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6章 黑豹

浴血刀锋

黑豹忽然看着齐鹏,目光中闪烁出异样的神色:“齐鹏,你来J国之前曾经在中国的特种部队服役是吧?”

雨燕很快安排好了四名获救人质的回国渠道,并与刀锋小组迅速汇合,准备开展第二阶段的任务。几个人暂时住进LI省首府巴马市郊外的一家乡村旅馆内,这是101处设在那里的联络点之一,绝对安全。

“我已经把合布交代的东西与我们得到的各方面情报进行了对比,基本属实。”雨燕合上电脑,迅速向林云龙等人介绍详细情况,“罗蒙、琼祥、黑豹三个人都是J国地下赌博业的元老级人物,在J国势力庞大,网罗了许多政界人士为他们充当保护伞。三个人也都是猎人游戏的发起者。一开始三个人采取的是资源共享的方式,他们共同出资雇佣OAB的佣兵为他们抓人,抓来的人质平均分配。永屋是他们精心寻找到的运送渠道。所有抓来的人质都会在加工厂集合,之后秘密送往他们各自的猎场。后来,这个业务吸引了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无良富豪们,他们的收入也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下,谁手里有更多的猎物,谁就可以赚更多的钱,三个人渐渐产生了矛盾。两个月前,在黑豹与琼祥发生的火拼中,琼祥被黑豹的人当场打死,黑豹趁机吞并了琼祥的人马。相对来说罗蒙比较聪明,他没有与黑豹正面冲突,而是主动让出了大部分的猎物,与黑豹约定好所有抓来的人质他们四六分,罗蒙四、黑豹六。所以才会出现朴镇南他们六人被运往黑豹的猎场,而我们刚刚解救的四个人运往罗蒙那里的情况。

罗蒙和黑豹都是J国响当当的黑势力人物。手下均拥有规模不小的私人武装,武器装备精良。尤其是黑豹,这个人是东南亚地区武装贩毒出身,为人狡诈凶狠,又跟J国军方一些人有扯不清的关系。20世纪90年代末东南亚的毒品市场遭遇国际联合打击后,他成了漏网之鱼,携带大量钱财回到J国,开启了地下赌场,近年以来又在丛林中开设了杀人猎场,势力越发雄厚,他手下的私人武装力量不下几百人,其中大部分来自J国和周边几个国家的退役军人,拥有不可小视的战斗力。开设猎场后,他又与OAB佣兵组织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更是肆无忌惮起来。相比之下,罗蒙的势力要小一些,但是圆滑聪明。他是J国土生土长的混混头目,一开始依靠在柯基、望海一带敲诈勒索大小生意人为生,地下赌场业兴起后,他很快发现那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于是组织手下一帮混混开起了赌场,罗蒙为人心狠但是面和,很会做人情,许多在他赌场输的倾家荡产的人都得到过他的资助,一时间网罗了不少赌徒的心,他的赌场也越开越大,黑豹曾经也想过吞并他,但是他每次都是主动示弱,又总能说尽花言巧语让黑豹宽心,这次主动与黑豹提出四六分猎物就是个例子。黑豹一下子感觉到了他的诚意,非但没像对付琼祥一样地对他,还大大称赞他是个识时务的人。

目前,我们的卧底情报人员‘长臂猿’已经成功进入黑豹集团的内部,不断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情报,同时他也建议我们暂时先对付罗蒙,因为黑豹势力太大,目前时机还不成熟。他想通过自己在黑豹身边的工作,逐渐得到他的信任之后,再想办法接近黑豹,找机会直接对黑豹展开刺杀行动!”

林云龙听完雨燕的介绍,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要是‘长臂猿’能直接刺杀黑豹,我们可就省事多了。但是对付黑豹那样的人,一定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长臂猿’必须要为自己先找好退路啊。”

“这个我们清楚。”雨燕说,“无论如何,我的建议也是先将罗蒙铲除。除掉了罗蒙,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到时候可以与‘长臂猿’内外联合,一起对付黑豹。”

“我完全同意。”林云龙说,“这两个刽子手,我们先易后难,一个都不能留下!”

