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6 家信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6.家信

圣诞假期一晃而过,霍格沃茨城堡再次热闹起来,从家里返回学校的学生们聚集在礼堂的餐桌边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聊天,教师席上,消失了一个学期的海格又出现在教师席,他庞大得像座小山一样的身体很难让人忽视,哈利他们看到他总算是放心了。

邓布利多在坐席的中间,他正在和身旁的麦格教授说着话,另一边坐着的是史上最不受欢迎的乌姆里奇,她脸上的文字已经消失,现在她又带着如同侦探狗一样的眼睛,盯着下方的学生们。因为上次被整,她嚣张的态度收敛了一些,只是目光不时会溜向头号怀疑对象赫敏,有时又会看向学校里有名的捣蛋鬼韦斯莱家的双胞胎,苦于没有证据。

新的学期开始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大家每天上课下课,乌姆里奇不时在各位教授的课上出现,说是考察教授们的授课情况以此作为对他们的评价。对五年级的学生来说,新学期不是个好的期待,因为每天有做不完的作业量,教授们并不同情刚刚习惯了圣诞假期闲散生活的学生们,像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严厉地对待他们,新学期一开始,就是一番手忙脚乱的忙碌。

然后在一月份的某一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刊登了意料之中的报道,占满头版的十张黑白照片,九个男巫和一个女巫的面孔,他们神情各异却又有着惊人相似的傲慢意味,在照片的下方注有姓名和被关进阿兹卡班的罪行。

赫敏看着手中报纸上,目光停在其中唯一的女人的脸上。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酷刑折磨弗兰克和爱丽丝?隆巴顿夫妇,导致二人永久性残废。

这个女人,她曾经在布莱克老宅的族谱中见到过,因为她是德拉科母亲的姐妹所以对这个名字印象很深,正是这个女人让纳威从小失去了父母。有时候被夺去生命反而比浑浑噩噩更幸福,死者会令人悲痛时间却会抚平伤痕,而纳威每年都会去见再也不认识他的父母,那对他何其残酷,每年都要撕开伤疤重温痛苦……

看向正在格兰芬多餐桌边,高兴地吃着早餐的纳威,弗雷德和乔治正不遗余力地耍宝,他们周围的人都开心地大笑,格兰芬多的餐桌一向热闹非凡。那几个人没人订阅报纸,因此还不知情地满面笑容。赫敏却不禁忧心,表面的和平还能维持多久?校长先生找到多少魂器了呢?

了解情况的人可以看出教师席上的气氛此刻显得紧张,乌姆里奇难得地皱眉关注眼前的食物,还会用恶毒的目光撇着正小声交谈的邓布利多和麦格。

德拉科同样看到了报纸上关于在阿兹卡班关押的食死徒成功越狱的报道,对于未来的形势他抱持深深的担忧,黑魔王会要求爸爸妈妈为他做些什么呢?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克拉布和高尔,他们没有订阅报纸的习惯,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早餐。

囚犯集体越狱的消息最终还是通过看过报纸的学生之口传遍了整个学校,大家最近的话题又围绕着神秘人和阿兹卡班的逃犯们旋转,甚至有传言有人在霍格莫德村看到了他们的身影,大家又想起了十月里那次霍格沃茨发生的地震和天空中的异象。神秘人正在纠结军队准备进攻霍格沃茨,这个流言不知何时在学校里风传开,乌姆里奇根本无法阻止这些流言的传播。

于是乌姆里奇就像一只搜寻犬一样,和费尔奇一起在霍格沃茨寻找所谓的行为不端的学生,给予处分,她还在学生中成立了巡逻队,让他们揪出谈论谣言的学生,巡逻队的人经常会随意添加罪名,现在连说话都不能随便说了,学生们对乌姆里奇还有巡逻队反感到极点。

不管学校里如今多么的人心惶惶,抱怨不断,哈利依然每个星期三去接受斯内普教授的大脑封闭术的教学,仍旧是没有起色,乌姆里奇和她的巡逻队在学校里制造怨恨,赫敏没有特意去挑衅乌姆里奇,她让家里帮她购买了一批关于精神治疗方面的书籍,正抓紧时间研究。

