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章 警报

第一章 警报

剧烈的爆炸声犹如地狱中传来的钟鸣,让林云龙和他的兄弟们刹那间懵住了。两枚40毫米杀伤榴弹在一瞬间爆炸,山炮顿时被硝烟淹没,手中的m249机枪一下子甩出去老远。丛林一端,十几名恐怖分子偷袭成功,正叫嚣着冲了出来。

“山炮!”林云龙疯似地向身后扑了过去,手中的m16自动步枪喷吐着愤怒的火舌。与此同时,在他左右的地雷和黑客也掉转了枪口,朝山炮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三把自动火器顿时将那十几名恐怖分子压制在丛林的边缘,迫使他们不得不暂时忘记刚才的狂嚣,丢下四五具血淋淋的尸体再次退入丛林。

这一切距离突击前硬币报告的“正面敌人全部歼灭”不足十秒钟,林云龙收队的命令还在嘴边,谁也没想到会有敌人从身后冒出来。硝烟依旧在升腾,被炸得支离破碎的灌木丛间看不到山炮的身影,林云龙急得双眼直冒火。

“山炮!山炮!”林云龙伏在一处弹坑内,冲前方疯似地喊。山炮没有回应,他急了,冲左右喊道:“地雷!老黑!掩护!”

地雷迅速掏出两枚烟雾弹,朝丛林的方向奋力甩了出去,同时与黑客一左一右,手持冲锋枪朝丛林一通扫射。刚刚退回去的敌人被烟雾弹一下子阻挡了视线,又被子弹扫射一番,全都不敢冒头,林云龙借此机会从弹坑中一跃而起,朝山炮的位置强行突击过去。

硝烟弥漫中,山炮浑身是血地躺在一片灌木混杂的弹坑旁,脸上一团漆黑,紧闭着眼睛。林云龙感觉头皮一阵阵麻,扑到山炮的旁边,大声地喊:“山炮,山炮,别吓老子!山炮!”

山炮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对林云龙的呼喊无动于衷。林云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强忍着悲痛拽出急救包,将山炮身上明显的出血处紧急包扎了几下。他没有时间仔细检查山炮的伤势,前方丛林里还有十几名恐怖分子呢!紧接着,林云龙又喊了几声,山炮还是没有反应,他只得双眼冒火地站了起来。

“地雷、黑客,左翼!我,右翼!硬币、全才,从后面兜过去!”林云龙对着通话器咬牙切齿地命令,“都给我听着,炮子可能牺牲了!无论如何,不能让那帮杂种活着离开这里!”

刚刚稀疏下来的枪声再次密集起来,刀锋小组五名成员迅速就位,朝恐怖分子隐蔽的丛林地围了上去。那十几名偷袭的恐怖分子原以为可以制敌,却没想到林云龙他们反应如此迅速。他们撂倒了山炮之后,并没能形成更进一步的攻击就被打了回去,此时正伏在灌木丛里,全都傻了眼。

世界上再没有比彻骨的仇恨更能激人的斗志了!连续四枚美制“地瓜”高爆手雷从各个方向投进丛林,顿时让那里成为死亡地狱,七八名恐怖分子惨嚎着被炸得支离破碎,与硝烟、碎枝烂叶一起四散而去。

剩下的五个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个反应,林云龙已经率先冲了上去,手中的m16自动步枪直接将其中一个的脑袋打得粉碎。另外一个抬腿刚要跑,又被林云龙用枪打中了后背。与此同时,地雷、黑客、硬币、全才也从各个方向冲了进来,快速解决了剩下的三个敌人。

丛林里再次寂静下来,就好像刚才的打斗从来没有生过一样,却没人能够体会刚刚过去的几十秒里,刀锋小组内心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他们不陌生于死亡,不陌生于战友的牺牲,却绝不愿意再次承受那生离死别的痛苦!

