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5 谅解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5.谅解

“给赫敏,赫敏?格兰杰。别再不拿回信回来,一定要她马上读信并给我回信,不然你别回来。”德拉科用力地把质询的信绑到猫头鹰的腿上,检查了几次确认不会掉落才把猫头鹰抛飞到空中,目送它化为天空中的一个黑点越过了远处的山峰被树枝遮挡再也看不见,他准备在这里等回信,不等到信就不回去。

“多比,你在这里干什么?”德拉科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正好见到探头探脑的家养小精灵,紧绷着脸问,他现在心情不好,多比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在干坏事呢!

“对不起,小主人。”多比拉扯着耳朵走近,一双凸出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挣扎,“你是等不到的……”他忽然发疯一般地抽打自己的嘴巴,用力地奔过去撞墙壁,“对不起,对不起。”

“停下。”德拉科大声命令,多比抱着脑袋惨兮兮地看着他。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等不到?等不到什么?回信?连家养小精灵都要嘲笑他?

“……多比不能说。”家养小精灵张张嘴很快又摇头。

“我命令你说。”德拉科不禁怀疑他确实知道些他所不了解的事情。

“是的,小主人。”多比向他鞠了一躬,正要解释,突然被纳西莎打断:“多比,回去厨房,没有我叫你不许出来。”

“妈妈,我有问题正要问他。”

“他只是个低贱的家养小精灵,能回答你什么?”纳西莎轻蔑地瞥了眼多比,“回去厨房!快点!”语气严厉地对多比命令。

多比看了看德拉科向纳西莎躬了躬身,转身踉踉跄跄地赶回厨房,德拉科抿了抿唇:“妈妈,你拦截了我的信?”

纳西莎眼神微动透出一丝受伤:“你是我的儿子,我为什么要拦截你的信?就算我不喜欢那个女孩,我也不会那样做。”

“……请原谅我,妈妈,我不该怀疑您。”德拉科心中升起一股愧疚,他不该把赫敏对他的不闻不问怪罪到母亲身上,“我只是……”

“我明白,你喜欢她,可她并不珍惜你。”纳西莎牵起他的手托在掌心,轻轻拍了拍,“你已经给她寄了信,就算要回信也要一段时间,先去休息一会儿,艾美利亚……”

“妈妈,我不去法国,我有很多暑假作业,先去做作业了。”德拉科不耐地说道,他现在只想等赫敏的回信,他要知道原因,她是不是真的移情别恋?他不相信,暑假前他们还好好的,他要看到她的回信,最好是能够面对面亲口询问她,可惜妈妈对他下了禁足令,因为他的自作主张,虽然给家族带来了新生,妈妈却认为他将自身陷入危险,整个暑假的活动都要经过她的同意。德拉科一直想着如果他的表现好一些,妈妈可能会同意他去对角巷,可是没有赫敏的消息又看到她和克鲁姆一起约会的报道,嫉妒和猜忌快要将他淹没,他无法再维持一直以来乖孩子的态度。

一直等到夜幕降临德拉科才等到猫头鹰返回,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猫头鹰的腿上空空如也,他恨不得掐死用畏惧的目光看着他的猫头鹰信使,没有带回只字片语回来干什么?

“我不是说没有回信别回来吗?”德拉科对着猫头鹰发怒地吼道,拔出魔杖对猫头鹰们挥打。

猫头鹰不会说话,拼命缩成一团努力离德拉科远一些,实在躲不了了,挥动翅膀四处乱扑腾。

“你拿猫头鹰出气算什么!”晚餐时,卢修斯?马尔福训斥德拉科。猫头鹰棚几乎被拆了,猫头鹰们到处乱窜,场面混乱得不行,他不记得有教他这样。

少年神情倔强,握着刀叉用力地戳着面前餐盘里的食物,他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因为一开口会很冲。

“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女孩有什么好生气的?只是分开了那么点时间,她就另外找了一个男友。”纳西莎神情鄙夷地说道。

“她不是那样的人。”德拉科忍不住帮赫敏辩驳,虽然他快被嫉妒逼疯了,心中依然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要相信赫敏。

“报纸上的报道又是什么?”

