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3 原谅与猜测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3.原谅与猜测

邓布利多请康奈利?福吉,麦格、斯内普还有纳西莎?马尔福一起前往他的办公室商谈。纳西莎惊讶邓布利多会让她参与旁听?他们家其实更加偏向黑魔王,若不是德拉科的缘故现在大概已经是被清查的对象了。

“对了,赫敏,请你也一起过来。”邓布利多的邀请令所有人吃了一惊,连赫敏都觉得惊奇,福吉甚至惊讶地问:“她也要过来?”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有些事是她最先发现。”这话让所有人看向赫敏并在心底猜测究竟发现了什么,难道是她最先发现了神秘人的秘密才让邓布利多对她另眼相看?

在同伴们惊奇询问的目光中,赫敏耸了耸肩,她现在真不好说邓布利多叫她一起去有什么需要她的,不管有什么意思她去了能够获得第一手资料:“我回来再告诉你们。”

“你们这次玩得真大。”韦斯莱家的双胞胎等大人们离开后第一个冲了进来,弗雷德夸张地对罗恩说,“你死定了,妈妈会揍扁你,竟然让金妮受伤。”

“当时的情况不能控制。”罗恩郁闷地说,他已经及时去补救了。

“谁都想不到巨人会破墙而入抓住我,罗恩和哈利赶来救我,你们别随便找罗恩麻烦。”金妮替罗恩解围。

弗雷德和乔治互相看了一眼,立刻笑嘻嘻地抓住哈利的手:“是你救了金妮,谢谢啦。”

“我没做什么……”是邓布利多及时赶到。然而哈利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弗雷德打断,他哈哈笑着说:“你还真谦虚,金妮,你要好好感谢哈利。”

“我知道。谢谢你救我,哈利。”金妮凑近哈利轻轻吻了下他的脸颊,微笑地看哈利有些窘迫的神情,她觉得她依然放不下对哈利的感情,不管哈利喜欢的是谁,她都要试着向他表白,至少不能让她的未来后悔。

罗恩觉得自己很悲剧,怎么就没人感谢他?双胞胎除了联手捉弄他就是集体无视他,有这样的兄弟是何等悲哀?他都想蹲地上画圈圈去了。

“最后到底如何了?神秘人死了没?”乔治着急地问。

高尔从校医院的门口蹭进来,犹豫着是不是上前去道歉,德拉科在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了,其他人其实早已发现他只是没人理会他地无视。高尔磨磨蹭蹭地来到德拉科身边:“我……我很对不起,你……你们都没事么?”

“还没死。”德拉科冷冷地回答,他可不会那么简单就忘记高尔和克拉布二人对他的所作所为,在选择朋友还是敌人的立场时他们站到了他的对立面,他俩还逼迫他。

高尔嘟囔着说:“我以为你不会去的……”

“你们都那样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德拉科哼了一声。

高尔蠕动了下嘴唇最后没有替自己辩解,其实他有请求爸爸如果德拉科没有去一定要帮德拉科在黑魔王面前求情的,德拉科不光去了而且把聚会大闹了一场,能够有这样的结局他很高兴,如果没有了黑魔王,一切都能恢复原状,只是他们大概当不成朋友了,至少德拉科不愿意原谅他,高尔难过地耷拉着脑袋泄气地离开,对躲在大门旁边的克拉布摇摇头。

纳威一向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他看高尔垂头丧气的背影不忍地说:“他已经道歉了,你不准备原谅他?”

德拉科看了看纳威,他可以算是赫敏的兄弟,对于一直帮他跟赫敏在格兰杰先生面前打掩护的纳威现在他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将他当成自己的朋友之一,耸了耸肩地解释:“原谅需要时间,晾了我那么久他们要受点教训。”

艾琳笑着说:“说得不错,哪有那么简单就获得原谅?应该把他们种到地里,浇点水施施肥,或者弄点恶作剧魔药让他们制作解药吃,做不出就等着倒霉吧!”

“嗯,魔药解药这点子不错。”德拉科想了想笑着说,还可以催促他们用功学习。

纳威挠挠脸,他还是觉得朋友之间,如果没有不可调解的背叛原谅也没关系:“魔药解药什么的太过分了吧?”他最怕魔药制作了,特别是限制时间,那样就算本来会的接过也会因为紧张手忙脚乱地出错,而且高尔跟克拉布的魔药成绩并不比他好到哪儿去。

“不然你有什么好主意?”

