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8 一团乱麻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8.一团乱麻

原本想来救人,没想到反而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哈利扭动身体,缠着他的蛇姑娘哪儿肯放松猎物?缠得更紧了,勒得他疼得不行,几乎不能呼吸,脸憋得通红。

“哈利。”罗恩着急地喊,“快放开他。”但是他们不能上前,食死徒们已经回过神来,没有被魔法击中的人把他们包围起来了,有人正在给其他人解除魔法。

“暂时先看看情况。”金妮小声地说,其他人自然没人反对。他们虽然握着魔杖却不敢轻举妄动。

“纳吉尼,好姑娘,别把他弄死了。”伏地魔伸出骨节嶙峋的手,修长的指骨轻轻抚摸着大蛇,蛇姑娘在他手下略微放松了缠绕的力度,哈利顿时大口喘息,有了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伏地魔右手捏着魔杖,微仰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弧,用魔杖挑起了哈利的下巴,打量他额头上的伤疤,哈利因为伏地魔的接近,伤疤疼痛难忍,脸现痛苦。哈利的痛苦取悦了伏地魔,此刻他就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国王正在品尝胜利的美酒。

“哈利?波特,大难不死的男孩……没想到呀,没想到,我真没想到,马尔福,这真是一份意料之外的大礼。”伏地魔抛下哈利,满意地看向召唤他的卢修斯。

卢修斯连忙躬身施了一礼:“是我儿子把他们引过来的。”

他的话让被包围的纳威等人愤怒地瞪着德拉科。

深深的怨愤令伏地魔心情愉快地扯动嘴角:“你就是德拉科?马尔福?”血红的眼睛看似不经意地落在德拉科身上却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德拉科呼吸一滞,脑海中有短暂的空白,直到听到父亲轻斥的声音才回过神,那双总带着轻蔑意味的眼睛盯着他,就像窥伺猎物的毒蛇只消有一点破绽就会被咬住要害。

德拉科赶紧低下头,语气恭敬地说:“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是我们马尔福家族的光荣。”

一直没听到他的允许,德拉科不敢抬头,只觉得额头冒出了冷汗,湿透了发根,只有真正面对黑魔王才能感受到恐怖的压迫感,那种鄙睨的气势并不是以前遇到的魂片可以比拟的。

“我一直明白,你们家族对我的忠心。”伏地魔久久才轻飘飘地说话,“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谢谢主人。”卢修斯欣喜地说。

伏地魔没有理会他地挥了挥手,看了一眼哈利:“好东西要留到最后享用。”他愉快地说道,魔杖指向躺在地上的赫敏,少女的身体悬浮起来,缓缓地飘到离他只有几步远的位置。

“放开她,你要问什么可以问我。”哈利焦急地大喊。

伏地魔嘲笑地瞥向他:“瞧瞧,哈利?波特又要逞英雄,这就是为什么自诩为正义的人会死的原因。”食死徒们附和地嬉笑,哈利愤怒地瞪视伏地魔,恨不得揍他一拳,身体扭动,蛇姑娘哪会让他逃脱,顿时勒紧了些,伏地魔看戏般看着哈利无用的挣扎,说道,“虽然我很想同意,不过我的问题只有她可以回答。”

“你好啊,赫敏,我们又见面了。”伏地魔仿佛踱步般地进入她的视线,居高临下地俯视无法动弹的少女,“应该说,是真正见面了。请原谅,如此请你来,我有些问题需要你解答,你是否愿意告诉我?”伏地魔似乎想表现得有礼些,停顿下来地等着她的回答,药效还没有退去前赫敏都不会有回应,伏地魔貌似遗憾地摇了摇头眼神却显出一股残忍的满足,“既然如此,我只能用我的方法来获得我想要的。”魔杖指住赫敏,“摄神……”

被食死徒们包围的纳威他们正想着不顾一切地进攻。

“不——”出人意料的,出声阻止的人是德拉科,所有人或惊讶或疑惑或幸灾乐祸地看向他。

卢修斯神情紧张地呵斥他:“住口,这儿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父亲,我是为了黑魔王的安危才阻止的。”德拉科的话令食死徒们,特别是贝拉特里克斯异常气愤,黑魔王是无所不能战无不胜的:“你说什么?这个泥巴种中了魔药既不能说话又不能动,她能对伟大的主人有威胁?你到现在还想救她?”

