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章 佣兵

第二章 佣兵

位于我国南部边境的西海自然保护区,峰峦叠嶂,沟壑纵横,藤蔓交织,植被茂盛,与j国仅隔着一条自峡谷上游蜿蜒而淌的小江,在漫天蔽日的亚热带丛林中并不显眼。***两国交好后,这里渐渐淡去了往日的紧张气氛,更多地还原了自然的景观。

因此,许多“驴友”都把这里当成探险野营的最佳区域。和平自然是大多数人期盼的结果,但也总有一些别有用心者,能利用两国边境巡逻部队的巡防间隙,做一些越境犯险的勾当。自从出了一系列人员失踪的案件后,来这里探险的人们比平日少了许多,而我们的武警部队也遵照上级指示,在深山的中间靠近边境地带设立了一道巡逻防线。

现在,真正的自由地带也只限于我国与j国交界沿线的密林地带了。这是因为:一方面,我们如果贸然在边境增加巡逻兵力会导致邻国的无端误解;另一方面,有人已经进入到这里,将此地变成了他们的“猎杀场”。

刀锋小组一行六人进入这片狭长的密林带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了,却没有现任何可疑的线索,报中那些猖狂的oab雇佣兵们根本没有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林云龙有些着急了。是不是请求总部同意,提前实施第二步方案,寻机进入j国,成为这半天以来他脑子里不断思考的问题。

“头儿,是不是我们的计划泄露了?”硬币也有些把持不住了,着急地问。

“不太可能!”林云龙整理着自己的吉利服,一双警惕的眼睛不断向周围扫视着,“总部说,这次行动报绝对可靠,一支由八人组成的佣兵小队五天前就已经潜入到这里。我想,我们的行动要晚于他们进入的时间,即使他们得知了什么消息又退了回去,也不至于一点痕迹都没有吧?”

“谁知道啊,那位‘长臂猿’老兄总不会那么差劲吧。”硬币伏在林云龙身边说。

“长臂猿”就是为他们提供报的驻j国的报人员,这次事件能如此快速地搞清脉络,全都得益于这位早就打入敌人内部的“长臂猿”,正是他一次次提供的准确报,坚定了我国派出刀锋小组执行本次作战任务的决心。

而有一支由八人组成的佣兵小组五天前潜入到我国境内,是他最近一次提供的报。刀锋小组必须尽快找到这支佣兵小组,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况下还要尽可能地抓住活口,以便得到他们与游戏组织者的联络方式和运送“猎物”的路线,为下一步行动奠定基础。

“硬币,这两天我总觉得,咱们的思路有点儿问题。”林云龙忽然说道。

“思路有问题?”硬币有些惊讶。

“对!”林云龙点点头,“把兄弟们聚拢过来,商量商量!”

十几分钟后,两人一组沿线搜索的其他人,地雷、山炮、全才、黑客全都回到了林云龙和硬币的周围,六个人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讨论了起来。林云龙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轻声说道:“我考虑了一下,咱们的搜索路线有点问题。你们想想看,这三天三夜咱们完全是按照惯用的丛林间作战搜索方式对目标区域进行搜索的,选取的路线全都是假想敌可能选取的隐蔽潜入路线,对不对?”

“没错啊,头儿。”山炮奇怪地问,“这不对吗?咱们只有六个人,要是把这里来个地毯式搜索,没个一年两年时间也下不来,那还不得累死?”

“是啊,想面面俱到根本不现实啊!”地雷也说。

林云龙伸手制止了他们,小声继续说道:“可是咱们忘了一点。试试看,做个换位思考。那八个雇佣兵来干嘛来了?他们不是来跟我们作战来了,他们是来抓可能进入到丛林的‘驴友’来了!”

“我明白了。”全才忽然小声说道,“咱们按作战的套路出牌,人家是按抓人的套路出牌。走的不是一个路线!”

“你小子有长进。”林云龙轻笑着说,“我想说的就是这点。那个雇佣兵小队并不知道咱们已经进入,他们还是和往常一样按照自己的套路在行动。他们选取的路线一定是容易抓到游人的路线。而驴友们喜欢走的且容易暴露的是山谷阳坡、河道沿线,这才是他们的搜索路线,咱们呢?为了作战需要,恰恰刻意避开了那些路线。整天在深山密林间穿行,能找到人才怪!”