“……还好赫敏没你们那么记仇。”纳威说,艾琳和德拉科用力瞪他,这是说他们小心眼?纳威僵硬地笑笑,“我去看看哈利他们。”赶紧火烧屁股地跑远。

德拉科转而看向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他和克拉布、高尔三人从小一起玩一起进入同一个学院一起长大,后来不跟他走在一起并不能怪他们,黑魔王的名字足够让胆小的人吓破胆,更不用说他们的父母都是跟随黑魔王的食死徒,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了解了不断发展的形势会让人身不由己,有时候是时势造英雄有些时候则是英雄造就时势,外部环境会逼迫着人成长,他并不是以前那个任性的小孩子了,朋友之间的感情并不是一场交易不应该要求公平和考验,或者等他们下一次道歉的时候就原谅他们?

校长办公室里,大家各自找了个位置或站或坐,邓布利多绕过了办公桌来到他的办公桌前,手里握着已经被折断的伏地魔的魔杖:“伏地魔的其中之一已经消失了,我们还不能就此庆祝胜利。”

福吉愣了下:“其中之一?”

“从上一次他想要杀死预言之子哈利失手后,我一直有预感他会再次卷土重来。”邓布利多说,“他学会了邪恶的分裂灵魂的禁术,将灵魂分裂成数块分别封印进数个魂器之中。”

邓布利多的话让没有心理准备的人倒抽了口冷气,他们脑袋瓜里的脑浆似乎冷冻了起来,只觉得阵阵寒气。

赫敏看到连麦格和斯内普都显得很惊讶,心说邓布利多校长连他们都没有告诉?

“也就是说,他……他还会回来?”康奈利?福吉结巴地问。

“理论上是这样。”邓布利多点点头。

康奈利?福吉因为憔悴而显得有些消瘦的脸上显现出恐惧和焦虑:“这只是你的猜测……”

“很可惜并不只是我的想象。”邓布利多打断了他的自欺欺人,“已经找到并销毁的魂器就有四件。”

康奈利?福吉焦躁地来回踱步“……难道外面还有数不清的神秘人的魂器等着寻找时机复活?我们就一直被他纠缠不得安宁?”

“镇静。”邓布利多笑了笑,“好消息是,一个人的灵魂无法承受多次的分裂,过多的分裂会导致主体人格的缺失,一般五到六次分裂差不多到极限了,再多会令人崩溃。”

福吉皱眉,这也能算好消息?还有一到二个神秘人的魂片流失在外,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冒出来?

“关于魂器的消息正是赫敏最先发现的。”邓布利多目光和蔼地看向赫敏,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向她,赫敏对着他们无辜地眨了眨眼,作为这里唯一不符合年纪的参与旁听者不管她如何降低存在感都会引人注目:“学校的有求必应屋里有伏地魔藏起来的一件魂器——拉文克劳的冠冕。”

“拉文克劳的冠冕?不是已经失踪好几百年了?”福吉不禁脱口而出,瞪着赫敏,似乎想让她说那是她幻想出来的。

“看来伏地魔早已找到冠冕并将它制成了魂器。”赫敏摊了摊手说,“自欺欺人并不能解决任何事。”福吉被一个小辈说得呼吸一滞,想要发怒又因为他的身份和形象不能爆发,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被憋死。

纳西莎保持沉默地想到了黑魔王交给马尔福家保管的日记本,不禁猜测日记本也是魂器之一?

“已经找到并销毁的几件魂器都是什么?我们要怎么才能找到剩下的魂器?”麦格问邓布利多。

“已经销毁的魂器你们应该也见过一些,最先出现的伏地魔的日记本,拉文克劳的冠冕,我后来又在他母亲的家族所在的冈特老宅找到了他藏起来的冈特家族的戒指。”邓布利多说着挥了下魔杖,凭空变出一只锁起来的盒子,打开后他所说的三样已经被击碎的物品躺在盒底,“它们现在只是普通的碎片,当时有强大的黑魔法保护着魂器。”在场的人都起身看了看那堆碎片。

邓布利多接着说:“我推测他一直带在身边的蛇是另一件魂器,已经被他使出的死咒阴差阳错下杀死。今天我追着伏地魔到了一个洞穴,他本来在里面藏了一件魂器,只是……魂器被人换了,他心绪大乱……”不然也不会那么简单就被他杀死。

“你是说魂器不见了?”福吉宛如听见世界末日到了地高声喊了一声渐渐地低落下来。

“难道没有留下什么线索?”麦格问道。

邓布利多对麦格和他的默契笑了笑:“换走魂器的人留下了这个。”说着,他拿出了一只金色的挂坠盒。

纳西莎在邓布利多拿出挂坠盒的时候,神色微动却没有出声。

“黑魔王的下一个魂器是挂坠盒?”斯内普终于开口说话了,邓布利多点了点头:“调换的人留下的挂坠盒上有大概是名字的缩写。”