“建立防御!”林云龙咬着牙出命令后,和黑客一起朝山炮的位置跑过去。黑客边跑边掏出急救包,却不知道这东西对自己的兄弟是否还有用处。

弹坑边上,山炮静静地躺在那里,迷彩服被弹片和瞬间的热能烧得破烂不堪,林云龙刚刚包扎过的位置已有鲜血渗了出来。林云龙强忍着欲夺眶而出的泪珠,和黑客一起将山炮轻轻地抱起来。黑客快速掏出军刀将山炮的迷彩服前胸割开,**的胸膛已经被血浸染,心脏部位的下方还有一个被弹片划开的口子在淌着血。黑客顾不得太多,直接将耳朵贴在山炮淌血的胸膛上。

丛林寂静得让人心悸。林云龙和黑客全都屏住了呼吸,恨不得让自己的心跳也一同安静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忽然间,黑客那被泪水蒙住的双眼焕出了异样的神采。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来将耳朵上的血污使劲蹭了蹭,又贴了上去。在他旁边,林云龙也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黑客的举动。

“有心跳!”黑客终于大喊起来,兴奋的神采难以抑制,冲着林云龙大声喊道,“头儿,有心跳!山炮这家伙还有心跳!”

“真的?”林云龙一下子激动起来,猛地将自己的头贴到了山炮的胸前--山炮那微弱的心跳正如不息的战鼓一般敲响着……

“好兄弟,好兄弟!”林云龙激动地冲山炮喊着,又紧急命令黑客,“老黑,快点儿啊!人工呼吸、人工呼吸,把你小子学过的急救本事都给我使出来!”

“放心吧,头儿!老炮子死不了了!”黑客兴奋地俯下头去……

“通知一下!他奶奶的,山炮这家伙舍不得咱哥儿几个,活着呢!”林云龙的话通过无线通话器传进了每个队员的耳朵里,“这家伙,又喘上啦!”

丛林上空,急救直升机的轰鸣声响彻云霄……

三个月后,总后203医院的特种护理病房里。

“哎--我今儿真出院啊?”病房内,山炮停止了第一百八十六个仰卧起坐,双手抱头问急匆匆进来的护士。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小护士爱答不理地拿出一次性点滴注射器,又从推车中拿出一瓶加了药的生理盐水来。

“不就是杜欣欣嘛!”山炮咧着嘴笑道,“怎么了,叫你‘哎’--你不高兴是吧?一般来说,感到了一定程度才用‘哎’代替名字呢,人家跟你近你还不乐意--杜欣欣小姐,请问,我今天真的能出院吗?”

杜欣欣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很快又憋了回去,红着脸指着山炮说:“您都这样儿了,我们要还不让你出院,该有人说我们医院强留人了,一百八十六下是吧?冯丰同志,记得刚进来的时候,你可连翻身都困难--我说你傻笑什么呢?把手给我!”

山炮躺下,递了一只手过去,嘴还在咧着,一双大眼睛却把杜欣欣盯得直毛:“要不是整天在这里憋得难受,我还真不想走。你说你们医院什么时候也深入群众一下,后面空那么大地方,整个训练场什么的,我回去再申请申请,把刀锋小组驻训场挪这儿来该多好!那样的话,训练的间隙我就可以来看望一下欣欣你了……哎呀,又拿我练针哪?”

杜欣欣红着脸,把带着血的针从山炮手背上拔了出来,换了个角度又插了进去,粘上胶布,眼圈忽然红了,低声说:“下午我跟护士长去军分区医院拿药,就不跟你告别了啊……”

“告什么别啊。”山炮故作轻松地说,“我又不是不来了,我常来。”

“又瞎说!”杜欣欣瞪着山炮。

“得,得!我错了!”山炮拍着脸感慨,“跟你们这些小资分子说话就是费劲。我常来又不是非得受伤来,我平时没事来看你还不行?我跟你说,像我们这些人,能来医院就算享福了,等哪天连来医院的机会都没了,就地一埋,那才……哎,怎么又哭了?”

“懒得理你!”杜欣欣赌气推着医疗小车跑了出去。山炮知道她真生气了,连忙追出去,刚到门口,两道黑影忽然从杜欣欣身边闪了出来,一下子将山炮按倒在地。山炮本能地一个撑地翻身,这次没翻过来,那俩人连手带膝盖地把他压得死死的。

“我操!谁呀?”山炮从没这么丢过人,在地上扭着头吼道。

“臭小子,不是打电话说天天练体能嘛,怎么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地上的山炮立刻大笑起来:“哎呀妈呀,头儿!你可算是来了!另一个是谁呀?我看看,全才,你他娘的敢按我?起义呀?”

