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5章 劫车

浴血刀锋

不过他们的骂声很快就都憋了回去,因为奥迪车的车门打开,从驾驶座位上走下来一位漂亮女郎,楚楚可怜的模样,还轻拍着自己的酥胸,看样子是吓坏了。

在柯基通往LI省省会的高速路上,一辆白绿色相间的警车快速行驶着,车后厢的囚室内,朴镇南绝望地闭着眼睛。他已经不把自己当作一个活人了!莫名其妙的绑架,多日以来遭遇的折磨和痛苦,曾经努力之后看到的曙光,以及那曙光转瞬之间的破灭。连日以来他的所有努力都没有结果,所有解释根本就动摇不了那群J国警察,他不知道自己又要被押到哪里,更不知道自己的最终结果会是怎样。

车上一共有三名警察,一个开车,另外两位胸前挂着仿中国79式微冲坐在后座上打盹。一大早就被安排出外勤,三个人都有些疲惫。疲惫归疲惫,三个人也同时感觉到了局长的重视。塞姆局长说,这可是要犯,这样的要犯被柯基警察局意外得到,实在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局长的话很快得到印证,前一天下午他们被局长亲自叫到办公室接受指示,要他们亲自把要犯押往省城,三个人都不是新兵蛋子了,在他们的印象中,的确只有那些大案的要犯会被直接押到省城里审讯,而这么多年从柯基这个小城市里押过去的重犯就没几个。这么重要的任务局长交给了他们三个,不是重视是什么?

汽车剧烈的颠簸惊扰了后面两名警察的困意,其中一个睁眼就骂:“他娘的卡吉萨,你想颠死老子啊?”

“吵什么?下高速了!”开车的卡吉萨不高兴地说,“要不你们开,妈的老子开车你们打盹,还有意见?”

“这段路还没修完?”另一个警察探头向车窗外望去,警车已经离开了高速路,在并不平坦的城际公路上走着,“还计划赶中午能到呢。”

“够呛。”开车的卡吉萨说,“咱们得在公路上走一百多公里才能上沿丛林高速呢。十点到那儿的话,怎么也得再开三个多小时——吉虎,你别他娘的光打盹,看着点儿后面啊!”

“好着呢!”吉虎回头透过观察窗向后看了一眼:朴镇南依旧闭着眼,憔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你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罪犯啊?”卡吉萨边开车边说,“审讯都不用咱们审讯,局长一天问八遍。这回又往省里押,难道还真是个国际间谍啊什么的?”

“小心!”卡吉萨的话还没说完,后面的两位已经惊叫起来,警车一个急刹车,剧烈地摇晃着在原地打了个偏转,差点没翻到路沟里去。警车前面,一辆突然横过来的奥迪A4差点没撞到警车上。

“妈的!怎么开车呢!”卡吉萨瞪着眼睛吼,后面的两名警察也吓坏了,这时候全都冲奥迪车怒骂起来。不过他们的骂声很快就都憋了回去,因为奥迪车门打开,从驾驶位上走下来一位漂亮女郎,楚楚可怜的模样,还轻拍着自己的酥胸,看样子是吓坏了。

“小姐,下次开车注意点啊!”卡吉萨笑着将脑袋探出车窗,冲着雨燕咧着嘴笑。

“吓死我啦!”雨燕娇滴滴地拍着胸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车厢内的三名警察,“还是辆警车呢,开这么快……”

“哈哈,算了算了。”卡吉萨一点脾气都没有地冲雨燕笑道,“小姐,赶紧把你的车挪开吧?我们可是在执行任务呢。”

“好吧。”雨燕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一阵马达轰鸣后猛地向后一窜,车身又快速一顿,一下子熄了火。这次不但没能回到自己的道上去,还一下子倒进了路沟里。

“嘿嘿,新手儿啊!”后面的吉虎调笑着说,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三个大男人还在车里笑!还警察呢!来帮忙啊!”雨燕撅着小嘴儿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可爱的样子让三个警察直咽唾沫。看他们愣住了,雨燕干脆坐到了副驾驶位上,拖着两腮瞪着面前的警车,那小样子更是娇憨可爱。

“哈哈!来啦来啦!”没等卡吉萨动弹,后面的吉虎把脖子上的微冲往同伴怀里一扔就跳下了车,屁颠屁颠地朝奥迪车跑过去,麻利地钻进了驾驶室。

“妈的,吉虎这小子真是好色!”卡吉萨嫉妒地说。

警车后座的车窗玻璃忽然被人敲响,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正瞪着眼睛喊:“妈的!堵到路了,还走不走?”