“我把她带来了,还会救她?”德拉科看着贝拉,毫不退让,“她身上有可以反弹魔法攻击的护身符,如果我不说才是对黑魔王的不忠。”

伏地魔收回魔杖,略微思索了下,笑道:“不错,护身符,你知道她放在什么地方?”曾经他通过拉文克劳的冠冕中的魂片看到过,确实能够莫名地反弹魔法攻击,当初他还疑惑是什么样的魔法道具,如果突然对赫敏使用摄神取念可能会反弹到自己身上,如此近的距离,毫无防备下绝无躲避的可能,到时候在属下面前出丑,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心里对德拉科的信任增加了几分。

德拉科向伏地魔施了一礼,上前,目光对上静静望着他的褐色眼睛,他情不自禁地抬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掌心掠过她的嘴唇,手指从她的鼻端拂过最后停在她脸侧,伏地魔抱着手臂眼神莫测高深地看着,卢修斯察觉黑魔王的不悦连忙催促:“别浪费时间。”

德拉科仿佛从梦中惊醒,手抖了抖。

“别如此大声,他们毕竟曾经是情侣。”伏地魔微笑着阻止卢修斯,和颜悦色地说,“大家都曾年轻过。”

卢修斯赶紧低头应是,其他食死徒戏谑地看着显得狼狈的卢修斯嘻嘻哈哈。

金发少年的手沿着赫敏的下巴,脖颈向下,探进衣服的领口,拉出了她戴在胸前的白银项链,上面拇指大的紫晶链坠就像一颗泪滴躺在他的掌心,上面还有她的温度。

“德拉科,别那样做。”哈利挣扎着喊。

少年灰色的眼睛看向哈利,嘴角浮起一丝古怪的笑,用力拽断了项链。

“不,你这个混蛋。”纳威喊着,他举起魔杖,“昏昏倒地——”

魔杖尖射出的魔法直击德拉科,然而少年握着紫晶链坠无动于衷,昏迷咒撞上了无形的镜面立即反弹回去,纳威来不及反应,反弹回来的昏迷咒来到他面前同样被空气中无形的镜面反弹,这一次位置有些偏差,昏迷咒斜向着击中了一旁看戏的一名食死徒。

“钻心剜骨。”贝拉直接抛出了钻心咒,然而钻心咒同样被反弹,稍稍改了一些角度,落在离她不远的同伴身上,那个倒霉鬼摔在地上痛得大声哀叫地满地打滚,贝拉傻眼地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罗道夫,哦,亲爱的。”

几个孩子亲眼见到了护身符的威力,顿时把自己所知道的攻击魔法一个个地施展出来,食死徒们慌乱地躲避,他们根本无法向这些孩子使用攻击魔法,谁知道打出去的魔法最后会不会落到自己身上?

“我和罗恩去救哈利,你们去救赫敏。”金妮飞快地说,艾琳和纳威点了点头,分散开。

伏地魔气得脑袋生烟:“抓住他们,快点,你们这些蠢货。”虽然嘴里如此说,他却同样不敢使用魔法攻击,血红的眼睛在一片混乱中,眼看那几个孩子逐渐接近哈利跟赫敏,他知道该怎么做了,魔杖一指,将赫敏拉了过来,“不想她死就停下别动。”

伏地魔的声音响彻整间屋子,纳威、艾琳、金妮、罗恩发现赫敏被伏地魔的魔杖指住了脑袋,惊慌地停下。

“把你们的魔杖丢掉。”

四人反而捏紧了魔杖,这个时候他们怎么能够丢掉魔杖?护身符可以反弹魔法攻击却无法反弹物理攻击,一旦他们失去魔杖就是待宰的羔羊,但是不丢的话赫敏就会死,伏地魔什么做不出来?

“钻心剜骨!”魔法毫无阻碍地落在赫敏身上,虽然她身体被麻痹,但是身体依然被阵阵疼痛折磨得蜷曲着抽搐,“他们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人在危险时刻只会想到自己。”伏地魔看着四个孩子脸上的惧色,很愉快地维持着钻心咒。

“杀了我,你不是想杀我吗?别折磨她,杀了我!”哈利吼着。

“住手,住手!”几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喊并丢下了他们的魔杖,艾琳和金妮的眼睛里涌起了泪水。

伏地魔轻蔑地笑:“多么美好的友情,是不是很令人感动?纳吉尼。”

蛇姑娘卷着哈利挪了过来,哈利看到赫敏被折磨得苍白疲惫的脸,恨不得能够代替她。

“邓布利多一定会消灭你。”

“你就这么急着送死?”伏地魔毒蛇般的眼睛冷冰冰的,“我真想看看邓布利多那张老脸,他一定很痛心,一直保护着的男孩最后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中。”

“你最害怕的就是邓布利多,你连面对他都怕得要死。”哈利极尽讽刺的语气被蛇姑娘勒紧的身体打断,痛苦地呼吸。

伏地魔狂暴地挥舞着魔杖:“我怕他?我怎么会怕他?你不是邓布利多培养的乖宝宝,他怎么没把你一直带在身边?快点让你的邓布利多保姆出来,我都等不及跟他叙旧。”狂暴的语气化为得意,他就像个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赫敏回忆着前不久看的精神方面的书籍,对比着这名令巫师界恐惧的黑魔头的症状,结论是这家伙疯了,食死徒们居然听一个疯子指挥。