林云龙和全才笑呵呵地起身,把地上的山炮扔回**。山炮那硕大的身躯差点儿没把病床给砸塌,可他一个鲤鱼打挺又蹿了起来,和林云龙、全才抱在一起。

“你们神经病啊,这是医院,不是你们训练场!”门口,刚刚被吓得没反应过来的杜欣欣冲他们喊。

“医院怎么了?我就神经病了,能治不?”全才嫌她说话难听,不服气地顶了一句。

“贤弟,我的贤弟呀!”山炮吓得脸都绿了,急忙拦住全才,压着嗓子说,“你他娘的吃火药了?这就是杜欣欣,杜欣欣啊!”

“啊?”全才一下子愣住了,马上换了一副笑脸,柔声细语地冲杜欣欣说:“这个……欣欣姐,刚才兄弟我鲁莽,关键是不知道您就是那位国色天香、羞花闭月,让山炮哥朝思暮想、睡觉都念叨着的欣欣姐。跟您道歉!”

“冯丰,怎么你们那边的人都这么贫啊?”杜欣欣佯怒,推着车走了。

“臭小子,我跟你没完!”山炮擂了全才一拳。全才笑道:“这是鱼找鱼、虾找虾,这位的泼辣程度,不比雯嫂子差多少。”

“怎么着?山炮同志,乐不思蜀了吧?”林云龙笑着坐到椅子上,看着山炮哭笑不得的样子。

“不可能!”山炮嘴硬,“革命军人当以大业为重,岂能恋己之小巢乎?再说了,刚刚确定关系,八字刚一撇呢!人家都医学院毕业的高级护理师,还不一定看得上咱这粗人呢。”

“你得了吧你!”全才揶揄道,“都依依惜别、泪洒病房了,还抻着呢?”

“你小子早来了?”山炮不好意思起来,想来刚才的一幕全都被林云龙和全才看到了,“头儿,你说你来就来呗,非带这小子干嘛?正事儿没有,光坏我好事儿!”

“你知足吧!”林云龙笑道,“今儿难得休息一天,那哥儿几个都想来,都想见见你的欣欣,我这还是选了个含蓄的呢。你换地雷、硬币他们几个试试?”

“嗯,那几个家伙还不如全才呢。”山炮心有余悸地笑着。

“赶紧的,给你半天时间,去跟心上人好好告别。中午咱往回走。”林云龙看了看表。

“好嘞!”山炮活蹦乱跳地冲了出去。

“真搞不懂,是这里医疗水平高呢,还是爱力量大呢?”全才笑着说,“几个月前山炮哥还怕自己回不了刀锋小组呢。”

“让他乐去吧,这小子拣了条命。”林云龙心有余悸地说,“别说他了,当时我都担心呢。两枚40毫米杀伤榴弹近距离爆炸,人没咋地简直就是奇迹!”

忽然,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林云龙像触电一般站了起来,赶紧掏出特制的手机式卫星通话器。通话器那头传来大队长付海山焦急的声音:“林云龙,紧急任务!刀锋小组需要马上集合!”

“我和全才在203医院呢!”林云龙一下子愣住了,怎么现在有紧急任务?

“突事件,知道你们在医院呢。我跟医院联系了,直升机已经起飞,半个小时后到达,装备给你们带着呢。你们带上山炮,到医院后面的空场上等着。”

“是!”关掉通话器,林云龙表严肃,紧急命令全才马上把山炮找回来。

医院住院部前面有个小公园,山炮正和杜欣欣面对面站着,啰里啰嗦地说着什么。全才则百米冲刺一般飞奔了过去。

“臭小子,撵兔子呢?”山炮话还没说完,全才已经冲到近前,“山炮哥,紧急任务!”

“去去去!回家再玩儿!”山炮瞪了他一眼。

“谁他妈敢开这种玩笑?”全才急了,“赶紧的,头儿等着呢!”

