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1章 失败

第十一章 失败

跌跌撞撞扑进齐鹏房间的,居然是那位爱丽小姐!

此时在齐鹏面前的,与上午那位妩媚动人、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性感的绝美女人大相径庭,更像是一个女鬼。她头散乱着,浑身的衣服明显是胡乱穿上的,脸上满是青紫,右眼角明显肿了起来,嘴角还带着血迹。看到齐鹏,她急切地关上了门,一下子跪倒在齐鹏的面前。

“齐先生!救命啊!救救我啊……”

齐鹏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不得不扶起跪在地上哭泣的爱丽,将她放到椅子上,这才问:“爱丽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豹……黑豹老板是个畜生!”爱丽哭着颤动着身子,眼巴巴地看着齐鹏,“他是个……性虐狂!他快将我折磨死了!呜……”

“这……”齐鹏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不动声色地说,“爱丽小姐,可是……可是我似乎帮不上你什么忙啊。”

“齐先生!”爱丽再次从椅子上滑落到地上,哭着抱住齐鹏的双腿,不住地摇晃着,“齐先生,只有你能救我了……我看得出来,你跟那帮人不同,你是个有正义感的人,你救救我吧,黑豹老板信任你,你说话他一定听得进去……他说,他玩够了我,明天要把我送给外面的那些人呢……齐先生,要是那样我就完了。”

“可是,爱丽小姐。”齐鹏无奈地说,“我毕竟也只是在黑豹先生身边谋生的人,我只能试试看了。可是……你是怎么从老板那里出来的呢?”

齐鹏最后一句问话是突然反应过来的,在黑豹跟前“工作”,不得不时刻有所防备。这女人是晚上的时候被黑豹叫进他的卧室的,按理说,只要黑豹不放她出来,她是绝不可能走出那个房门的,大半夜地将一个女人放出来,现在她又跑到自己这里,会不会……齐鹏心里打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看着地上哭诉的爱丽。

“原本已经绝望了,可是老板那里忽然来了客人,他才放我出来的。”爱丽哭泣着说。

“来了客人?”齐鹏心里一惊,究竟是什么人这么重要,深更半夜地进入黑豹的卧室呢?要知道,黑豹很明白自己卧室的重要之处,平时防范极严,就算是哈让那样的绝对亲信,能被他叫到卧室的机会也不多,自己最近深得黑豹的“宠幸”,也还没有机会进入他的卧室。联想到直升机下午飞出去接人,齐鹏确定应该就是接这个人了。

齐鹏想不出来此人是谁,这时候装作随意地问道:“什么客人啊?”

“我……我不认识,反正他一到老板就让我出来了。”爱丽说完,又紧紧抱住了齐鹏的双腿,哭喊着,“齐先生,请您一定要救救我啊。”

“你先起来。”齐鹏皱着眉头,再次扶着爱丽起来,这次爱丽更是紧紧抱出了齐鹏,在他怀里嚎啕大哭起来。齐鹏无奈,强架着爱丽坐到椅子上,沉声说道:“爱丽小姐,请你冷静一下。就算我在老板面前为你求,也需要到明天白天不是?我总不能在深夜,尤其是老板那里有重要客人的时候,去向老板给你求吧?”

爱丽总算是停止了哭声,这时候有些感动地说:“齐先生,您……人可真好。我真希望您不是……那个,那样的话,我就会请您去求老板,把我……把我送给您了……”

“咱们还是先不要提这件事好不好?”齐鹏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白天的时候他曾经为了摆脱这个女人谎称自己是同性恋,现在这女人又这样含脉脉地看着自己,真是要命!他想了想,这时候说道:“爱丽小姐,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马上去找找哈让先生,让他先给你安排个房间,等明天一早……”

齐鹏的话没说完,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他先吃了一惊,心想一定是黑豹又派人来找爱丽了,一边琢磨着该怎样解释,一边快速打开了房门,出乎意料的是,站在门外的居然是哈让!哈让依旧脸上带着笑容,越过齐鹏瞥了爱丽一眼。齐鹏刚要说话,哈让已经将目光收了回来,微笑着对齐鹏说道:“齐先生,老板派我来请您到他的卧室。”

