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3章 命案

第三章 命案

拉哈镇是j国与我国交界地区的第一个镇级行政区域,由于是近邻,当地的居民有许多生活习惯和习俗都与我国南部的少数民族相像。

整个小镇被丛林三面环绕,没有广阔的农田,也没有大型工业,更多的是依靠丛林兴起的编织业、干果加工业和木材加工业等小工厂,镇子外围基本上全是小村庄,靠着丛林边上开辟出来的农田过活,但是近些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农民把赚钱的眼光投向手工编织和干果加工。像“永屋冷鲜肉加工厂”这样的另类小厂,整个小镇也就仅此一家。

林云龙和全才下车之后,沿途想尽办法打听这个加工厂的信息,得到的回答也大致相同:加工厂的老板的确就叫永屋,是个半外来户,来到拉哈镇已经十几年了,尽管这家厂子是镇子上唯一一家经营冷鲜肉加工的商家,但是由于小镇的经济并不达,小范围的垄断并不能让永屋老板大财。但是与一般人家比起来,永屋也还算是镇子上小有名气的有钱人。加工厂就坐落在镇子北边靠镇外的边线上,十几亩的占地面积,雇了三十几名工人。

加工厂的经营流程也很简单:将镇子周边的几家小养殖场和零散的农户养殖的牛、羊、猪、鸡等家畜家禽收购上来,统一屠宰,冷鲜保存或加工成肉肠,再将肉制品批量送给周边的菜市场和超市,也有一小部分产品会有机会进入几百公里外的中小城市。

从侧面的了解中,林云龙得知,这个永屋老板今年40多岁,在当地的口碑还不错,在人们的印象中,他为人比较和善,平时对工人也是有有义的,只是这个老板到现在为止居然还没有结婚,确实是一件让人不理解的事。

“你们是知道的,在拉哈镇这穷地方,有多少漂亮的黄花闺女都想嫁给有钱的人啊?就是做小的也心甘愿呢!”镇子一角的米线店里,胖胖的j国大婶笑着说:“永屋老板40多岁了不假,可还没有娶亲,人又蛮精神的,唉,真不知道为什么!咦?你们是做什么的?”

林云龙吃着热腾腾的米线,笑着说:“我们是吉普城来的养殖户,想跟这个永屋老板谈谈生意呢,天还早,这不,先跟您打听打听。”

“吉普来的?”大婶点了点头,深信不疑地说,“嗯,那边的确有不少养殖户,我一个外甥女就嫁到吉普去了,夫家养了不少的猪……你们跟永屋老板谈生意,应该不会错,他做生意很诚信的,像我这鸡汤米线店,一年也进不了几只鸡,因为是本地人,永屋老板每次送货都给我算批价呢。”

正说着,门外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一辆崭新的白色大型厢式冷冻车开了过去。

“喏!这不就是永屋的送货车喽?”米线大婶指着门外笑道,“气派吧?永屋老板有三辆这样的大车,还有几辆拉牲畜的大卡车呢!要不说这两年他财了呢,三辆车全是今年新买的,可比以前的那辆小破车强多了。”

“三辆?”林云龙有些吃惊地重复了一句。

“是呢,三辆!”大婶笑道,“要不说你们跟他谈生意不会错呢,有实力,不会欠你们钱呢!”

“嗯,是啊,这么大的车,一车不得装上十来吨的肉?”林云龙若有所思地微笑道,“看来,永屋老板今年果然财了。”

门外忽然又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几辆白绿色相间的j国警车呼啸而过,这在这个小镇绝对是少见,连卖米线的大婶和店里吃饭的食客也都跑出去,伸着脑袋张望着。林云龙和全才也跟着走到门外,看着那几辆警车快速朝北面而去。北面就是小镇的边缘地带,那里只有一家工厂,就是永屋冷鲜肉加工厂!紧接着,又有几辆警车呼啸而过,后面跟着的竟是两辆涂着“特警”字样的大型警用“依维柯”!