德拉科无法反驳只得气嘟嘟地用餐,每一口都当成是他此生最大的敌人用力地嚼,餐桌上一度悄无声息。

“玛格丽特邀请我们去她家的度假山庄避暑。”纳西莎说道。

“玛格丽特?就是嫁给格林格拉斯的那个?”卢修斯接口。

“对,你还记得?玛格丽特和我是同学,当年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她的小女儿出生时我们还一起去探望过她,德拉科还说她很可爱以后要娶她,是不是,德拉科?”纳西莎手中端着一只玻璃杯抿唇微笑,酒杯中深紫色的**色泽醇厚气味芳香,就像马尔福家族一样历史悠久。

德拉科放下刀叉,站起身:“我吃饱了!”为何总要把他和别的女孩扯上关系?他不想认识其他人也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德拉科,站住!”卢修斯蹙眉呵斥,“你妈妈在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纳西莎连忙打圆场:“没关系,他心情不好。”

“什么心情不好,都是你把他惯坏了。”卢修斯压抑着怒气地说道,“向你妈妈道歉!”

已经走到长桌尾端的少年停下脚步,停顿了会儿才转过身:“对不起,妈妈。”纳西莎刚刚露出一丝欣慰,他接着说,“我不会放弃赫敏,就算我们分手了,我现在也不想认识别的女孩。”微微行了个礼,“请恕我回房间了。”

不管背后瞪视他的目光有多么像刀一样地凌迟他都不回头,他不相信赫敏会如此对待他,不给他写回信必定有她的理由,和克鲁姆在一起也是因为他们是朋友……可恶,是朋友就可以亲她的脸?为什么不拒绝他的亲近?为何笑得那么开心?没有亲口跟他说分手,他绝对不会放弃她,现在他只盼时间能过得快一些,最好明天一早醒来就到了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

马尔福庄园气氛紧张,德拉科就像是吞了一吨炸药,不是一点就炸就是闷不吭声,卢修斯一开始还想不去管他慢慢会好,谁知他除了每天一封信就是闷在房间不出来,连吃饭都不出房门了,马尔福夫妇暗自着急,不知该如何劝导他,或许他们可以让他去见见那个女孩?报纸上依旧不断传出赫敏跟克鲁姆的花边新闻,那个女孩子大概真的不在乎德拉科了?

正当马尔福夫妇快无计可施之时,格雷戈里?高尔登门拜访,他的父亲在上次的大围捕中被捕关押进了阿兹卡班,如今只剩下他跟母亲留守着一幢空屋,高尔家族的亲戚对他们母子避之唯恐不及,高尔对此倒是挺看得开,那些人没有对他们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马尔福夫妇对这个德拉科从小的跟班有些轻视,若是不久前,他们绝对不会让他进来,毕竟要跟黑魔王的拥戴者划清界线。现在他们巴不得能够转移德拉科的注意力,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会憋出毛病来的,他们只有德拉科一根独苗,因此当高尔邀请德拉科到他家去玩一段时间时,他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不去,你们不是禁我的足?就让我在家里发霉也别管我。”德拉科隔着房间门执拗地拒绝,对高尔他则用尖锐的词语攻击他,“你家那破房子谁爱去?不是被人砸破了窗户屋顶?还能住人呢?”

纳西莎赶紧充满歉意地让高尔别把德拉科的话当真,高尔因为家庭的因素,原本显得胖乎乎壮实的身材消瘦了不少,他露出一抹苦笑,德拉科说得并没有错却太过伤人心。

“我家和你家比只能算破房子,可那是我的家,你以前也在我家那破房子里住过……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或者,你和其他人一样也要跟我划清界线?”高尔隔着门说完这些,又等了会儿,没有得到回答,他苦笑着对纳西莎摇了摇头,纳西莎不禁失望地暗叹口气。

高尔正要向纳西莎告辞,德拉科的房门打开了,少年凌乱的淡金色头发一双灰色的眼眸注视着好友,一个多月没见,他瘦了很多,心里有了一丝愧疚,“对不起,格雷戈里,我不该那样说。你母亲还好吗?”高尔的家可不像他家受到了魔法部的保护,亲戚们和他们疏远,有些激进的人还找到他家搞破坏,并不是只有高尔一家是这样的情况,很多食死徒的家人被牵连,魔法部对这些前去报仇的人睁只眼闭只眼,都是等闹得差不多了才赶去处理。

“没关系,现在已经没人来找我家麻烦了。”高尔终于露出从来到马尔福家起第一个开心的笑容,“不然我也不敢请你去我家玩。”

德拉科忽然觉得很难受,高尔会落到这般地步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抓捕越狱食死徒的计划他明明知道却为了不暴露而没有告诉高尔和克拉布,害得他们的父亲都被一网打尽。

“你不恨我吗?”德拉科问。现在克拉布和高尔是差不多情况,克拉布已经跟他绝交,在学校里遇到他时就会用仇恨的目光瞪他。

高尔挠挠头,想了想才回答:“一开始有点恨,只是我比较笨又懒,不想换朋友。”他憨笑着摸脑袋的模样让德拉科感动非常。

或许高尔很笨,或许他并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帮助反而还会带来麻烦,他却不会放弃这个朋友,他真正的朋友!

