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7 变故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7.变故

各种期待中,情人节来临了,这一天正是霍格沃茨学校允许学生前往霍格莫德村的日子,赫敏早晨起来,在盥洗室还稍稍化了一点淡妆,换上了一身颜色淡雅的套衫加牛仔裤,厚实的短靴,最后披上一件到大腿处的羊绒短风衣,脖子里围上围巾,斜肩背着一只淡粉色的小包。

出门的时候,潘西死死瞪着她,还挖苦地说:“但愿你今天还能这样漂亮地回来。”

“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赫敏笑眯眯地回了她一句。

在她转身的时候,潘西恨不得冲上去给她一魔杖,和她的室友说道:“她得意个什么劲,一个泥巴种,自以为攀上了高贵的巫师家族,结果还不是什么都没有。”

“至少,他们有彼此……”梅丽看到潘西杀人的目光,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索菲亚比较沉得住气,低头忙着翻衣服,不去参与她们的说话,她知道多说多错,不说不错,有时候她真想说,有本事直接对赫敏说别躲在背后荼毒她和梅丽的耳朵。

公共休息室等赫敏的德拉科见到与平时不同的女友,眼前一亮:“你今天真漂亮。”青春靓丽的打扮,在一片死气沉沉的色彩中显得特别显眼,麻瓜的服装看上去比巫师界的变化多得多。

“谢谢。”他欣赏的目光让赫敏露出喜悦的笑容,她很少关注衣服穿着,不过要出去约会总不能穿得太随便,还好每次上学妈妈都会在她行李中塞很多乱七八糟的衣服,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放在此刻的赫敏身上再适合不过。

“你今天也很帅。”二人相视而笑,去礼堂吃了早餐,一起排到等费尔奇查看同意书签字出校的队伍中。

“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德拉科犹豫了下说道,“霍格莫德也没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去?我们不是早就已经决定好了?你要陪我一天,听我的话,乖,我不会让你大出血的。”赫敏用大姐姐的语气说道,顺便揉乱他柔软的头发。

德拉科拉下她作乱的手,目光幽深:“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没什么可担心的,一切都早就计划好了么。”赫敏笑着亲了亲他的脸,“现在还担心么?”

“如果你亲这里我就不担心了。”德拉科指了指嘴唇,赫敏对他皱皱鼻子:“休想!”

“一下,就一下。”

“不行……”

他们俩不管在哪里都是别人瞩目的焦点,而且他们之间的感情让学校里的学生们止不住羡慕。

艾琳和金妮在他们不远处聊着天,她的男朋友今天要参加魁地奇球队的训练不能来,金妮和交往的男友吹了,现在又恢复了单身,有时候会偷偷看一眼哈利,她心底还是更喜欢哈利一些,和其他人约会交往都让她提不起劲,现在赫敏跟德拉科好得中间没有人能够插足,那么她是不是可以继续喜欢哈利?

离开学校后,一大群人一起来到了霍格莫德,天气有些阴沉下来。

刚进入霍格莫德村就看到橱窗里贴着的十个越狱犯的照片和通缉令。

“真奇怪,上次小天狼星越狱,霍格莫德满大街都是摄魂怪,这次有十个食死徒越狱,居然一个摄魂怪都没见着。”金妮看着通缉令说道。

“他们根本就没有摄魂怪可派了。”艾琳撇撇嘴,说道,“去年哈利不就说过,摄魂怪将听从神秘人的指挥?”

“不会真的是这个情况吧?”罗恩喃喃,哈利和纳威盯着通缉令出神。

“就是这情况了。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艾琳说道,“接下来你们是不是和我们一起走?”艾琳理解地对赫敏眨眨眼。

赫敏笑着回答:“我们去约会,你们不可以来打搅,不然会被人讨厌的。”说话间勾住德拉科的手臂,拖了他离开。

“你想去哪儿?”德拉科问。

“不知道,随便逛逛。”赫敏左右张望了下,当真如她所说地到处闲逛,德拉科就像最佳男友一样陪在她身边,一家店一家店地往下逛,没有人来影响他们,因为情人节的关系,街上的装饰大多变成了可爱浪漫的粉红色,还有带着翅膀的小天使。

