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8章 茶道

浴血刀锋

林云龙话锋一转,笑着对罗蒙说道:“罗蒙先生,有一样游戏,您为什么不跟我们提起呢?”说着,他笑着抬起手来,比划出一个开枪的姿势。

罗蒙的私人别墅虽然比不上黑豹的那座迷彩城堡,但是豪华程度也相当地不同凡响。整座别墅群依山而建,两道巨宽的排水渠呈人字形分流,使别墅永远不必担心可能的山洪冲击。别墅群由四座主要建筑组成,主建筑的周边建了不少的平顶房供罗蒙的私人武装居住。右侧的一大片人工绿地用绿色的铁栅栏围绕着,建成了一座豪华的高尔夫球场,球场上方的一排高瓦灯使这里可以满足罗蒙先生24小时的奢华需要。巨大的建筑群内到处可见身穿各色迷彩服巡逻的全副武装的人员。

直升机就降落在四座主建筑之间的停机坪上,刚刚走下飞机的林云龙和雨燕一眼就看到了满脸笑容的罗蒙带着十几名西装革履的手下在那里恭候了。与资料照片上相比,罗蒙清瘦了一些,但是双眼十分有神,笑容中满是诚意,一看就知道是极有城府之辈。他身后的人中,路加也在其中,其余的人林云龙并不认识,看到他们下了直升机,脸上也全都堆上了“真诚”的笑容。

路加已经快步迎了上去,抢先向自己的老板介绍“正山夫妇”,罗蒙向二人微微地鞠躬,优雅地伸出手来分别跟林云龙和雨燕握了握,绅士气度十足,若不是早知道了他的底细,林云龙真的很难将他与那个大混混出身的赌场老板、杀人的恶魔联系起来。

罗蒙一行很热情地将林云龙和雨燕迎进自己的主会客别墅中,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陈设着名贵的黄花梨木沙发椅,四周靠墙放的多宝格中摆满了各式的珍奇摆件,给人无比奢华的感觉。几人一落座,立刻有两名妙龄女子端上来一套考究的玉石茶器,罗蒙熟练地为林云龙和雨燕各自递上了一杯香茗,两人知道这罗蒙心思缜密,当下也不客气,依照R国茶道的礼节恭敬地双手接茶、致谢,尔后三转茶碗,轻品、慢饮、奉还。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熟练又不失庄重,一下子让罗蒙的心放下来不少。

“正山先生,正山夫人。”罗蒙微笑着说道,“茶道是贵国的传统技艺,我这一招现学现卖,让二位见笑了。”

“哪里哪里。”林云龙肯定地点点头,赞叹道,“没想到罗蒙先生做大生意的,对这茶道之事也是如此精湛,倒让我这个本国人有些汗颜了,好茶!的确是好茶!不光茶好,就是这一套用整块中国蓝田玉雕琢的茶具,也是在下平生仅见。”

“哈哈!正山先生过奖了。”罗蒙得意地大笑,笑声止住,这时候又将目光转向了雨燕,颇有些意味地微笑道:“久闻正山夫人乃是R国名门闺秀,想必对茶道这一行自是了若指掌。不瞒正山夫人,在下虽然于偶然的机会学了一些茶道的皮毛,但是对贵国茶道还有许多不明就里之处,今天天赐良机,我倒真想跟夫人请教一二。”

这个罗蒙做奸商真是屈才了,完全可以做个谍报特工,这分明是在变着法子地验证自己的虚实呢!雨燕心里恨恨地想着,表情上却不动声色,当下礼貌地躬身,微笑道:“罗蒙先生过奖了。请教二字我可担待不起。”

林云龙自然也看出了罗蒙的伎俩,这时候在一旁笑道:“罗蒙先生,不是我自夸,贱内从小在家族里就接受茶道熏陶,别的她愚笨,说到茶道,您只管提问就是!”

“那我冒昧了!”罗蒙收起笑容,装作很认真地说道,“我听说在贵国历史上,将茶道提高到艺术水平的是一位名叫千利休的人。他提出了茶道的‘四规七则’,我虽然知道这‘四规七则’的内容,却对其中的含义不太了解,还请正山夫人赐教!”