门突然被从外部炸成碎片,这一变故令所有人震惊地看向大门口,一身暗蓝色巫师长袍的邓布利多稳步走了进来,他身后半步是麦格还有一身粉红头上还戴着一枚粉色蝴蝶结的乌姆里奇,卢平、小天狼星。

“我也期待着跟你叙旧,伏地魔。”邓布利多校长神情冷漠地说道,他仅仅是站在那儿就让食死徒们惊慌地后退,伏地魔一张脸上不禁呆滞了几秒钟。

纳威等四个孩子慢慢退到校长他们身边,校长挥动魔杖,地上的四根魔杖飞回了孩子们手中,有了校长先生坐镇,孩子们心中大定。

“你好,邓布利多教授。”伏地魔很快恢复了冷静,邓布利多只带来了那么几个人,他的人比较多,并不落下风,“你进门的方式有些粗暴啊,果然很担心乖宝宝波特?”

食死徒们零零星星地发出几声讪笑。

“你希望我出现,所以我才会出现在此处。”邓布利多目光扫过前方的食死徒们,“你们竟敢在霍格莫德村集会,多洛雷斯,现在魔法部可以认可伏地魔复活了么?”

乌姆里奇把头上的蝴蝶结扶扶正,咳了一声:“当然可以。”不等邓布利多说话,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跨上前一步,站到了邓布利多稍稍前面的位置,她的脸就像被开水烫过一般艳红,“我得代表魔法部逮捕你们,给魔法界造成恐怖的神秘人,你将会被关押进阿兹卡班永久囚禁,好好反思你所犯的罪过……”

“闭嘴。”伏地魔被她那种小女孩一般的说话声弄得恼火异常,抬手就是一记阿瓦达索命,绿色的光芒一闪,因为她站的位置正好挡住了邓布利多和伏地魔手臂之间的一个死角,等邓布利多发觉想施展魔法已经来不及,乌姆里奇被死咒击中,瞬间被夺去了生命,她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上还保留着振奋的笑容。

艾琳尖叫了一声捂住嘴,看着乌姆里奇向前扑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连邓布利多都微微发愣,没料到他竟然还没说什么就直接使用死咒,还没等他们回神,伏地魔已经搭住和他形影不离的蛇姑娘纳吉尼开始幻影移行。

“不,停下。”邓布利多显出了慌乱,打出一记魔法,不能让他离开这里,特别是那条蛇还带着哈利。

“你们这群胆小鬼,我要杀了你们。”贝拉特里克斯疯狂地高喊,“为了我伟大的主人!”魔杖的魔法呼啸着打向邓布利多,小天狼星一个侧步来到邓布利多身旁:“让我来对付你。”挥出的魔法撞上了贝拉的魔法,激起一阵魔力震荡。

伏地魔发现幻影移行并不顺利,心中犹疑这是不是一个圈套,虽然花了比平时时间长的幻影移行的魔法启动,最后还是成功发动,身影消失在原地。

伏地魔消失后,其他的食死徒们也急忙施展幻影移行想快点逃跑,却发现他们已经无法幻影移行,惊恐地想要夺窗而逃。

窗户被人击碎,穆迪、唐克斯等凤凰社的大部分人出现在窗户后面,他们堵住了逃跑的路线。一片混乱中,德拉科在伏地魔放弃控制赫敏飘浮的魔咒之后就冲过去抱住了她,少女扶着他的手臂站起身,德拉科把紫晶链坠塞回她手中。赫敏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而冲向贝拉特里克斯,将心中的所有愤恨都聚集到拳头上,一拳打中贝拉腰部后方肋骨下一寸的位置,在几秒钟之内以极快的速度击出数拳,均落在同一个部位,贝拉惨痛地呼喊着摔倒,身体的神经传导瞬间被截断了,只觉得半边身体使不上劲。

巫师的身体极其脆弱,赫敏刚才被痛殴折磨的怨恨统统发泄到她面前的敌人身上,击倒了一个立刻换一个,很快在场的食死徒们都被她打得趴在地上呻吟。

少女还不解恨地寻找着漏网之鱼,目光落到金发绅士卢修斯的身上,他从一开始就退到了角落,又因为有德拉科护着并没有任何损伤。

赫敏杀气腾腾的模样让卢修斯都不禁微怔片刻,德拉科连忙挡在前面,赫敏和他对视了片刻扭头走回纳威身边。

“这是怎么回事?”卢修斯傻愣愣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的?他怎么看不懂了?