“走!”林云龙朝全才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迅速结账,朝北边而去。

好奇心和看热闹的心几乎是人类的本能,大街上并不是林云龙和全才两人朝“永屋”快步而去,早有许多的好事者涌向了那里。那警车果然在永屋冷鲜肉加工厂的大院里停下,并很快拉起警戒线将看热闹的人群拦了回去。接着,全副武装的j国特警人员从“依维柯”车上快速跳下来,迅速将小小的加工厂给围了起来。

这样的小镇子突然来了这么多的武装特警,实在是多年难遇的大事,人群拼命地想挤上前看个究竟,几名配着防爆盾的警察干脆怒骂起来,将人群使劲往后推。林云龙和全才挤在人群中,两双机警的眼睛看着面前生的一切。

几声沉闷的枪声自加工厂的院子里响起,终于让拼命前涌的人群惊叫着退后了一大截,满院子的j国特警们也一下子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地朝着枪声响起的后院冷库里涌了进去。冷库的大门已被特警撬开了,片刻之后,一个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子的中年男人被两名特警生生拽了出来,立刻反铐起来,那男子拼命挣扎着,根本不理会左臂上还在喷涌的鲜血,但终究还是难以抵挡如狼似虎的特警队员,被强制着止了血,扔上了警车。

“天啊!是永屋!”人群中一个眼尖的大喊。

“没错!是他!”

“天啊!这是怎么了?永屋犯大罪了吧?”

人们开始议论起来,接下来的事让人群又一次**起来:两名特警从冷库里拽出来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具尸体,从院外的角度看,那人的一颗脑袋已经不能叫做脑袋了,立刻有警察上来用白布将尸体蒙上,可血迹很快就渗了出来。

“头儿,事不好办了。”全才轻声说。

“看看再说。”林云龙的心也沉重起来,虽然不知道永屋到底犯了什么罪,但是有一点很明确了,那就是他们因为这突的事件失去了行动的线索。没有了这个永屋,他们就没办法得知被绑架者的运送渠道,后面的事自然也就没办法继续了!

特警们完成了抓捕任务,迅速收队了,警戒线还没有撤,依然有大批的普通警察封锁着现场。而那辆崭新的大型厢货也被随后赶来的警用拖车给拖走了。

人们逐渐失去了兴趣,终于一哄而散。林云龙和全才只得跟着人群回到小镇子里。而关于永屋被抓的事件,立刻成为整个小镇的热门话题,各方面的“消息”真假难辨。整整一天的时间,林云龙和全才都混在小镇的街头巷尾,从各种版本的传闻中“筛选”着确切的信息。

最终,事件的真相从冷鲜厂的工人口中得到了证实。

真正的事件经过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永屋老板的远方侄子吉赞,也就是那辆被拖走的大货车的司机,拉着满满一车的货要送往距离小镇200多公里的米加城里的五星超市,据说那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永屋老板亲自出马谈妥的大客户,每次送货都是由他的侄子吉赞亲自开车,绝对不允许别人插手。据工人们说,这家超市要货的时间很特别,收货全是在超市停止营业的晚上,以至于需要吉赞在头天傍晚把货装好,晚上的时候再开车出。

事就出在吉赞往五星超市送货的时候。卸车的超市库工们将一袋一袋的冷冻猪肉、牛肉卸下来,卸着卸着,忽然有人在厢货的车厢尽头现了一具已经冻成冰棍儿的尸体!当时可把人吓坏了,没想到吉赞一下子跳上车,开车就跑。超市的人不敢怠慢,报了警,于是就有警车追了上来。怎料想吉赞竟藏着一把冲锋枪,不但朝着警车开了枪,还击毙了一名开车的警察,警车也翻了架。之后吉赞就没命地开车跑了回来。于是就出现了今天白天的一幕,大批的特警接到警报追了过来,把吉赞和永屋堵在了冷库里。吉赞有枪,永屋居然也有枪!两个人想反抗拘捕,那还了得?特警冲了进去,当场击毙了吉赞,打伤了永屋,将他带走了!

“头儿!”丛林里,黑客关闭了电脑的卫星接收系统,有些兴奋地说,“这个101处还真是管用啊!这才多长时间啊?咱们想要的东西全都过来了!”

“是吗?”林云龙也来了兴致,“快说说!”