后面,一辆贴着深茶色太阳膜的面包车不知道什么时候顶了上来。

“横什么?旁边又没车!你不会从旁边绕过去?”后座上的警察不满意地冲那汉子吼,“没看前面的车掉路沟里了吗?”

“道分左右,我凭什么逆行?你赶紧走!”汉子大声地说。

“妈的,碰上傻×了!”后座上的警察哭笑不得地说,“交警肯定喜欢你啊,小子!”

“你骂谁傻×呢?啊?混蛋!警察了不起啊?有种给老子滚下来!”那汉子忽然暴怒起来,面包车后门拉开,又从里面跳出一个拿着扳子的年轻人来,一上来就嚷嚷:“怎么了哥?谁骂你了?谁骂你了?他妈的!挡路了还有理了?下来!脑袋给你敲碎喽!”

“怎么着、怎么着?妨碍公务是不是?”后座上的警察终于忍不住了,打开了锁着的警车门跳了下来,扬了扬手中的冲锋枪,冲那汉子和年轻人吼,“滚一边儿去!”

“算了迪诺,跟俩愣头青有什么好说的?”卡吉萨扭头说道,“别耽误了……”

卡吉萨突然停顿了下来,刚才站在那汉子后面的年轻人也就是全才手里的扳子扔在了地上,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把沙漠之鹰手枪来,正顶在卡吉萨的脑袋上。他的后面,刚刚跳下车的迪诺也不再发火了,林云龙手里的格洛克17顶在他的胸口上,面包车里又迅速跳下来四个人,当前的山炮一手一个卸了迪诺的微冲,咧嘴笑道:“嘿嘿,就等着你下车呢,微冲仿得不错啊,发的还是买的?”

“你们是干什么的?啊?吉虎……”被拽下车的卡吉萨瞟了一眼吉虎,很快就绝望了——现在的吉虎已经双手抱头地坐在奥迪车的驾驶室里了,刚才那可爱的小美女手里正拿着一把P229顶着他的太阳穴呢。看来,那小美女开车并不是新手儿,玩儿枪也不是新手儿。

三名警察被押下了车,全才迅速从他们身上搜出钥匙,打开了警车的牢室。

“你们……你们是……”在后面看到了一切的朴镇南惊慌地在全才的接应下跳下车,全才又打开了他的手铐。

“是朴镇南吧?”林云龙微笑着问。

“是,我是。你们是谁呀?是来救我的吗?”朴镇南依旧惊魂未定。

身后,山炮他们已经三下五除二地打晕了三名警察,将他们扔进了警车的牢室里,反锁上门,完后嘿嘿笑道:“你们哥仨将来肯定得谢谢我们。”

大功告成!全才和硬币上了雨燕的奥迪车,经过改装的奥迪没费吹灰之力就从路沟里窜了上来,其他人领着一头雾水的朴镇南上了面包车。到了车上,林云龙微笑着拍了拍朴镇南的肩膀,用中文说道:“你安全了!”

