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2 回归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2.回归

“孩子们,你们是不知道危险如何拼写吗?”庞弗雷夫人见到麦格送来的一群孩子,身上或多或少有着擦伤,忍不住教训他们道,手不停歇地拽着进来的孩子逐个检查。

“我没受伤,先帮赫敏治疗,她的头受了伤。”德拉科把赫敏推向前,当时她头上流着血的样子让他担心得要命。

庞弗雷夫人拉着赫敏询问伤情,检查了下除了额头有些擦伤其它部位并没有伤痕,端来了清洗伤口的药。

“庞弗雷夫人,请您帮金妮看一下,她被巨人抓住,手现在肿的厉害,她很疼。”哈利有些着急地打断正要帮赫敏处理伤口的庞弗雷夫人,“会不会是骨折了?”

“您先去给金妮看看吧,我可以自己处理。”赫敏回头看了看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满头大汗的金妮,她勉强地笑了笑,赫敏很惭愧没有看出金妮的不妥,她的伤要严重多了。

“好吧,你帮她清洗一下伤口,再涂这种药膏,马上就会好。”说着把药塞给德拉科,接着跑去帮金妮检查。

药水接触伤口时的疼痛令正走神的赫敏险些跳起来,德拉科的手抖了抖:“很疼?”

赫敏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点点头:“只是一点擦伤,没什么的,不用上药了好不好?”

“忍一忍,我轻一点好不好?”德拉科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手下的力道也放轻了些。赫敏被他的表情和语气弄得一愣,居然说不出话来怔怔地看着他,他认真的神情和轻柔的动作就像面对着最精细的魔药操作。

把药膏均匀地抹开,德拉科注视着那条细小的伤痕逐渐愈合,露出欣喜的笑容:“好了。”赫敏被他突如其来如释重负的笑容迷惑了,竟然望着他出神,笑起来真迷人……

“是吗?迷住你了么?”德拉科笑容加深了少许,赫敏发现原来她把最后一句话说出口了。

“是的,迷人先生,谢谢你救我。”说着,她凑近他快速地吻了下他的唇,德拉科惊讶地眨了眨眼睛,舔了下嘴唇:“没有诚意,我都没感觉到。”

赫敏扭开头,得寸进尺么?

“至少要让我有准备吧,你突然亲一下怎么算呢?”

“那么多人。”

“当他们不在不就行了。”把她搂进怀里,不让她逃开,注视着她的眼睛,开始还有些调笑的语气,慢慢地二人互相胶着的视线中有什么改变了,赫敏脸颊上浮起一抹羞涩的红晕,凝望着他的眼睛里星星点点的光芒如同阳光洒在氤氲的湖面上,柔软又深沉,逐渐靠近的距离令他们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缓缓闭上眼,黑暗令其它的感官变得更加敏锐,心几乎要跳出胸腔,思绪像是一团迷雾若隐若现无法捉摸。

“德拉科。”纳西莎的呼唤声打断了旖旎的气氛,生生将他们拉回了原来的世界。

“妈妈。”德拉科松开赫敏,高兴地上前拥抱母亲,纳西莎紧抱着儿子从他肩头打量着赫敏,小姑娘朝她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却换来她的漠视,赫敏暗叹口气,还是不喜欢她么?

“让我好好看看你。”纳西莎捧着德拉科的脸,上下左右地打量。

“妈妈,我很好,没有受伤。爸爸还要去魔法部,他让我向你问好。”德拉科觉得好像被当成小孩子般对待,很别扭,想了想离开母亲身边拉过赫敏略带忐忑地介绍,“她是赫敏,是我的女——”纳西莎的咳嗽声打断了德拉科的介绍。

“很高兴认识你,请原谅,我想和我儿子单独谈话。”纳西莎脸上挂起略带高傲的笑容,对着赫敏说道。

“妈妈——”德拉科感觉互相握住的双手被握紧,心情紧张地用力握住,然而纳西莎并没有退让地盯着赫敏。

“很高兴认识您。”赫敏不想让德拉科和他的母亲闹矛盾,同样回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微笑,转身离去的时候在纳西莎看不见的地方小声地对德拉科耳语,“我就在这里。”嘴角轻扬,走向艾琳。

“我看到了哟。”赫敏调笑地走近艾琳,刚才正好看到艾琳亲了纳威,少年一脸害羞地挠脸,她还想是不是应该走开,纳威看到她尴尬的犹豫不决找了个借口去哈利那边看金妮了,还偷瞄她们这儿。

“是谢礼,刚才他有保护我。”艾琳回答。

“哦。”

“他帮我挡住了蛇……我说的都是实话。”神情紧张。

“我也没说什么呀。”

“我怕你乱想。”

赫敏好笑地想,不知道越描越黑吗?