“头儿,那咱们怎么办?”硬币问。

“到河道沿线钓鱼去!”林云龙笑道。

山间的一条小溪流,最宽处约一百多米,最窄处仅二十多米,水流很急却并不深,清澈的溪流冲刷着卵石,出“唰唰”的声响。这是边境小江的一个支流,几十条这样的溪流流淌在山林之间,最终汇入边境小江。大多数的探险者会选择这样的一条小溪作为自己的行进路线,一方面可以随时得到充足的水,另一方面也不至于使自己在崇山密林中迷失方向。

探险旅游最鼎盛的时期,几乎每一条小河的沿线都有几支探险驴友小队的踪迹,更有一些旅游公司干脆打出丛林漂流的旗号,违反自然保护区的相关法规,组织大量的游客到这里享受自然之乐。自从人员失踪事件生后,人是少了许多,却依然不乏不知者,私自进入到自然保护区中。

“啊哈!三个!来了三个!他妈的总算是来了三个!”距离小溪不远处一片向阳山坡的灌木丛中,一名身着数码迷彩的佣兵侦查员用望远镜看着不断走近的三名“驴友”,欣喜地通过单兵通话器向同伴汇报着喜讯:“兄弟们,向我靠拢吧!我现了三个!哈哈!看成色不错呢!”

“他妈的,就三个啊?”耳机里很快传来回应,尽管不甘心,但是仍然掩饰不住欣喜。

这支八人组成的佣兵小组绝不是第一次潜入到我国的这片自然保护区了,但是唯独这一次收获很少,整整五天五夜,他们选择了平时最容易抓到“猎物”的路线,可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原本计划要撤回去呢,没想到最终“工夫不负有心人”,三个是不多,但是佣金加上赏金,也就不虚此行了。

“库伦,你看清楚点儿,别是他妈的中国武警化装的。”另外一个声音说。

名叫库伦的侦查员反复确定了一下来人,很有把握地说:“全他娘的穿的短装,没武器。再说了,八对三,他们算个屁呀!”

小溪边上,一身“驴友”打扮的林云龙、黑客和全才背着旅行包,完全不理会周围的况,从特勤武警给他们送来这身装扮到现在,三人沿着小溪走了小半天了。

八名雇佣兵很快从各个角度聚拢过来,林云龙三人毫无防备和疲惫不堪的样子让他们彻底放松了警惕,尤其是当他们一窝蜂地冲下山坡时看到林云龙三人惊慌失措的神态,更是开怀不已。

“都不许动,我的宝贝们!”为的一个大个子佣兵头儿嬉笑着摆弄着手中加装了消音器的mp5微声冲锋枪,丝毫不把“吓”成一团的林云龙三人放在眼里,用生硬的汉语命令:“把背包扔到一边,蹲下,双手抱头。”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啊?”林云龙支支吾吾地问。

“照我说的做!妈的,你当我手里的东西是玩具吗?”头目得意忘形起来,目光一寒,手中的微声冲锋枪打出一个点射,溪流中荡起一片水花。子弹打在浅水底的卵石上,卵石应声而碎,威力十足。

“快点儿!蹲下!”其他的佣兵也怒声低吼,几个人涌上来将林云龙等人的背包和全身搜了个遍,并没有现任何武器。他们彻底放了心,掏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封口胶带和绳索。

“你们……你们是强盗吧?我告诉你们,可不要乱来,小心我报警……”林云龙“哆嗦”着靠近那头目。

“你有病吧?”那头目大怒,抬腿朝着林云龙的前胸直踹过来!

林云龙刚刚还“懦弱”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那头目一愣,想收腿已经来不及了。林云龙上前半步,抬手一把抓住他的脚踝,顺势朝自己方向一带,同时另外一条胳膊横出一肘,正砸在那头目的颈动脉上。那头目顿时感觉眼前一黑,手中的冲锋枪像变戏法一般地到了林云龙手中,人也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全才和黑客同时制服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两名佣兵,夺了他们的武器,只不过这两位没有他们头目那么幸运,全才和黑客使的全都是杀招,没给他们任何活命的机会。他们这一突然行动,将其他五名佣兵吓懵了。要知道这些人也不是普通人,当年都曾经在各国的特种部队服役过,电光石火一般被人轻易制服了三个人还丢了武器,一下子全没反应过来。

枪对枪,场面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那位放哨的库伦惊慌地质问着林云龙,手里的乌兹冲锋枪枪口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开始后悔轻敌了。

“你猜我们是干什么的?”林云龙冷笑着,忽然目光一凛,喝道,“放下武器!”

“你做……梦……”后面一名佣兵抬起g3步枪,话说了一半,扳机也没来得及扣就仰面栽倒在地,一只硕大的脑袋已经变成了鲜血混着脑浆的破葫芦了。

林云龙三人并没有动,子弹来自于山林之中,剩下四个没死的一下子不敢动了,他们对武器并不陌生,知道刚才那枚至少来自500米外的子弹出自m24狙击步枪。当然,他们不敢动并不代表着刀锋小组也不动,近在咫尺的林云龙、黑客、全才几乎同时开火,四名佣兵被打成了血筛子!