“嗯!咱们得赶紧想个能找到罗蒙的方案。”雨燕说,“据说这家伙整天呆在自己的丛林别墅里,很少外出,整个别墅安装了最先进的YHU报警系统,24小时都有人在别墅内外巡逻,我们要想得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都说说!有什么好办法?”林云龙扫视着周围的兄弟。

这时候,雨燕又将早就准备好的罗蒙的全部资料分发给了大家,资料十分详细,包括罗蒙的照片、性格秉性、个人爱好以及可能的活动规律等等。这是101处成立之后,对各个战斗团队的又一大贡献。

“我觉得强攻不是办法。”过了一会儿,谨慎的硬币率先表态,“第一,罗蒙的别墅建在丛林深处,我们对地形并不熟悉。第二,即使我们徒步到达那里,还要面对YHU报警系统的考验,那东西咱们不是没见识过,想越过它秘密潜入很难。何况我们手里并没有别墅的任何建筑图纸,更不要说防御布置地图了。一旦强攻,敌暗我明,我们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第三,合布等两人被我们铲除之后,罗蒙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他一定会有所防备。综合以上,我认为还是智取的办法可行。”

“那说说你的智取方案吧?”林云龙看着硬币。

刀锋小组所有人中,硬币是林云龙最欣赏的兄弟,这个家伙想问题就跟他布置自己的狙击阵地一样,总是前因后果、进退之路想得周全,就像今天,他列举了不能强攻的理由,而主张智取,就一定会有智取的方案。

果然,硬币会心地笑了笑,说出了自己想好的行动方案:“我想,这个罗蒙毕竟是个开赌场的,而且资料上说,他在J国全境开设了十几家赌场。而此时他的猎场因为猎物的危机暂时遇到了困难,他不会只顾着一头儿,放弃自己的老本行的。但凡是开赌场的,都喜欢培养自己的老主顾,有钱的老主顾!这样的人越多,赌场的收入才能越大。资料上不是说嘛,罗蒙的私人别墅很少有外人能进去,唯一有此殊荣的,就是那些被罗蒙看上眼的大户儿们。只要咱们能在赌场引起罗蒙足够的注意,我想我们未必没有机会被他邀请到别墅里去,只要我们的人能进去,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硬币,你是想让咱们头儿再扮演一次赌场大豪客喽?”山炮笑道。

“对呀。”硬币说,“在F国的时候,嫂子……嘿嘿,雨燕同志,不是曾经成功扮演过豪赌贵妇吗?”

众人都笑了起来。

林云龙也笑道:“办法是个好办法,但是你要注意,上次在F国咱们是为了搞买武器的钱,弄钱容易,这次咱们可不同。你看看资料上,想通过豪赌引起罗蒙老板的注意,被他邀请的拉拢的,没个几千万下不来啊。咱们总不能跟国家要几千万经费吧?”

“这个我也想到了。”硬币笑着说,“咱们不跟国家要。来个黑吃黑嘛。”

“黑吃黑?”雨燕重复了一句,忽然明白了过来,冲硬币伸出了大拇指,“好办法!罗蒙有赌场,黑豹也有赌场。这两年黑豹势力越来越大,他的地下赌场早就成公开化的了。黑豹在J国有不下二十家赌场,他根本不担心会有人敢抢他的场子,防范并不是很严,咱们找个差不多大的,砸它一场,弄个几千万不成问题!”

“是的。”硬币笑着说,“咱们先当一回抢劫犯,拿黑豹的钱,再去罗蒙的赌场里赌,只要打好时间差,J国的赌场里各国的赌豪不断,新面孔数不胜数,突然冒出个大户来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怀疑的。”

“怎么样?都同意硬币的方案吗?”林云龙轻松地微笑着看着在座的兄弟们,大家一起表决,都觉得硬币这个办法可行。

……

位于J国西部的原始丛林中,有一座周身上下被涂成迷彩色的巨型别墅,整个别墅无论是从外形上还是地形选择上,都几乎与整个丛林融为一体。即使是从高空向下俯瞰,不多加留意,也很难在群山密林中发现这样一座建筑物。这里就是黑豹的“行宫”。据说,当初黑豹为了建这个别墅,专门请了欧洲著名的建筑设计团队,花了大价钱搞出来最佳方案。建造别墅所用的全部材料,都是用直升机空运进来,整个别墅周边没有一条路,全是茂密的原始丛林,进入它的唯一办法就是乘坐直升机,或是有充足的体能和勇气敢于横穿数百公里的原始丛林。黑豹先生一直以自己的别墅为荣,在他的眼里,这简直是J国的建筑奇迹,胜过J国任何名胜,可谓豪宅中的豪宅。至于罗蒙或者琼祥的丛林别墅,根本无法与他的相比。