“你跟德拉科怎么样?你怎么过来了?”艾琳僵硬地转移话题。

赫敏跟她一起看向貌似被说教的德拉科,少年表情严肃地小声和母亲争论着什么,病房里还有其它的说话声离得又有些远,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不过从纳西莎看到赫敏看过去的目光拉住德拉科又往角落里挪了一些的态度,赫敏完全可以猜出他们在说些什么。

“她不喜欢我吧!”

“看得出。”艾琳点点头,“马尔福家的人都是眼高于顶,他们家不会接受你的。”

赫敏瞟了一眼艾琳:“这样说有些以偏概全,至少……德拉科不是这样。”

“他是不一样却不能代表他的父母也会接受你,难道他真的会为了你放弃父母?”艾琳说,“我哥哥本来是个好选择,你自己放弃了,唉……据说有个女人缠他缠的很紧来着……”边说边观察赫敏的反应,见她的神情没有变化于是说,“你还是早点放弃德拉科为好,不然肯定会很辛苦说不定还会受伤害。”

“我知道。”赫敏苦笑了下,抬手将发丝拨到耳后,“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如果没有尝试着努力就放弃将来我一定会后悔。我想要试试,一定会找到某个平衡点。”

艾琳摇了摇头:“你太乐观了,我那样说确实有私心不过他们家对血统的执着几乎病态……如果德拉科对你的感情足够深,说不定他会像我祖爷爷那样抛弃家族自立门户。”

“你祖爷爷?”

“嗯,我祖爷爷的家族是罗马尼亚的古老纯血家族,祖爷爷是最优秀的继承人,二十岁时遇到了我祖奶奶,她是个强势又漂亮的麻瓜女人,我祖奶奶一点魔法都不会甚至不知道有魔法界。当初我祖爷爷看不起她却又被她吸引,他们之间的恋情遭到了祖爷爷家族的强烈反对,最后他放弃了继承权离开家族,和爱人一起移居英国。”说到后来艾琳的语气有着无穷的羡慕和自豪。

赫敏完全能理解她的羡慕和自豪,估计没有哪个女孩子不期待获得一个能够为了自己放弃所有的男人,然而生活并不简单除去了爱情,能够不离不弃相互扶持挺过艰苦的时期最终一起长眠地下,足够他们含笑九泉。

“我们家可能从此就有了找麻瓜当另一半的传统。”艾琳笑了起来,赫敏惊讶地挑了挑眉,艾琳说,“别不信啊,几乎后来的每一代找的另一半都是麻瓜血统,我母亲就是一个纯种麻瓜,后来巫师界发生了乱战,到处捕杀与巫师有关的麻瓜,于是她……”

“我很抱歉——”那场持续了很久的巫师界战争,当时造成的伤害直到现在还隐约可见,艾琳也是受害者。

“没什么的,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对母亲也没有什么印象。”艾琳假装无所谓地笑笑,“你别这表情嘛,我真的没事儿,你还是好好考虑是不是放弃德拉科另外找个人谈恋爱吧。”

“劝人分手?有你这样的朋友吗?”赫敏失笑地说道,“你应该帮我想办法搞定他父母。”

“别对我有太多期待,除非你准备去他家抢亲,我一定召集人手组团帮你的忙。”

赫敏脑门上冒出黑线,组团抢亲?

“亏你想得出来。”

艾琳摊了摊手,示意她只能想到这点。

赫敏重又看向德拉科的方向。

抢亲么?