战斗进行得异常顺利,林云龙等人迅速处理了尸体,将那晕倒的佣兵头目拖进了丛林。等那头目睁开眼睛看到六名全副武装的刀锋战士,才暗自后悔自己的轻敌。的确,以往抓那些手无寸铁的游客太容易了,他们完全忘记了可能生的任何危险。

“你无需后悔。”林云龙“悠闲”地坐在那头目的对面,冷冷地说:“说实话,要不是你们倾巢扑了过来,我还真没想好该怎么对付你们。”

林云龙说的是实话,扮演游客“钓鱼”本来就是他想的一招险棋,况且从这群佣兵刚才隐藏的角度上看,他们的确都是深谙丛林作战的高手,只不过大意的高手遇见了早有准备的高高手而已。一招失败全盘皆输,那头目十分懊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只能战战兢兢地等候这群突然冒出来的“魔鬼”落。

“你们是中国的特种兵是吧?名不虚传--我叫洛克,曾经是j国丛林虎部队的少尉。现在加入了oab组织,我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钱,因为我要养家。现在我是你们的俘虏,我会回答你们提出的一切问题,当然,我的条件是能活命。”洛克几乎是在“先制人”,一个痛快的开场白让林云龙都感到有些意外了。当然,这也是oab佣兵和恐怖分子的区别所在。这些佣兵可没有那些经过长年洗脑的恐怖分子坚决,正如洛克所,他只为了活命。

“你第几次来到这里了?”林云龙正色问道。

“第四次。”洛克说。

“抓了多少人?”

“假如今天我们也没失手的话,应该是19个了!”洛克苦笑着说,“16个!”

“我不喜欢你的幽默,洛克先生。”林云龙冷峻的目光让洛克很快收起了苦笑的面孔,重新变得恐惧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中**人的目光总是让他不寒而栗,包括刚才被他击倒的一刹那。

林云龙依旧一脸严肃,问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你们每次抓人之后,送到哪里?怎么送回去?”

“我们会带着人到达你们与j国的边境,在夜晚的时候悄悄渡江,我们在江边隐藏了一个竹筏,方位是……只要不那么倒霉遇到你们的边境巡逻部队,我们就会成功到达江对岸--我们运气不错,来了三次,成功了三次。到达对岸之后就是j国了,这次我们不必隐藏,因为j国设在那里的一个边防哨所早就被我们买通了,只要我说出oab三个字母,他们甚至会给我们准备一顿丰盛的夜宵。之后,我们会到达距离边境线不远的拉哈镇,把抓到的人交给那里一个名叫永屋的冷鲜肉加工厂老板。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最多不出三天,我们的账号上就会出现按人头儿和质量得到的赏金,而我们的佣金会通过组织汇到我们的账户上。您要是还想问赏金的数额,我也可以告诉您,普通的年轻男人2000美金,女人1000美金,老人和孩子我们不太容易抓到,如果有,也只有500美金,像您这样的壮汉,我们可以得到3000美金,很遗憾,这次我赔大了。来中国抓人的不止我这一个小队,可这次我没他们幸运。”

“洛克先生,我说过,我很不喜欢你的幽默,却很喜欢你的坦率。”林云龙点点头,说道。

洛克的目光中有了一丝欣喜,试探性地问:“那么您同意留下我这条狗命了?”

“我很愿意把你良好的合作态度写在我的汇报材料中,但是和16条人命比起来,我不敢确定在我国的法庭审判你的时候,这些材料能起到足够的作用。”林云龙不再理会洛克那又变得暗淡的目光,命令黑客把洛克和一部gps定位仪捆在一起,不超过半个小时,武警派来的直升机自会把他押解回去。

“看来,边防部队的武警兄弟们要好好检讨一下喽!”夜色朦胧中,刀锋小组一行六人从竹筏上跳下来,山炮看着对岸苦笑着说,“他妈的!过于太平会使很多人放松警惕啊!

“也没办法不是?这么长的边境线,两边全是原始丛林,总不能隔一米站个人吧?”地雷笑着说。

“操!我忘了雷子的娘家是边防部队了。”山炮轻笑起来。

“跟那没关系。”地雷脸红了,依旧解释道,“边防部队会根据防区的特点制定边防方案,有的地方实行严格的国境线警戒制度,别说是人了,连个鸟儿都难飞过去--比如我当年入伍的那部队,防区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一架高倍望远镜能管上百公里。像这里就不能那么干,边境线上没办法完全设防,只能外松内紧,有人能越过边境线,可是他绝对出不了丛林进入内陆……”

“得了哥哥,等咱回去再听您慢慢道来行不?”硬币拍了地雷一巴掌,轻声笑道,“我替山炮跟你道歉。”