“RAB?”斯内普接过去看了一眼。

“马尔福妇人,你知道些什么?”邓布利多虽然表现得并不注意其实他关注着校长室内的每一个人。

纳西莎刚想推说不知道,忽然听到有人发出一声嗤笑,她看过去,发现正是校长室内历届校长画像之一的菲尼亚斯?奈杰勒斯,他正是布莱克家族中成为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的家族前辈,她转念一想脱口而出的是:“这是布莱克家族的家传挂坠盒,只传给继承人,这一代的继承者应该是雷古勒斯,不过他在十几年前失踪,有传闻他想要脱离黑魔王而躲了起来,也有传闻他已经被黑魔王杀死。”

赫敏后知后觉地想起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正是布莱克家族族谱挂毯上最后一个名字,他是小天狼星的弟弟?!

大家安静下来,那个替换了黑魔王魂器的年轻人,他的最后结局到底如何?

“谢谢马尔福夫人,你的帮助让我们获得了极为重要的情报。”邓布利多低头打量金光灿烂的挂坠盒上精致的花纹,代表他姓名的缩写是用刀临时刻上去的,为了给后来的人留下线索,“米勒娃,我们需要通知小天狼星。”

麦格默默地点了点头。

“西弗勒斯,让教授们打开学校的防御网,只是这几天依然要加强夜间巡逻。”斯内普没有犹豫地和麦格一同告辞离去做安排。

“福吉部长,你接下来可以去宣布伏地魔的死讯了,人们紧张的神经需要放松一下。”

“可是魂器——”

“魂器的线索还不确定,请你尽快审问逮捕的食死徒们,说不定他们中有人会知道一些关于魂器的事情。”

福吉隐隐有些担忧,不过他考虑了下发觉现在只能按照邓布利多的吩咐做才是最正确的,向其他人告辞,不管是为了他未来的地位还是生命安全有些事必须做。

“赫敏留一下。”邓布利多向赫敏招了招手,从口袋里取出耳麦和掌上电脑,“我有些事要和你谈一谈。”

福吉有时候会和麻瓜的首相接触,所以认识这些东西是麻瓜的用品,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轻蔑,戴上帽子,纳西莎瞥了眼赫敏,向邓布利多点了点头,同福吉一同离开。

等办公室里只剩下赫敏跟邓布利多两人时,邓布利多隐藏在半月形眼镜后面的眼睛微微弯起:“请坐吧,本来应该给你来壶茶,不过各种事情忙得不行。”

“没关系。”反正一会儿就可以吃晚餐了,“哈利身上的魂片要如何处理?”赫敏问出最关心的问题,到底有多少魂片流落在外她现在无力去管但好朋友身体内居住着另一个邪恶的灵魂,随着哈利年岁渐长,另一个灵魂也在逐渐苏醒,未来会不会演变成伏地魔的魂片抢夺哈利身体的主导权这谁都说不清。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我一直在寻找分离的方法,可惜一直没能找到不伤害哈利的方法。”

如果连见多识广的邓布利多校长都找不到解决方法,赫敏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了,邓布利多把借去的东西还给她,并表示希望将来能够向她讨教关于麻瓜的科技,麦格带着小天狼星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赫敏告辞离去后在校长室外的走廊里遇到了等着她的纳西莎。

马尔福家的女主人大约一直都是大家奉承的对象,因此等赫敏一出来,她就用高人一等的姿态示意她过去。

“德拉科是我们家的宝贝,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以后他会继承马尔福家族,你却不是最好的。”

赫敏开始还能微笑着听,可到了后来她都想泼一杯水到她脸上:“请问,您所谓的不好是指什么?再好的东西都可能沦落到无人理会,我想马尔福夫人已经深有体会。请原谅,我必须走了。”

赫敏微扬下巴,嘴角勾起一抹笑,那一刻少女展现的欠揍笑容让纳西莎抿紧嘴唇。

“我不会承认你们。”

赫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纳西莎一眼,轻轻地点头示意告辞,轻笑着离开。

纳西莎怔忡片刻,猜不透赫敏的想法,难道她并不担心未来会面临什么,或者她并不像德拉科重视她那般重视德拉科?如此想又觉得不悦,她的儿子只能拥有最好的人!

这一章还是没结束,嘛,那么下一章就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