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0章 色诱

浴血刀锋

爱丽忽然从**跳了下来,拦住齐鹏,一头扑进他的怀里,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立刻涌进齐鹏的鼻腔。

一天后,J国北部丛林深处,刀锋小组紧张地备战中。

“啧啧,你们这位‘长臂猿’兄弟不同凡响啊!”林云龙看着黑客电脑里刚刚收到的那张黑豹别墅区布防图,由衷地跟雨燕赞叹,“这幸亏是咱们的人,要真是黑豹一伙儿的,这布防还真是专业级别的。”

雨燕瞥了一眼林云龙,得意地说:“知道天外有天了吧?‘长臂猿’当年是你们同行来着,铁血小组的,革命斗争需要才调到我们101的。”

“铁血小组?”林云龙有些吃惊地重复了一遍,点头说道,“难怪呢,那他应该是钟国龙的兵来着。是他的兵就不奇怪了,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头儿,你是夸那个钟国龙呢,还是夸‘长臂猿’呢,还是夸我们变相夸您自己呢?”硬币在旁边笑道。

“头儿,谁是钟国龙啊?”全才问。

“曾经跟我关系很铁的一个神人。”林云龙笑道,“有机会你可以看看一本叫《铁血兵魂》的书,俩业余军事爱好者写的,比较全面地介绍了钟国龙的故事——别扯了,听雨燕介绍一下情况。”

众人停止了调笑,认真听雨燕介绍起“长臂猿”提供的最新情报来。

代号“长臂猿”的101特工,就是已经成为黑豹的“保安队长”的齐鹏。这段时间以来,齐鹏从未间断过为刀锋小组提供关于黑豹的详细情报,在剿灭罗蒙的过程中,刀锋小组也在同时收集着有关黑豹的信息。根据齐鹏的最新情报显示,罗蒙被杀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由路加告诉了黑豹。路加已经是黑豹的人了,他现在正忙于将罗蒙遗留下的赌场全力地交给黑豹,黑豹意外地达成所愿,却没有高兴起来。因为此时的他已经隐隐感觉到,“那伙人”绝不仅仅是冲罗蒙一个人来的。罗蒙一完蛋,下一个很可能就是他。因此,现在的黑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一整天都把齐鹏叫在身边,反复地叮嘱齐鹏要做好一切防御准备,与此同时,催促齐鹏尽快地与OAB的人联系,让他们尽快派过来最得力的佣兵小组保护他的安全。这原本就是齐鹏的计划!他的想法很明确,要刀锋小组“扮演”OAB的佣兵,堂而皇之地进入黑豹的迷彩城堡,给他来一个窝里开花。事情虽然充满了风险,但也是目前尽快解决黑豹的最佳方案。因为尽管齐鹏现在可以无限制接近黑豹,随时都可以将他置于死地,但是毕竟是孤身一人,很难在得手之后全身而退。假如刀锋小组以OAB佣兵的身份混进去劫持黑豹,几个人同时行动,黑豹的那几百名私人武装再厉害也是无可奈何。刀锋小组正是接到了齐鹏的这一信息,正在详细地研究由齐鹏设计的迷彩城堡“防御方案”,以便进入之后能知己知彼地展开行动。

而此时此刻,远在深山丛林之中的齐鹏却在经受着另一个严峻的考验。那位黑豹专门“介绍”给他的爱丽小姐,正满目含情地半躺在齐鹏的**,措手不及的齐鹏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下子愣住了。黑豹的确没有食言,这位爱丽小姐美得几乎让所有男人心动,妩媚女人应该有的各色气质在她身上得到了综合体现。