这一天走在街上成双成对的人都会引来单身人士羡慕嫉妒的目光,赫敏他们走到一家咖啡店时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

“要不要进去喝点饮料?”德拉科拉着赫敏的手问。

赫敏甩甩湿漉漉的头发:“好啊,我正好有点渴了。”

咖啡店里的光线显得有些昏暗,店里布置了许多玫瑰花,都是情侣座位,还剩下没有几个空座,他们挑了一个靠窗的空位。

胖胖的笑容可亲的老板娘上前来:“欢迎光临,请问需要点什么?”

“来两杯咖啡,再来一份蓝莓蛋糕?”德拉科询问地看了下赫敏,她笑笑地没反对。

老板娘笑着确认:“两杯咖啡和一份蓝莓蛋糕,请稍等。”

“请原谅,夫人。”赫敏说,老板娘看向她,“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一直往前走,然后左拐就是。”

赫敏道谢后,起身去了洗手间,里面的空间不大,她不是要上厕所,只是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又掬起一捧水泼到脸上,冰凉的感觉让她精神一振,直起身打量着镜子中少女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还有淡淡的黑眼圈,昨天晚上她醒了整整一晚上,一直期待着今天的到来,今天会顺利的,一定会……

感觉到撑在洗手台边缘的手微微发抖,赫敏双手紧紧地互握,暗暗告诫自己要镇定,几次深呼吸后才彻底平静下来。

回到咖啡屋,德拉科正坐在座位上呆呆地望着雾蒙蒙的玻璃窗外发呆,看着雨点杂乱地落在玻璃上,他面前的桌上已经放上了两杯热腾腾的咖啡还有一块颜色诱人的蓝莓蛋糕。

“很无聊?”赫敏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德拉科深深地看着她摇了摇头,把蛋糕推到她面前,赫敏喜欢吃蓝莓蛋糕只要是她的好朋友都知道。

赫敏很高兴地拿起小勺子挖了一小块蛋糕吃起来,德拉科一手撑着下巴目光柔和地看着她吃东西,赫敏挖了一勺递给他,德拉科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口蛋糕,不是很甜,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喝点咖啡,冷了就不好喝了。”德拉科神情有些紧张地把她一直忽略的咖啡推到她手边,赫敏不觉有异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还对他笑了笑:“你怎么了?表情那么严肃……”她抬手想去抚平他眉心的皱痕却发现自己的手有些不听使唤,惊讶地低头看着无法弯曲的手指,手臂软软地落到桌面,她几乎滑向地面的时德拉科快速地起身扶住了她下滑的身体,她对身体的控制权正在缓缓地失去。

“你……”舌头也僵硬得吐不出话来,只能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他。

德拉科揽着她的肩膀,上臂托住她的头,二人就那样默默地相视,从不知情的人眼中看来,他们正在含情脉脉地互相凝望,真相却是少女无力地靠在少年身上,完全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权。

“对不起,赫敏,我只能这样做……”德拉科艰难地说道,掏出了钱放在桌上,帮她穿上风衣,不再看她不敢置信的眼神,横抱起她,离开,公主抱的姿势,让店里的其他情侣中的女孩子惊羡不已,关拢的门后还能传来女孩子们让男朋友也要如此浪漫的话语。

谁又知道,在雨幕中离去的二人,他们即将面对什么。

德拉科抱着赫敏一路在霍格莫德村的小巷里七拐八弯地寻找十七号,他来了好几次霍格莫德村,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巫师组成的村镇原来也有如此黑暗的小巷,就跟翻倒巷一般阴暗压抑,停在一幢黑漆漆的屋子跟前,他用脚踢了踢门,没等多久,门开了,开门的人竟然是克拉布。

“你果然来了。”克拉布扫了一眼德拉科和他抱着的赫敏,侧身让他进去。

“德拉科,你真的来了……”高尔在门后面吃惊地咕哝,看到赫敏,蠕动嘴唇,“他们……不会对赫敏怎么样吧?”