“请……我吗?”齐鹏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爱丽,爱丽此刻还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不要管这个小婊子了。”哈让仿佛看出了齐鹏的心事,这时候着急地说道,“我们还是先走吧,老板那里有急事。”

齐鹏无奈,也猜不透黑豹这个时候找他有什么急事,只得急匆匆地跟着哈让朝黑豹的卧室而去。

黑豹的卧室在三层楼的主别墅的顶楼,齐鹏的房间在一楼,他跟着哈让快速上了楼梯。深夜里楼道还是一片光亮,楼梯口两名巡逻的保镖见到齐鹏和哈让,依旧殷勤地鞠躬问好,并没有什么异常。上到三楼,齐鹏下意识地朝黑豹别墅的隔壁房间看了一眼,很快就将目光收了回去。他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可是此时此刻,有哈让在身边,他无法与林云龙取得任何联系。

一直走到卧室门口,哈让按动了门上的呼叫门铃,那门铃完全内置,按动之后只能在卧室内听到铃声。几秒钟之后,第一道门自动打开了,齐鹏在前,哈让在后,两个人走了进去,两道门之间隔着大约两米的空隙,第一道门关闭的时候,第二道门随即打开。齐鹏从来没有进入过黑豹的卧室,此刻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他极力地让自己的心平复,不动声色地推开了第二道门。忽然,他感觉到后背一阵风声,没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哈让推了进去!

眼前的景象让齐鹏的大脑“嗡”的一声,整个人完全愣住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黑豹的卧室别有机关,整个卧室其实是被分隔成了两个部分,中间是一层厚厚的防弹玻璃。此时,黑豹阴沉着脸坐在玻璃墙的另一边,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瘦小的中年人,这个人齐鹏并不认识,看来应该是那位神秘来客了,仅从目光中,齐鹏就已经预感到此人也绝非善类。而玻璃墙这边,齐鹏已经被摩卡等五名大汉用枪顶住了周身要害,身后的哈让也不再笑了,手中出现了一把p228手枪,顶在了齐鹏的腰眼上。两名汉子迅速上来,将齐鹏周身上下搜了一遍,拿走了他随身的一把m1911a1手枪。

齐鹏知道事不妙,但是此刻只能保持足够的冷静,平静地看着黑豹,说道:“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到底谁是你的老板啊?”黑豹那阴恻恻的声音从防弹玻璃墙上方的通话器中传了过来,透过玻璃,黑豹一双豹眼凶相毕露,“齐鹏,枉我那么信任你啊。啧啧,你可真是我的好保安队长!你给我请来的是什么保镖啊?oab佣兵?还是他妈的杀手?”

“老板,我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可是我请来的的确是oab的雇佣兵小组啊!”齐鹏心里暗惊,嘴上也只能硬挺了。

黑豹阴沉着脸拿起一个银色的遥控器,按动按钮,他身后的墙壁上那块led电子屏幕随即打开,画面上,林云龙和他的刀锋小组一个个面孔闪现出来,全都是监控记录下来的他们在会客厅时的画面。先进的yhu安全系统很快从画面上截取了每个人的正面头像,一字排开显现在大屏幕上。

黑豹慢慢地站起身来,回头看着那一张张面孔,忽然流露出诡异的笑容来,拍了拍站在他旁边的那中年男子的肩膀,冷笑道:“要不是路加先生连夜赶到我这里,我还蒙在鼓里呢!真是天不灭我黑豹啊!他妈的!罗蒙,就是死在这几个人手中!”