“你……是怎么进来的?”齐鹏冷着脸,尽量不去理会爱丽那火辣辣的目光。

爱丽半躺在齐鹏的**,轻笑一声,忽然仰面翻转过身子,满头的长发垂下床沿,反看着站在门口的齐鹏,那对丰满的酥胸由于姿势的变换,更显得如两座挺拔的肉峰。

“齐先生,您说话的语气可真是一点都不温柔呢。”爱丽嗲嗲地声音让人心里发麻,“这里是黑豹先生的私人府邸,所有的房间都是他的啊,他让您住在这里,同样也让我住在这里,呵呵,人家也有些不好意思呢……”

齐鹏没从爱丽的语气中听出任何的不好意思来,那语气倒像是挑逗,他依旧笔直地站在门口,低声说道:“小姐,我看你还是先出去吧。这件事情,我会跟黑豹先生解释。”

“哎哟哟……”爱丽猛地从**起身,扭捏得恰到好处,撒娇似地撅着小嘴说,“你也太生硬了吧。人家本来就很紧张的……”

鬼才相信你呢!齐鹏在心里暗骂,脑海里飞速地搜索着所有能想到的打发这个浪女的方法,却还是没有主意,想了想,转身要走。

爱丽忽然从**跳了下来,拦住齐鹏,一头扑进他的怀里,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立刻涌进齐鹏的鼻腔,齐鹏浑身一震,本能地将爱丽甩到一旁,毫无防备的爱丽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摔出去好远。齐鹏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打开房门。

“你站住!”身后的爱丽忽然喊了一句,齐鹏一愣,转身看了一眼,惊奇地发现,刚才还妖媚十足的爱丽此刻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双狐媚的眼睛里居然流出眼泪来,齐鹏不知道她又唱的哪出戏,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爱丽果然双肩一耸一耸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齐先生,我知道……您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个婊子,是个烂女人。可是……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原来也不是这样的……我……我曾经是个学生,就在LI省师范学院,学的是声乐教学……你不信的话可以查去,我叫爱丽,阮爱丽,20××届的……都怪我那该死的继父,他在黑豹先生的赌场里欠了一大笔的债……他把我押给了赌场,我……我能怎么办啊……黑豹先生……黑豹先生说了,今天晚上……您……您要是不要我,他……他就会把我送给……送给外面那些混蛋……他说,反正我……我的命是他的,他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爱丽在那儿哭得梨花带雨的,齐鹏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不过有一点他倒是可以肯定,黑豹说自己要是不要她就把她赏给外面的混混们,这倒是黑豹绝对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天生的正义感使齐鹏更是为难起来。

按照组织的纪律,101的工作人员在非常时刻不得已的行为,不会被追究任何责任,即使是如此,齐鹏还是不愿意把自己跟真正的人渣们等同起来,但是目前的情况是明摆着的,只要他拒绝了爱丽,就无法排除黑豹对他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破灭的可能。

楚楚可怜、风情万种的爱丽,真的那么容易被男人拒绝吗?

“对不起,爱丽小姐。”齐鹏忽然说道,“我想黑豹先生一定是误会了。我对女人真的没有兴趣,这我跟他讲过的。”

“什么?”爱丽一下子不哭了,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齐鹏,“您……您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白。”齐鹏摊开两手苦笑道,“我不喜欢肮脏的女人,我喜欢……”

“你是同性恋?”爱丽一下子从**跳起来,像看到了外星人。

“我会再次跟黑豹先生说明的。”齐鹏憋着一身的冷汗开门走了出去……

“他说他是同性恋?真的假的?”黑豹瞪着一双豹眼,吃惊地看着哈让。

“是的。”哈让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刚才又跟齐鹏仔细谈过了,您猜怎么着?他坦白地告诉我,他在中国的特种部队被强制退伍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有强烈的同性恋倾向。我也调查过了,同性恋这个东西,在许多国家的特种部队里都有出现。它来自于特种部队士兵在长期的残酷作战和承受非常人的压力下的一种心理扭曲。在M国等国的部队里,同性恋并不被看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在中国军队,这是绝对的丑闻,是绝不允许的!”