黑豹建成了这座别墅群,又将它设计成了一座军事堡垒,自己的几百名私人武装人员除去在全国各地打理赌场的,全部安置在别墅群的外围,各种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遍布整个别墅四周并向外围伸延数十公里。

这里是他的王国,谁也别想进来!

此时此刻,黑豹先生就坐在自己别墅顶楼休闲厅的真皮躺椅上,喝着专门空运过来的正宗瓦努克咖啡,隔着足可以在500米内防御任何反器材狙击枪的高密度防弹玻璃看着外面的丛林景色,嘴角带着惬意的微笑。黑豹先生就是这样,天塌下来他也不动声色,比如现在,他看着窗外的美景,脸上洋溢着微笑,你要是不了解他,绝对不可能猜到此时的黑豹心里就像爆炸了一颗原子弹一样的愤怒,这就是他的特点——脾气爆发前整个人会像死火山一样的安静祥和。在他旁边小心伺候的两名妙龄女子显然是经过专业的训练,倒弄精致的咖啡套具的手法异常熟练,并且丝毫没有声响,她们也不敢有声响发出。黑豹先生能微笑着看美景,也同样能微笑着把一个人剁成肉酱,像扔鱼虫儿一样地喂给他那巨大的鱼缸里的几百只金钱龟;或者直接大卸八块,喂他的狼狗群。黑豹先生不喜欢别的宠物,惟独喜欢金钱龟和大狼狗。

电子门发出悦耳的音乐,门边的显示屏上立刻出现了一张诚惶诚恐的人脸,黑豹回头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两名女子立刻会意,乖巧地躬身退到门边,将门打开,放那人进来,自己退出去。

“老板……”进来的人身材不高,精瘦精瘦,一张J国民族痕迹很浓的楔形脸上双目微合,目光向斜下方45度角投射,一对眉毛圆滑地环着上眼形成贴切的半圆,给人以很忠诚的印象。他躬身走进来,尽量不发出脚步声,绕过咖啡桌的时候也是异常轻巧。

“哈让,事情查的如何了?”黑豹目光还看着窗外,窗外一队巡逻人员正经过别墅前的同样涂成迷彩色的铁栅栏。

哈让暗暗吸了一口冷气,小心翼翼地汇报:“我刚刚亲自给所有我们认识的大小帮派头目都打了电话,他们都说,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对老板您的场子下手,同样,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吃了……‘老虎’胆。”

黑豹喝了一口浓浓的咖啡,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目光朝桌子上瞥了瞥,哈让立刻机灵地从桌子一角的紫檀木盒里拿出一根巴西雪茄放到黑豹的嘴边,又用纯金打火机点着了火。黑豹吸了一口,咳嗽了几声,哈让一张脸立刻流露出心疼的表情,神色十分到位地看着老板,等黑豹不咳了,这才放了心。

“我们认识的帮派,也就是说是J国所有的帮派喽?”黑豹淡淡地说。

“是的,老板。”哈让不无得意地附和着,“J国没有我们不认识的帮派。”

“军方呢?”黑豹又问,“说不定是那帮当兵的王八蛋穷疯了。”

“您那几位军方的老朋友我也问过了。”哈让早有准备似地说,“他们询问了当地的驻军,也通过私人关系跟政府那边问了问,都……没有结果。”

“那几个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黑豹终于摔了咖啡杯,一下子从靠背椅上弹了起来,不动声色的表情此刻也终于换上了一副凶相,目光盯着哈让,像是要吃了他一般,咆哮道:“六个蒙面人,手中持有先进的自动武器,训练有素,准备充分,十分钟的时间就控制了我整个西斯街赌场,连保险柜带筹码厅,加上赌客随身携带的现金,足足3000万!3000万!十分钟让我损失了3000万!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他们是幽灵?还是我们的人笨到了极点?抢了我的钱,到现在我连个影子都查不到?养你们这些饭桶做什么?”

