而是大众认可的真理,是生物进化的一条法则。”赫敏试图跟他探讨,“进化论说明了人类进化的一种途径,生物种群会根据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自身以适应环境生存下去。”

“照你这么说,现在的那些猴子怎么没有变成人?”

赫敏皱了下眉:“进化需要很多因素还有时间……”这个问题一旦深入就没完没了,不由有些不耐。

“你不觉得猴子和你长得很像?”威廉突然对德拉科说道。

本来隐隐要争论起来的二人顿时默了,赫敏无奈却又有些感谢父亲:“爸爸,今天我们都累了,客房准备好没有?我带他去客房……”见到父亲满脸尴尬,疑惑,“难道没准备好?我不是提前写了信?”

“皮皮鬼……”讨好的语气。

听到这个称呼,赫敏就知道有些不对头,他们早就开始叫她的名字了,很久没叫皮皮鬼了。

“真没准备?”

威廉赶紧摇头,为难地挠挠头,维多利亚端了一盘水果过来:“是这样,我们接到信,还以为你是带女同学回家,想着反正你们都是女的,能够住家里肯定感情很好了,楼上的客房都住满了,总不见得让你同学一个人住楼下。”

赫敏囧了,想了想,还真是的,楼上的主卧爸妈住了,她住掉一间,旁边的书房改成了纳威的客房,还剩下一间是奶奶的房间,楼上的两间客房已经变成奶奶跟纳威的专用房间了。

爸妈还真会替人着想。赫敏抚额:“不然,你先在纳威的房间住一晚?”

“纳威有专门的房间?”德拉科感觉不怎么舒服,虽然他早就知道赫敏跟纳威感情很好,却没料到他们之间感情如此亲密,亲密得是一家人。

“是啊,他的房间就在赫敏隔壁。”格兰杰先生不遗余力地打击德拉科,少年抿紧唇,刚想说好,毕竟与赫敏只有一墙之隔。

“住纳威的房间不太方便吧?说不定纳威不喜欢别人住他的房间。”威廉说,德拉科明白地感受到了来自格兰杰先生的不善,想到他是赫敏的父亲,还是别惹他生气:“只要给我一个睡的地方就可以了。”

他的话让赫敏有些意外,他不是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

“爸爸,要不,就让他暂时睡纳威的房间?我想纳威不会介意的。”

“这怎么行?又不是没有房间。”威廉爸爸不同意,住隔壁,他宝贝的娇滴滴的女儿,多么危险,绝对要杜绝隐患,“赫敏,你来帮忙整理一下房间,很快就能好,我想你一个人住在楼下不会害怕的,嗯?”眯眼盯着德拉科,那样子似乎是他敢拒绝绝对要给他更多苦头吃。

德拉科暗叹口气,格兰杰先生似乎很不待见他,“谢谢,麻烦你们了。”

选择了一间面对南面的房间,这间客房位于赫敏房间的正下方,客房里的家具上都罩着白布,赫敏小心控制白布到一旁没有激起多少灰尘,**只有一块床垫,赫敏根据妈妈的指示把放在房间壁橱里的床单摊开,枕芯什么的很快装进枕套里,被芯也塞进了被套,抖开、拉平整。

“魔法真方便。”维多利亚在一旁观看,那些东西一样样地自动完成,喜笑颜开,如果要她准备肯定要弄半天,赫敏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轻松完成,手勾着赫敏的肩膀,眨了眨眼,凑近她耳边小声说,“皮皮鬼,他是你男朋友?”

“不……不是的,我们是……是……”赫敏结结巴巴地否认,她能够在学校里所有人面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没有勇气告诉父母,生怕他们会反对。

“是什么?”维多利亚促狭地问,“连妈妈都不能说?”

赫敏看了看在客厅里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个男人,他们之间的气氛真的很紧张,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啦,他是我男朋友,不过我还没确定我们能不能一直走下去,像你们这样。而且,爸爸好像不喜欢德拉科……”如果父亲反对,她要怎么选?男朋友还是家人?她也陷入德拉科当初的境地。

“如果威廉要你们分手……”维多利亚逗着女儿,看到女儿瞬间失魂茫然的表情,连忙搂住她,“傻孩子,我只是说如果,你爸爸是嫉妒。”赫敏靠着母亲的肩头,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有了笑容:“爸爸有什么好嫉妒的?”

“他嫉妒有个男孩子要抢走他的宝贝了,你对他撒撒娇,他都不知道多高兴,现在他的专利要被别人抢走了,当然不高兴了。”维多利亚搂着她坐到床沿上,“我们的愿望很简单,只要你能够感到开心、幸福,这就是我们的愿望。”

赫敏又害羞又感动,搂着母亲撒娇:“我一直都是你们的女儿,永远是。”

“是是。”维多利亚摸摸她的长发,感叹,女儿已经长这么大了,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孩,还是女儿亲自带回来的‘好’朋友,能怎么想?

