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9章 除恶

浴血刀锋

“哒哒……”林云龙一个点射,对讲机变成了碎片。

“正、正山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罗蒙一下子懵了,看着一脸冷峻的林云龙,不明就里地问。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丛林深处一块平整的草坪上,这里就是罗蒙的猎场了。降落前直升机故意在猎场上空盘旋了几圈,为的是让“猎手”对猎场的全貌有所了解,却正好让林云龙观察到了这里的全部情况:高达四米的电网将数十公顷的丛林严密地围了起来,100米宽的被人工砍伐的裸地环绕在电网外围,裸地的尽头每隔200米都有一座原木搭建的“瞭望塔”,塔上站着三三两两的武装人员,手中拿着自动步枪类武器,密切关注着前方电网之外的100米裸地。假如有“猎物”能侥幸突破电网,也绝对无法穿越那草不及膝的裸地。电网之内的猎场,丛林密布,尽可能地保持着原始状态,此时看来,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不知道有多少异国他乡来的“猎物”在这片死亡丛林中拼命奔逃,却无论如何难以抵挡杀人者手中的武器,成为再无法救赎的孤魂野鬼!

一下飞机,罗蒙便满脸歉意地对林云龙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正山先生。虽然里面没有猎物,我还是调动了我全部的猎场人员,让他们一一到位,尽可能地还原游戏原本的样子。还是希望二位玩得尽兴。”

“罗蒙先生的猎场建成多长时间了?”林云龙跟着罗蒙边走边问。

罗蒙笑道:“有一年多了。”

“哦……”林云龙看似无心地点点头,又问,“想必这里面有许多猎物丧命喽?”

“呵呵,是的……”罗蒙微笑道:“粗略地算,怎么也得有几百个了吧。”

“哇!那里面岂不是有许多的冤魂啊?”雨燕故意加重了语气,用吃惊的目光看着罗蒙,“平白无故地杀了那么多人,罗蒙先生不会做噩梦吧?”

罗蒙无动于衷地笑了笑,淡淡地说道:“这个嘛……正山夫人,我的理解是,既然进入了这里,他们也就不再是人类了,只是一个个任人杀戮的猎物而已,不是吗?这个世界原本就不公平,杀戮也无处不在。人与人之间,总是有强有弱,有穷有富。强者杀戮弱者,富者草菅穷者,又岂只在我这个小小的猎场里发生?因此我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安的。”

“哈哈,罗蒙先生这套理论,可真是闻所未闻啊!”林云龙讥讽道,“精辟,实在精辟!”

罗蒙没听出味儿来,这时候也跟着笑了起来。三人一直走到一所四面罩着铁栅栏的混凝土房子前面,旁边的武装人员立刻为他们打开了铁栅栏的大门。

“猎物都已经放进去了,我们去换上服装,挑选些武器吧?”罗蒙热情地邀请着,林云龙和雨燕跟着他一起走进铁栅栏里,混凝土房子的门随即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名身材高大、凶相毕露的汉子总算是堆出一点狞笑来,朝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巴姆,武器保养的怎么样?”罗蒙一边进门一边问那汉子。

“您尽管放心,我每天都认真擦拭,连子弹都是一颗颗擦过的呢。”巴姆狰狞的脸上带着笑,打开了房间的灯。

灯光照耀之下,林云龙和雨燕看到了一座现代化武器库!一排排不锈钢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军刀、刺刀、手枪、冲锋枪、自动步枪、狙击步枪甚至是轻重机枪,总计不下百把,每把枪都用特殊的架子擎着,擦得乌黑发亮。房间的尽头是一排衣架,上面挂着世界各国军队的作战服装、头盔、防弹背心和野战装备。从这些武器中,林云龙仿佛看到了那令人发指的血腥场面: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恶棍狞笑着冲进丛林,手中的自动武器肆无忌惮地屠戮着无处可逃的“猎物”,他们手无寸铁,丝毫的反抗都会招致灭顶之灾。他们就那样被这些畜生追逐着,用枪打成筛子,用刀砍成肉块儿,天上时刻都有食腐的恶鹫盘旋着,就等着这群畜生心满意足地离去后大快朵颐……

“正山先生,正山夫人,巴姆来我这里之前曾经在J国的丛林虎部队负责武器管理,对武器的保养绝对是专家级的,这里的枪支全部都经过精心校对了,请挑选合适的武器吧!”罗蒙笑着说,“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用AК系列,使用轻便,火力强大,哈哈!”