事似乎渐渐清楚起来。实际的况是,路加来到这里,其实并非是针对刀锋小组而来,他来的目的是连夜向黑豹“进贡”罗蒙集团的全部财务账簿,以便让黑豹趁火打劫,赶紧吞掉罗蒙的全部赌场。事偏偏不凑巧,在路加与黑豹密谋的时候,黑豹无意中打开了电脑中的yhu安全系统终端,于是路加吃惊地现,黑豹老板请来的oab的雇佣兵正是“正山先生”和他的“随从”……

“齐鹏,你还有什么可说的?”黑豹冷着脸咆哮。

“老板,我想您是误会了。”齐鹏出奇地冷静,此时很平静地解释道,“既然有这位路加先生作证,那么那群雇佣兵是杀害罗蒙先生的凶手自然是不容怀疑的了。可是,这事我确实预先不知道。我根据您的指示,联系了我认识的oab的联络官斯奈德先生,是他指示这个小组到达我们这里的。之前我也没见过他们,我怎么知道他们是杀害罗蒙先生的凶手呢?oab的雇佣兵只认钱不认人,也许是有其他人雇佣他们去杀罗蒙先生吧。他们在一次任务中应雇主的要求,杀了罗蒙先生,现在又应我们的要求,来这里保护您的安全。对于雇佣兵来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呢?假如您不相信他们,我请他们走就是,我们可以再换人,反正oab有的是人!”

齐鹏的这番解释可谓是滴水不漏,他自信地看着黑豹,等待他的回应。他不怕黑豹去调查印证,即使是那位名叫斯奈德的oab佣兵联络官,也全是组织预先安排好的,oab有严格的组织规矩,绝对不可能回答黑豹关于他们是否应约杀了罗蒙的问题。

黑豹停顿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边笑边鼓掌。这让齐鹏感到意外。笑完,黑豹冷冷地说:“真是精彩啊,齐鹏先生!要不是我提前有了布置,险些又被你骗过了,不是吗?哈让,叫她进来!”

“是,老板。”哈让拿出了对讲机,说了一句,“过来吧!”

一分钟之后,门铃再次响了,卧室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来的居然是爱丽!还是那个脸上伤痕累累的爱丽,此刻却没有了刚才那可怜巴巴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恶毒的冷笑。爱丽走到齐鹏面前,摊开了手掌,里面一个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薄薄的卫星传输器在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齐鹏知道,事已经完全败露了。他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爱丽抱着自己的双腿,又扑在自己的怀里,完全是为了搜他的身,这传输器自己平时放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居然也被爱丽偷了去!

“怎么样,齐鹏?我的苦肉计还不错吧?”黑豹得意地笑着说,“可怜了我的小宝贝儿啊!你没想到吧?爱丽小姐除了是个最好不过的演员,跟我之前还是位在li省小有名气的扒手呢!”

“把这玩意儿放在腰带暗槽里,亏你想得出来啊,齐鹏先生。”爱丽得意地将那微型卫星传输器在手上晃了晃,又朝黑豹抛了个媚眼,笑道,“怎么样老板?我说过没有我偷不到的东西嘛!”

“精彩!实在精彩!”黑豹冷笑着鼓掌,忽然恶狠狠地瞪着齐鹏,“齐鹏,你还有什么说的?妈的,你藏得可够深的啊!”

“既然已经被你现了,我无话可说。”齐鹏脸上带着无畏的冷笑,一字一句地说。

“不不不!”黑豹忽然摇晃着脑袋说道,“齐先生,我黑豹可不是那种会轻易对人失去信心的人。齐先生,尽管您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但是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或者说,给你一次改变人生的机会。我希望你现在就用你那玩意儿联系一下那六个人,告诉他们我这里出了急事,请他们立刻到别墅前的广场集合,跟我一起出去办事。怎么样?不过,可不能通过密码传输,我在军队的时候见过那玩意儿,知道那玩意儿的厉害,天知道你会跟他们说什么?哈让--”

身后,哈让狞笑着拿出一张纸来,用笔迅速在纸上写道:“紧急况,所有人马上到别墅前的广场集合,老板要出行。”

“哈哈!怎么样啊,齐先生?”黑豹笑着说,“我想,他们肯定都盼着这个机会,没有理由不来呢!”