“他们都在里面?”德拉科打断高尔。

“嗯,是的,来了好多人,马尔福先生也来了。”高尔怯怯地说,他不想参与这些的,学校里赫敏以前对他挺照顾的,还教他做作业,只是爸爸也来了让他做事,他不敢不做。

“爸爸?”德拉科抱紧赫敏,努力压下心中的期待,“黑魔王来了吗?”

“没有,我没看到……”

“你还是自己去看吧。”克拉布说,他有些懊恼德拉科竟然真的来了,这样他又要变成他的跟班吗?

克拉布和高尔留在了大门入口处,德拉科抱着赫敏走进了聚集的房间,里面都是穿着连着兜帽外袍的七八个食死徒,他们正几人一堆地说着什么,德拉科抱着赫敏出现时,房间里的人都看过来,那些打量的视线,贪婪带着恶意。

“瞧瞧,瞧瞧,是谁来了。”一个女人含笑的声音,只是她说话时总有些让人不舒服的刺,“还带来了他的礼物。”从墙角的位置走了过来,这个女人有着一头凌乱的黑发,厚眼皮下的眼睛来回打量着德拉科与赫敏,薄嘴唇上浮现出一丝高傲、轻蔑的微笑。

是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伏地魔忠实的追随者,赫敏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脸,在通缉令中唯一的女性越狱者。

“我可爱的小外甥已经长这么大了,你不认识我,我对你却是如雷贯耳。”贝拉特里克斯意味深长地边说边打量她手中的魔杖。

德拉科无动于衷地看着她:“我当然认识你,我的贝拉姨妈,高贵血统的拥有者。”

贝拉笑起来:“我开始喜欢你了。”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目光渴望地落在赫敏身上,“现在把她放下。”周围的食死徒们也因为她的话而将目光集中到他手中抱着的人身上。

德拉科搂紧赫敏,谨慎地看着周围的人没有放下赫敏地后退了一步,他的举动让贝拉危险地眯起眼睛。

“德拉科,放下她!”从壁炉的位置传来低沉熟悉的命令声。

德拉科循声望去:“爸爸?!”

“是的,儿子,把她放下,你还是我的儿子。”卢修斯从阴影中走出,那张脸稍许有些憔悴却难掩他眼中的喜悦。

“爸爸,别伤害她好吗?”

“……她是黑魔王指定要找的人,儿子,放下她,过来。”卢修斯向他伸出双手,“你妈妈很想念你。”

德拉科迟疑了下,低头看着赫敏怨恨得要咬他一口的眼神,最后搂了搂她:“对不起,赫敏。”将她轻轻地放到地上,踉踉跄跄地跑回了父亲身旁。

“好儿子!”卢修斯松了口气。

“妈妈……她还好吗?”

“宣布和你脱离关系时她很不好,她在家里等你的消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很高兴。”

“姨妈,你要干什么?”德拉科还是分了一部分注意在赫敏身上,看到贝拉不怀好意地用魔杖指住赫敏,他着急地阻止。

贝拉扭过头,耷拉的眼皮和惨白的脸上,眼中闪过一丝危险,忽然笑道:“她只是一个肮脏的贱种,胆敢忤逆主人,我现在就要杀了她。”

“你不能!”德拉科着急地说。

“我不能?”贝拉哼哼一笑,“你是心疼你的泥巴种女友了?德拉科,主人能够原谅你一次不会原谅你第二次。”说完她又扭头用魔杖指住赫敏,“不说话?还是怕得不敢说话?你怎么不求饶?”贝拉装模作样地说,“求求你,放了我,你说了,我就饶了你。”

其他的食死徒发出一阵哄笑。

赫敏静静地看着贝拉一个人自说自话,嘴角同样有着一丝轻蔑,对着赫敏冷静的眼睛贝拉忽然感到一阵恼怒,“这双眼睛倒是不错,你们谁想要?”