“我的天啊……”黑豹愣愣地躺回到自己的座椅上,有些沮丧地说,“今晚把那个小婊子送到我的房间吧,他妈的,可不能浪费啊……”

“我明白,老板。”哈让恭敬地点点头,躬身退了出去。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丛林边缘的草地上,螺旋桨还未完全停止旋转,两名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已经跳了下来,直冲林云龙而来。林云龙懒洋洋地靠在一棵芭蕉树旁打盹,等那两个大汉靠近,这才站起身来。

“你是OAB的人吗?”其中一名大汉警惕地看着林云龙,又环顾左右地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

“对。”林云龙笑着伸出手来,“OAB第1718战斗小组,你可以叫我查森上尉。”

“就你一个人吗?”那男子并没有与林云龙握手,惊讶地问。

“不不不。”林云龙笑道,“是六个。”

“那么,其他五个人呢?”另外一个问。

“他们不就在你旁边吗?”林云龙的轻描淡写让两个人迷茫起来,再次环顾四周,哪里有人呢?

“查森上尉是吧?”当前的汉子尴尬地说,“我叫摩卡,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开玩笑了,其他人在哪儿?我们得马上走了,黑豹先生等着呢。”

“好吧。”林云龙慢慢地伸了个懒腰,说了一句,“走啦走啦!黑豹先生请我们喝茶去呢!”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两名汉子吓得一激灵,林云龙周围的草地上忽然鼓起几个包来,五个“大草球”同时从平地上冒出来,笑嘻嘻地看着两名吓得够呛的黑豹手下。

“只是个玩笑,兄弟。”林云龙笑着拍了拍那汉子的肩膀,“我们走吧!”

“天哪!你们可真厉害!”那汉子心有余悸地说,“我们刚刚什么都没发现。”

“所以,假如我们不是朋友,你和你的兄弟早就完蛋啦!”林云龙带着五个兄弟登上了直升机。直升机重新启动,迅速拔高,直奔丛林最深处。

根据“长臂猿”的情报指示,刀锋小组这次要冒充一支OAB的雇佣军小组,以保护者的身份进入到黑豹的“迷彩城堡”,寻机铲除这个杀害了无数无辜者的人渣。与对付罗蒙的行动不同,黑豹的势力要比罗蒙大得多,刀锋小组必须慎之又慎。

两个小时之后,黑豹那座设计独特的“迷彩城堡”终于显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林云龙透过直升机的舷窗从半空中眺望整个别墅区,心里也暗自惊叹,若不是有齐鹏做内应,提前将整个别墅区的布防警戒图传输给了刀锋小组,眼前的这座“城堡”很容易成为让刀锋小组无从下手的硬骨头。与罗蒙的别墅不同,黑豹的直升机基地并不在别墅区内,而是在距离别墅区一公里左右一片人工修建的停机坪内,整个停机坪有足球场般大,除了林云龙等人乘坐的这架涂成黑色的小型民用运输直升机之外,还有一架崭新的米-24武装直升机赫然停在停机坪的一端!环绕整个停机坪的四角都设有岗亭,每个岗亭外都游荡着三三两两的全副武装的汉子,一见林云龙等人下来,全都将目光转向他们。

“我们老板一共有三架直升机呢。”一下直升机,随从林云龙等人一起下来的摩卡就颇有些炫耀地说,“他自己的专机是一架贝尔206,平时就停在他的别墅屋顶上,看见那架米-24了吧?好不容易搞到的,厉害着呢!”

