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5 圣诞夜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5.圣诞夜

生物钟准时地在一早将赫敏唤醒,睁开眼睛才恍然回神她已经回到家里,今天是圣诞夜,就算睡懒觉也不用担心会上课迟到。在**又磨蹭了会儿,赫敏起床,换上她的运动服,洗漱完毕就下楼,屋子里静悄悄的,大家都还在睡觉,她轻手轻脚地开门又关上,一股冬日清晨特有的寒气扑面袭来,满目是洁白的积雪,先把路面上的积雪弄到两旁,今天这样的路面看来不能出去跑步了,回去屋子穿上羽绒服,戴了一顶毛线耳朵部分下垂的帽子,赫敏再次出去,这次踏上了林荫道。

她刚刚出现,隔壁温斯特夫妇家的院子里顿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大型的德国黑贝急切地奔过来,吐着舌头前腿搭在木篱笆上。

“你还记得我呢。”赫敏惊喜地摸了摸大狼狗的脑袋,它已经七岁了,她们一直是好朋友好伙伴,不过从她进入霍格沃茨读书就只能每年很少见面,一起玩,更是因为给自家的房子施过保密咒后,顺便修改过周围邻居的记忆,他们都不记得格兰杰一家,这多少有些令人伤心。

“不行,不行,我不能带你出去,不然温斯特先生和夫人发现你不见了会着急的。”温斯特夫妇没有孩子,巴克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赫敏狠下心肠,扭头走远,巴克狗狗着急地想要跳出篱笆,可篱笆对它来说有点高,它出不去,只得来回打转,搭在木篱笆上又抓又挠,还发出呜呜的委屈鸣叫声,不理解为何小伙伴不理它了。

赫敏手插在口袋里,渐行渐远。如果能够解决掉伏地魔,她就可以重新恢复周围人的记忆,一切可以恢复到从前。

一路走去以前经常去买面包的商店,发现店门上挂着今天不营业的牌子,果然是休息她本来想来这儿碰碰运气,只得打道回府。

刚踏进家里的花园,她就发现屋顶上有一个大大的卫星天线一样的白蘑菇,昨天晚上因为天黑没看到,她有些好奇,不禁朝卫星天线又多看了两眼。

“回来了。”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非常简单的烤面包片、荷包蛋和牛奶,赫敏上前亲了亲母亲的脸,“你去书房叫一下德拉科,可以吃早餐了。”

“他已经起来了?”

“你出去没多久他就起来了,一直在书房里看书。”维多利亚笑着说,威廉都找不到借口去打击他,正在房间里不知道又打什么主意。

赫敏进了书房,一眼就见到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靠在书架上认真看书的德拉科,全部注意力都被眼前的书吸引,并没有发现她进来。赫敏淡淡一笑。

“在看什么?马上要吃早餐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全神贯注的德拉科从书本里抬起头,看到是她,笑了:“经济与管理。里面的实例很有教育意义。”

赫敏看了一眼书皮:“史蒂芬博士的观点很有趣,语言很风趣,不像教科书那样枯燥。”

“麻瓜对这些的研究比魔法界要深入多了。”德拉科合拢书本,回身扫了一眼占据了一堵墙的书架,满满一墙的书,大部分是经济和理财、股票期货方面的书籍,也有历史游记之类的书籍,在一个角落收集了一些从魔法书店买来的书籍,“这些书,你都看过?”

“差不多。”这一世她的记忆好得不行,过目不忘,经济类的书籍大多是她十岁以前买的,当初还买了全套的哈佛MBA的教材,把里面的企业成功失败的案例当故事看,连她爸妈都以为她将来会考哈佛大学,谁能想十岁过后人生突然就发生了转折。

“叫吃饭怎么叫这么长时间?”威廉爸爸站在门口不满地说,赫敏吐了吐舌头,讨好地笑:“我跟他聊了会儿书里的内容,忘了时间。”挽着父亲的手臂,“对不起嘛,爸爸。”

面对女儿的撒娇,威廉板不住脸,破功地笑了。

“我们家几时装的卫星天线?”吃早餐的时候,赫敏问父母,保密咒一旦启动就会扰乱电磁波,无法接收信号,只有直接接线的电器才能使用。

“不久前,迪恩让人来安装的,这样我们就可以不用担心电磁信号紊乱,使用无线电话了。”维多利亚回了她一句,笑着说,“那孩子不错,经常打电话来问候,到时候你给他打个电话,好好感谢他。”

无线电话……现在已经有手机了么?赫敏想着,就算有也是那种像砖头一样的大块头。

“嗯,到时候我会给他打电话。”赫敏边吃边想,迪恩果然很遵守诺言,答应帮她照顾家里,连这些小地方都照顾到了。

吃过早饭,威廉老爸开车出门,说是在市场订了一棵圣诞树,先去拖圣诞树下午的时候再去接隆巴顿祖孙。

赫敏对于可以使用电话倒是很高兴,她正好有事要问问迪恩,吃过早餐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过去,响了一会儿才有人接,迪恩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还在睡觉,赫敏看了下时间,快九点了,不能怪她,肯定是他晚上太晚睡。