“噢?罗蒙先生也是个猎人高手?”林云龙看着罗蒙从铁架子上拿下一把AК47步枪来,熟练地上上弹夹,便不经意似地问。

罗蒙颇有些得意地笑道:“不瞒您说,一开始的时候,我也经常来亲自收拾那些还不起赌债的该死鬼们。后来,生意越来越紧俏,连客户的货源都不是很充裕,我就舍不得再来啦,最多也是跟今天一样,拿一些野物过过瘾。”

混蛋!你没亲自杀那些人,那些人可全都是被你害死的!林云龙心里狠骂这个人面兽心的罗蒙,脸上却不好有所表现,微笑着和雨燕一起挑选起武器来。林云龙选了一把M16A1自动步枪,配上了平时运用顺手的格洛克17手枪。雨燕选了一把轻便的MP5SD3冲锋枪,和林云龙一样用了一把格洛克17手枪。两个人又走到衣架区,在试衣间里各自换上了一套丛林迷彩服。

走出试衣间的时候,罗蒙已经抚掌笑了起来:“哈哈!正山先生贤伉俪可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啊,平时正装看起来那么高贵脱俗,如今换上战斗服装,还真是有一番特种战士的味道呢。想必二位的枪法也一定……”

“罗蒙先生见笑了。”林云龙笑道,“我和贱内在国内的时候喜欢去靶场过过枪瘾,会用而已,我们可从来没当过兵呢。”

“哈哈,这个我可以作证!”一直在旁边伺候几人选枪的巴姆这时候咧着大嘴笑道,“刚才看这位正山先生摆弄M16A1,动作可真业余呢……”

“巴姆!你他妈的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罗蒙瞪了他一眼,巴姆吓得再不敢说话了。

“他总算是比我强不是?”雨燕笑着说。的确,“正山夫人”一身作战服英姿飒爽,摆弄武器的手法却十分笨拙。

几个人换装完毕走出武器库的时候,铁栅栏外已经有两辆各自装着一架50机枪的敞篷悍马车和六名表情凶悍的私人保镖等候了。

“往常的时候客人打猎,他们保护客人,今天他们只能陪着咱们拣拣战利品啦!”罗蒙颇有些自豪地指着那六名保镖说道,“这六个人可是我的精锐部队,哈哈!他们全都是J国的军人出身。那两位,里赞和库尔,还是丛林虎部队的呢!”

“是吗?”林云龙目光在里赞和库尔面前扫过,两个人目光凛凛,异常凶悍的样子果然与其他人不同。看来一会儿行动的时候要多“照顾照顾”这两位曾经的丛林虎了!

悍马车沿着猎场正中间唯一的一条土路直冲了进去,立刻引起丛林中预先放置的野物们的惊慌,丛林之中一时间乌烟瘴气,山鸡、野兔和鹿不断被惊起,四散而逃。罗蒙很开心地叫嚣着站在悍马车上,手里的AК47自动步枪朝各个方向开火,枪法居然不错,被他击中的猎物一个接一个,鹿还好些,那些可怜的山鸡、野兔哪里承受得了AК47的子弹冲击?一时间血肉横飞,硝烟弥漫。林云龙和雨燕的心思根本不在打猎上,拿着武器装作很高兴地样子胡乱扫射着,目光却警惕地观察着周围。那六名保镖两人开车,其余四人并不开枪,只面无表情地看着老板和客人们玩得高兴。