一月份如同在冰面上行走一般跌跌撞撞摔倒后滑溜着就过去了,不知不觉较为温暖湿润的二月来临了。

二月是个有趣的月份,是十二个月中日子最短的月份,每四年就会多出来一天,这一切都不是二月让人关注的原因而是因为其中有一天是情人节,今年的情人节又是前往霍格莫德的日子,令情人们期待那天能快点到来,什么神秘人、食死徒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赫敏和德拉科因为级长的会议上课已经迟到了,一路疾奔,正要进去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邓布利多校长正好从教室里走出来,有着一把长长白胡子的校长先生,对着向旁边让开路的两个孩子笑了笑:“赫敏,虽然有些晚了,祝贺你的文章在世纪杂志上全文刊登。”

“谢谢。”赫敏开心地笑了,能够在魔法界的权威学术杂志上刊登文章,是何等的光荣,最重要的是赫敏的文章引起了学术界关于调动自然元素的热烈讨论。

“连国外的巫师都来信询问我是如何教导出你这般惊才绝艳的孩子。”邓布利多笑眯了眼睛,“我也想知道。”

赫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回答:“只是平时喜欢看书,喜欢思考。”

邓布利多笑容渐淡,点了点头:“思考是个好习惯……前几天我好不容易得到一枚戒指,结果却坏了,可惜。”说着摇了摇头。

赫敏愣了下,忽然想到了冈特家族的戒指,肯定是显出了惊讶,邓布利多笑着点了点头:“你是不是也觉得挺可惜的?我又弄到了一些从中国来的好茶叶,希望还能一起喝茶。”说着,他对赫敏眨了眨眼,“好了,你们快点去上课吧,不然乌姆里奇教授说不定要找我的麻烦了。”说完,背着手,好似在学校里散步般慢吞吞地离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德拉科有些不解地问,似乎是话中有话,而且戒指有什么含义?

“自然是有含义的。”赫敏小声地回答,“等没人了我再告诉你,现在还是快点进去,不然乌姆里奇又要找借口罚关禁闭了。”

果然,等他们进去的时候,乌姆里奇虽然没有罚他们禁闭却神气地扣了斯莱特林二十分。

如今的黑魔法防御课变得和魔法史课一样无聊,乌姆里奇只是让学生自己看书记笔记,不少学生抱怨,照这样下去,学期末的的黑魔法防御课的实践考试要怎么通过?他们从来没有练习过就要去参加考试?

下课铃响了,乌姆里奇宣布下课,克拉布和高尔两个人走到德拉科身旁,德拉科惊讶地看着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跟他说话的两个好友,心里隐隐有些高兴。

“你可以过来一下吗?”克拉布看了一眼赫敏。

德拉科刚看向赫敏,赫敏善解人意地把桌子上的书本都塞进书包:“我先去图书馆,你们说完了再来找我。”

“你们最近怎么样?”三人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德拉科问道。

克拉布的脸色变了变,高尔老实地回答:“一点没意思。”考试、作业什么的弄得他憔悴得不行,成绩下降了,家里的爸妈又来信罗哩罗嗦,克拉布总把自己当老大,说什么比他聪明,其实他们不是差不离么。

“我是替你父亲给你送个信。”克拉布递过来一封用蜡封起来的信。

德拉科有些疑惑父母会让克拉布他们给他送信,手已急切地取过了信,拆开信,稍稍扫了几眼信中的内容,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的回答呢?”克拉布带了些逼迫的语气问。

“我需要考虑一下。”德拉科收起信,胡乱地塞进口袋,脸色很差。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克拉布说,“也是马尔福先生和夫人的期待。”

德拉科拨了下额前的头发,让碎发遮住了眼睛:“你们别搀和巡逻队,只会让大家讨厌。”

“我们这样也是在做事。”克拉布显得恶狠狠地回答,“现在不是你说了算的时候了,除非你回来。”

德拉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知道了,祝你们好运。”高尔瘪了瘪嘴,他还是希望德拉科能够回来,他不喜欢高尔的态度,可是他不敢说。

