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7章 赌客

浴血刀锋

“正山先生、正山夫人!欢迎光临!”赌场的经理波玛异乎寻常地呼喊吸引了大厅内不少人的目光,那些人齐刷刷地朝正被波玛和几名服务人员前呼后涌迎进来的一对年轻夫妇望去。

在J国的赌场老板中,心烦的可不只是黑豹一个,那位被黑豹“誉为”鬣狗的罗蒙先生,心情比黑豹好不了多少,只是两个人的烦心事不一样。黑豹烦的是不知哪个不要命的砸了他的赌场抢了他的钱;而罗蒙老板烦的却是黑豹。黑豹的心腹哈让刚刚给他打过电话,说是黑豹先生委托他问候一下老伙计,可是话里话外表达的全是一个意思:西斯街赌场的事情到底跟你罗蒙有没有关系?黑豹的西斯街赌场出了事情,这事儿罗蒙自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全J国的人都知道了,但是那件事情真的跟他罗蒙没有关系!罗蒙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内容跟那些大大小小的帮派头目没有什么区别:我罗蒙有几个胆子敢砸黑豹先生的场子?请黑豹先生把心放肚子里吧,我罗蒙绝不是事情的主使者,我是黑豹先生忠实的朋友,是他的崇拜者!我怎么会得罪黑豹先生呢?我不但不会得罪尊敬的黑豹先生,我还保证,一旦我知道是谁干的,会在第一时间报告给黑豹先生。

哈让有些失望地挂了电话,罗蒙先生的火气就来了。他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砸了黑豹的赌场,抢了他的钱,尽管他刚知道这件事情时心里很是舒坦。罗蒙也猜不出来到底是谁干的——狡猾的他甚至怀疑,是黑豹监守自盗!以黑豹的为人,绝对不排除这种可能!自己派几个手下伪装劫匪,砸了场子抢了钱,然后嫁祸给他罗蒙。这套路数黑豹早就用过,琼祥是怎么死的?还不是黑豹自己杀了自己的两个姘头,然后说是琼祥抢他的女人,带着人把琼祥给灭了?用俩女人换了琼祥的半壁江山,黑豹真是个畜生!

罗蒙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靠谱。想想吧,自己派出合布等俩人去永屋的地下室“取”那没被警察发现的四个“猎物”,结果合布俩人一去不回,他随后派人去看,地下室里一个人毛都没有。那地下室的密码门和入口除了永屋和吉赞,就只有他和黑豹的人知道。说不定就是黑豹先下手为强,抢了他的“猎物”又杀了他派去的人!

难道黑豹要冲我下手了?罗蒙疑虑重重。他知道,要是他自己不防范,黑豹对他下手是迟早的事情,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事情绝不会那么快!黑豹强,他也有些实力,黑豹不可能铤而走险,做那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

开设猎场是他最先想出来的,他也从中赚了一大笔钱——那些猎人者会花费巨款加入他的会员,杀他一个“猎物”还会付一定的佣金,同时一起来的客户们大多还会给这样的猎杀加点彩头,杀人多者能赢不少的钱,而他又会从中收取抽红。这游戏实在是太妙了,赚钱也太容易,太多了,否则他不会铤而走险地雇佣OAB的佣兵去各地绑人。后来没多久,琼祥和黑豹也开设了猎场,他没有办法,只能跟他们“和平共处、利益均沾”。再后来,琼祥死在了黑豹的枪下,他不得不暂时示弱,主动提出和黑豹四六分猎物。这才多久啊,雇去中国抓人的OAB小队就神秘地消失了。罗蒙不认为那个佣兵小队是出了什么危险,他坚信是黑豹又吃了独食,私下里把佣兵们收买了过去,所以他们才不跟自己联系了。再后来永屋那个王八蛋就出了事,上好的“生意”一下子就难以为继了。

“老板,R国来的几个客人又跟我们联系了,想来打猎。”罗蒙的手下路加进来汇报。

罗蒙眼皮都懒得抬,有气无力地说:“跟他们解释一下,就说猎物渠道出了问题,让他们再等等。”

路加为难地说:“老板,我是怕这样一来,那几位客人就跑到黑豹那里去了……”

“那就让他们去!”罗蒙烦恼地说,“永屋出了事,他黑豹不也断了路子?他手里能有几个猎物?”