“齐先生,何必不想开些呢?”哈让笑着将纸条展现在齐鹏的面前,“只要您用密码打开那传输器,把这条信息扫描送一下。一切都过去了。”

“我不会上当的!”齐鹏冷笑道,“黑豹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当然有所了解,我绝对不相信,我按你说的做完,还能活命?”

“信不信由你!”黑豹冷着脸,阴恻恻地说,“不做,你必死无疑;做了,你就有机会活。齐先生,你为什么不赌一把呢?”

空气似乎在一刹那凝固起来,所有人都盯着齐鹏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齐鹏无奈地叹息着,慢慢闭上了眼睛,再次睁眼的时候,他的嘴角抽搐着,慢慢地伸出手来。所有人都为之一动,黑豹一双眼睛亮得出奇,此时盯着齐鹏伸出去的手,冲爱丽点了点头。

爱丽慢慢上前,将卫星传输器递到齐鹏面前。

齐鹏颤抖的手接过传输器,启动,输入密码,传输器闪出一抹幽蓝的光芒,身旁的哈让已经将纸条递到了齐鹏的面前,周围五名持枪的汉子此时也高度紧张起来,手中的武器依旧指着齐鹏的周身要害。再次输入程序,卫星传输器的一端射出一道绿色的扫描射线,齐鹏接过那张纸,慢慢地将传输器移向纸条……

传输器那绿色的扫描射线缓缓在纸条上移动,小小的电子屏幕上立刻出现了纸条上的文字。黑豹和路加的脸上同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哈让和艾丽也都松了口气,同样放松的,还有那五名持枪的汉子。文字已经扫描完毕,只等着齐鹏按动那小小的送按键,那冒牌的oab佣兵们就一定会欣喜地在别墅前的小广场集合,那时候,面对他们的将是几百杆枪!

齐鹏的拇指朝着送键一点点地移动着……

“咦?这是怎么回事?”齐鹏忽然睁大了眼睛,盯着那小小的电子屏幕,满脸的疑惑。

“怎么了?”哈让着急地将头凑过来,看着齐鹏手中的传输器屏幕。

齐鹏忽然一收手,传输器落入他的裤兜,与此同时,哈让伸过来的脑袋被他用胳膊死死地夹住,齐鹏猛地后退一步,身体贴在后面的门上,同时拔出了哈让的枪。一切都进行得如此迅猛,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五名汉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齐鹏已经开了枪,准确地近距离点射,枪枪致命!三名持枪的汉子一下子被打了个脑袋开花。另外两名吓了一跳,慌忙扣动了扳机,齐鹏已经夹着哈让滚到了地上,又是两枪,两名汉子应声栽倒在地!

“你偷得到我手中的枪吗?”齐鹏一双狼似的眼睛瞪着惊呆了的爱丽,毫不留地用子弹将这个恶毒女人的一张脸打成了破瓢。

血浆飞溅,硝烟顿时弥漫开来,一切结束之后,防弹玻璃的一端就只剩下傲然屹立的齐鹏和被他夹在肋下已面无人色的哈让,以及那六具血淋淋的尸体!齐鹏的动作一气呵成,仿佛预先演练了千次万次一般,太快!太准!太狠!黑豹和路加已经吓呆了,尤其是路加,此刻那张原本就苍白的脸更如白纸一般,没有一丝血色,甚至忘记了中间那足可以挡住重机枪扫射的超厚防弹玻璃,吓得躲到了黑豹的身后。

直到齐鹏将哈让扭到身前,用枪顶住他的脑袋,黑豹才终于回过神来,厌恶地扭头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哆嗦着的路加,又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齐鹏,冷冷地说道:“齐鹏,我低估你了!”

