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4章 行贿

浴血刀锋

“小雯,怎么会是你呀?你到J国了?”若不是那几个小子都在,林云龙真恨不得一下子将日思夜想的爱人拥抱在怀里。

101处是我国基于越来越严峻的国际国内反恐、反间谍形势,在强力单位特情网络的基础上建立的一个专项部门。确切地说,101处是一个支援部门,它的核心工作内容就是为刀锋小组这样奋战在世界各个战场的作战团队提供尽可能周到的支持,这些支持包含多方面的内容:情报、信息资料、特殊“道具”、人员……总之,一切作战小组需要的,都是他们的支援范围。成立101处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我们的行动人员因后方支持的缺乏导致的种种任务困难。举个例子,在一年前K国的一次行动中,“血狼”小组就是因为无法在关键时刻搞到足用的杀伤武器和确切的情报资料,陷入恐怖分子的重围,导致任务失败,小组两人牺牲、一人重伤的惨重后果。而刀锋小组也曾经在F国铲除“红蜘蛛”情报组织的任务中因后方支援的匮乏不得不冒险深入险境,差点功败垂成。诸如101处这样的支持部门,在西方发达国家的特情网中早就存在,多年来为这些国家的特别军事行动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后勤保障”。

尽管刀锋小组已经尝到了101情报支持的“甜头”,路上也接到了相关指令,但是当那位与他们接头的101工作人员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有人还是在那一刹那惊呆了。

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林云龙的妻子马小雯!

假如你看过拙作《刀锋所向》,自然会了解这个马小雯的故事,也自然会知道这位代号“雨燕”、美丽的女特工当年在卡帕拉尔岛与刀锋小组的兄弟们度过的生死瞬间。没看过也没有关系,眼前的马小雯和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那么美丽,神色里带着一种让人心动的飒爽。此刻她微笑着站在刀锋小组面前,看着那几个家伙嘴张得一个比一个大。

“小雯,怎么会是你呀?你怎么到J国了?”若不是那几个小子都在,林云龙真恨不得一下子将日思夜想的爱人拥抱在怀里。新婚之后,林云龙就与马小雯天各一方地各自忙碌着,这对夫妻甚至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动向,也算是一对特色夫妻了!

“我几个月以前就调到101处了。那时候要保密,就没跟你说。”马小雯笑着说,“不过,我被派到J国,现在又跟你们合作,可是纯属巧合喽!101首长指示,从现在开始,由我配合你们接下来的全部行动。”

“嫂子,总部指令中和我们一起行动的人就是你啊!”黑客合不拢嘴地笑着问。

“别嫂子、嫂子的!任务期间,叫我雨燕!”马小雯红着脸瞪了黑客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林云龙。林云龙方才光顾着高兴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闲话有时间再聊。雨燕,赶快说说那个幸存者的情况。”

“好。”雨燕带着几个人来到临近的一座茶楼,要了个安静的单间,几个人一坐下来,雨燕就赶紧向大家介绍了一遍详细情况:“我们在J国的同事调查得知,那个男子叫朴镇南,H国国籍,是我国华京大学汉语系二年级的学生。半个月前的假期,他和他的中国籍女友约了四名同学,一起来西海自然保护区探险,这六个人在进入保护区的当天即宣告失踪。现在柯基警察局把他当成了非法越境者,临时关押在警察局的看守所里。今天上午的时候就有人给柯基警察局相关人员打电话,询问朴镇南的情况。”

“看来,不只是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啊。”林云龙紧皱着眉头说,“我们得赶紧想办法见到这个幸存者,他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太有帮助了。雨燕,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去看守所里面探视?”

“恐怕来不及了!”雨燕摇着头说,“我们的人之前已经试过了。柯基警察局给我们的答复是,上级刚刚传来严令,严禁这个人与外界有任何接触。下命令的是J国LI省警察厅的副厅长依格,这个人我了解过,他跟那些赌场大亨们有不小的关系,柯基市警察局局长曾经是他的老部下,对他言听计从。那个副厅长除了要求不能让任何人接触朴镇南,还指示柯基市警察局明天一早将人押解到省里。据我推断,一定是那些赌场大亨怕事情败露,提前下了手。”

“那么,那些人会不会对朴镇南下手?”林云龙担心地问。

“不排除他们要杀人灭口的可能。”雨燕肯定地说,“J国政局腐败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在这里,钱可以通神。”

硬币说道:“要不要我们请示总部,通过外交途径把事情明了化,声明这个朴镇南是在我国境内失踪的留学生?J国政府不会不为所动的,那样一来,下面的那些人也就不敢动这个朴镇南了。”

雨燕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办法我也考虑过,感觉还是没把握。虽然我们可以证明朴镇南是我国的留学生,但是他并非我国公民,我们在外交力度上要弱一些。而他的祖国H国与J国之间一向交恶,外交无从谈起。最主要的是,即便如此,我们也无直接证据证明朴镇南是被掳到J国的,毕竟他在J国境内被发现,谁能保证明他不是非法越境呢?”