卢修斯?马尔福让家养小精灵多比送他们去了格雷戈里?高尔的家,对周围的环境考察了一番,认为没有问题才同高尔夫人告别。

高尔夫人让儿子带德拉科去他以前一直住的客房,现在一整幢大房子显得空空荡荡,格雷戈里带着德拉科上到了三楼,停在一间房门前,德拉科有些奇怪,他记得以前来高尔家留宿并不是住这一间,格雷戈里?高尔神秘兮兮地说:“有人想见你。”

“是谁?”

“你自己去看吧!”

德拉科不禁猜想会是谁想见他?疑问地瞥了眼好友,格雷戈里只是耸了耸肩转身离去。对着紧闭的门,他犹豫着,不知道会面对谁?再一想,高尔应该不会害他。

推开门,只见一个穿着格子衬衫外套一件玫瑰红马甲军绿色长裤,脚蹬咖啡色皮靴的少女正静静地坐在面对着门的沙发椅中,左手手肘撑着扶手右手拿着一本书,漂亮的眼睛随着开门声抬起,见到德拉科不可思议的目光不由微笑着起身:“我还以为你不准备开门了。”

见到一直想念的女友就在面前,惊喜就像海啸一样冲刷着他的全身,德拉科只停顿了一秒就快步上前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赫敏,是你真的是你?”

赫敏手中的书滑落到地上,同样用力地搂抱住他,心情喜悦:“我好想你。”等了大半个暑假,一步步地部署,那么长时间的等待和想念,终于见到他了。

“我看到了。”二人互相依偎着坐在沙发上,德拉科语气有些酸溜溜地说,“你和克鲁姆约会,他亲你。”

赫敏忍不住笑着戳戳他的脸皮:“你这是在嫉妒么?我们并没有约会,威克多尔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尽地主之谊罢了,纳威和艾琳跟我们一起,照片里没显示他们俩。”虽然威克多尔提前来英国是她的主意,为了降低马尔福夫妇的防备心理以为她移情别恋嘛,这就不用跟德拉科细说了。

“……他亲你,我才是你的男朋友。”德拉科不满地抓住她的手,生着闷气。

赫敏起身坐到他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那是他们的习俗,亲吻脸颊,还要两边。”说着轻轻地在他脸两旁亲吻了下,“我只是和他打招呼,你是我的男友,我不会亲他这儿也不会让他亲这里。”蜻蜓点水般轻触了下他的嘴唇,“还生气吗?”

德拉科搂紧了她几分,望着少女近在眼前的褐色眼眸里荡漾的笑意,心都软了,一直都想着她,能够见到她就是最大的喜悦哪儿还能生气?少年心满意足地搂着女友,嗅着她头发上的馨香,似乎这样抱着她就心情平静。

赫敏靠在他胸前,把玩着他的手掌:“我一直等你的信,后来又给你写了很多信……”

“你给我写信了?”德拉科心头一紧,多比的话再次浮现在心头。

“嗯,很多,没有你的消息,做什么事都觉得没意思。”赫敏一手绕着他脑后的发尾打圈圈,一手撑着他的手掌对比二人的手掌大小,那就像是一个有趣的游戏又好像只是无意识的举动。

德拉科抓住她的手掌,二人手指相扣掌心相贴:“我没收到你的信,对不起……”

“还好我想到了你父母会阻碍我们。”赫敏察觉到他的歉意,笑着说,“我没有生气,有困难就要想如何解决么,你看我不是见到你了?”

德拉科见她确实并没有生气的模样不禁笑着双手搂住她的腰额头互相抵触:“你竟然想到请格雷戈里帮忙,我爸爸妈妈绝对想不到。”连他都没想到。

赫敏亲昵地搂着他的颈项,笑:“高尔是个好朋友。”

“嗯。”德拉科有些愧疚,“我对不起他,他却没有责怪我。”

“父辈的事,我们也不能横加指责,只能以后能够帮忙的就尽量帮一些。”赫敏安抚地说道,如果她是高尔她自认为做不到,即使是好友她也不会原谅,至少不会轻易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