德拉科宛如游魂一般走在霍格沃茨学校的走廊里,口袋里的那封信,让他不知所措。

父亲的来信,字迹是熟悉得闭着眼睛都不会认错的漂亮花体字,原本以为能够得到家里消息的喜悦却像被兜头淋了一头冰水。黑魔王让他在2月14日那天将赫敏带去霍格莫德村十七号,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他,只要完成这件事,黑魔王就会对他既往不咎,家族也会让他重新回归。信的最后,还有母亲的字体,她几乎乞求他完成这个任务,希望他能够回去家族。

没有目的地走着,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想过回归家族却没有想过以这种方式回归,出卖伤害赫敏?或者他应该完全站到黑魔王的对立面?

“德拉科?”

恍然回神,原来是纳威,德拉科发现双腿带着他来到了图书馆,有着圆圆脸的少年笑着说:“你是来找赫敏的吗?她去了湖边,你可以去那里找她。”

“谢谢。”

“德拉科。”纳威微微皱着眉头,“你不舒服吗?脸色好差。”

“没有,大概是昨天没睡好,这几天太忙了。”

纳威点了点头,接着做作业。

来到湖边,少女站在湖边,捡着石子打水漂玩,看到他走近,露出大大的笑容,德拉科看着她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你们和好了吗?”赫敏对他招招手。德拉科走了过去:“没有,他们劝我回家族。”

“准备回去吗?”

德拉科沉默着,眼神里满是挣扎。

赫敏明白他内心一直对脱离家族有着遗憾,只是回归家族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不要说如今的时机不对,德拉科的所作所为等于是背叛了伏地魔,现在回去是送死,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

“我有件礼物要送你,呛呛呛!”从书包里取出一只包装起来的纸盒,献宝一样地送到他面前。

“送我的?”德拉科惊讶,既不是他生日也不是什么节日。

“本来准备情人节的时候送给你,不过再等下去可能就用不上了。”

被赫敏催促着接过盒子,他摇了摇盒子,不是很重而且没有声音,心里的阴霾被礼物冲淡了:“是什么?”

“你打开不就知道了。”

拆开礼盒,里面是一件手编的毛衣,暗蓝偏黑的颜色,V字领。

“是你亲手织的?”

赫敏点点头:“你试试看合不合身。时间有些短。”她是买了一本编织的书,抽空躲在宿舍里学织毛衣,每天除了学习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只有深更半夜才能抽出一点时间织毛衣,所以她还不会那些复杂的花纹编织法。

难怪前段时间她总是眼睛红红的,睡眠不足。

紧握毛衣,每一针每一线中都包含着她的心意,那份感动几乎让他眼睛模糊,脱□上的校袍,穿上毛衣,顿时一股暖意从毛衣上传来,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真切地感受到了暖意,诧异地抚住胸前,果然有淡淡的暖意。

“发现了?我在毛衣里加入了一些魔法,可以保温,不过还不能调节温度。”赫敏帮他拉了拉衣袖,尺寸没有太大的偏差,她果然是天才,光靠拥抱和目测测到的尺码居然不用修改了。少女喜滋滋的,这项技术再修改一下就能拿出去卖钱了,“温度会不会太高?”

“正好。”德拉科眼神闪了闪,忽然搂住她,“我还是喜欢抱着你,更加暖和。”

“你这家伙,又突然袭击。”赫敏扭他的脸皮,“记得啊,情人节就不送你礼物了,回礼你可不能随便,不然我要生气的。”

“你想要什么?”

“哪有你这么直接问的?自己猜,拆礼物的时候最让人快乐,你不能剥夺了我的快乐。”赫敏一手搂着他的后颈一手点住他的鼻子,笑得开心。

她的笑容,让他展颜,不想让悲伤取代她现在的表情啊——

作者有话要说:可恶的晋江又抽了,咱不能回复,一直显示菊花转圈中,然后么,连咱的文章页面都开不了了,说什么404,你妹的404NOTFOUND,总之,咱先更新文章了,看能不能更新成功,各位,请祈祷咱的RP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