“老板。”路加走近一步,小心翼翼地说道,“要不我们想想别的办法,从J国……”

“胡说八道!”罗蒙瞪着眼睛吼道,“黑豹都不敢做的事情我们敢做?弄本国的人进来,政府能干吗?你别看政府那些人现在都被我们的钱弄晕了头,一旦出了事,谁也不敢扛!”

“那我去跟客户们解释一下吧。”路加转身就要退出去。

“回来!”罗蒙皱着眉头把路加又叫了回来,说道,“也别光顾猎场啊!赌场那边这几天怎么样了?”

“那边倒是很不错呢。”路加一下子笑了起来,兴奋地说道,“老客户都还在,又来了不少的新客户。收入这几天一直攀升。”

“嗯!”罗蒙终于舒展了面容,心情好了一点,“东方不亮西方亮嘛!猎场暂时遇到了困难,我们可别放松了老本行!老客户要坚决留住,新客户更是要全力拉拢!看看有没有新来的大户,必要的时候我亲自出面搞搞关系……”

“我正想跟您说呢。”路加笑道,“柯西的场子里,最近来了一男一女,二十多岁的年纪,说是R国人,别看年龄小,出手可是大方呢!一场下来,几百万的输赢,毫不在乎。我们几个老客户都有点扛不住了。”

“是吗?”罗蒙来了兴趣,问道,“R国来的?什么来头?”

“据说是R国一个船商的儿子、儿媳,新婚不久到J国专门赌钱散散心的。”路加笑道,“俩人住在柯西的神光五星酒店,每天晚上都来场子里,那男的说,去了拉斯维加斯和澳门,感觉那儿的赌场光怪陆离的,规矩太多,不如咱们这儿的赌场,三教九流都有,又都是现金进出,刺激。我看俩人的气质和排场,身份应该错不了。昨天晚上那男的在百家乐台上一个回合输了一百多万,眼睛都没眨,和老婆谈笑风生的,那气派……”

“嗯,不错啊!”罗蒙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路加,我看你尽快去一趟柯西的场子,邀请他们一下,我跟他们见见面。”

“是!老板。”路加应和着,“还到您这里来吗?”

“当然!”罗蒙得意地笑道,“请他们到我的私人别墅里来,说明我很坦诚,也很热情,更能表现我的诚意嘛。”

“老板,您做生意就是有一套。”路加拍马屁道,“这一点,黑豹这辈子都学不来!”

“别跟我提那个混蛋!”罗蒙气鼓鼓地说。

罗蒙位于柯西的赌场是他所有场子里最大的,也是装修最豪华的,因为柯西市是J国的旅游胜地,大部分国外游客来到J国之后都会选择来柯西。赌场就设在柯西标志xing建筑神光五星级大酒店附近的一座三层小楼里,从表面看,这座建于十几年前的小写字楼并无任何出奇之处,但是只要你一进去,就会发现小楼还有一个暗门通往地下,那里才是赌场的所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24小时人声鼎沸,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客们在这里流连忘返,服务生忙碌地穿梭在各个赌桌之间为赌客们提供J国最好的饮料、美酒和特色食品,身着金色超短装的筹码小姐们则细心地陪着各自的客人豪赌。

“正山先生、正山夫人!欢迎光临!”赌场的经理波玛异乎寻常的呼喊吸引了大厅内不少人的目光,那些人齐刷刷地朝正被波玛和几名服务人员前呼后拥迎进来的一对年轻夫妇望去。男的一身纯白色的绝版名品休闲西装,配上他高大的身材和古铜色的肤色,举手投足间显露着非凡的气质和独有的英俊潇洒;温柔地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更是一身的珠光宝气,但绝无庸俗的痕迹,美丽的面容经过精心的装扮,更显得典雅富贵。他们身后跟着四位戴着墨镜、身材壮硕的黑衣保镖和一名戴着金丝眼镜、挎着鳄鱼皮包的贴身管家,五个人也跟他们的主子一样的高傲。两个人的出现很快引起一片啧啧声,投射来的目光中有艳羡,有景仰,也有耐人寻味的嫉妒。

林云龙挽着雨燕在赌场众人的簇拥下进入,高傲的目光根本没把大厅里的赌客们放在眼里,而是直接走向了大厅一侧的VIP套房,那是只有百万级以上的赌客才可以进入的豪华之地,是大厅赌客们向往或者怀念的地方。

“正山先生,莫扎斯先生和西恒先生已经在等您啦。”波玛脸上带着献媚的笑,边走边说,“昨天您在筹码区还存着20万的筹码,要不要现在取出来?”