“黑豹。要是你不想让你这位忠实的手下丧命。就打开房门,保证我和我的兄弟安全离开,我们之间的事算是告一段落!”齐鹏顶着哈让,一字一句地说。

“哈哈哈哈……”黑豹忽然狂笑起来,那笑声通过玻璃顶部的通话器传过来,更显得阴森恐怖,这样的笑声让早已经面无人色的哈让快崩溃了。黑豹笑完,依旧用他那恶毒的目光看着齐鹏,甚至瞧都没瞧哈让一眼:“齐鹏,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哈哈,我是说,你可真是个有有义的人,自己想保命,还不忘你的那些同伙儿。可是,齐鹏,你大概看错了黑豹了吧?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会跟你一样,为了救一条人命,心甘愿地放我的仇人离开吗?齐鹏,你要是有种,现在就开枪吧!等我杀了你和你的同伴之后,再祭奠哈让吧!”

“黑豹先生,我跟了您十几年了,您……您就这样放弃我?”哈让绝望地看着玻璃墙后面他的主子。

“哈让,别怪我。”黑豹无动于衷地说,“我会给你家人一大笔钱的。”

“黑豹!黑豹!我今天终于看透了你!”事到如今,哈让已经完全崩溃了,瞪着眼睛,绝望地冲自己的主子怒吼着,“黑豹!你这个恶棍!王八蛋!老子忠心耿耿地跟了你十几年,为你当狗当奴才,你就这么对我?你就像对永屋那样地对我?”

黑豹依旧无动于衷,抬手拿起了电脑旁边的对讲电话。

与此同时,齐鹏一个掌刀砍在哈让的颈动脉上,趁哈让倒下的工夫,掏出了裤兜里的卫星传输器,快速打开屏幕,用密码输入信息:“刀锋!我是长臂猿。计划暴露,迅速撤退!”

“我是黑豹!现在进入紧急状态!所有人注意,杀掉那几名oab派来的雇佣兵!”黑豹在玻璃另一端布了自己的命令。

“出事了!”黑客大喊。

其实就算是没有齐鹏出的信息,刀锋小组也已经做好了应急的战斗准备。刚刚生在黑豹卧室内的枪声隔着厚厚的隔音墙壁,无法被别墅以外的人听到,却引起了林云龙的警惕。一墙之隔,枪声还是被他和两位兄弟听到了。那隐约的闷响分明是来自黑豹的卧室之内,林云龙迅速冲黑客和全才做了个手势,三个人拿起武器一起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处。楼道里依旧寂静无声,林云龙无法判断到底生了什么事,就在这个时候,齐鹏的信息显示在了黑客的卫星传输器接收屏上。

“计划暴露,迅速撤退。”林云龙脑海中飞速地闪现着这几个字,联系到刚才疑似黑豹卧室中的枪声,他预感到了事的不妙,一面命令黑客询问齐鹏的位置,同时打开自己的通话器,将紧急况通报给了硬币和地雷、山炮:“网已破,注意鱼群!b方案启动!”

此时,刚刚寂静的别墅群忽然乱了起来,所有的灯光同时点亮,先是夜间巡逻的武装分子出信号,接着数以百计的武装人员全都冲出了别墅区的平房,朝着主别墅奔了过来,枪声也开始响起来。

“黑豹先生命令,杀死oab的佣兵!”

楼顶上,对讲机里传出吼叫声,两名狙击手还没反应过来,硬币的刀已经出手了,从一人后心处刺进,拔出来,又刺进另一人的后心。两名狙击手一前一后毙命,硬币快速舍弃了自己的m24单狙击枪,操起了身边那死尸身旁的sg550连狙击步枪,朝着各个方向一通猛打,十几名武装分子立刻倒在血泊中,剩下的一下子被打蒙了,全都就地趴倒。

“想活命的都他妈的给老子趴着!”硬币怒吼着,他所在的位置是别墅楼顶,处在最高的位置上,整个别墅区尽收眼底,这原本就是齐鹏刻意为之的最佳狙击位置,硬币到了这里之后,又对掩体做了精心的布置,在这里他能看得到所有人,却没有人能准确地仰视到他,硬币再次换上一个弹夹,从一旁的背囊中拽出地雷设计的c4塑胶炸弹,揭开外膜,朝不远处的贝尔206直升机使劲甩了出去,外面附带着黏性塑胶的炸弹准确地粘在直升机油箱的一侧。做完这一切,硬币才打开通话器,急匆匆问道:“头儿,怎么回事?”