“黑豹老板真是财大气粗啊!”林云龙若有所指地笑了笑,又将目光转向黑客,黑客会意,身上的隐藏式摄像机刻意将整个停机坪拍了一圈。

在摩卡的引领下,刀锋小组朝着黑豹的迷彩城堡而去,两侧都是丛林,只有一条单车道的小路从丛林中穿过,两侧都用坚固的铁丝刺网隔了起来。林云龙数了数,短短一公里的距离,就设置了三道哨卡,每个哨卡都有三名持枪的护卫人员,摩卡每到一个哨卡,都会与对方核对口令,一切都显得很军事化。

越过最后一道哨卡后,迷彩城堡已经赫然在目了,两名守卫人员快速打开大铁门,摩卡带着刀锋小组鱼贯而入,一个身影已经率先急匆匆地迎了上来。那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并不壮硕却显得十分精干敏捷,英俊的脸上此刻流露出异样的神采来。

“你好,查森上尉。”来人热情地伸出手来,同时自我介绍道,“我叫齐鹏,是这里的保卫负责人!”

这人果然就是齐鹏!林云龙从心里涌起一股热流,真想跟这位好兄弟拥抱一下啊,可是此时此刻,一切必须克制。林云龙微笑着伸出手去,颇有意味地说道:“齐先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听您指挥了。”

“共同努力吧!”齐鹏也一语双关地笑了笑,同时与林云龙身后的其他兄弟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时他身后的一个人已经跟了上来,齐鹏连忙给林云龙介绍:“查森上尉,这位就是哈让先生,黑豹先生最得力的助手和最信赖的大总管。”

“哈哈!”齐鹏的介绍让哈让很得意,此时也高兴地伸出手来,与林云龙握在一起,官气十足地说道,“诸位一路辛苦了。黑豹先生正在他的会客厅等候诸位呢。”

几个人寒暄完毕,林云龙跟着齐鹏和哈让一起朝那座主楼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几名汉子“礼貌”地迎了上来,将六个人随身携带的武器、背囊接了下来,哈让这才做了个“请”的姿势,引领众人走进了别墅的大门,那大门顶上也设置了类似于红外检测的透视装置,以确保来人身上不能携带任何武器。这并不出乎林云龙的预料,他那把“墨龙刃”依然放置在特制的皮鞋鞋底,用特殊的绝缘塑料包裹着,再高级的检测设备也无法穿透。

黑豹先生的豪华会客厅自然不同凡响,最让人称奇的就是占据了会客厅东面整个墙壁的那座巨大的玻璃缸了。玻璃缸里面装饰着各类五彩缤纷的观赏石和特型水藻,几百只大大小小的金钱龟在里面四处游动,竞相追逐,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此刻,黑豹先生身穿一袭深褐色遍布金钱图案的休闲锦袍,和那缸金钱龟相映成趣,对于林云龙等人的到来,黑豹表现出难以抑制的兴奋。人都是这样,缺什么就盼什么,现在的黑豹先生最缺的是安全感。

寒暄之后,黑豹命令齐鹏向“查森上尉”和他的伙计们介绍整个迷彩城堡的警戒防御情况,林云龙等人听得很认真,还不时地问上几句专业的问题。对此,黑豹很满意,他哪里知道眼前这几位佣兵其实就是取他性命的正义勇士呢?林云龙的认真,只不过是在确定行动时机之前与齐鹏的再一次“战场环境分析”罢了。

“诸位可能还不知道。”黑豹忧心忡忡地说道,“就在昨天,我的一位好朋友罗蒙先生被杀了。就在他的猎场里,对方没费吹灰之力就把他和他的几十名手下送上了西天。对此,我十分担忧……”

“罗蒙被杀,何至于令您担忧呢?”林云龙故作惊讶地问。

黑豹坐在沙发上,缓缓地说:“有些事情,你们可能不太清楚。我只能简要地说,杀罗蒙的那伙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他们是来者不善,而且现在我越来越感觉到,我本人会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这也是我请你们来的主要目的。”

“这个黑豹先生倒可以放心。”林云龙故意胸有成竹地说道,“再强大的对手终归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从现在开始,我和我的兄弟们会寸步不离您的左右。再加上您这里有齐先生这样的专业人士统领数百名弟兄,您的别墅,简直可以做为坚不可摧的堡垒了。”

“那样最好!”黑豹微笑着说,“我承诺,等风头一过,我会在原来的佣金基础上加付给你们一笔可观的奖金的!”