“要是那些人真下了手,给我们回应一个嫌犯意外死亡或者伤势过重死亡,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林云龙补充道。

“那我们怎么办呢?总不能去劫狱吧?”山炮着急地说。

“那可不行。”雨燕否定地说,“警察局毕竟是J国的政府机构,一旦出了差错,政治影响就大了。再说,过早暴露我们的战斗实力,也会打草惊蛇的。”

众人思索着,林云龙忽然说道:“看来,还是得从柯基市警察局入手。不是说这里钱能通神吗?县官不如现管,那警察局长虽然是那位副厅长的老部下,但是未必不爱钱。重金之下,不见得没机会。朴镇南那里不仅仅有我们想知道的信息,他还是一名失踪的人,一名从我国境内失踪的国际友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也要竭尽全力救他出来!”

“可是咱们从那几位佣兵老兄身上得到的美金,剩下没几张了啊!”全才在一旁发愁地说,“短时间内去哪儿搞钱呢?”

“这不是问题!”雨燕笑着说。接着拿出特制的手机式卫星通话器,拨通号码,指纹确认通话:“我是雨燕。我需要柯基市警察局局长的全部资料以及100万J国币现金,账号是……”

十分钟之后,通话器回复完毕,雨燕快速念出柯基市警察局局长的全部信息:“塞姆,47岁,现任柯基市警察局局长……”

念完,雨燕又随手从手包里掏出一张J国银行卡晃了晃,起身笑道:“100万J国币已经在这里了!”

“哇塞!嫂子,101处就是牛啊!这么短的时间,全搞定了?”全才不敢相信地看着雨燕。

雨燕笑道:“这就是101处的优势,瞬间集中全世界的强力单位网络为咱们一个小组服务,你说快不快?”

“事不宜迟。”林云龙说道,“其他人留在这儿待命,雨燕,咱们走吧。”

两个人迅速离开刀锋小组临时租住的酒店,到酒店对面的银行将100万J国币换成了几张崭新的现金支票,又迅速开车朝柯基市警察局而去。毕竟是城市,雨燕开来的这辆银灰色的奥迪A4轿车除了车速快些,在柯基的大街上并不怎么显眼。汽车一直开到警察局的门口,换上了深蓝色西装的林云龙和一身米色职业装的雨燕相得益彰,立刻吸引了门卫的眼球。

“两位是做什么的?”门卫的态度不可谓不好。

“您好,我们是来找塞姆局长的。”雨燕早有准备,微笑着说,“麻烦您通报一下,就说吉赛区马克夜总会的若恒先生来访。”

“马克夜总会的啊。”门卫再次打量了两人一番,不再怀疑了。吉赛区是柯基市的一个区,那里的马克夜总会有塞姆局长的股份,这在警察局几乎是公开的秘密,门卫拿起电话,将两人的情况通报了一下,很快接到放行的指示。

“若恒怎么事先没打招呼就来这儿了?”局长办公室里,塞姆局长有些意外地想。若恒是马克夜总会的老板,自然也是他的老熟人,自己在那里有股份,没少从那里分红。对于这些,塞姆从来不避讳什么,现在J国当官的,哪个没有自己的副业?何况自己“上边”有人呢?

办公室传来敲门声,塞姆大大咧咧地喊了声“进”,站起身刚要说话,一下子愣住了,此时站在自己门口的两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哪里是自己的老朋友若恒呢?

“你们是干什么的?”塞姆不满地又坐了回去,顺手就要拿起电话。

“别紧张,局长先生。”林云龙毫不客气地走进房间,后面的雨燕带上了门。

塞姆看这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敌意,手放在电话上停住了,刚要说话,雨燕已经笑道:“对不起塞姆局长,我们跟门卫撒了谎。要是不报上若恒先生的名号,您可能不会见我们。”

“你们倒是挺了解我的。”塞姆冷笑着说,“说吧,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敢……”

塞姆的话忽然停住了,又像坐了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林云龙微笑着,依然将放在桌子上的20万元J币现金支票往前推了推,笑着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塞姆局长,您别误会,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这次前来,是有事情求您。”

“你们有什么事?”塞姆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眼睛仔细瞥了瞥桌子上的支票。没错,崭新的一张现金支票,尽管他身为柯基市警察局局长,腐败的事情也没少做,但是支票上的数目依然让他心跳不已,在柯基这个小城市,他还从来没有收过这么大的礼金呢!20万,在柯基市可以买一套小型别墅,等于他当局长20年的工资。

林云龙笑道:“我们早上的时候拜访过LI省警察厅的依格副厅长,可是他忙得很。后来我跟我的助手考虑了一下,县官不如现管,还是要亲自拜访一下您比较稳妥。您放心,我们不会跟依格副厅长说起今天的事情的,那样他会不高兴的。”

塞姆局长不是傻子,一下子明白了林云龙两人的来意,坐回到了椅子上,还瞟了几眼那张支票,他是依格的老部下,自然知道依格的底细,这时候问道:“你们也是为那个朴镇南而来吧?你们……是赌场那边的?”

