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4 宣战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4.宣战

随着时间的流逝,魔法界因为魔法部颁布的伏地魔被消灭其党羽大部分被一网打尽的公告后人人欢欣鼓舞地庆祝,简直比过节还要热闹,邓布利多是最大的功臣被授予梅林爵士一级勋章,雷古勒斯?布莱克因为反抗伏地魔牺牲被追认紫星英雄勋章,马尔福家族协助有功不但未受处罚更被授予梅林骑士勋章。

不为人知的真相是,小天狼星在家养小精灵克利切厨房的窝里藏起来的一堆在他看来是破烂货的物品堆里找到了弟弟调换了的伏地魔的魂器——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卢修斯?马尔福一不做二不休地告诉邓布利多,伏地魔曾经交给几个他认为衷心于他的食死徒帮他保管重要的物品,马尔福家族帮忙保管伏地魔年轻时期的一本日记本,而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曾无意中透漏伏地魔交给她一只金杯。

经过审问,贝拉在大剂量魔药吐真剂的作用下坦白了金杯被保存在古灵阁地下深处的金库中,第六件魂器被取出并销毁,寻找魂器的密令成为魔法部傲罗精英部队的头等任务,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普通大众并未感受到有何不同。

霍格沃茨早已恢复了平静,一转眼五年级结束了,赫敏考完之后迎来了为期两个月的暑假,成绩会在暑假中期邮寄过来,因此学生们大多欢欢喜喜地整理完物品登上霍格沃茨特快。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红色的霍格沃茨特快喷吐着白色的蒸汽,到处是推着行李车放假的学生们,有些接孩子回家的家长早早等在站台,德拉科的父母在人群中显得异常醒目。

德拉科停下脚步,隔着人群发现连母亲都来了,顿时满心喜悦地奔向前,忽然想起还没跟赫敏道别,他松开行李车转而紧紧抱住赫敏:“我会给你写信。”

赫敏拥抱着德拉科,替他感到高兴:“嗯,我等你。”德拉科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向纳威等其他人道别。赫敏注视着他兴高采烈地跑向父母,和他们一一拥抱,最后家养小精灵多比带着他们幻影移行消失,马尔福夫人离去前看向她的意味深长的一眼让赫敏提高了警觉却又不知道她会怎么样搞破坏,现在只能相信德拉科。

“又要有一个暑假碰不到面了。”艾琳意有所指地说,“要不要来我家住一段时间?”

“不用了,我还有其它的约会。”

“和谁?”

“你猜。”赫敏笑着说,她是火炬木小组的特殊编制人员而且上次追踪伏地魔时走了后门,欠了奥利弗的人情,答应了要为他设计一款护身符。

“连我都不能说?我们是好朋友嘛,说嘛,说嘛!”

赫敏不管艾琳如何死缠烂打,仅仅是微笑着同哈利、韦斯莱家的人道别,同纳威一起上了爸爸开来的车。

“那小子跟家里和好了?”威廉爸爸边开车边从后视镜不住打量女儿,一段时间没见,她似乎又长大了些,变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威廉觉得挺有自豪感,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他的女儿,唯一不爽的就是女儿竟然早早就选了一个男朋友,不过那个男孩也不知道能不能持久,他一定要帮女儿把好关才行!

赫敏愣了下才想明白那小子指的是德拉科,心里嘀咕爸爸就不能好好说德拉科的名字么。“他爸妈来车站接他。”

“我没看见他们嘛。”

“他们在站台幻影移形走的。”赫敏说。

“那个倒是挺方便。”威廉这次没说什么了,认真开车。

威廉爸爸觉得家里有个漂亮又聪明的女儿对父母真是种折磨,总担心女儿会受到伤害,在没确定那个男孩是个可以托付的人之前,父亲就要承担起保护的责任,而且格兰杰先生一直认为女儿值得更好的男孩,那个人必须有责任心,有没有钱没关系,重要的是全心全意地对女儿好。

暑假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赫敏一个星期会有几天去火炬木的研究中心工作,迪恩会开车来接她,只是在空闲的时候她就会对着天空发呆。

“在想什么?”冰冷的纸杯壁贴上赫敏的脸,少女冷得直嘶嘶:“迪恩!”

金发的青年笑得就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对不起。”语气一点都没有诚意,把冰奶茶递给赫敏,他在赫敏坐着的公园的长条靠背椅上坐下。

“谢谢。”赫敏捧着纸杯看着远处。

“还是没有消息?”迪恩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一口冰啤酒。

“什么消息?”赫敏假装疑惑地问。

迪恩笑了笑:“在这里藏不了多少秘密,而且你老是发呆,这可不行。”

“我影响了大家的进度?”