“全体注意,好戏已经开始了!”猎场外围的丛林中,硬币隐蔽在一座高坡的灌木丛中,目光透过M24狙击步枪的高倍瞄准镜观察着猎场四周的情况,在他的面前,左、中、右各有一座瞭望塔,每座塔上都有两名“哨兵”,由于早就知道猎场里没有那种能逃跑的“猎物”,哨兵们并不紧张,大多身体靠在原木横栏上,远远地望着猎场里升起的硝烟,与同伴开着各色的玩笑。

悍马车在猎场的正中心停了下来,众人跳下车,开始徒步狩猎。林云龙仔细观察了一番,这里正是猎场丛林最茂密的地方,四周长满了高大的丛林树木,外围的瞭望塔不可能看到这里,他和雨燕对视了一眼,目光开始搜索设置在树冠隐蔽处的一个个监控摄像头。这些摄像头全部都连接到猎场外围的监控室,要想行动必须得先干掉他们。于是,“正山夫妇”的兴致大起,只管一梭子一梭子地朝着四周“胡乱”发射着子弹,只有偶尔控制不了后坐力的时候,枪口会略微朝上打,枝叶翻飞的同时,一个个摄像头全部碎裂!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异常举动,即使有从树上掉下来的摄像头残骸,也都被看成是意外之举,毕竟子弹不长眼,客户在里面不小心打碎监控探头的事情也绝不是第一次发生。

他们这里还没有发觉,监控室里的两个喽啰可坐不住了,原本他们还饶有兴致地通过摄像头研究“正山夫人”性感的三围呢,现在屏幕一个个变成了漆黑,最终在他们的监控中再也没有了正山和罗蒙等人的影子,两个人才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起来,其中一个拿起对讲机呼叫猎场里面的里赞,但是已经晚了!

“正山夫妇”的枪同时“走火”,里赞和另外两名保镖同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你们干什么的?”库尔最先感觉到了事情不对,他的反应最快,第一时间将枪口对准了林云龙。这次“正山先生”可没有刚才进入猎场的时候那么笨拙了,手中的M16A1自动步枪单手擎了起来,一个点射就将库尔的脑袋打了个粉碎,回手一枪,另外一名保镖前胸多了一个血窟窿,心脏被滚烫的子弹搅了个粉碎。雨燕也没闲着,MP5SD3冲锋枪打倒了最后一个保镖。

一切发生得太快,电光石火一般,那六名保镖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想到“正山夫妇”会突然袭击他们,事情还没弄清楚就都见了阎王。前面的罗蒙打得正过瘾,忽然听到库尔最后的一声惨叫,紧急回头看时,“正山夫妇”两把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和前胸。

里赞的尸体间,那对讲机急促地呼叫声这时候终于从枪声中显露出来:“里赞!里赞!事情不对!摄像头全没了……”

“哒哒……”林云龙一个点射,对讲机变成了碎片。“哒哒……”又一个点射,罗蒙手里的AК47剩下了一个枪把儿……

“正、正山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罗蒙一下子懵了,看着一脸冷峻的林云龙,不明就里地问。

“杀鸡杀兔子多没劲啊。”林云龙冷笑道,“我觉得还是杀人比较有意思,尤其是杀恶人。”

“这……”罗蒙被吓得半天没反应过来,颤抖着笑道,“嘿嘿……嘿嘿……我明白,我明白,两位是想寻寻刺激嘛……嘿嘿,没关系,杀几个人,回头我收拾残局就是了……开心就好,开心就好,正山先生,正山夫人,不如……我们回去喝喝酒嘛……”

“会喝的。”雨燕冷笑着说,“不过是为了庆祝我们铲除你这个人渣!”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罗蒙脸色都变了,冷汗也冒了出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林云龙威严地喝道,“罗蒙,你害了我们那么多的同胞,该还债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你们不是R国人?”罗蒙惊吓过度,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不会吧……正山先生,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你们对茶道那么了解,怎么可能……”