哈让早已准备好的一身冷汗准时地冒了出来,两腿直打颤,一张忠诚的脸现在苦相十足,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他跟随黑豹多年,知道老板的脾气,这个时候他敢说错一句话,用不了五分钟就会到金钱龟的肚子里。

黑豹怒火未消,砸了咖啡杯又砸咖啡壶咖啡炉,那套价值数万的咖啡陶具转瞬之间就变成了残片散落在大厅的地上,接着倒霉的是桌子上的摆设、多宝格上的摆件……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黑豹一把拽住哈让的脖领子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一双凶残的眼睛露着凶光,恶狠狠地咆哮:

“哈让,你他妈的知道,我黑豹纵横江湖二十多年,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3000万?算个屁呀!我不在乎钱,我在乎的是我的脸面!有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砸了我的场子。我是要被同行耻笑的。更重要的是,以后谁还敢来我的赌场?嗯?”

“老……老板!”哈让喘着粗气,吓得魂飞魄散,身体悬在半空挣扎着应付,“老板!老板!您……您消消气,消消气,事情没那么严重……没……那么严重,我再去查!再去查!”

“查!给老子查遍全J国!”黑豹恶狠狠地将哈让扔在地上,咬牙切齿地说,“让我查到是谁,我一定会把他剁碎了喂龟!”

“是!是!”哈让皇恩大赦一般往后退,刚退到门口,又被黑豹叫住了。

“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哈让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黑豹凶恶的目光闪烁着,忽然说道:“你去查查,会不会是罗蒙?”

“不能吧,老板。”哈让小声说,“罗蒙哪儿有那个胆子?他不敢惹您吧……”

“让你查你就查!”黑豹怒吼,阴恻恻地说,“你还真以为罗蒙那个混蛋是个老好人啊?”

“是……”哈让赶紧应允,人却站在原地没动,又小心地说道,“老板,还有一件事情我倒是调查清楚了。”

“说!”黑豹没好气地说。

哈让点点头,小声地说:“就是上次那几个猎物逃跑的事情。我调查了一下,当时依格副厅长确实按照您的嘱咐给柯基的警察局长打了电话,咱们的人也在半路上等了,后来扑了个空……”

“我没让你讲事情经过,我就想知道原因!”黑豹说。

“是!”哈让继续说,“原因是,有一伙人贿赂了那个警察局长,半路上提前劫走了那个漏网的朴镇南。”

“有这事?”黑豹有些震惊。

“千真万确。”哈让说。

“会是谁干的?”

“不知道……”

“你他妈的就会说不知道!”黑豹怒声吼道。

“这事情,我倒是怀疑罗蒙。”哈让哆嗦着说,“您想啊,咱们要杀那朴镇南是为了灭口,咱们不在乎一两个猎物。那罗蒙就不一样了,他要是把朴镇南弄到手,好好收买一下。万一……到时候有那个警察局长知道咱们计划制造车祸的事,再加上永屋和朴镇南一起指证您,可就麻烦了。”

“嗯,有道理。罗蒙明的不行,喜欢玩儿暗的。”黑豹阴森森的目光闪烁着,“还有个永屋呢,我他妈的倒忘了!你马上去办,想办法让那个永屋死在看守所!还有,那个他妈的警察局长胆子也不小,想想办法,给他造个车祸!剩下个朴镇南,他们证据就不足了。还有,依格那儿你再去打点一下,那个老家伙关键时刻会有用。”

“是!”哈让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黑豹重新坐到靠椅上,怒气依然未消。查过了所有的帮派和军方、地方的人,现在他还真是怀疑起罗蒙来。说实话,罗蒙每次主动示弱给他,他可不是傻瓜,岂能看不出来?罗蒙示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与他对抗,同样,他之所以还没有像对付琼祥一样对罗蒙下手,也是因为对罗蒙的实力有所顾忌而已。就像是一头豹子,吃一只羚羊可以毫不顾忌,杀一只鬣狗就要琢磨琢磨时机的事情了。罗蒙相对于他,就是一条狡猾的鬣狗而已。这次自己的赌场被砸,3000多万现金被抢,他不心疼是假的,同时他也不得不防备着接下来的事情。砸了他一个,就很可能再砸第二个,不得不防啊!