“‘长臂猿’可能有危险!我们马上赶到你的位置!”林云龙急急地回答。

与此同时,直升机场的地雷和山炮也接到了林云龙的指令,虽然搞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是两人还是立刻按照预先商定好的b方案实施了。而此时,黑豹的指令也已经传到了这里。

地雷和山炮先是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岗亭里的两名保卫人员上了西天,地雷又快速拿出遥控引爆器,按动了起爆按钮,早已经被他布设好炸弹的另外三个岗亭几乎是同时上了天,剧烈爆炸的火光顿时将机场照得通亮,刚刚冲出来的和没来得及冲出来的十几名武装人员全都在爆炸中见了阎王……

“齐鹏,你究竟是什么人?”卧室中,黑豹瞪着恶毒的眼睛看着对面的齐鹏。

“替被你在猎场中害死的几百名无辜的中国人索你性命的人!”齐鹏大义凛然地回答。

“我明白了。”黑豹恍然大悟一般,冷声叫嚣道,“你根本就不是中**队的弃子!你是他们派来的卧底!外面的那些人也不是什么oab的雇佣兵,全他妈的是中国的特种兵!”

“算你聪明!”齐鹏冷笑着说,“既然如此,你真的不如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你会追悔莫及的!”

“是吗?”黑豹冷笑,“可是,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你走不出这个房间,也杀不了我。你的那几个同伴也活不了多久,我的命令已经出去了,我的几百名手下会把他们撕成碎片的!”

“你太低估他们了!”齐鹏轻蔑地说道。

“是吗?”黑豹再次反问,得意地走到电脑前,敲击着键盘,“那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他的身后,电子屏幕很快将外面每个角落的图像传输上来。结果自然是让齐鹏大喜,而刚刚还趾高气扬的黑豹先生,此刻一张凶脸涨成了猪肝色。屏幕上,直升机场冲天的火光还没有散去,画面上只有黑客和山炮手持自动武器搜索着可能的未死者。再看别墅区,他的几百名私人武装人员全部鬼鬼祟祟地各自隐藏在安全的角落里,连头都不敢抬一下。林云龙已经带着黑客和全才登上屋顶与硬币汇合,三个人隐蔽在硬币设计好的连环狙击掩体内,火力覆盖整个别墅区。

“黑豹,看明白了吧?”齐鹏冷笑着说,“你的别墅房顶和直升机场,是整个防御体系的死穴!你给他们留了一个绝佳的狙击位置和一架米-24武装直升机!我的兄弟们已经控制了这两个地方,他们弹药充足,位置极佳,你的几百个人,恐怕连抬头都困难!”

“一群饭桶!”黑豹恼羞成怒地拿起对讲电话,冲电话里咆哮,“饭桶!饭桶!趴在那里做什么?几百个人对付不了六个人吗?给老子冲上去!杀一个老子给100万!”

他的咆哮很快起了作用,各个方向的武装人员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几十名大胆的嚎叫着冲了上去,不过立刻被林云龙等人猛烈准确的火力击毙了十几个,剩下的再次退了回去,再也没人敢上去。这是所谓的“群体恐怖原理”,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小李飞刀,一个人一把刀,却能让数十名武林高手停滞不前。没人肯做炮灰,人人都这么想。

“黑豹!投降吧!”齐鹏怒吼,“即使你的乌龟壳再坚固,也挡不住烈性炸药的持续攻击!你还能撑多久?”

“这就是你不了解我黑豹了!”黑豹突然冷笑起来,颇有些得意地说,“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我黑豹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是那么轻易败的人么吗?”