“喂,你不会真的在考虑怎么去他家抢人吧?”艾琳用手肘捅了捅赫敏。

“怎么可能……”赫敏连忙回答,“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一定会有所改变的。”他们现在才上五年级,只要能够同心协力他们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艾琳觉得赫敏果然是很乐观,她是没见识过那家人对血统的执着,不过作为好友,只能在朋友需要的时候尽力帮忙了,大不了真的一起去抢亲?骄傲的马尔福家族,再得意啊,当年还欺负到她家头上,如今轮到他们的儿子跟自个儿作对了……哎呦呦,那会多有意思?如同遇到了好玩的游戏,不自觉地就隐约有了一丝期待。

戴着一顶圆形礼帽显得稍嫌矮胖的魔法部长满脸堆笑地走了进来,他大声地说道:“让我见见让这次行动大获成功的小英雄们。”

“这儿是病房,不是接待室,他们需要休息。”第一个表示反对的正是医院的负责人——庞弗雷夫人,她从来不惧怕权势,对学校的顶头上司邓布利多校长她都敢抗议将他赶出病房更不用说这个外来的魔法部长了。

康奈利?福吉表情尴尬:“我只是要对这些冒着生命危险的孩子表示慰问,听说他们受伤了。”

“你也知道他们是孩子。”庞弗雷夫人愤愤地说,“让孩子冒险是大人应该做的吗?魔法部应该保护人们的安全,你们做了什么?躲在办公室里,让孩子们去冒险?现在好意思出来说什么慰问!”

麦格和斯内普嘴角上扬地看着康奈利?福吉被指责得说不出话来的窘态,魔法部长拉了拉帽檐又把帽子取下,露出微秃的脑门,接着又把帽子戴上,不自然地笑笑,看到角落里的马尔福母子,他立即热情地快步上前:“马尔福夫人,真高兴在这儿见到您。”

“您好。”纳西莎微微点了点头。

“您的儿子太勇敢了,这次多亏了他,不然抓捕不会只有如此少量的伤亡就能成功。你们一家为魔法界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康奈利?福吉喋喋不休地说道,又面对德拉科说,“为了魔法界的和平,你不惜演了一出与家族决裂的戏,真是辛苦你了。”

德拉科一点都不想跟他闲扯,神态恭敬语气却不怎么尊敬地回答:“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其他人也帮了大忙。而且黑魔王逃跑了,您来这儿是不是抓到他了?”

魔法部长神情局促,对于伏地魔的逃跑显得有些畏惧:“已经加强了警戒,他逃不了的,这次一定会把他关进阿兹卡班。”

“阿兹卡班不会还是摄魂怪当看守吧?”斯内普讥诮地问道,谁都知道摄魂怪倒戈向了伏地魔,哈利在一年前就已经说出了真相,魔法部却自欺欺人地不肯承认这一点。

康奈利?福吉的脸上五颜六色,被挤兑得说不出话了,他现在后悔以为霍格沃茨最安全一个人跑到霍格沃茨,怎么着都应该带几个人来撑场面不然就不会被女人呵斥被人讥讽无能。

“哈利,你有没有受伤?我听说你被神秘人带走了。”康奈利?福吉就像一个亲切的邻家大叔,关切地走到哈利身边。

哈利摇了摇头,他真不想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而且这里的其他人都比他更有资格受到关心,他什么忙都没帮上是朋友们不顾安危赶来救他,最后他也仅仅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擦伤,伤得最重的大约是金妮了,她的手臂被巨人捏断了。

“都是大家的功劳。”哈利说。

“邓布利多没和你们一起回来,他是不是知道神秘人的去向?”福吉紧张地追问,哈利点了点头:“他去追了。”

“我说了,他们需要休息。”庞弗雷夫人再次大声抗议,“没有受伤的人都出去,出去。”

“部长先生,您听到我们校医院负责人的话了,让孩子们好好休息。”门口传来邓布利多含着威严的说话声,他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门口,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看过去,校长先生的长袍有些破烂一双眼睛却神采奕奕,扫视了一圈室内的人,将他们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邓布利多,怎么样了?”康奈利?福吉焦急地问,邓布利多的回答绝对能够影响他下一届部长的继留问题。

其他人虽然没有他那样的目的,同样非常关心那个把整个魔法界搞得一团乱的狂人的下场。

邓布利多抿紧嘴唇缓慢地扫过每一个人,大家不禁猜测难道又让那个人逃跑了?心悬一线间,邓布利多伸手,掏出了一根魔杖,在场没有多少人不认识这根魔杖的主人,正是伏地魔从不离身的魔杖。

人们面面相觑,不禁猜测,那个人,真的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