雨燕冷笑道:“R国的茶道博大精深,到底还是从我国起源的。恕我不能与你继续探讨了。”

“你们为什么不去杀黑豹?啊?他杀你们中国人可比我多多了!”罗蒙垂死挣扎着,手已经慢慢朝腰间摸了过去,那里还别着一把1911手枪呢。

“我们会去的。”林云龙冷冷地说。

“杀了我,你们能走出去吗?”罗蒙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声调都因为高度紧张而嘶哑了起来,“四周全是电网,到处都是我的人……”

“哒哒哒……”“哒哒哒……”

林云龙和雨燕同时开枪,将弹夹内所有的子弹打在罗蒙剧烈抽搐的身上,罗蒙死不瞑目地瞪着血红的眼睛,一张脸狰狞如鬼,与他那没来得及拔出来就已经被子弹击毁的1911手枪一起倒在了血泊中。

猎场外已经乱成了一团,两名监控室的喽啰最先发觉了不妙,狂喊着从监控室冲出来,没喊几句就倒在了血泊中,硬币的M24狙击步枪没给他们任何机会。接着倒霉的就是那些站在瞭望塔上无所事事的哨兵了,全才、硬币、山炮、地雷、黑客各自为战,从五个方向朝各个瞭望塔开枪,突然的袭击使那些并不是训练有素的混混们还没来得及找到死神在哪儿就全都见了阎王。

猎场内,所有随同罗蒙来的私人保镖和住在这里的看护们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闯,他们杀过不少手无寸铁的人,却从来没有经过特种作战的考验,几十个人这样没头没脑地乱撞,也不知道到底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一辆悍马车突然冲出了丛林,雨燕驾车,林云龙则一眼看中了车上那架原本是罗蒙引以为傲的用来壮声势的50重机枪。于是现在的猎场终于成为了真正的猎场,只不过猎杀的和被杀的人身份与以往有了很大不同,那些往日的人渣这次真真切切地成了猎物,被威力强大的125毫米重机枪子弹打成了血肉模糊的碎片……

“什么事?什么事?”

林云龙的重机枪打完最后一发子弹的时候,巴姆架着一挺M249轻机枪从弹药库里闯了出来,悍马车也正好冲到了近前,他那一双牛眼瞬间与林云龙的目光相对。这次他没有嘲笑林云龙拿枪手法的笨拙,因为林云龙没有给他任何时间,格洛克17首发命中,正中眉心……

“轰隆……”电网围成的屏障被地雷布设的烈性炸弹炸成了烂渔网,呲牙裂嘴地扯开一道口子,重新会合的五人一起朝着林云龙和雨燕冲了过来,这时候猎场周边已经很难找到活人了。

“武器都不错,找找看,拣有用的拿上!”林云龙从衣兜里摸出罗蒙送给他的雪茄点着,悠闲地看着兄弟们大呼小叫地冲进弹药库换装武器。

“头儿,给我留半根儿!”山炮从地上扯过巴姆尸体上的M249轻机枪冲林云龙喊,摆弄了几下那枪,抬头问,“头儿,这小子是枪支管理员吧?”

“你怎么知道?”雨燕惊奇地问山炮。

山炮拍了拍M249,笑道:“枪支管理员的通病,什么时候也不忘给枪关上保险。头儿,你浪费子弹了,下车直接踹死他多好。”

“他还笑话我业余呢。”林云龙把烟扔给山炮,笑着说。

“嗯,专业的傻×!”山炮笑。

“收队收队!”林云龙喊,“全才,你的直升机呢?”

“砸树上了。”全才笑着跑出弹药库,“不得已用赌场抢的那些钱买的,200万,咱开罗蒙先生的直升机走吧。”

“你小子省着点儿花钱!”林云龙不满地说,“咱们前几天用了人家100万,怎么着也得还上啊!”

“下一个目标,黑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