“听说葛丽芬正缺一双新鲜的人眼制作魔药,她肯定会很高兴。”说话的是一个男性食死徒。

“哦,罗道夫,亲爱的,真是个好消息。”贝拉残忍地笑,用脚踢了踢赫敏的身体,少女既不能动又不能说,只是冷冷地看着贝拉,贝拉恼羞成怒地低喝,“你不怕吗?不怕死吗?快说,饶了我,快说。”嘴里说着脚下用力踩。

“她中了魔药,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德拉科说,贝拉特里克斯拨了下头发:“我当然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可爱的外甥心疼了?你要不要来试试折磨她?魔药还是你下的。”

“贝拉。”卢修斯带了一丝傲慢地说,“主人现在还不想暴露,需要这个女孩只是为了询问一些问题,还是要把她送回去的,如果到时候她缺了什么东西被人调查到主人,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黑魔王的名头镇住了贝拉,女人眼神阴恻恻地盯着卢修斯,右边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嘲讽的笑容。

“先把她带回去……”

贝拉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门处一阵**,一群人冲进来。

“德拉科,把赫敏……”哈利的话卡在喉咙口出不来了,他震惊地看向周围同样瞪大眼看着他的食死徒们,这些脸大部分在通缉令中见到过,气氛一下子陷入诡异的寂静,双方似乎都没有从巨大的刺激中回神。

克拉布和高尔气喘吁吁地进来:“对不起,我们拦不住……”他们的声音打破了魔咒,大家手忙脚乱地拔出魔杖,指住对方。

“看看,是谁不请自来了,哈利?波特,竟然是主人一直想要的男孩。”贝拉特里克斯惊喜地尖声说道,她完全无视了哈利背后的那几个一起来的孩子。

罗恩、纳威、金妮、艾琳,他们被屋子里的情形吓住了,在哈利背后挤作一团,食死徒们的人数是他们的二倍,赫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为什么会这样?

“德拉科,赫敏那么信任你,你竟然出卖她!”纳威生气地说,“威廉叔叔让我注意你们……我以为你会珍惜赫敏,你竟然……你是个混蛋!”

德拉科傻呆呆地看着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觉得头顶一群乌鸦嘎嘎直叫唤:“你们,你们怎么会来?”

“你还敢说,我们在玻璃窗里看到你给赫敏的咖啡里下了药,你这个背叛者,你根本配不上赫敏!”哈利回答,目光不停地打量周围的食死徒们,寻思如何脱身。

他们看到了赫敏喝了咖啡就浑身无力地倒下,德拉科抱着她出了店门,之后却没有回学校去也不是去村里的旅店而是穿街走巷,越走越偏僻,他们担心之下以为他想对她做什么,于是一路跟着,而且他们看到了克拉布开门,就觉得这些人在计划着什么,他们并没有想到食死徒,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德拉科想要对赫敏不利,想救她出去,却没料到情况比他们原先设想的还要糟糕。

“那个男孩,是那个男孩,让我杀了他,主人一定会奖赏我!”贝拉几乎疯狂地重复着这句话,举起魔杖。

“不,主人想要亲自处置哈利?波特,贝拉,你不想让主人生气吧?”卢修斯及时出声,贝拉狂热的眼神终于平息下来,喃喃着收起魔杖,脸上显出了敬畏。

“这么好的机会,主人一定会很高兴。”卢修斯拉起左手的衣袖露出手臂上的黑魔标记,魔杖指住黑魔标记,召唤伏地魔。

“就是现在。”哈利一声大喝,好几道攻击魔法射向周围,兴奋异常的食死徒们一个不留神,有几个人被魔法击中,顿时感觉被绑缚住不能动弹,哈利扑上前,试图带上赫敏走人,然而一个黑色的身影在他不远处快速地显形,光秃秃丑陋的脸上一双血红的眼睛飞快地扫过面前的人,惊喜一闪即逝:“纳吉尼!”

巨大的蛇飞快地游过去,像绳子一般缠住了哈利,示威地张开巨大的嘴露出尖利的毒牙,哈利挣扎着却发现自己被缠得严严实实,魔杖都握不住地掉落了。

“哈利。”金妮失声喊道,他们要完蛋了吗?神秘人……是伏地魔啊!

作者有话要说:剧情发展到这里,要进入高/潮了,伏地魔老大都登场了,终于和主魂面对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