山炮愣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跟着全才头也不回地往病房跑去。

“哎--你……”杜欣欣吃惊地看着山炮两人往回跑,却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电话,电话,欣欣!回头我打电话给你!”山炮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边扭头一边喊着。

“这到底是什么部队啊!”杜欣欣撅着小嘴,气得直跺脚。

半小时后,一架直-9直升机呼呼啦啦地悬停在医院后面准备盖住院楼的小空场上方,并直接垂下滑降绳来。在前楼一整楼人的众目睽睽之下,林云龙等三人猴子一样攀了上去。直升机没做任何停顿,直接拔高,朝南方快速飞去。

“军事演习啊?”三楼一个胳膊受伤的战士看着消失的飞机直愣。

“最后上去那个不是305病房的冯哥吗?”另一个眼尖的说,“听说他是12部队的,不会是真的吧?”

12部队是刀锋大队对外的番号,胳膊受伤的那个看着天,点点头说:“看那动作,像!总有30米吧?这要换了我,干拔,累死也上不去。”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医院大院里扫地的老爷子感慨道,“在医院扫了这么多年大院儿,头回见着这么出院的。”

医护室的窗户边上,杜欣欣看着渐渐消失的直升机,两行眼泪又淌了下来……

直升机没回刀锋大队驻地,直接开到了s军区某野战部队驻地。匆匆走进简报室的林云龙一眼就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大队长付海山、军九处处长马正风、总参特战部某处处长林正阳。除了这三个人,另外还有一个高个子中年人林云龙并没有见过,那人却像老熟人一样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云龙,小组成员都到齐了吧?”付海山起身问。

“到了。”林云龙点了点头,急切地问,“大队长,到底是什么任务这么急?”

“给你介绍一下--”付海山没有先回答林云龙的问话,而是指着那高个子中年人介绍道,“这位是我强力部门新成立的101处彭飞处长,以后你们打交道的机会就多了。”

“101处?”林云龙脑海中闪过一丝惊讶,他并不知道这新成立的101处是个什么机构。而那边彭处长已经友好地站起身来,林云龙连忙敬礼,与那人握了握手。

“林云龙,如雷贯耳啊!”彭飞笑着说。

“其他两位就不用介绍了吧?”付海山笑了笑,又坐了下来,目光转向马正风,“老马,简报还是你做吧。”

“好!”马主任起身,敲击面前的电脑键盘,简报室硕大的电子显示屏上很快出现一幅我国南部边境地区的卫星地图。林云龙不知道任务的详细信息,此刻只能注视着马主任,等待他的详细解释。

马主任依旧保持了他惯有的较快的语速,详细介绍道:“事是这样的,位于我国南部边境f地区的西海自然保护区,山高林茂,地貌崎岖,风景秀美,一直是来自各地的旅游探险爱好者的选探险地带。自今年上半年以来,这片区域陆续出现了探险者失踪的事件。最开始的时候,当地公安部门接到报案,一直作为普通人员失踪事件来处理,但是没有任何收获。然而,随着失踪者不断增多,这个数字一直累积到了百人以上,事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武警搜救部队对整个西海山区反复搜索后,不但未现任何幸存者,就连一具尸都没有看到。而与此同时,我们邻国各地也相继出现了人员失踪的案件。这样的况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怀疑那些失踪者并非是普通的遇险,而是被某些人刻意掳走了!”

“掳走了?”林云龙震惊了,“谁抓一百多人做什么呢?”

“在接到我境外工作人员相关报之前,我们也在怀疑掳人者的动机。”马主任继续说道,“因为我们现,这些失踪者来自全国甚至是世界各地,之间并无任何关联,而且职业、性别、年龄都不尽相同。对方的掳人行为似乎没有任何特定性。就在三天前,我部门派往j国的报人员忽然传来一份报资料。资料中称,近年来,以猖獗的地下赌场闻名整个东南亚的j国出现了一种新的游戏--猎人游戏。这是一种15、16世纪曾经在非洲和南美殖民地地区流行的残忍游戏,即配备了弓弩、火药枪的殖民贵族们将一定的区域用铁栅栏围起来,周围派人把守,再将一些奴隶放到区域内供他们猎杀取乐。时过境迁,现在那些游戏者手中的武器已经从弓弩变成了自动武器,而取代那些奴隶被猎杀的,可能就是那些不断失踪的人!”

真没想到,在社会文明高度达的今天,还有这样残忍的事件生--用活人当猎物。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暴行!林云龙顿时心头一震!