想到这儿,黑豹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你来一下!”

很快,另一个人来到他的休闲厅里,那人与哈让同样的恭恭敬敬地走入,目光中却不全是哈让那样的谄媚,恭敬地同时,带着一种难得的英气。黑豹见到那人进来,怒气冲冲的脸上也终于挤出一丝微笑来,摆摆手招呼那人坐下,那人也不客气,俯身扶起被黑豹踹倒的一把藤椅,坐到了黑豹的对面。

“齐鹏啊,怎么样?这些天还适应吗?”黑豹微笑着递过来一根雪茄,亲自给那齐鹏点上,放下打火机,一双“温柔”的目光看着齐鹏,仿佛刚才自己的暴怒根本没发生过。

“还可以,多谢您的照顾了。”齐鹏恭敬地回着话,扫了一眼地上的杯盘狼藉,“老板,您又发火了?”

“我是气哈让他们一群废物!”黑豹板起脸说,“他妈的查了两天了,西斯街赌场的事情一点眉目都没有!要不是看在他跟了我多年的份上,我真想……齐鹏啊,你说你要是早一点跟了我多好!”

“老板您过于看重我了。”齐鹏不动声色地微笑道,“哈让大哥他们对您忠心耿耿,对公司的事务也是了如指掌,我可是刚过来没几天……”

“那只是时间问题!”黑豹摆摆手说,“齐鹏,你放心,我相信,以你的灵性,迟早会超过那帮笨蛋!现在我让你暂时负责别墅的安保,屈才啦!怎么?那帮人还听你的话吗?”

“有你的亲自宣布,谁敢不听?”齐鹏笑着说,但很快收起笑容,正色问道,“老板,您找我什么事情?”

“哦……”黑豹微微欠身,从茶几下拿出一个遥控器来,打开了另一侧墙壁上的隐藏式液晶显示屏,“齐鹏,你是特种兵出身,你帮我看看,这些人像是什么来路?”

液晶屏幕上,立刻出现了西斯街赌场监控录像中的景象。画面中,六名蒙面人冲进赌场,几乎没做任何停顿就快速占领了赌场大厅的所有关键位置,有几名赌场的保镖涌了上来,几乎连个照面儿都能跟那些人打上,就被他们制服了。其中一个蒙面人单手擎着一把加装了消音器的MP5SD冲锋枪,一梭子子弹打出去,赌场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用弹孔组成的J国文字的“抢”字,一下子震慑了所有人。那些人控制了赌场之后,开始用麻袋到筹码区、后厅银室、各个赌桌上收集钞票,很快就全身而退。整个行动流畅、迅捷、准确,让人看了都有些胆颤心惊。

齐鹏认真地看着画面,脸上无一丝表情,画面停止后,回过头来微笑着说:“这些人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像是普通黑社会混混所为。”

“是啊,是啊!”黑豹像遇到知音一样地说,“我就说嘛,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齐鹏,你看看,就这些人的一系列身手,别说是混混们了。我当年也在J国军方混过,就是J国的几大特种部队,也不见得有他们的素质!他妈的真邪了门了!”

齐鹏点头微笑,不置可否。

黑豹忽然看着齐鹏,目光中闪烁出异样地神色:“齐鹏,你来J国之前曾经在中国的特种部队服役是吧?”

“这事情老板不是早就知道?”齐鹏说。

“嘿嘿,我没别的意思。”黑豹笑着摆了摆手,忽然问道,“齐鹏,你说……假如是中国的特种部队,他们有没有这个身手?就好比是你吧,假如是六个齐鹏,有没有和他们一样的身手?”