林云龙温柔的目光望向雨燕,雨燕轻笑一声,冲后面的管家示意了一下,那管家立刻会意,从皮包中拿出一张现金支票塞到波玛的手中,雨燕笑道:“隔夜的筹码会不吉利的,那20万的筹码就由您做主,一半赏给场子里的工作人员,另一半分给大厅里的朋友们吧,这200万,马上兑换成筹码……”

“啊……”波玛大吃一惊,没听说有人把20万的筹码白白送人的,他很快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笑道,“是、是,正山夫人可真是豪爽啊。”

“出来玩儿,开心最重要。”雨燕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VIP套房的门已经被殷勤的服务生打开,林云龙一出现在门口,里面早已经落座的两名大亨打扮的胖子立刻站起身来,纷纷朝林云龙拱手示意。他们的身后,几名保镖的嘴角也流露出笑容来。

“莫扎斯先生,西恒先生,让两位久等了。”林云龙礼貌地拱手,走进豪华套房。身后全才化装成的“管家”和硬币、黑客化装成的保镖跟着林云龙和雨燕进去,山炮和地雷则背手分立套房门外两侧。

“哈哈!多等正山先生一会儿,我们没有意见。”一头金发的欧洲珠宝商人莫扎斯笑着说。几天以来他们都和这对正山夫妇开赌,各自赢了这对夫妇几百万,早把他们当成了财神爷。

VIP豪华套房的门关上了,没用多久,整个赌场就进入到了“**”。

“正山先生单注收盘120万元,10万元小费!”

“正山先生再兑换100万筹码……”

没有人见过如此豪爽的赌客,赢了就赏巨额小费,输了毫无退意,继续兑换筹码,有心人暗自算了一下,两个小时不到,这对正山夫妇赢少输多,最少输进去了300万!从赌场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看,俩人玩兴正浓呢!

“路加先生,您怎么来了?”赌场的经理室内,波玛诚惶诚恐地向路加鞠躬,路加在罗蒙面前只是个心腹管家,在波玛这些赌场经理的眼里可是“钦差大臣”,马虎不得!

“那对正山夫妇还在吗?”此刻的路加完全没有了在罗蒙面前的卑躬屈膝,反而架子十足。

“在、在。”波玛点头说道,“最近这些日子正山先生夫妇每晚必到,每次都玩上两三个小时,这可真是个大户啊!总体算了算,他们这些日子输了不下千万了!”

“老是输吗?”路加皱着眉头问。

波玛笑道:“莫扎斯和西恒这俩人您是知道的,**湖了。两个人合起伙来对付正山夫妇,正山夫妇有钱是有钱,牌技可比那两位差了许多。就拿今天晚上来说吧,正山夫妇输了快300万了!”

经理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名小主管冒失地进来,波玛扭头骂道:“混蛋!没看见我在跟路加先生说话吗?”

“对不起经理,对不起路加先生……”小主管慌张地说,“我是来向您汇报,正山先生玩儿得尽兴,要走了。”

“哦?”路加着急地起身,冲波玛说道,“波玛,你马上把他们夫妇留住,我要见见他们。”

十分钟之后,莫扎斯先生和西恒先生已经兴高采烈地离开,林云龙和雨燕坐在VIP套房内厅舒适的沙发上,不紧不慢地喝着上好的咖啡。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波玛引着一脸笑容的路加走了进来。

“正山先生,正山夫人。”波玛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大老板罗蒙的私人助理路加先生。路加先生是专程来拜会两位的。”

“路加先生,您好。”林云龙和雨燕二人起身,落落大方地与路加握了握手,重新落座之后,路加开门见山地从皮包里拿出一张300万元的现金支票来,双手递给林云龙,恭敬地说道:“正山先生,我是受罗蒙先生的委托专程来拜会二位的,我听说二位今天晚上手气欠佳,请示罗蒙先生后,他特意委托我表达一点小意思,罗蒙先生说,今晚二位的损失,算他的了……”