“啊?原来你们是……你们是中国人!天啊!我终于得救啦……”朴镇南惊喜过度,忽然一头栽倒在林云龙的身上。

“精神高度紧张下突然释放加上营养不良和轻微脱水,问题不大。”黑客笑着启动了汽车。

“找个安全的地方。”林云龙松了一口气。

郊外的一个废弃的厂房里,刚刚清醒过来的朴镇南流着眼泪向林云龙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我们一共六个人,在山谷下的小河边休息的时候被他们绑架的,他们绑了我们,堵上嘴,又给我们注射了麻醉药,等我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在一片丛林的边上了,一辆厢式货车把我们送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那应该是一个工厂的地下室。里面空间很大,我们像动物一样被关在铁笼子里,一直在那里呆了好几天。他们每天都给我们送来吃的和喝的,饭菜还都不错,顿顿都有肉……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抓我们,关了我们还给我们吃好的。直到有一天,那个送饭的说漏了嘴。那人叫吉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来的第四天,他就喝醉了酒,把……把我的女朋友给奸污了!当着我们的面啊!这个禽兽!他干那种事情的时候,那个自称他叔叔的人,名字好像叫……永屋,下来骂了他,他还不服气,说什么他叔叔是个性无能才不会想女人,我就是那个时候知道他叫吉赞的!混蛋!混蛋啊!那混蛋说,反正我们用不了几天就会被送到丛林里成为老板们的猎物……”

朴镇南痛苦地哭了起来,林云龙安抚着他,又问他:“你是说,你们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

“嗯!”朴镇南肯定地说,“没错。那四面都是混凝土墙,有两个门,一个门在上面,有个梯子,那上面是冷库。另一个门是密码锁,通到一个树林里……”

怪不得当时被警察追的时候吉赞拼命往冷鲜厂里面跑,他和永屋又都躲到了冷库里!原来冷库地下有机关啊!看来他们是想从地下室下去,再通过地下室的密道逃跑,只是时间太仓促了,没来得及打开地下室就被J国的特警给抓捕了。这么说,那帮警察未必知道密道的事情……林云龙抑制住内心的兴奋,听朴镇南继续说。

“我们在那里被关了好几天,那天傍晚的时候,先是又关进来四个人,后来永屋拿着枪把我们六个全都铐了起来,押着我们往密室里走,我们走了好一会儿,就到了树林里。那个吉赞开着一辆厢式货车在树林外面等着。永屋又赶我们上车,那车里一半装的是冷鲜肉,另一半就是我们六个人了。”

“你是说,在你们走的时候又关进来四个人?”林云龙吓了一跳,急急地问。

“是的!”朴镇南肯定地说,“我们走得急,他们刚下来我们就被押走了。在小树林边上临上车的时候,永屋还跟吉赞说,要他快点回来,还有四个要运到别处去呢!那四个人是中国人,我听得出他们哀求的话。”

“吉赞和永屋是在第二天上午出的事,要是那样的话,那四个人岂不是还被关在地下室里?”旁边的雨燕焦急地说,“情报中说,那天警察们抓了永屋,击毙吉赞之后,只搜索了一遍冷库,并没有发现什么地下室就走了!”

“很有可能!”林云龙也有些激动。

“吉赞死了吗?”朴镇南惊喜地问,又哭了起来,“那个王八蛋!畜生!”

“吉赞死了。”林云龙点点头,将激动的心情强压了下去,又问,“朴镇南,你赶快说,后来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朴镇南忍着悲痛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自从我们知道自己的下场之后,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走。可是他们把我们关在铁笼子里,又都带着手铐,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运我们走的那天,我们被装上了厢货,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车就停了。那个王八蛋吉赞打开了车门,说我们到目的地了,后来又说……说来早了,反正等着也是等着,那个畜生把我们挨个赶下了车,用手铐铐成一圈围在一棵树上。他……他把我女朋友留在了车上,又……又奸污了她……我的一个同伴离车比较近,看到那畜生把裤子扔在车厢外沿,就让我们把他架起来,用腿够到了裤子,拿裤子上的手铐钥匙开了锁。我想冲进车里跟那个畜生拼命,这时候接我们的车来了,一下子跳下来五六个拿枪的匪徒,我们顾不了别的了,只能赶紧逃命。我侥幸跑进了丛林里躲在灌木丛中一动不敢动,他们没发现我,其他四个同伴被他们打死了一个,抓走了三个,那几个人上去就打匆匆穿上衣服的吉赞,吉赞好像很怕他们,也不敢说话,特别慌乱地关上后车门就匆匆地开走了车……后来,我好不容易走出丛林,就被当地的农民发现了,他们报了警,后来我被抓到了警察局……”