雨燕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千利休是我国织丰时代的名人,茶道的‘四规七则’就是由他确定下来并沿用至今的。所谓‘四规’,即和、敬、清、寂。‘和’就是和睦,表现为主客之间的和睦;‘敬’就是尊敬,表现为上下关系分明,有礼仪;‘清’就是纯洁、清静,表现在茶室茶具的清洁、人心的清净;‘寂’就是凝神、摒弃欲望,表现为茶室中的气氛恬静、茶人们表情庄重,凝神静气。所谓‘七则’就是:茶要浓淡适宜;添炭煮茶要注意火候;茶水的温度要与季节相适应;插花要新鲜;时间要早些,如客人通常提前十五到三十分钟到达;不下雨也要准备雨具;要照顾好所有的顾客,包括客人的客人。从这些规则中可以看出,我国的茶道中蕴含着很多来自艺术、哲学和道德伦理的因素。茶道将精神修养融于生活情趣之中,通过茶会的形式,宾主配合,在幽雅恬静的环境中,以用餐、点茶、鉴赏茶具、谈心等形式陶冶情操,培养朴实无华、自然大方、洁身自好的完美意识和品格;同时,它也使人们在审慎的茶道礼法中循规蹈矩,养成认真地、无条件地履行社会职责、服从社会公德的习惯。因此,我国人一直把茶道视为修身养性、提高文化素养的一种重要手段。”

“受益匪浅!受益匪浅啊!”罗蒙完全放下心来,鼓掌笑了起来,这次不光是他,就连坐在旁边的林云龙也忍不住发自内心地为雨燕喝彩起来。他只知道雨燕受过严格的训练,对于各国的一些文化常识自是不陌生,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对这些知识掌握得如此透彻。看她刚才面带微笑,娓娓道来,俨然就是一位对茶道了若指掌的R国名门闺秀。

罗蒙通过茶道这个“题目”考验了林云龙和雨燕,现在在他的心里,两个人的确是不折不扣的R国名门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三个人一阵寒暄,谈话的内容自然都是些客套话,聊到最后,话题自然转到了赌博上,罗蒙很“真诚”地感谢“正山夫妇”对他赌场的照顾,同时表示为表达对二人的感谢,他将在自己的私人别墅安排一系列的活动,让二人好好玩个痛快,品美酒、打高尔夫、参观罗蒙先生精心收藏的各国赌具等等。

对于这些邀请,林云龙自然是满口应允,但是此时他话锋一转,笑着对罗蒙说道:“罗蒙先生,有一样游戏,您为什么不跟我们提起呢?”

“哦?”罗蒙有些惊讶地看着林云龙,疑惑不解地问,“我既然盛情邀请您的光临,自然是要请您在我这里好好玩上几天,不知道正山先生说的是什么……游戏,让我招待不周了呢?”

林云龙笑着抬起手来,比划出一个开枪的姿势。

“啊?”罗蒙一下子愣住了,很快反应过来,讪讪地笑道,“您是说……”

“打猎。”林云龙直言相告,“罗蒙先生不必惊讶,您知道,我和贱内这些日子在柯西的赌场里流连,自然认识了许多您的老顾客。他们不只一人跟我们讲过,说您这里还有一种十分刺激的游戏。不瞒您说,我之所以这么痛快地应邀前来,就是也想玩上一玩儿。”

“这个……”罗蒙一脸尴尬,喃喃地说道,“正山先生,那游戏……过于血腥,我想的是,正山先生及夫人乃是大家之后,对这种……”

“哈哈哈……”林云龙大笑之后,脸上明显有些了愠色,不客气地说道:“看来罗蒙先生并没有把我们当真正的朋友看啊!我们早听说,只有罗蒙先生十分信任的好朋友,才有机会到猎场里玩儿呢!”