“哈哈哈哈……”林云龙没有接那支票,忽然大笑起来,他这一笑,让波玛和路加都愣住了。林云龙止住笑,继续说道:“恕我直言,罗蒙先生虽然是开赌场的,可他本人一定不是个好赌者。”

“此话怎讲?”路加惊讶地问。

林云龙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殊不知为赌者也分境界,低级境界者只为输赢,红了眼睛地追求那铜臭之物。而高境界者,早已经看惯输赢,只把输赢之事看作一种乐趣。赢是乐趣,输也未尝不是乐趣。在下夫妇虽然不才,却也早就看淡了什么输赢得失,区区几百万的钞票对我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请转告罗蒙先生,他的盛情我们夫妇领了,这钱嘛……”

“正山先生年纪不大,真是豪爽过人啊!”路加颇有些尴尬地收起支票,不得不由衷地赞叹,接着又笑道,“正山先生初到我们J国,可能对罗蒙先生还不太了解,罗蒙先生纵横江湖数十年,最愿意结交的就是天下的豪爽之士。这次,正是罗蒙先生听说了您伉俪二人的大名,急着派我来邀请二位到他的私人别墅一会,共饮窖藏美酒,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兴趣光临?”

林云龙哈哈笑道:“我们早就听莫扎斯和西恒两位先生说罗蒙先生是J国的超级大亨,在丛林中建有自己的别墅,那里环境幽雅,风景怡人,窖藏的美酒,没有一件不是世间极品。既然罗蒙先生盛情邀请,我们夫妇求之不得呀!”

路加没想到林云龙这么痛快就答应了邀请,心里大喜,连忙起身说道:“那真是太好了!如果正山先生方便的话,明天一早我派人到二位下榻的酒店恭候。”

“有劳了!”林云龙微笑着说。

“不过……”路加脸上带着笑,看了看林云龙身边的全才等人,说道,“正山先生,您知道……罗蒙老板的私人府邸,就连我们这些人也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这个您放心。”林云龙看出了路加的心思,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时候坦然笑道,“既然是罗蒙老板的私人住所,明天只有我和jian内两个人去,我的随从们跟我们来J国许多天了,一直小心伺候着我们,明天我会给他们个机会,在柯西四处的景点好好玩上几天。”

“正山先生,您可真是位仁慈的老板啊。”路加这话说得倒是心里话,罗蒙对他就没这么好。

离开了赌场,刀锋小组迅速回到了酒店,开始积极准备。他们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按照计划,林云龙和雨燕还要继续伪装成R国来的富豪正山夫妇,堂而皇之地应罗蒙的邀请去他的私人别墅,而硬币等人早已经准备好了行动计划。

太阳重新升起来的时候,一辆豪华版凯迪拉克轿车和一辆路虎已经等候在神光大酒店的门口,林云龙和雨燕一身正装地走出酒店,身后的“随从们”前呼后拥地将随身的几个小行李包拎出来。他们刚一露面,立刻有罗蒙的手下从路虎车上下来,殷勤地将行李包全都放到车内。

“那里面可全都是我们老板和夫人的日常用品,千万要小心!”全才嘱咐着。

“您放心吧!”路虎上的一个人笑嘻嘻地说,“接这样的大老板去罗蒙先生的别墅,兄弟干了不止一次啦,保证出不了差错!”

这边,林云龙和雨燕已经坐进了凯迪拉克车里,全才等人“殷勤”地跟老板告别,林云龙若有所思地笑道:“你们几个难得有自己的时间,好好玩几天吧,可不许出什么差错。”

“老板放心,老板放心!”全才笑着说。

“正山先生,我叫明雄,是奉罗蒙先生之命专程来接您的。”凯迪拉克车上,副驾驶的位置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扭头冲林云龙和雨燕微笑着说道,“我们要先开车到柯基北部的丛林边上,那里我们的直升机已经在等候您和夫人了。”

“有劳了。”林云龙微笑着说。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离神光大酒店。

柯西市紧邻贯穿J国的内河——依古拉河中游的拐点处,因地势低洼,这里形成了一座天然的湖泊——依古湖,从天空俯瞰,依古湖就像是镶嵌在绿色丛林之中一颗巨大的蓝宝石,周边景色,美不胜收。多年以来,依古湖一直是享誉中外的旅游胜地,吸引了世界各国大量的游客,而旅游区内大大小小的娱乐项目也都是人满为患,那些J国的生意人们扯着嗓子招揽顾客,竞争相当激烈。所以,当身着名品休闲装、各自背着硕大的旅行包的硬币等五人出现在旅游区入口的时候,立刻围上来一大帮子的J国男女,七嘴八舌地向他们推荐各种各样的娱乐项目:

“先生们,水上飞艇玩过没有?紧张刺激得很呢!每人20元,体验飞鱼一般的感觉!”