黑客托着电脑屏幕,详细地说道:“是这样的,101处帮我们调查了那个位于米加城的五星超市,它的收货时间的确与众不同,但是并不是在晚上,而是在超市开门营业前的清晨五六点钟。实际况也的确如此,今天一早工人卸永屋送来的货的时间,也是在清晨不到六点钟。只不过这次货车到达的比往次晚了那么一点点,往常吉赞总是在五点整准时到达的。今天晚了近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200公里的距离,那个吉赞从前一天的傍晚出,又整整用了一个晚上才到。”林云龙兴奋地说,“这说明,他很可能是半路上办别的事去了。”

“是的。根据j国沿途的道路监控录像显示,吉赞的车开出拉哈镇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就出现在了90公里外的高速路入口,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沿着直达的高速公路到达米加城,而是只开了半个多小时就从一个名叫柯基的出口下了高速。一直到八个小时之后,他又突然从一个名叫拉斯呼尔的地方上了那条高速,而拉斯呼尔距离米加城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加上进入米加城,到达五星超市,也绝不会超过两个半小时。”

“101处可真是厉害呀,这可是在j国,连人家的道路监控录像都能搞到?”地雷啧啧称赞。

“101处的好处还在后面呢!”林云龙兴奋地说着,“我算算--下午六点出,七点半左右从柯基下去,八个小时之后,也就是清晨三点半又上了高速,之后狂奔两个半小时,正好六点到达……中间六个小时的时间,能到哪儿去呢?”

“我搞了个路线。”黑客上前,在电脑屏幕上的j国局部地图上指给林云龙看,“您看,假如吉赞从柯基下了高速,他只需沿着下线公路往东开上一个半小时,就是丛林边缘地带……”

“那车里,装的不只是冷鲜肉!”林云龙突然说,“可能还有他们抓到的那些‘猎物’,他们是想利用送货作伪装,把人先送出去!”

林云龙的推断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大伙围了上来,一起看着黑客电脑屏幕上的卫星地图。

“我也是这么想的!”黑客快速敲击着键盘,屏幕上又出现了101处工作人员送过来的调查资料:“你看!五星超市工人反映,原本超市是跟米加城当地的一家冷鲜加工厂签订的供货合同。去年年底的时候,永屋忽然找到他们的采购部门,给他们的供货价比之前的客户足足低了20%,而肉的质量丝毫不差!根据j国本地的冷鲜肉产品物价水平,这样的价格永屋根本不挣钱,相反还会赔上不少。对此,永屋的解释是自己的货源大多来自农村的散户,进价要低得多。超市只看利润和产品质量,并没有过多的怀疑,可是据调查,即使是农村的养殖散户,也绝对不会以那样低的价格卖给永屋活畜禽……”

“那是当然!”山炮说道,“反正送货只是幌子,永屋老板的主赢利业务是送人!”

“嗯!”林云龙点头说道,“今天那个吉赞送货晚了一个小时,一定是送人的时候出了点小麻烦,耽误了时间。要不然,车里也就不会有冷冻尸体了。”

“是啊。”黑客说,“肯定是出现了不可预料的事。101处的同事在资料上说,那冰冻的尸体经过j国警方初步检验,除了有些皮外瘀伤外,没有任何致命的伤口,可以证明是被活活冻死的!”

“厢货的冷冻车厢温度是可调的……”林云龙沉吟着,忽然大声说道,“我知道了!装货的时候,也将人装上去,车厢调到较高的温度,不至于冻死人,等人下了车,再打开冷冻。可是今天有点异常,就是卸人的时候非常仓促,或者说是非常慌乱,以至于人还没有卸完吉赞就急匆匆地走了。冷冻一打开,几个小时的时间,人还不冻成冰棍儿?”

“对了!”所有人都对林云龙的推断表示赞同。

可是这时候硬币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问题是,吉赞被超市的人现尸体后,为什么要往工厂里跑呢?半路上朝警察开枪,结果引来特警追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回工厂,而且在抓捕的时候,他和永屋又躲进了冷库里,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头儿!101处的信息又来了!”众人沉吟间,黑客的耳麦式呼叫接收仪再次收到信息,他迅速打开了电脑的卫星接收系统,一条最新的报传输了过来!

“j国警方在位于柯基东部的丛林边缘地带接到当地农民报警,现了一名身受轻伤的外籍亚裔男子。101处报人员怀疑,该男子是被运送的猎物中的幸存者,建议我们马上采取行动。101处的人已经先于我们赶到,随时为我们提供支援。”

林云龙急了,起身命令:“走!去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