“行了,别扯淡了!”林云龙禁止了他们的闲谈。

那个一心想活命的洛克果然没有撒谎,按照他提供的gps方位,刀锋小组很容易就在江边的树丛中找到了那个竹筏,并顺利地到了江的对岸。单纯从地形上看,两国的边境没有任何的区别,江那边是丛林,这边还是丛林,这片亚热带丛林绵延上千公里,无边无际。

出之前刀锋小组就已经做了准备,他们使用的武器五花八门,身上的迷彩服也是多国组合,但从外观上看,他们与白天刚刚消灭的那个佣兵小队没有任何区别。几个人上了岸,再次进入到丛林之中,他们要在天亮之前通过洛克说的那个j国边防哨所,从那里进入拉哈镇,找那个人贩子冷鲜肉厂老板。

地雷说的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进入j国境内之后,一行人走了大半夜,果然也没遇见j国的边境巡逻部队,看来对方对这段特殊地形实行的边境警戒路线跟我国差不多。一直到一片树木稀少些的谷底地带,他们才现了一队j国的边防巡逻兵。

“干什么的?”隐隐中,十几名j国大兵居高临下,手中的武器对准了林云龙等人。

林云龙打了个哈哈,昂着脑袋笑道:“兄弟,别误会,我们是oab的!”

“oab的呀。”果然,十几名大兵一下子放松了警惕,语气也缓和了不少,看来平时这帮oab的佣兵们没少打点他们。林云龙也不避讳,把枪放到地上,独自一个人举着手上了山坡,借着清晨的一点微亮,林云龙走到一名带头的中尉跟前,殷勤地凑过去笑道:“兄弟,我的右上衣兜儿……”

“好说,好说……”那中尉的喜悦之溢于表,顺手从林云龙迷彩服的右胸兜里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沓钞票来,快速放进自己的衣兜里,这才笑道:“兄弟,面生啊?”

“嗨!干咱们这行的,有个任务就满世界地跑,可不像你们现役的,吃喝穿住行有国家养着。兄弟几个刚从k国过来的--洛克你该认识吧?那小子在丛林虎的时候跟我是一个班的战友。”林云龙就势放下举着的双手,笑着说。

“你是洛克大哥的战友啊!那就近啦!”中尉果然高兴起来,上前拍着林云龙的肩膀笑道,“洛克大哥豪爽着呢!他倒是常来,对了,几天前刚过去啊……你们这是?”

“嗨!”林云龙故意摇晃着脑袋,很沮丧地说:“这不是洛克说的嘛,这边儿活儿多。我带着兄弟们好不容易来了,这边的老板也不在乎多我们几个,今天哥儿几个正想过去呢,又接到联络官的指令,让去西边儿。我们这些当佣兵的看着自由,也不敢违抗联络官的命令不是?这不,又得走了。”

“哦……”中尉释然了,他们的防区就这一片儿,没办法判断林云龙他们是从“那边儿”过来,还是从“这边儿”过去,见林云龙说的无懈可击,最关键还是那一沓美金起着作用,当下不再怀疑,暧昧地摸着自己衣兜里的美金笑道:“那……兄弟无功不受禄啊……”

“客气什么!”林云龙“豪爽”地说,“今天求不着兄弟们,不见得将来求不着不是?再说了,也不一定非用得着诸位才……那不成势利眼了?这点儿票子算什么?算我交个朋友,请兄弟们喝酒了!”

“够义气!大哥怎么称呼?”中尉感动了。

“我?我叫加纳里,j国t省的。”林云龙的j国语说得流利,胡乱编了个人名、地名。那中尉根本就不怀疑,说道:“兄弟叫克甲,h省的,现在在这儿任中尉副连长。加纳里大哥,今天难得遇见了,跟我到哨站喝一顿去,我们连长叫哈斯尔,也是个好客的,我给你们介绍介绍,以后办事儿方便。”

“今天就不了,兄弟。”林云龙故作为难地说,“西边儿任务紧着呢,可不敢耽误,改天吧。啊?改天我请客。嗯……帮我跟哈斯尔连长问个好。”

“一定,一定!”克甲中尉应允着,目送林云龙一行下了山坡才带着人离开,大老远还在挥手。

“看见没?该检讨的是这边儿,不是咱们那边儿!”进了丛林,硬币笑着说。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一行人走了一夜,身上全都被露水打湿了。林云龙重新核对了方位,又让黑客打开电脑上的卫星地图,仔细考虑了一番后认为,还是要先摸清那个名叫永屋的冷鲜肉加工厂老板的底细才好确定下一步行动方案。

随即,他命令其他人原地休息,自己和全才换了便装,只带上手枪,趁着清晨人少,走上了通往拉哈镇的公路。j国人与我国人都属亚裔黄种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什么区别,再加上林云龙和全才二人准备的服装十分“到位”,这样走在公路上,没人对他们有任何怀疑,两个人沿着公路走了一程,很快就上了开过来的直达二十公里外的拉哈镇的早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