“坐坐月亮船吧!在船上可以喝酒、钓鱼,需要的话还有漂亮的美眉陪伴呢!”

“激光枪打靶玩不玩?考验你们的枪法!”

……

“直升机!直升机!真正的SA321H超黄蜂直升机!海军陆战队专用!”一个头发染成黄毛儿的小伙子扯着脖子喊。

“你!过来!”硬币笑眯眯地指着那个黄毛儿小伙子问,“你说你有什么?”

“真正的SA321H超黄蜂直升机!海军陆战队专用!”黄毛儿一看有门儿,扯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看了看五人的衣着,更加坚定了信心,“不怕贵就来吧!真正的海军陆战队员享受!100元一位,半小时高空飞行,俯瞰依古湖全景!”

“过去看看!”硬币感兴趣地说。

黄毛大喜,带着五个人朝着湖边而去,转过几个巨大的船帆形休闲帐篷,一架浑身被涂成迷彩色的直升机就停在湖边一座水泥停机坪上。直升机下面已经有十来个游客在排队了。

“我靠!”硬币笑了起来,指着那直升机对黄毛说道,“你们这克隆的蛮像的啊。”

“克隆?这可是真家伙!”黄毛还嘴硬。

硬币不想跟他争,克隆不克隆不重要,眼前这架仿制的超黄蜂直升机虽然有些破旧不堪,样子与真正的超黄蜂SA321H军用直升机差距也甚大,但是足够他们用的了!黄毛儿领着五人一起来到直升机下,冲一个身着沙滩休闲裤衩、光着膀子的胖子喊:“老板,又来五个!”

“齐了!”胖子欣喜地从腰包里扯出一打印刷劣质的“机票”来,冲硬币他们招手,“买票买票,人齐了马上起飞,每人100元!”

“老板,这飞机能装多少人啊?”硬币不动声色地问。

“不算正副驾驶员,能装十五名游客。”胖子得意地说,“他们十个,加上你们五个,正好!”

“那多没意思啊!”硬币笑道,“要玩儿就我们几个玩儿,不带别人。十五个座位,我全包了!”

“啊?”胖子再次打量了一眼硬币等人,看他们穿着的确不俗,当下笑道:“无所谓啦,我只按座位收钱,人少我还省油呢。”

“那可不行!我们排了半天的队呢,有钱了不起啊?”身后,一名游客不满地喊。

“你妈个×的,找事儿是吧?”后面,山炮故意瞪着牛眼上前一步,用标准的J国口音骂了一句,试图用这种方法将其他人劝退。那游客一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果然一下子没了电,嘴里嘀咕着:“不玩了!不玩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嘛,咱们都走。”

“哎——别走啊!别走啊!”胖子一见身后的几名游客都要走,也着急了。后面的硬币一把拉住胖子,笑道:“让他们走就是了,我给你3000块!”

“啊?”胖子又惊讶了,真是遇上有钱的主儿了!当下也不拦那几名要走的游客了,笑嘻嘻地从硬币手里接过来一沓钞票,回身冲几个伙计吼:“他妈的,愣着干什么?伺候客人穿航服啊!”

“老板,航服倒不着急。”硬币看着那一件件破烂的航服笑道,“有没有降落伞?”

“你们要那玩意儿干什么?”胖子不以为然地说,“低空飞行,下面就是水,航服上不都有救生衣嘛,湖里都有摩托艇快艇,出不了危险。”

“你就说有没有吧,没有我们可不坐。”后面的全才说。

胖子无可奈何了,摊开双手说:“关键是我没预备多少,就一个。”

“一个就够了,给我们带上!”硬币笑着说,“兄弟们,登机!”

五个人迅速拥上了直升机,全才干脆坐到了前舱副驾驶的位置,胖子难以理解地让手下人把那个降落伞包带上了直升机,嘴里嘀咕着:“有病!五个人带一个降落伞,有个屁用?”正说着,猛然发现全才拿着那降落伞包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急忙大喊,“你!下来到后面去!那是我副驾驶员的位置!”