“对不起,爸爸,这都是校长先生为了引出黑魔王而设下的一个圈套。”德拉科说道,目光连连扫向赫敏,纳威他们正围着赫敏,惊讶地问她怎么回事,估计她也在向他们解释。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全是邓布利多的计策?”卢修斯混乱一团的脑袋里总算是理出了一丝头绪。

“是的,我收到了你和妈妈给我的信,我告诉了赫敏,我们去找了邓布利多校长。”

卢修斯明白了,邓布利多于是将计就计,让他们当诱饵:“他就如此让你们赴险?如果主……黑魔王不出现呢?”卢修斯隐隐想要发怒,如果哈利没有出现,黑魔王是绝对不会前来的。

“我们设想到了这一点,凤凰社的成员就在外面,如果黑魔王出现就会有人去通知校长和魔法部,我会拖延时间,如果黑魔王不出现就直接抓捕在此的食死徒。”

哈利等人是个意外,没有人料到他们会突然闯进来,因为当时凤凰社的成员都有各自的位置,人手也不够,他们正在监听内部的情况,看到哈利他们闯入,留守的人立刻感到要遭,连忙去学校通知了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当场就带着麦格还有乌姆里奇一同赶来,留在外面的人加紧设置反幻影移形的仪器,只是没有想到乌姆里奇被伏地魔杀死,哈利又被他带走,现在也不知道他幻影移形到了何处。

“是我们破坏了计划?”金妮懊悔地问。

赫敏沉默不语。

“可是,德拉科喂你吃了魔药……”纳威呐呐地嗫嚅。

“那也是计划的一部分。”赫敏回答,“有食死徒在盯着我们,必须让他们放心。”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神秘人……把哈利带去了哪儿?”艾琳问,没有人回答她,只有凤凰社的人在不停地忙碌。

“你根本就没有想回家!”卢修斯忽然明白了,他不知该咒骂德拉科还是责怪他放弃了父母。

“对不起,爸爸,我不能眼看我们的家族因为黑魔王而毁灭。”德拉科说,“跟着伏地魔没有未来,爸爸,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吗?”

面对向他用坚定语气说话的德拉科,卢修斯突然觉得原来这个儿子比他要有勇气,可能是因为年轻人无畏的精神也可能他真的老了,因为畏惧而不敢说出真相,不敢违背那个人的命令。

“赫敏……对不起。”高尔不知所措地走近,很快就停下了,“我不想这样做的,真的。”

克拉布呆愣愣的,他现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一切都脱离了控制。

罗恩恶狠狠地说:“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你们知道这样做会害死赫敏吗?现在哈利被神秘人带走,你们高兴了?”

高尔耷拉着脑袋,没有接话。赫敏心不在焉,远远地看着德拉科,对他刚才当众**的举动还有些生气,却又明白自己是在迁怒,他只是为了尽量拖延时间,看着他和父亲交谈的身影又不禁为他担心。

“神秘人离开的太快了,反幻影移形的仪器还没有完全开启。”亚瑟?韦斯莱担忧地问,“他们去了哪里?”

“该死的伏地魔!”小天狼星愤恨地踹了一脚地上的一把破椅子,他后悔刚才没有扑上去抓住伏地魔,如果他变成黑狗说不定就能抓住伏地魔,就算和他们一起幻影移形都好过哈利一人被抓。

邓布利多看着一地呻吟的食死徒们,还有已经断气的乌姆里奇,暗叹口气:“先通知魔法部派人来处理这些人。”

“邓布利多,我想有些事你应该知道。”卢修斯唤住邓布利多,凤凰社的成员疑惑谨慎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当初德拉科要求而且卢修斯并没有参加战斗,现在他就该是躺在地上那一堆呻吟着的食死徒中的一个。

“你想说什么?”小天狼星气势汹汹地问,他现在心情非常差,恨不得杀人。

“请说。”邓布利多抬手阻止了小天狼星的行动。

“我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你这个叛徒,懦夫,胆小鬼,你会遭到惩罚的。”贝拉特里克斯疯狂地嘶喊,她忍着身体的疼痛,眼睛死死盯着卢修斯。

卢修斯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手帕,在脸上按了按,仿佛是擦去莫须有的脏东西,皮笑肉不笑地瞥了她一眼:“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都到这个时刻了,黑魔王肯定会猜到德拉科和邓布利多联合起来设计他,按照那个人的脾气肯定不会理会德拉科是不是脱离了家族,必定会怪罪他们家,因为写这封信是他的提议,黑魔王会认为他也参与了这个计划,“我早就不想听他的指挥了!”

黑魔王唯一害怕的人就是邓布利多,必须让邓布利多完全消灭黑魔王,以绝后患!

作者有话要说:小南瓜,其实你猜对了大部分,哈哈,接着看吧,后面是真正的大决战了!

另外,谢谢a200092612262011的地雷,话说都不知道乃的马甲叫什么,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