一番礼节性地问候,开始还有些拘谨,到后来就放得开了,二人在电话中有说有笑,德拉科看着赫敏站在电话机前聊得很开心,微微有些失落,他似乎错过了很多东西,麻瓜的世界并不比魔法界简单,可能更加多姿多彩。

一杯果汁出现在德拉科眼前,回神,原来是维多利亚给他的:“谢谢。”接过果汁,只是拿在手中,维多利亚笑了笑:“她可能要说上一段时间,你可以去看看书或者看看电视。”

“呃……”

维多利亚正准备离开,少年欲言又止的神情让她有些好笑,明明知道他想要问什么,装作不知道地问:“怎么了?”

“呃……她一直跟迪恩……有联系?”

“迪恩是个好孩子,很会替人着想,赫敏去学校后很多事情都是他照应着我们,帮我们解决了不少麻烦。”维多利亚非常坏心地又加了一句,“威廉很喜欢他……哎?你要去哪儿?”

“我去书房。”德拉科显得无精打采。

“关于10月29日那天霍格沃茨发生的事件,你那儿有什么发现?”赫敏早就想找他问一下情况了,魔法界的报纸只有粉饰太平,她很担心黑猫,火炬木可能会有不同的发现。

“关于那件事,我给你寄过一些报道,你没有收到?”

“你给我寄过?”

“看来是被拦截了。”迪恩很快就想明白了,“那么我就简单说一下,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发现,当时正好有一颗卫星在霍格沃茨附近经过,调用了卫星拍摄,只发现有强大的能量体聚集,后来麻瓜的气象专家也一直在追踪冰雹还有怪异天气的动向,你可以去查一查那段时间的报纸,上面都有报道。一路向着南方进入大西洋之后不久能量体就转向东面,接着又入海,总之最后消失在太平洋深处。”

二人又聊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向迪恩道别后,赫敏挂了电话。

风平浪静,没有消息,那片蓝色的龙鳞也无法联系到龙女,难道黑猫被龙女报仇雪恨给毁尸灭迹了?或者,他被龙女绑回家成亲去了?

算了,黑猫的事情也不是她这样的人可以管的。根据妈妈的指点,去了书房。

“你在这里呢。”一走进书房就看到手里捧着一本书坐在沙发椅上的德拉科。

少年瞥了她一眼很快又低头,似乎手中的书更吸引他:“你不跟迪恩继续说了?”

“嗯,说完了。”赫敏手里拿着一只红艳艳的苹果,在他身边坐下,“要不要吃?”德拉科稍稍扭了下头,赫敏以为他只是不想吃,于是咬了一口苹果,“很长时间没和他联系了,自从去了学校又遇到那么多事,迪恩说他又给我寄信,关于那天城堡的信,我竟然没收到,肯定被乌姆里奇给没收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做!”

“迪恩对你可真有心。”德拉科语气酸溜溜的。

“是他人好,还记得吗?他一直很照顾我,刚入学时,只有他对我比较友好,那时候你总找我茬……”

“既然他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你爸爸也喜欢他对吧?”他突然的爆发让赫敏呆了呆,德拉科说完才有些后悔却又觉得自己没错。迪恩很棒,迪恩很体贴,迪恩不像他这般被格兰杰先生刁难,低头盯着书页却一个字都看不进。

赫敏眨巴眨巴眼睛,缓了半天不明白怎么扯到迪恩身上了?

“我为什么要去找他?他是我朋友,平时确实很照顾我,我很感激他……你那样说,是你不相信我?”赫敏觉得很委屈,刚才还觉得挺好吃的苹果现在却觉得又酸又涩。他是要跟她吵架?可是她不想跟他吵,那么先走开一会儿,让大家冷静一下。

“我不是……”德拉科懊悔又着急地拉住气得站起身的赫敏把她拉坐回沙发上,搂住她不让她离开,“对不起,我只是在气我自己没用,没有钱,连给你买礼物都不行,还什么都帮不了你。”如果他还是马尔福家的继承人,如果他还是那个趾高气昂的高贵巫师家族的继承人,他就不会如此患得患失,不会如此没有自信。

“不是的,你不是没用,不是一无是处,你都没有努力过没有争取过又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失败?就像你向我告白了,我答应了,假如你没有告白,我们怎么可能交往?说不定我的男朋友就另有他人,德拉科,我相信我的眼光。”赫敏抬手轻轻抚上他的脸,望着他的眼睛,“以后会如何又有谁知道?今天一穷二白明天就可能像你父亲那样让所有小看你的人后悔,而且我不需要你有很多钱,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幸福就可以了。”

德拉科用力地抱紧她,如果能够一直这样抱着她什么都不去想该有多好?