“那真是谢谢您了!”林云龙欣喜地说道,“我们这些人,无非是用血和命换钱。”

“呵呵,同样的话,OAB的其他朋友也这样说过。”黑豹笑着说,“我会让哈让把你们安排在我的卧室旁边的,其他的需求,你们只管跟他提出来。”

“黑豹先生。”林云龙站起身来,说道,“我们是这样计划的,由我和一位兄弟在您的居所旁边贴身保护,其他几位兄弟还是要参与到外围的防御上去,这样一来,我们才可以万无一失。”

“也好。”黑豹思索片刻,最终点头说道,“那就由你们自行安排吧,保护方面的事情,你们全找齐鹏就行了,我只要安全!”

“请放心。”林云龙笑道,“我们会和齐鹏先生一起保证您的安全。”

“好,你们先忙吧。”黑豹笑吟吟地离开了会客厅。

“嗯……”黑豹点头,忽然目光扫了一眼林云龙等人,似乎是开玩笑般地说道,“我记得OAB的佣兵来自世界各地,怎么查森上尉手下的兄弟都跟您一样,是东方面孔呢?”

这问题根本未出预料,林云龙早有准备地笑道:“是这样的,我们这支小组长年活动在亚洲各个国家,东方面孔更方便我们行动。OAB的作战小组成员虽然来自世界各地,但是还是会依据各个小组的特长来安排成员组合的。与其他兄弟小组作战特长不同,我的小组更擅长做一些保卫工作。这也许就是我的联络官把我们介绍给齐先生的原因吧。”

“哦……”黑豹目光闪烁着,终于点点头,站起身来,微笑着对林云龙说道,“那好,那好。你们忙吧,我要去休息一下了。”

林云龙和所有人都起身与黑豹致意,黑豹懒洋洋地离开了会客厅,第一关算是过了,众人心里轻松了不少。这时候房间内只剩下了齐鹏和刀锋小组,但是毕竟是身在虎穴,双方还是保持着初见的姿态,很客套地聊了几句,齐鹏这才说道:“查森上尉,刚刚给您介绍了这里的防御情况,若您有兴趣,我们不妨去实地查看一番,不足之处,还需要您的指导呢。”

“指导谈不上,倒真的是要去实地看一看。”林云龙笑着站起身来。

众人离开会客厅,径直朝别墅外走去,到了外面,大家才真正轻松起来。齐鹏保持着面无表情,语气中可满是欣喜:“林哥,总算把你们盼来了。黑豹这里四处都是监控系统,我们随时随地都要保持角色中的姿态。”

众人沿着别墅的周边参观,一面注意着四处往来的保镖们,一边煞有介事地指指点点,只有在绝对安全的时候,才会急切地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明白。”林云龙说道,“齐鹏,说说你的想法,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齐鹏点点头,小声说道:“以我目前在黑豹面前取得的信任,尤其是你们来了之后,我们除掉黑豹应该不成问题。关键是我们要考虑一个万全的退路。这里有几百名黑豹的私人武装分子,即使是乌合之众,一旦硬打起来,我们也难保没有损失啊。”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制造我们和黑豹一起外出的机会呢?”林云龙低声说,“要是那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几乎不可能。”齐鹏摇头说道,“黑豹向来喜欢深居简出,很少出去办事。平时赌场里有事,也大多是他发布指令,由哈让他们去办。现在罗蒙一死,他的警惕性更高了,毕竟他是把自己的这个老巢作为最安全的壁垒,轻易是不会出去的。”

有几名巡逻的保镖走过,纷纷向齐鹏殷勤地问好,齐鹏一一应付过去,又说道:“我的想法是,先要确保我们的撤退路线畅通,然后找机会给黑豹一个突然袭击,之后我们快速撤离,不给外面的人任何机会。”