“对不起老板,我喜欢坐前面儿!前面看得清楚。”全才笑着说。

“那可不行!”胖子喊道,“你坐那儿,我的副驾驶员坐那儿?”

“老板,你就让我兄弟坐那儿吧!”硬币又扔下来几张钞票,笑着说,“我那兄弟学过直升机驾驶,水平比你那驾驶员还高呢。他坐那儿,我们放心。我再加1000块!”

“他妈的,也就是你们给钱多……”胖子喜笑颜开地捡起地上的钞票。

正驾驶员到位,直升机随即启动。这破旧的仿制品xing能居然还不错,噪声大是大了点,爬升速度却不慢,几分钟之后,已经出现在了300米的高空,在依古湖上空盘旋起来。

“兄弟,能不能再高点儿?”全才坐在副驾驶位,冲那驾驶员喊。

“那可不行!”驾驶员大声说,“我们老板有规定,最高只能这么高,再高我的工资就得降。”

“那你这直升机不糟蹋啦?”全才笑着说,“你过来,我开吧!”

“那更不行了!”驾驶员惊慌地说,“你开?你开我就开不成了。”

任务受阻,全才不得不从腰间拔出沙漠之鹰手枪,对准驾驶员的脑袋吓唬道:“兄弟,还是我来吧,丢工作总比丢命强不是?还有啊,你那个手指可千万别按那个按钮,我知道那是报警钮,你一按,我这枪准响。快点儿吧,先启动自动驾驶系统,我都看见了有那功能,说实话你这玩意儿仿得挺高级的,我们是慕名而来的……”

在全才的温柔胁迫下,驾驶员早吓得灵魂出窍了,马上把驾驶的位置让给了全才。全才也不客气,熟练地让直升机直冲高空。500米……800米……1200米……

“马洛!你他妈的玩儿什么呢?”耳机里很快传来地上那胖子的怒吼。全才按通了通话器,笑着说:“老板你好,现在开飞机的不是马洛。”

“他妈的,我早感觉你们这几个王八蛋不是好东西!”胖子在耳机里歇斯底里地喊,“听我的,赶紧把飞机给我还回来,我可告诉你,我那飞机上装了GPS报警定位系统,你们跑不了……”

“GPS报警定位系统?对不起,我刚把它给拆了,你有备用的吗?没有吧?GPS导航系统我倒是留着呢,不过那只对我有用。”全才说。

胖子在通话器里安静了几秒钟,很快,全才的耳机里传来胖子哭丧似的声音:“兄弟,我求求你了,别闹了行吗?我为了买这架直升机把家底全搭进去了,花了200万,到现在还欠100多万呢!……兄弟,我把钱全退给你们,再赔你们一万行吗?”

“老板。”全才不再笑了,正色说道,“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直升机我们得用上几天,之所以现在告诉你,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你放心,我们无意让你破财,你现在就把银行账号告诉我,十天之后我们会付200万给你。当然,要是你在这期间报警或者声张出去,飞机和钱恐怕就都没了。”

“你们有那么好?”

“信不信由你!”

直升机在人家手里,胖子是没辙了,无可奈何地将自己的银行账号告诉给全才,全才认真地记了下来,这才关了通话器,扭头冲那驾驶员说:“马洛是吧?你学过跳伞吗?”

“学……学过。”马洛战战兢兢地说。

“那就好。”全才说,“现在你戴上那个伞包,可以跳下去了。”

“我从来没从这么高的地方跳过。”马洛看着下面,带着哭腔说。

“要不咱们到2000米高度再试?”全才戏谑道。

“我跳!我跳!我马上跳!”马洛快速穿戴起降落伞包……

降落伞成功打开,缓缓降落,全才驾驶的直升机也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机舱内,所有人都已经换上了旅行包中的丛林迷彩服,将拆解后的武器重新装好。硬币看了看黑客打开的电脑屏幕,林云龙藏在鞋底的GPS卫星追踪器运转良好,正在电子经纬图上飞快地移动着。

“头儿已经上飞机了,目前方位是……全才,跟住!”

“收到!”全才重新调整直升机,朝着林云龙移动的方位直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