齐鹏笑了笑,正色说道:“据我了解,中国的特种部队虽然厉害,但是都有严格的纪律要求,他们不可能跑到J国来抢钱啊。至于您说的第二个问题……我只能说,没有绝对的把握。”

“哈哈,齐鹏,我就喜欢你的谦虚!”黑豹大笑,“没关系,我就开个玩笑……”

“老板恐怕不只是在开玩笑吧?”齐鹏笑道。

黑豹果然停止了大笑,一张凶脸也严肃起来,低声说道:“齐鹏,我不在乎你是个中国人。说实话,我们的猎场可是杀了不少中国来的猎物啊。我不得不担心中国方面会有所报复。要真是这样,他们的目的,很可能不仅仅是我的一个赌场,我这座别墅的安保,是要紧张一些了……”

“老板放心!”齐鹏适时地说道,“我生长在中国不假,但是现在的我,跟中国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他们在部队那样对我,我还有什么可留情的?您放心,我这就将别墅区的防御再强化一遍,对您的保卫人员也加强训练,就算真是中国的特种部队来了,我们也不怕他们!”

“好!有志气!”黑豹开心地鼓掌笑道,“齐鹏,你放心吧,跟着我干,我会把你在中国受的所有委屈都给你弥补回来的!你加入J国国籍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多谢老板了!”齐鹏起身,郑重地给黑豹鞠躬,并感动地说道,“我齐鹏今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跟了您这样一位好老板!”

“客气了!哈哈!”黑豹心花怒放,很快又说,“齐鹏,我对你的能力是绝对放心的,但是我对外面那帮人的确不怎么放心啊,他们虽然大多数都在部队服役过,但说到底也全都是些混混兵,在部队里学到的东西有限。我是想,最近形势有点混乱,我计划花上一笔钱,让OAB派一两个作战小组来,协助你做做安保的事情。嗯……这事情就由你去办吧。”

“要是OAB能有人来,就最好不过了。”齐鹏微笑着说。

黑豹不以为然地说道:“OAB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有钱,让他们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老板,那我即刻去办。”齐鹏起身告辞。

黑豹看着齐鹏离开的背影,疑虑的目光投射过去,但是很快又释然,微微点了点头。这个齐鹏是半年前主动到他的赌场应聘保安员的,一开始这事情黑豹根本就不知道。三个月前,有十来个国外来的赌客没头没脑地到黑豹的赌场里出千,被黑豹的人当场抓获,那伙人居然都是练家子,赌场的二十多名保安没走几个回合就被人家给揍趴下来,消息传到黑豹这里,黑豹自然大怒,指示自己的一批私人武装人员火速赶到赌场“平事”,没想到人还没出发赌场就传来了消息,那个叫齐鹏的保安一个人独斗八名老千,最后全把他们制服了。黑豹这才对这个齐鹏关注起来,让他做了那个赌场的保安队长,两个月下来,关于齐鹏的事情不断反馈到黑豹那里,说他如何如何厉害,是个中国来的退役特种兵,不光擒拿格斗所向无敌,还是个作战高手。黑豹的私人武装正值用人之际,他自然不会放过齐鹏,于是开始格外地调查他的信息,甚至不惜通过自己的一些渠道去调查其真实身份。调查的结果令他很满意,这个齐鹏果然是中国一个鼎鼎有名的特种部队的精英人物,由于在部队里犯了点小错,却受到了很严厉的处罚,最终难以忍受部队的不公正待遇,才愤然提出退伍,到J国来求路子的。黑豹感觉这样的人不能错过,亲自到赌场见了齐鹏,齐鹏那独特的气质和忠诚的表白一下子把他给征服了,他越发庆幸自己得到了一个宝贝,又考察了一段时间后,最终下定决心把齐鹏调到自己的别墅来。齐鹏来的当天正赶上OAB的一个联络官和几个雇佣兵头目到他的别墅拜访,黑豹有意试探齐鹏的能力,提出让齐鹏跟雇佣兵过过招,结果让他大为满意,那些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头目们在齐鹏手下也全都成了败将。面对OAB联络官的盛情请求他“割爱”,要吸收齐鹏进OAB,黑豹干脆来了个一诺千金,当场任命齐鹏做了他的保卫队长。这事情虽然过去了十几天,可这些天以来齐鹏的表现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在他的调教下,自己别墅的保卫工作上了一个不小的台阶。

“这样的一个人才,正是我黑豹需要的!”黑豹重新坐下来,欣慰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