朴镇南又呜呜地哭了起来。这边的林云龙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体经过了。看来,当时是那个好色的吉赞误了事,给了六个人生死大逃亡的机会,引起了接人者的不满,慌乱中又忘了被自己奸污的女人还在车上,习惯性地打开了冷冻按钮,至于他为什么一直到给超市送货的时候都没想起这事情来,就不得而知了。林云龙没有心思再考虑其中的细节,现在他的脑海里全都是那四个还可能被关在永屋冷鲜加工厂冷库地下室里的人质。

“雨燕,朴镇南就交给你了。我们得尽快赶到永屋冷鲜肉加工厂去。”林云龙起身,急急地说道,“办完事,我们再会合。”

“放心吧,我马上联系我们的网络,保证把他安全送回国去。”雨燕点头说道,“你们小心啊!”

自从永屋出了事,工人们毫不客气地拿走了所有该拿走的东西,一哄而散,他的加工厂就成了空院子。警方击毙了吉赞,又抓了永屋,仔细搜索了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冷库里的暗道机关,封了厂就撤了。刀锋小组匆匆赶到的时候,整个加工厂内一片漆黑。林云龙命令硬币和全才在门外警戒,自己带着其余的人直接翻围墙进了院子,直奔那间冷库而去。

冷库的门并没有关,刚进门就能闻到一股恶臭,白光瞄准镜扫视下,冷库到处都是散落的已经腐败了的冷鲜肉制品。林云龙借着瞄准镜的光亮仔细查看了整个冷库的地面,并没有发现任何机关,这里四面和上下全都是不锈钢制成的,地面上除了镏刮平整的焊接点,根本就没有一丝缝隙。找了整整十分钟,把地下散落的腐肉翻了个遍,四个人一无所获。

“头儿,那朴镇南不会记错了吧?”地雷悄声说。

“这加工厂就一个冷库,永屋和吉赞最后时刻又都躲进这里,应该错不了。”林云龙说,“再仔细找找!”

“头儿,你看那儿!”旁边硬币忽然用枪指着冷库一角的房顶说,白光照射下,那房顶的一角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缝隙,那缝隙极其严密,若不仔细看,根本就发觉不了。缝隙的旁边有一小块不锈钢“补丁”。

梯子!林云龙同时注意到了冷库一角倒着的一个不锈钢人字架梯。

“我明白了!”林云龙快步走过去,说道,“咱们老觉得地下室入口必须是在地下,光搜地板了!别忘了,冷库墙足足有一米半厚!”

硬币和地雷已经将梯子架了起来,人字梯正好与冷库顶的高度相当,几个人一下子兴奋起来。林云龙登上梯子,伸手敲了那“补丁”两下——是空响,轻轻一旋,那“补丁”居然转到了旁边,一个红色的按钮立刻显现出来,再按那按钮,冷库顶忽然发出了细微的嚓嚓声,刚才那四四方方的缝隙围成的钢板慢慢地“缩”进了墙里,一个四方的洞口显露出来!

“上!”林云龙第一个顺着梯子钻进了洞口,后面紧跟着硬币、山炮、地雷。进去之后,还有一个绿色按钮,林云龙按了一下,那道暗门一下子又关上了。原来这洞口入口是在冷库屋顶上,进去之后就是侧墙,侧墙里是一个垂直的“天井”,顺着一道竖梯向下走,一直走到了冷库的地下四五米,空间豁然开朗起来。整个地下室空间比地上的冷库一点都不小!

四具白光同时扫视着地下室的各个方向,一排拇指粗的钢筋围成的铁笼子里,是四双惊恐到了极点的眼睛!他们还活着!林云龙高兴地差点没叫起来,这时候还是先冷静了下来,冲那四名在地下室里关了几天几夜、已经瘫倒在地的人质低声说道:“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林云龙说的是汉语,那四名人质全都挣扎着起身,惊喜地哭出声来。

“先别哭!”林云龙制止了人质的哭声,回头命令,“黑客,开门!”