“这倒没有。”迪恩靠在椅背上,仰望头顶茂密的树枝,将领带扯松了些,“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一声,奥利弗说他会帮你监控马尔福家。”

赫敏忍不住笑了:“他利用职务办私事,不是违规?”

“只要没被抓到把柄,谁会去多管闲事?”迪恩耸了耸肩。

赫敏盯着手中纸杯上冒出的一层水珠,轻轻抹擦,小水珠合成一大颗水滴往下滴落。

“他说要给我寄信,我也给他写过几封信,可是都没有回音。”

“肯定是被拦截了,你要明白马尔福家一向强调纯血,你连混血都谈不上,如果要轻松些就换一个人。”迪恩蓝色的眼睛里闪动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期待,见赫敏没有出声,他调开视线看向不远处公路上难得开过的一辆汽车反射的光亮,“既然对方宣战了,是守护疆土还是放弃?逃避不是你的作风,赫敏,想想如何应战……听说保加利亚魁地奇国家队在八月份会来英国参加一个月的加强训练,九月份会有一次世锦赛。”

赫敏不由看了过去,迪恩站起身,一手拿着易拉罐仰头喝光了易拉罐里的啤酒并捏扁了手中的易拉罐:“早点回去,午休结束了。”

目送他离去的背影,赫敏拇指轻轻擦拭着纸杯上的水珠,缓缓地勾起了嘴角。

早就明白跟德拉科的交往会受到来自他家庭的阻碍,逃避和等待不是她的作风,机会不是等出来的,很多时候必须制造机会。而且威克多尔要来了英国了吗?他写信的时候都没有告诉她,是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马尔福家长长的餐桌上铺着一块绣花桌布,银色的餐具在桌面上闪闪发光,德拉科走进餐厅,餐桌中央摆放着新鲜的鲜花,爸爸妈妈已经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餐。

“早安。”德拉科拉开自己的座椅坐下,倒了一杯牛奶。

卢修斯朝他点了点头:“来得有些晚了。”

“对不起。”德拉科掀开罩着餐盘的圆盖,喷香的食物香味扑面而来。

“暑假嘛,可以理解。”纳西莎微笑着说,卢修斯没有接话地翻看报纸,预言家日报上显得一片宁静。

“又去猫头鹰棚了?”

德拉科点了点头,面对丰盛的早餐,他竟然提不起一点胃口。刚回到家,他就给赫敏寄了封信,以为很快就能接到回信却没料到没有一点回音,换了一只猫头鹰,依然如石沉大海,这令他很沮丧,为何不给他回信?为何不理会他?如果一只猫头鹰可能在路上不小心把信弄丢了,换了五只猫头鹰,不可能五只猫头鹰都把信弄丢了吧?

“还记得法国的艾美利亚吗?”纳西莎问道。

“艾美利亚?不记得。”

“你一年级的暑假还去过她家,你不是说她长得挺可爱吗?”

德拉科耸了耸肩:“不记得了。”他有说过那样的话?

纳西莎不管德拉科有没有兴趣接着说:“很快就是艾美利亚的生日,她妈妈邀请我们去她家玩,过些时候我们一起去法国。你就当散散心。”

“对不起妈妈,我不想去。”德拉科一点都没兴趣去法国见没什么印象的女生,他跟艾美利亚有个毛关系,如果可以,他想去找赫敏,“我想去对角巷。”

“……你是想去找那个女孩吧?”纳西莎冷下笑容,淡淡地说道,“她配不上你。”

“我喜欢她。我不在乎。”

纳西莎生气地紧蹙眉头。

“她是不是同样喜欢你?”卢修斯放下报纸,把报纸推向德拉科,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

德拉科疑惑地看向父亲,见他示意他看报纸,于是拿起报纸,只一眼就看到了体育版的特大的标题——魁地奇最佳找球手陷入热恋,与英国女友相携游览英伦美景。

目光迅速地往下扫,越看越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捏紧了报纸的边缘。

照片里赫敏和克鲁姆欢笑着一次次拥抱,他丢下报纸,他猛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去,连父母的叫声都不理会,他现在只想快点写封信去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不给他回信是为了跟克鲁姆约会?大半个暑假过去了,忙得连一封信都没时间回?他就像个傻子一样,隔几天就给她寄一封信,每天去猫头鹰棚等她的回信,原来她早就忘记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年初一,祝大家龙年开门红,数钱数到手抽筋!

看来要结束还要几章了,因为没有了伏地魔的压力,大家就当番外看吧。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写番外神马的,就夹在正文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