“不不不,两位误会了误会了。”罗蒙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这位正山先生是为了玩猎人的游戏才来的,再看一眼正山夫人,居然也是一脸的期待。罗蒙暗自惊奇这一对富豪子弟可真是胆大,即使如此,还是尴尬地笑道:“实不相瞒,正山先生,若是前些日子您过来,不用您自己说,我也会推荐那游戏给您的。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我的猎物渠道出了问题,猎场里没有猎物啊。”

“一个也没有吗?”林云龙板起脸,严肃地问。

“没有,真的没有。”罗蒙摊开双手说,“正山先生,请您相信我,我是个商人,需要有您这样的大亨照顾我的生意,我开那个猎场,还不是为了赚钱?但凡有,哪怕是一个两个,我也不会放着生意不做的。”

“那可真是扫兴……”林云龙脸上不高兴,心里却有些释然了。要知道他们这次的任务并不仅仅是清除罗蒙这个人渣,重要的是要救出可能的幸存者,看那罗蒙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没有了拯救人质的过程,任务倒是简单了许多。

“正山先生,真是对不起呀。”罗蒙“诚恳”地说,“要不这样,我的猎场现在空着,我派人放一些山鸡、野兔、鹿什么的,亲自陪二位过过枪瘾?等我的渠道畅通之后,猎物到了,再邀请您二位再过来一次如何?”

目的达到,林云龙轻松地舒展了眉头,与雨燕相视一笑,说道:“既然已经来了,也只有如此了。倒是浪费罗蒙老板的时间了。”

“哪里哪里。”罗蒙长吁一口气,笑道,“只要二位开心,就是我的最大心愿了。”

“罗蒙先生,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呢?”雨燕问。

罗蒙笑道:“那些野物都是现成的,就在我猎场的饲养仓,我们随时可以过去。”

“那就明天一早怎么样?”林云龙说,他估计明天一早硬币他们怎么也该到了。

“没有问题,我马上安排。”罗蒙热情地说,“二位,现在请随我四处转转怎么样?我的酒窖可已经打开了呢。”

“客随主便。”林云龙笑着起身。

“黑豹先生。”黑豹的迷彩城堡内,管家哈让低眉顺目地站在黑豹的面前,手里拿着两张照片,“您吩咐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那个叫塞姆的警察局长今天上午开车上班的时候遇到了车祸,被一辆大货车撞成了肉饼。”

黑豹从哈让的手中接过那两张血肉模糊的车祸现场照片,阴沉地嘴角逐渐露出笑容来,冷声笑道:“他妈的,一个小小的地级市警察局长,也敢坏我黑豹的大事!哈让,这事情的善后工作可一定得做好。毕竟那王八蛋是政府公职人员,出了差错可不好。”

哈让得意地笑道:“您放心,那个肇事的大货车司机居然是一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孩子!那孩子来自孤儿院,车是他偷来的。”

“嗯,那孩子做的不错啊。”黑豹阴恻恻地说。

“我已经答应给那孩子存足够的钱,他只要劳教个两三年,这辈子都不用担心吃喝了。”哈让说。

“哦?是吗?”黑豹笑了起来,把两张照片用纯金打火机烧成了灰,对哈让说,“劳教所里其实也经常发生意外的,那帮坏孩子们经常会因为一些意外死亡。”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哈让心里暗自吃惊,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献媚地笑道,“永屋今天上午也死在监狱里了,据说是心肌梗塞猝死。”

“嗯,我知道了。”黑豹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那个朴镇南呢?找到没有?”

“还没有……”哈让实话实说,“据我调查,那帮人不是罗蒙的人。罗蒙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消息确定,是路加亲自告诉我的。”

“哦?”黑豹抬头说,“路加已经搞定了?”

哈让笑道:“路加也是爱财之人。他说,他早就在罗蒙那里干够了,愿意为您效劳。”

“不错,哈让!”黑豹这次是真的开心,搞定了罗蒙身边的人,对他以后的事情大有好处。他站起身来,特意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拍了拍哈让的肩膀,将桌子上那把纯金打火机随手扔给了哈让:“它是你的了!”

“谢谢您,黑豹先生。”哈让心花怒放地连连鞠躬,他的高兴不仅仅是因为这沉甸甸的纯金打火机是当初黑豹单独定做的,光24K纯金就用了500克,更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得到了主子的赞赏,对于他来说,黑豹的赞赏比什么都重要。哈让鞠躬完毕,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路加说,昨天晚上罗蒙那儿去了一男一女两个R国人,说是他赌场的客人,出手很阔绰呢。”

“那是罗蒙那个王八蛋的老伎俩了。”黑豹厌恶地说,“他总是搞这些事情拉拢客户不是吗?”