“既然要抢我们的宝贝,不吃吃苦头是不行的。”维多利亚语气一转,哼哼笑着,“要让你爸爸心服口服不容易,妈妈也一样。”

赫敏囧,妈妈,你学坏了,怎么笑得那么阴险?德拉科,自己好好保重吧。

“两位女士,房间准备好了没?”威廉爸爸敲敲门,推开半掩的房门,打量了一圈,已经基本可以住人了,“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爸爸。”赫敏走过去,踮起脚尖,抱住父亲,“我爱你。”

威廉愕然,抱着女儿惊喜地轻抚她的背:“我也爱你,甜心。”赫敏从来没这样直接说过,这让父亲大人乐开了花,几乎找不着北了。

就在威廉身后不远的德拉科默默地看着温情脉脉的父女二人,放在两侧的手轻轻地攥成拳,隐隐有着羡慕,像这样的情景他还能有机会么?

“德拉科?你有在听吗?”赫敏大声地问他,居然看着他们发呆?

“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

果然没听见么?赫敏好奇他刚才在想些什么,不过还是快快地告诉他:“那儿是浴室,只有淋浴,如果你想在浴缸里泡澡就必须用外面的浴室。”赫敏带他去公共的卫生间,有一个大大的浴缸,赫敏正在跟他说沐浴用的乳液、洗发水、肥皂什么的放在哪里。

德拉科忽然从后面抱住她,赫敏吓了一跳,低声说:“干什么呢,吓死我了。”

“你爸爸不喜欢我。”德拉科显得郁郁寡欢。

赫敏好笑地转过身,半倚靠在梳洗台上,手环住他的后颈:“你爸爸也不喜欢我,所以,你要放弃我吗?”

德拉科想了想,笑了:“不会,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他们额头互相抵触着浅浅地笑,只要相互依偎似乎就能够获得无比的幸福。

“你们两个……”威廉老爸时间掐得忒准,在外面见他们进了浴室左右不出来,等不及去催,哪想到一进去就看到他们抱在一起,靠得很近,从他的位置那动作九成九是在接吻,顿时脸黑了大半,“赫敏,你给我回房间。”

二个受惊的孩子赶忙松开手,尴尬地排排站。

“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样。”赫敏脸红地说。

“是哪样?”

“我们只是说说话……”

“说话需要靠那么近?还抱在一起?”他视力好的很。

“我们……”

德拉科拉住赫敏的手,面对威廉还有他身后的维多利亚:“格兰杰先生和夫人,请你们允许我和你们女儿交往。”

“交往?你拿什么保证你会让她幸福?”

“爸爸,现在说什么太早了。”

“早什么,我可不允许有人玩弄你的感情,还有,我女儿绝对不会跟一个穷光蛋去吃苦的。”威廉恼怒地问,“你凭什么追我女儿?我们家的财产有一大半是她赚得的,是在她十岁以前,现在的资产还在翻倍,你拿什么来追求她?你配吗?”

“爸爸,你这话太伤人了。”赫敏感受到德拉科要松开她的举动,连忙握紧,“感情不能用金钱衡量。”

“没有钱感情会变质。”威廉爸爸继续说,“而且你准备用你的钱养他?”那轻蔑的语气,让德拉科身体僵直,血液冲到脑海,格兰杰先生的话句句敲击在他的心扉之上,疼得不行。

“有关系吗?钱够用就行了,谁养谁重要吗?而且德拉科从来没问我要过一个便士。”赫敏气鼓鼓地说,“爸爸,你太过分了。”

“格兰杰先生……是的,我现在一无所有,穷得只有我这个人,但是我对赫敏的感情是真实的,我并不知道她有多少资产,我和她交往是因为我喜欢她,我爱她。我无法给您什么保证,不过我不会放弃赫敏。”

威廉微抬下巴,打量的目光充满了危险,德拉科毫不畏惧地迎视回去,只有赫敏才知道他其实很紧张,手心直冒汗。维多利亚满含兴味地看着,对女儿求助的视线视而不见。

“我就看看你能不能做到,不然我是绝不会同意我女儿嫁给你的。”

德拉科暗想,他只是请求同意交往,结婚么?如果真的能够结婚也不错。少年沉默着不语。

难得耀武扬威的威廉看了看他们,命令:“都给我回房间,别让我看到你们单独在一起。”

二个孩子无法,只得一个上楼一个进了楼下的客房,等到客厅里只剩下格兰杰夫妇二人,维多利亚笑着问:“何必如此欺负他们?都还是孩子呢,你以前跟他还不一样?那孩子说得我都感动了。”

“哼,哪儿一样了?当时你没爸爸。想娶我家宝贝女儿,没那么容易,不到她二十岁我绝不同意。”父亲大人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当心逼得女儿跟他私奔。”维多利亚笑。

私奔?威廉一惊,这怎么行?难道真的要对那个拐走女儿的小子友好一些?