但是林云龙并非一个鲁莽者,暴怒和惊讶的同时也没有失去一名特战军人应有的谨慎。他略略思索着,问道:“马主任,有一点我还不明确。您刚才说,那些失踪案件不仅仅生在我国南部边境的西海自然保护区,其他国家境内也有,那么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从他国境内掳走那么多人,又顺利地运到j国呢?我想,这里面的事一定不简单。”

“没错!”马主任接着说道,“汇总多方面的报后,我们终于摸清了整个事件的脉络。这也是为什么要紧急集合刀锋小组的缘由了。”

“谁?”林云龙猛地起身。

“你们的老朋友了。”马主任说道,“oab佣兵组织!”

“难怪!”林云龙释然了,的确,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能是那些为了钱连灵魂都可以出卖的oab雇佣兵了!

对于oab雇佣兵组织,林云龙并不陌生,在多次的境外秘密作战中,他都跟这个组织的人交战过。这是一家由几乎来自全世界各国的退役军人组成的雇佣兵集团。该集团有着严密的组织性,成员会被分成许多个战斗小组,甚至散落在全世界各地,分别由联络官们负责。只要集团接到雇主的委托,他们就会按照极其科学的分配原则将“活儿”分配给某一个联络官,而这名联络官会在接到指令后的第一时间联系自己控制的最可能胜任这个任务的雇佣兵小组,让他们去完成任务。

他们的雇主来自全世界,有可能是黑帮,也有可能是毒贩,或者是这次的间谍组织,甚至有可能是某国的政府、军界。长期以来,雇佣兵集团就像是一盒万金油,可以帮助任何人完成他们想要完成的事,所以对于真正需要他们的人来讲,他们并不讨厌这样的组织。这也是oab得以展壮大的最根本原因。

马主任继续说道:“我们了解到,猎人游戏的起者是j国的几名赌场大亨,他们赚够了开赌场得来的黑心钱,又想到了这个来钱之道。他们在j国的丛林中建起了围场,一开始选取的是那些输光了钱不要命的赌鬼,后来钟于玩这种游戏的客户越来越多,几个赌鬼已经不能满足客户的需要了。于是,他们又花高价雇用了oab的佣兵,派他们到周边各地绑架那些平民作为他们的猎物。当然,他们并不想跟本国政府闹僵,很少会去抓本国人,而是将目光瞄向了邻国。我国西海自然保护区靠近边境,容易潜入潜出,又有大量的探险者进出深山,就被他们当作一个理想的绑架地点。而西海自然保护区区域广阔,属开放地带,我们无法彻底禁止游人进入啊!”

“j国政府惹不起那些赌场大亨,对他们的暴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没办法,只能自己干活儿了!”就在这时,林正阳处长起身,目光灼灼地看着林云龙,“上级的态度很明朗了,刀锋小组这次出征,不光要断了他们的财路,对于那些执迷不悟者,还要断了他们的活路!”

“活儿干到中国来了,没说的!请长下命令吧!”林云龙朗声说道。

付海山点点头,指着屏幕上的卫星地图说道:“总部经过研究,确定大体作战方案分以下两步:1刀锋小组第一时间进入我国西海自然保护区深处的边境自然林带,搜索并寻机歼灭潜入到那里的oab佣兵;2.由西海边境秘密进入j国境内,想办法找到那些杀人猎场,将几名始作俑者铲除,并尽最大努力挽救可能的幸存者!两阶段的任务,第一步容易些,毕竟是在我国境内,我们可以派出大量武警部队协助你们围剿oab的雇佣兵。第二步,进入j国境内后,如何寻找到那些赌场大亨,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付队长话音刚落,马主任就接过话头说道:“是啊。j国国特殊,境内80%的国土都被丛林覆盖,那些赌场大亨们大多在丛林深处建了自己的豪宅,出入乘直升机,平日很少在丛林外露面,豪宅内又都养了大量的武装保镖,防御体系都是请高人指点的。更何况,他们可以雇那些佣兵出去抓人,自然也会雇一些佣兵作自己的保镖。那些佣兵都是世界各国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家伙,战斗力不容小觑啊!”

“请长放心,对付那些家伙,刀锋小组不是第一次了。”林云龙胸有成竹地说。

“好。”付海山看了看表,“两个小时之内,把你们的书面作战方案交到我们这里。没有问题的话,即刻出!”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