黑客掏出随身的万能钥匙走到铁门前,刚刚要插入锁孔,地下室里突然传来“咔咔”的响声。白光照射下,那道位于地下室一角的密码门忽然被人推开了!跳进来的两个黑影猛然发现自己面前站着四名全副武装的人全都用枪指着他,吓得大叫出声,转身就要跑,林云龙已如猛虎般飞扑过去,单手拧住一人持枪的右臂,向后猛地一拉,一抬,那人惨叫一声,整个胳膊被林云龙生生拧脱了臼,手中的AК步枪也脱了手。林云龙毫不客气,右膝盖顺势一压,那黑影整个人被他死死压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后面的那人举起了枪,地雷毫不客气,手里的沙漠之鹰一发命中,强大的子弹威力将那人整个胸腔击了个稀烂。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那人哀号着喊。

“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林云龙一把将那人拽起来,那把“墨龙刃”锋利的刀尖已经顶在他的咽喉上。

“你……你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人惊恐地看着林云龙,牙关倒是咬得紧。

“老黑,用你的办法吧。”林云龙搜了那人的身,甩手将他扔给了黑客。

黑客一把抓住那人,将其按倒在地,双手一起忙活开了,惨叫连连中,那人两条胳膊四个关节除了被林云龙拧脱的,其余三个也全都脱臼了。

“你没有资格跟我讲什么人道!”黑客冷声说道,“你要再不说,下一步就是让你双手二十八个骨节脱下来,再就是双腿、双脚、肋条骨,我能把你所有关节、骨节全弄下来你信吗?”

“那叫分筋错骨法。老黑你跟他说那个没用,他又不懂,你让他尝尝不就行了?”山炮在一旁说。

“我说!我说!我全说……”那人瘫在地上,绝望地连吼。

“44秒。”地雷挪开照着手表的白光,肯定地说,“差劲!”

“叫什么名字?”黑客问。

“我叫合布。”地上那人哀号着说,“能不能帮我先……先接上啊,疼死我、我、我了。”

“回答满意了我就给你接上。”黑客冷笑着说,“现在给你几分钟自由发挥的时间,你觉得我会问你什么,你就先说出来。有没想到的我会给你补充。”

那人似乎一下子没适应过来黑客的询问方式,但是两臂的剧痛很快使他明白了过来,语无伦次地喊:“我……我叫合布,我今年31岁,我……我……我从小不是个好人,15岁加入了黑社会,16岁就砍死了人……我说了这么多了……”

“谁他娘的想听你的回忆录了?”黑客沉声喝道,“我问你,你们来这儿做什么来了?”

“抓人!”合布呲牙咧嘴地说,“抓笼子里的那四个人。”

“为什么抓他们?抓到哪儿去?谁派你来的?”

“我的老板罗蒙。”合布急切地交待,“罗蒙先生是J国有名的大赌场老板,在丛林里海开着一个大猎场,那四个人原本是他买来的猎物,可是老板说永屋出事了,那四个人还没被警察发现,他要我和集索过来把那四个人带到他的猎场去,我们来了,结果……”

“你知道在J国一共有几家猎场?”林云龙在一旁追问。

“以前是三……三家。”合布咧着嘴说,“另外还有琼祥老板和黑豹老板,黑豹老板的猎场最大,他前些日子吞掉了琼祥的场子,现在就只剩下我们和黑豹两家了。”

“他们都住在什么地方?猎场都在什么地方?”黑客问。

“他们在丛林里都有别墅,黑豹我不知道,罗蒙老板的别墅在LI省北部山区的丛林里,没有路,他出入都乘坐直升机,猎场也在距离那里不远的地方。”合布说,“老板的别墅戒备很严,就是我们这些人要进去,也必须带上面罩,由里面的兄弟领着进出。”

“都是什么人会去玩猎人游戏?”林云龙问。

“全都是世界各地来的有钱人。”合布说。

“符合什么条件才可以去那里?”

“他们大多是都是赌场的常客,玩腻了牌桌上的赌博,就去猎场里面杀人赌博,看谁杀的人多。他们出手很大,几十万在他们手里就跟废纸一样。我们这里和其他两个猎场一样,都实行会员制,只有绝对有钱又博得老板信任的人才可以得到会员卡。”

“嗯,谢谢你。”林云龙挥了挥手。

咔嚓!合布的脑袋被黑客扳到了后面。

林云龙看了看表,命令道:“老黑,联系雨燕,我们要先把这四个人安全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