“所以,黑豹的直升机场一定要有我们的人。”林云龙说。

“林哥,您跟我想到一起去了。”齐鹏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低声笑道,“那就是我的计划,您可能也发现了,我给黑豹设计的防御体系里,那座直升机场看似警戒森严,实际上很容易被我们占领。机场那十几名守备人员,对我们来说就太简单了。”

“屋顶那架贝尔206呢?”林云龙目光上抬,位于黑豹居住的别墅楼顶上那架迷彩色的豪华私人直升机赫然在目。

“这个好办。”后面的硬币悄声说道,“那儿不是有一个狙击位吗?回头让地雷做个炸弹,你再把我派到那狙击位子上去。”

“没问题呀。”地雷说。

齐鹏笑着点点头,又严肃起来,说道:“林哥,夜长梦多,我们得尽快实施计划。最好的时机,只能在晚上。”

几个人正低声谈论着,远处忽然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远远望去,那架曾经把刀锋小组接过来的直升机已经起飞,朝丛林外飞去。

“还有人来吗?”林云龙目光中有了一丝隐忧。

“真是奇怪。”齐鹏也有同样的感觉,低声说道:“平时直升机很少出去。”

“想办法去确定一下,别节外生枝。”林云龙说。

“这个有些难度。”齐鹏忧虑地说,“驾驶直升机的几个人都是黑豹的亲信,他们平时只听从黑豹的指派,晚上的时候我再打探一下吧。”

傍晚,按照齐鹏的部署,刀锋小组的成员以OAB佣兵小组的身份加入到了黑豹的安保体系中,林云龙、全才和黑客被安排在了与黑豹一墙之隔的房间内,负责黑豹先生的“安全”;硬币带上了地雷为他专门制作的微型炸弹,上到黑豹的别墅顶,那里原本设置了一个位置极佳的狙击掩体,里面的两位狙击手对硬币的到来表示绝对的欢迎;山炮和地雷则被安排到了距离别墅区一公里处的直升机场。齐鹏将自己的部署情况如实向黑豹做了汇报,黑豹并没有提出什么意见。

“头儿,暂时没有合适的方案啊。”

晚上,黑客与林云龙在自己的房间内,仔细而严谨地研究各种方案实施的可能性。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尽快除掉黑豹并且保证所有人员安全撤离,晚上是唯一可供选择的时机,而根据齐鹏提供的信息显示,狡猾的黑豹早就给自己设计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卧室,他的卧室上、下以及四面墙壁中全都放进了专门通过军方买来的200毫米合金钢材料,这种昂贵的合金材料是制造第三代坦克装甲的材料,这种复合装甲防破甲弹能力是均质钢装甲的3~5倍,即使是在抗击脱壳穿甲弹时,也相当于600毫米钢甲!在夜晚黑豹相当于将自己置于了一辆“坦克”之中。卧室的排风系统和采光系统全部采用的是电子折射系统,也就是说,这是一间没有窗户却依然可以享受由曲折的光学通道输送的阳光、没有直接的缝隙却可以保证24小时排风的怪异建筑。这样的一间卧室,即使是将整个别墅炸毁,也不能破坏它的完整性。而卧室唯一的入口,是两道同样由合金材料制成的门,两扇门的自动控制装置只接受黑豹的指纹和虹膜。这是大名鼎鼎的“YHU安全系统”的一部分,黑客试图找到破解的办法,却一直找不到任何漏洞。系统的控制终端在黑豹的卧室里,进不去那卧室就根本没有办法破解。

YHU安全系统是由德国YM公司研制的一种保安防御系统,整个系统分为警报、监控、自动识别、被动防御四个部分,全系统利用电脑进行自动控制,所有安保设置全部由高度加密的密码锁定,那是所有黑客的噩梦。这个系统的设计初衷是为军方、政府绝密部门以及博物馆等提供绝对安全的报警防御体系,造价虽然昂贵,但是同样成为富豪们用于私人安全的最佳方案。