“对。”林云龙点点头,说道,“我们想见见那个朴镇南。”

“可是,上午的时候副厅长亲自打电话说不能让他跟任何人接触啊!”塞姆怀疑地说。

林云龙笑了笑,说道:“那是别人请副厅长下了指令。我索性跟您开门见山的说吧,那个H国人,牵扯着我们几家赌场的利益。他是个富家子弟,在我们几家赌场都欠下了巨额的赌债。原本想偷偷逃掉,没想到被咱们柯基警察局给抓住了。现在事情就是这样,谁得到他,谁就有希望从他老子那里要回钱来。消息传开,几家赌场都红了眼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可是,副厅长那边……”塞姆又瞄了一眼那张支票,还是有些为难。他一方面太喜欢这笔钱,另一方面又生怕因为得罪自己的上司丢了官,真可谓两难啊。

林云龙扭头跟雨燕示意了一下,雨燕打开手包,又一张支票推到塞姆局长面前——30万!

塞姆脸涨得通红,说话都有些激动了:“不……不不不,可是……可是明天一早我们就要把疑犯押解到省里啊。”

“要是半路上疑犯出了意外呢?”林云龙目光灼灼地看着塞姆。

“你们怎么知道的?”塞姆吓了一跳,居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林云龙和雨燕都愣住了!两个人对视一眼,很快都反应了过来!原来这里面果然是有阴谋的,塞姆说“你们怎么知道”,想来他已经“提前”知道疑犯会在半路上出意外了!

又一张50万的支票拍在塞姆局长办公桌上的时候,林云龙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塞姆局长,只要您告诉我真相,这100万就全是您的了。”

100万!塞姆在脑子里飞速地盘算着,他已经47岁了,按照J国法律,他还有3年就要退休,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退休,那些夜总会啊、酒店啊什么的股份就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没有人会再以分红的形式给一个退了休的局长送礼,这是残酷而必然的现实。那么按照他现在的工资津贴加上灰色黑色各色的收入,要想赚到这100万,没有十年八年也不可能。丢官,换上100万,值!再说,未必自己就会丢官……

塞姆彻底被这100万征服了,他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胡乱擦了擦额头上因紧张加上激动冒出来的热汗,说出了全部的实情:

“依格副厅长指示我,明天一早将嫌犯押解到省里,上午十点的时候,押解的警车会走北部的丛林沿线,在一个名叫镜湖的高速路桥上,会有一辆重型卡车失控……”

“押车的警察呢?”林云龙变了脸色。

塞姆痛苦地闭上眼睛,忽然流下眼泪来:“你们知道,我虽然不是个称职的局长,可是我不想害人!我有什么办法呢?依格副厅长一手把我提拔上来,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啊。你们跟我说你们是赌场的人,是为了拿到赌债才想得到朴镇南,我根本就没相信。我知道那个朴镇南是做什么的!我跟你们说这么多,不排除我爱钱,我需要钱给我在国外读书的孩子付学费,可是你们要知道,我也是考虑宁可让这个朴镇南死在你们手里,也比搭上我几个弟兄的命要好……”

“忏悔的事情,您还是回头再做吧。”林云龙站起身来,指着桌子上的支票说,“塞姆局长,还是谢谢您,支票还是收起来吧,摆在办公桌上可不好。”

“是、是。”塞姆忏悔的眼泪并没有掩盖自己的贪心,忙不迭地将支票塞进自己的衣兜里。

“请将您安排的警车车号和行走路线写在这张纸上。”林云龙拿出纸笔,低声说道,“您的警车明天一早按时出发。原路线不要变,我们会提前下手。我们只要朴镇南,保证不伤您部下的性命,请您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塞姆颤抖的手写下了警车的车号和路线。

雨燕接过纸条,小心地放进手包,又微笑着从前胸的纽扣上摘下微型无线录像机,冲塞姆说道:“塞姆局长,只要朴镇南安全到了我们手里,从一进门到现在我录下的所有东西都会被删除的。否则,后面的事情您自然知道。当然,假如您后悔了,把事情泄露给其他人,别看您是警察局长,要您的脑袋也易如反掌!”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塞姆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眼看着林云龙和雨燕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看来这个塞姆早就知道朴镇南是‘猎物’。”上车之后,雨燕气鼓鼓地说,“幸亏咱们来了,要不然那几个警察可冤死了!真便宜塞姆这个家伙了!”

“算是咱们国家发扬人道主义精神,用100万买来几条人命吧!值了!”林云龙笑着说,“哎——你最后那几句威胁塞姆局长的话挺硬啊!我听着都瘆得慌!”

“还想不想听?”雨燕开着车笑道,“那我再说一次:林云龙先生,只要你对马小雯小姐死心塌地,一心一意地爱她一辈子,我对你所有的坏印象都会删除的。否则,别看你是刀锋小组的组长,本小姐一生气,要你们全组的脑袋!”

“行!够残忍!”林云龙哈哈大笑着说,“回去我告诉那哥儿几个,睡觉的时候都在脑袋上扣个铁桶,万一哪天我林云龙被别的美女给诱惑了,哥儿几个别受连累不是?”

“去你的吧!”雨燕笑着问林云龙,“下一步咱们怎么行动?”

“劫囚车。”林云龙收起了笑容,沉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