“那两个人今天早上跟着罗蒙一起去了他的猎场。”哈让说。

“哦?”黑豹警觉起来,压低了声音问,“怎么,罗蒙的猎场里还有猎物吗?”

“据说是没有,只放了些山鸡、野兔和鹿。”哈让说。

“你他妈的!”黑豹大怒起来,恶狠狠地冲哈让吼道,“以后别他妈的老把这些没价值的事情跟老子说!滚!”

“是,是!”哈让灰头土脸地退了出来,急匆匆地下楼,一头撞在一个人的身上,就如同撞在了一堵墙上一般,惨叫着摔倒在地,那人连忙将他扶起来,嘴里连连说道:“对不起,哈让先生。”

哈让刚要发作,猛地发现扶起自己的人是齐鹏,满肚子的火气一下子消了下去,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怨我太着急了。”

这段时间以来,齐鹏是黑豹的红人,黑豹对齐鹏宠信有加,哈让岂能不知道?坐他这个位置的,说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但是老板的红人,他也还是要拉拢一下的,何况现在的齐鹏简直是大红大紫。两个人一起站起身来,倒是哈让又多说了好几句的客气话,大有被齐鹏撞是他的荣幸之意。齐鹏知道哈让这个家伙是个笑面虎、做太监的绝好材料,也没有感觉太意外。哈让急匆匆地离开,齐鹏信步走上楼,按响了黑豹的电子门。

黑豹一如既往地和蔼,将齐鹏迎进自己的休闲厅,招呼他坐下来。齐鹏没有坐,从随身的皮夹中掏出一张光盘来,放进休闲厅的电脑光驱内,片刻之后,硕大的电子屏幕上显现出一张绘制精细的图纸来。

“老板,这是我最近画的一张别墅区警戒图示,您看一下。”齐鹏恭敬地说着,将地图上所有的人员安排、巡逻路线和突发事件处理预案给黑豹讲解了一番。这是关系到自身安全的事情,黑豹听得十分仔细,又不时地插问几个问题,齐鹏也都对答如流。

“齐鹏啊,真是辛苦你了。我很满意!”听完齐鹏的叙述,黑豹高兴地说,“我可真是没看错人啊……齐鹏,我知道你当初只是中国特种部队的一个普通士兵,怎么对这些这么擅长呢?中国的特种部队真的那么厉害?连一个普通的士兵都懂得系统防御?”

齐鹏笑道:“老板过奖了,中国的特种兵没您想象的那么厉害。我只是当初对这些事情比较感兴趣,平时多学习了不少而已。”

“我说嘛!”黑豹笑道,“要是都像你这样,中国特种部队不成了天兵天将了?不过——齐鹏,这东西可不能随便给人看啊……”

“老板放心。”齐鹏会意地说道,“这光盘是个绝版,我刻录完了之后就把电脑中的资料全部删除了。现在整个别墅的防御系统布局,只存在于给您的这张光盘和我的大脑里。”

“那就好,那就好。”黑豹喜滋滋地接过齐鹏递过来的光盘,小心地放进自己的密码柜里。

“老板。”齐鹏说道,“上次您吩咐我联系OAB雇佣兵的事情,我已经办得差不多了,OAB会在近期派来一支精锐的佣兵小组,参与到对您的日常保护中。”

“哦,越快越好。”黑豹点点头说,这时候又招呼齐鹏坐下,很热心地问道,“齐鹏,你一个人在这里,难免寂寞呀……这样,我已经为你物色了一个女人,是我在林加的场子里的一个妞儿,人挺漂亮,跟你特别般配,我已经让哈让办这件事情了,她一两天就到。”

“老板。”齐鹏站起身来,有些意外地看着满脸堆笑地黑豹,急急地说,“老板,我看您还是别操心了吧,您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对女人向来兴趣不大。再说,现在训练又这么忙……”

“扯淡!”黑豹大笑道,“男人哪有对女人不敢兴趣的?你别不好意思了,就这么定了。”

“这……”齐鹏犹豫了一下,自知无法推却,只好跟黑豹道谢,退出了黑豹的房间。

“齐鹏,这可是我对你最后的考验啦……”黑豹看着已经关上的门自言自语,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