“快点来帮忙把东西搬进去。”威廉爸爸在外面乐呵呵地大声吆喝。

赫敏拍了拍德拉科,小声地说:“我们该出去了。不然爸爸又要唠叨了。”现在她觉得自家老爸比妈妈还要啰嗦,管得特别多。

和德拉科一起来到客厅,就看见一棵圣诞树飞了进来,后面跟着隆巴顿奶奶,她正指挥着圣诞树:“放在哪儿?”

“就这儿。”维多利亚指了指客厅靠近窗户位置已经腾出来的空间,圣诞树落地后就渐渐变大,“够了,够了,再下去要把屋顶捅破了。”

隆巴顿奶奶控制着让圣诞树缩小了一些,收起魔杖:“哦,亲爱的。”笑着拥抱了赫敏,纳威在后面抱了一大堆礼盒,摇摇晃晃的连路都看不清。

赫敏连忙去分担了一部分礼盒,德拉科把赫敏手里的礼盒接了过去,他的举动令赫敏朝他微微一笑,维多利亚不禁暗暗点了点头,瞄了一眼威廉,他撇了撇嘴没说什么。

“我们顺便去了趟圣芒戈,回来的有些晚了。”威廉说道。

“弗兰克他们还好吧?”维多利亚问。

“老样子,不好也不坏。”老太太有些忧郁,维多利亚连忙说:“你们刚来,赫敏你帮奶奶把行李拿去房间,一会儿下来,一起装饰圣诞树。”

“好的。”赫敏拎了隆巴顿奶奶的行李,其实就几件睡衣,他们房间的衣橱里有适合各个季节穿的衣服,维多利亚看到有合适的衣服就会买下来。

“你们好。”纳威对赫敏和德拉科笑着打招呼,背上自己的行李。

一起上了楼,赫敏仔细观察纳威的表情,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他的爸爸妈妈依然认不出他来吗?不知道是大脑神经受损了呢还是因为精神刺激才这样的,或许可以让他们请麻瓜的精神科专家来诊断一下。可惜就是像奶奶这样对麻瓜持比较中立态度的人,同样不相信麻瓜的医术,认为连巫师都治不好的病麻瓜根本没有办法,可是精神上的损伤可能不是光靠用药就能医治好的,或者她应该去寻找一些这方面的资料来学习一下,看能否找到解决的方法。

下午,一家人一起动手布置好圣诞树,威廉爸爸爬上梯子,把彩灯一圈圈地挂上树,又挂上了雪花、驯鹿、圣诞老人,帽子,在壁炉上挂上了袜子。

赫敏笑着想,这个习惯也不知道是谁传下来的,从烟囱里下来的圣诞老人,还会把礼物塞进袜子里。

晚餐时,大家围坐在餐桌边,爸爸多喝了些白兰地,脸红彤彤的,然后兴奋地开始想当年,他当初是校足球队的前锋,说得自己是多么多么的了不起,整个球队失去他就不行了的感觉。

“巫师的魁地奇也是很有意思的比赛。”奶奶说,虽然对麻瓜的比赛有些了解,她还是喜欢魁地奇,毕竟在地面上争抢一只球哪里比得上在天空中飞行的魁地奇有趣又刺激?

“赫敏和最好的魁地奇找球手是好朋友呢。”纳威与荣有焉地说。

“哦,你是说那个威克多尔?”维多利亚也想起了赫敏曾经提起的那个年轻人,看向赫敏,“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他的签名海报。”

“嗯,威克多尔球打得很好。”赫敏笑着说,“是世界级明星。”

一行人开始讨论起魁地奇,威廉爸爸不相信魁地奇比足球精彩,总之大家就在那儿争论。

德拉科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她的胳膊:“你到底跟多少人有联系?”

赫敏看着他充满妒意的表情,忽然明白他是为何了,原来是吃醋了,不久前才会闹出那么一出。

“他们都是朋友,你跟他们不同。”赫敏凑到他耳边说,“你是我选的人,我喜欢的人是你。”

“你们俩在说什么?”威廉爸爸眼尖地瞅见了两人悄悄话,不满地拍桌子。

赫敏觉得父亲真的很会破坏气氛:“其实德拉科也是我们学院的找球手,他的飞行技术很好,以前还救回了哈利,我受伤那次还是他用飞天扫帚送我去的医院。”

威廉爸爸默了,很快大声地说:“我感谢你救了赫敏,但是没有答应你们交往,纳威,你要好好帮我看好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单独一起。”

纳威愣愣地哦了一声,闹着头想,等去了学校,他们又不是一个学院的,他要怎么管呢?

本来昨天应该更新的,可惜咱前天夜里发烧了,然后昨天在**死去活来了一天,今天总算是好了,赶出了一章内容。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

大家有木有发现,其实妈妈才是真正的腹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