赫敏躺在**辗转反侧,妈妈说爸爸是嫉妒,可是他的话多伤人呢,德拉科被家族除名,从天之骄子落到了地上,如果一时想不开,真的放弃她再次回去找伏地魔,他会多凄惨呢?爸爸说什么不许他们单独在一起,她偏偏要去找他!

从**跳起来,光着脚,走到门边,贴着门听外面的声音,没发现有人,于是打开门小心翼翼地沿着楼梯向下,刚走到德拉科住的客房前,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是妈妈?她好奇地想靠近些偷听,维多利亚却正好开门出来,赫敏吓得跳到楼梯下面的杂物间,看着妈妈有些奇怪地站在杂物间门口左右张望了下,然后才摇摇头上楼去。

确定没人了,赫敏才从杂物间出来,直奔德拉科的客房,敲敲门,没反应。

“是我,德拉科,快开门。”做贼似的压低声音,门一下被打开,德拉科惊讶地看着穿了睡衣披散着头发的少女,赶紧把她拉进房间。

“你怎么下来了?不是说不能单独见面吗?还不穿鞋。”拉着她坐到**,蹲□从床头柜里取出一双格兰杰夫人给他送来的棉拖鞋,帮她套上。

“我妈妈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你以前的事。”

什么啊,她以前的事有毛好说的?想想她以前好像没有特别丢脸的丑事可以被拿出来当把柄,除了刚出生时从来没尿过床,暂时不想了。

“我来是想告诉你,爸爸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没有恶意。”

“其实格兰杰先生说的很有道理。”德拉科垂下眼眸,在她身旁坐下,“我什么都没有,以前一直以为会继承家里的事业,什么都没考虑过,五年级了,我们需要考虑未来的工作。”

赫敏想到之后在来临时必须选择什么工作为前提来选择所需要上的课程,获得相应的证书。

“你想好做什么工作吗?”

德拉科摇摇头。

“有没有考虑去部里工作?”

“成为乌姆里奇那样的人?”德拉科打趣。

“你也可以成为一个有作为的魔法部官员。”

“我会考虑。”他笑了笑,抓过赫敏的手,挠了挠她的手心,“你想好以后做什么工作?”

赫敏有些痒痒地笑着收手:“应该会建立实验室,留在学校。”

搞研究?她有许多方向可以选择,就像格兰杰夫人说的,赫敏从小就非常聪明,对数字敏感,十岁以前就赚到了她的学费,和她比较,他简直无能到极点。

“你准备当斯内普教授第二?”

“我才不会那样呢!”赫敏拉长了脸皮,微扬下巴四十五度鄙视的表情,坚持不了多久她就笑场了,“整天这样会死人的。”德拉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少女笑得两颊染上红晕,明亮的眼睛望着他,隐约有一股好闻的香气在周围浮动,两人独处的房间,这个想法令他心猛地一跳,情不自禁地凑近她,吻了下她的唇,她没有拒绝,欣喜地轻轻吮吸。

这样的亲吻很舒服,赫敏闭着眼睛,揪着他的发尾,忍不住回应他的吻。就在吻渐渐加深,德拉科略微推开她,深深吸了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

“很晚了,你该回去睡了。”德拉科凝望着她,他真的很想抱着她,一直,不想让她走,不过他刚被她的父亲警告就做出格的事,估计会被揍得很惨,还不会被原谅。

“……我走了,晚安。”赫敏本来就是想来安慰他一下,既然他没事了,笑了笑走出门去。

房门合拢后,德拉科静默了几秒,猛地冲到门口,用力拉开门,赫敏惊呼了声倒向他怀里,原来她正准备开门,手忙脚乱地站稳:“我忘了说,要想我。”飞快地亲了他一下,德拉科笑着抚了抚嘴唇,看着她笑嘻嘻地转身跑上楼。

在转角的地方,赫敏被抱着双臂站在那儿一脸笑容的母亲逮了个正着,顿时奄菜了。

“妈……妈妈,我只是去看看他还有什么需要。”

“我知道。”

“我真的只是看看他,他是客人嘛。”

“我明白。”

“真的……”

“行了,快点去睡觉,真有什么事,你爸爸早冲进去了。”那个爱女如命的男人,一直注意着女儿房间的动静呢,真以为自己躲过了父亲的侦查?

维多利亚不禁感叹:女孩子恋爱之后,果然警惕性降低了。

咱是苦逼的作者,险些又不能登录成功,到底啥时候才能正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