“地道……地……地道……”地上,哈让忽然醒了过来,嘴里念叨着。齐鹏大惊,再看黑豹,他已经闪到了卧室的内侧,那摆满了各色奇珍的多宝格柜子被他一下子掀翻在地,柜子的后面赫然出现了一道暗门。

“太好了!黑豹先生!”此时,站在黑豹旁边一直战战兢兢的路加有些大喜过望了!他用热切的眼神看着黑豹,期待着与他一起离开。

“去你妈的吧!”黑豹抄起一把左轮手枪,扣动了扳机。

“再见了!我的朋友!”黑豹狞笑着打开了那道暗门,闪身钻了进去!

齐鹏大惊,一把拽起了地上的哈让,瞪着眼睛问:“地道是怎么回事?说!”

哈让剧烈地喘息着,战战兢兢地说:“他……他卧室夹层里有地道,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是机场,另外一个是……是别墅北边的……丛林!丛林……丛林里有……有第四架直升机!这是……这是除了黑豹,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该死的!”齐鹏一把将哈让摔在地上,举枪朝着那防弹玻璃一通乱射,子弹打在玻璃上,出“啪啪”的爆响,硝烟过后,玻璃上却只有几个白色的小点。

“房门……密码是1876987610、3421657894……”哈让挣扎着说,“饶了我,我知道他的去向……”

狡猾的黑豹与永屋一样,给自己设计了一个秘密的地道。这原本不奇怪,因为永屋那地道本来就是他的主意!黑豹总是这样,给自己留下绝对足够的退路,唯一的失算大概也只有忽视了哈让同样也给自己留了退路,早就暗自记下了他卧室的密码和那秘密的地下通道。

米-24武装直升机渐渐接近了别墅区,4管“卡特林”机枪猛烈开火,将别墅区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几百名武装分子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老板已经抛弃了他们,在硝烟弥漫的别墅区鬼哭狼嚎地四散奔逃,一时间血肉横飞,场面惨不忍睹。

“山炮,向别墅北侧丛林攻击前进!黑豹在那里还有一架直升机!”林云龙刚刚接到齐鹏的报告,焦急地命令驾驶米-24的山炮和地雷追击黑豹。山炮却带来了令人失望的消息:“头儿!直升机油量不足,我马上要降落了!”

“该死!”林云龙怒骂着朝不远处的贝尔206直升机跑过去,上了飞机才知道,这架直升机更惨,根本没有油!这是黑豹的另外一个狡诈之处,除了他的特别授权,他所有的直升机都不会加油的。山炮和地雷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从那架民用直升机中导出来的残油并不能让这架米-24维持太久的飞行。

“刀锋!刀锋!我是雨燕!我是雨燕!丛林南部现五架j国武装直升机,正朝你处而去!丛林南部现五架j国武装直升机,正朝你处而去!怀疑是j国警方人员,怀疑是j国警方人员!请马上撤离!请马上撤离!”

卫星通话器中传来在丛林外部接应的雨燕焦急地呼叫,林云龙的心沮丧到了冰点,万没有想到,在这最后的时刻,狡猾的黑豹会逃脱,整个任务宣告失败!山炮和地雷驾驶的米-24直升机油箱已经严重报警,不得不降落在别墅顶上,刀锋小组六名成员汇合,全都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

“齐鹏,带上哈让,我们走!”林云龙紧急呼叫齐鹏,六个人迅速从天台下到了别墅楼内,齐鹏已经将捆好的哈让从黑豹的卧室中拽了出来。无论如何,此时只有暂时撤退一条路可走了。按照雨燕的估计,j国警方的直升机用不了一个小时就会到达。

“妈的!一定是黑豹这个王八蛋报警了!”齐鹏愤怒地咒骂着,他的估计没有错,至少在j国政府方面,黑豹还是一位良好市民。市民的私人宅院遭遇武装袭击,警方当然责无旁贷了。

刀锋小组众人和齐鹏押解着哈让,迅速撤离出别墅区,这时候那几百名武装人员除了尸体,能动的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他们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北边的丛林传来一阵直升机的轰鸣,林云龙恨得牙根痒痒,仿佛听到了黑豹得意的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