只要黑豹在自己的卧室里,外人就休想入侵。到了白天,几百名保镖随时巡逻在别墅区的各个角落,想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在没有暴露之前,刀锋小组不愿意冒险强攻。

“别着急,黑豹不可能一到晚上就钻进卧室吧?机会总是有的,今天不行还有明天后天呢!”林云龙安慰着在电脑前忙活了半夜的黑客,自己却也是心急如焚,他比谁都清楚,现在兄弟们处在龙潭虎穴中,早一点除掉黑豹,就早一点安全。

那架下午飞出去的直升机又飞了回来,已经处在机场一个岗亭中的地雷和山炮立刻警觉起来,暗自注意从飞机上下来的几个人,第一个下飞机的还是白天把刀锋小组接过来的摩卡和他的同伴,而接着下来的人,穿着与季节极不相称的黑色风衣,刻意地戴着一副宽边墨镜,低着脑袋紧随在摩卡的身后。

“走!去检查一下!”地雷故意拿起了枪,和山炮一起推门出去,却立刻被岗亭里的一个汉子拦住了,那汉子笑着说:“两位大哥,不必去检查。”

“那怎么行呢?”地雷故意说道,“万一是敌人呢?我们得保证进入黑豹先生别墅区的人绝对可靠不是?”

那汉子又笑道:“真的没有必要,咱们的任务是保护机场的这两架直升机。至于接谁来送谁走,是摩卡他们的事情。咱们要是过问太多,摩卡可不是好惹的。”

“是啊是啊!”另外一个汉子心有余悸地说,“老板接来的人,都是绝密,咱们多事可不得了!”

他俩这么一说,地雷和山炮自然不好再出去。果然,其他三个岗亭的人也并没有出去,眼看着摩卡等人带着那人走出了机场。

“他妈的,上个厕所!”地雷懒洋洋地说,“一到你们这个地方,水土不服,拉肚子啊!”

地雷走了出去,找了个角落待上了几分钟,这才重新走出来,嘴里哼着小曲,朝着另外几个岗亭走过去,和每个岗亭的人都寒暄了几句,他是老板请来的“高级保镖”,众人都对他很客气,地雷也很亲切地问这问那,倒是混了个好人缘,当然他没有忘记在每个岗亭外的隐蔽位置沾上一枚C4塑胶炸弹。这是一种高效的易爆炸药,由TNT、semtex和白磷等高性能爆炸物质混合而成,可以被碾成粉末状,能随意装在橡皮材料中,然后挤压成任何形状。如果外边附上黏性材料,就可以安置在非常隐蔽的部位,像口香糖那样牢牢地黏附在上面,因此被称为“残酷口香糖”。

其他三个岗楼全部布设完毕之后,地雷又回到自己的岗亭,在岗亭北面掏出卫星通话器,将情况报告给了林云龙。林云龙也没有办法,告诉他们继续警戒待命,想着等有机会要齐鹏帮助调查一下。这个时候,不管进来的是什么人,都可能是刀锋小组的麻烦。

齐鹏有些疲惫地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打开灯四处观察了一下,这才紧锁着眉头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同样思索着除掉黑豹的办法。当初是黑豹着急雇佣OAB的佣兵参与对他的保护,时间不等人,他利用这个机会将刀锋小组安全带进了“迷彩城堡”中。现在人已经来了,寻找最佳的时机是当务之急。已经是晚上,他无法与林云龙直接商量,焦急的心慢慢狂躁起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齐鹏的思考,齐鹏心里一惊,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这个时候谁会敲他的门呢?那敲门声越来越急,齐鹏来不及思考,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一个人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齐鹏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把抓住来人的双臂,刚要闪开,那人却吓了他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