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2章 卧底

第十二章 卧底

丛林中的气氛有些沉闷,所有人都不苟笑地坐在草地上,几个小时之前的任务失败令他们沮丧。唯一值得庆幸的,也只能算是大家个个毫无伤,没有遭遇什么不测了。林云龙与黑客、雨燕三人还在紧张地审问着哈让,这个已经被黑豹伤透了心的忠实走狗如今表现出了对旧主刻骨铭心的仇恨,这仇恨不仅仅来自于黑豹对他的生命轻而易举的放弃,还包含了十几年来他在黑豹那里受到的种种粗暴待遇。黑豹原本就不是一个仁者,这不仅仅能从哈让这里体现出来,还可以从几百名私人武装人员一溃而散中直接体现。

根据哈让的交代,黑豹极有可能是逃到了j国与t国边境地区的一个名叫吉瓦斯的非政府武装头目控制的区域。而通过雨燕与101总部之间的沟通,这个吉瓦斯的详细信息很快浮出水面。结果让所有人都难轻松。

吉瓦斯是j国与t国交界的边境地带有名的毒枭,也是当年黑豹的老搭档。黑豹在开赌场之前,就与这个吉瓦斯一起在j国边境从事武装贩毒和军火走私买卖。这个吉瓦斯原本是j国前政府军位于哈古军事警备区的一个少将司令官,哈古军事警备区紧邻j国和t国边境的黑三角地带,那里历来是东南亚的毒品和军火的交易中心,上述两项犯罪活动猖獗到政府难以控制的地步。九十年代早期,吉瓦斯利用职权,开始涉足毒品和军火交易,并迅速牟取暴利。而黑豹在那个时候正是吉瓦斯的全权交易代表,代替不方便直接出面的吉瓦斯与各国黑帮进行交易。j国政府改选后,新政府对吉瓦斯的犯罪行为有所注意,派出了联合调查小组进驻哈古军事警备区进行调查,没想到派去的调查小组不久就莫名其妙地遭遇了直升机空难而全部殉职。j国政府尽管有所怀疑,但是终归是证据不足,无法确定是吉瓦斯做了手脚。在这种况下,政府也只能免去吉瓦斯的军职,将其清除出政府军,却无法对其作出任何刑事处罚,加之j国政府素来**黑暗,吉瓦斯上下打点,最终使自己离职后连最起码的追加审查都没有进行。

恢复了“自由身”的吉瓦斯并没有就此收手,迅速在边境地带组织起原哈古军事警备区的退役军人们,那些人原本在军队的时候就一直跟随吉瓦斯从事毒品和军火犯罪活动,对吉瓦斯有着超乎寻常的愚忠,面对吉瓦斯的召唤,他们几乎毫不犹豫地加入进来,并很快展壮大,成为了j国与t国边境地带有名的非政府武装部队,专业从事武装贩毒和军火走私。一开始,j国政府还对其进行过几次清剿,但是由于边境地区复杂的政治军事环境以及吉瓦斯本人的手眼通天,历次清剿都被提前得到信息的吉瓦斯逃脱,几年之后,吉瓦斯不再被政府注意,放心大胆地活动起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黑豹与吉瓦斯在分赃事宜上产生了不小的矛盾,两个人很快闹僵,黑豹拿了自己的一份钱,回到j国国内开起了赌场,而吉瓦斯则依旧从事老本行,并日益展壮大。近几年来,黑豹越来越感觉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的重要性,开始继续联系吉瓦斯,希望俩人能够重归于好。人性原本就是如此,两个臭味相投的人可以因为利益而势同水火,同样也可以为共同的利益而亲如兄弟,当利益矛盾不在的时候,感才可以放在第一位。已经不再因为分赃的事矛盾重重的俩人很快彼此“原谅”了对方,并重新交好起来。更因为两年前的一件事,吉瓦斯与黑豹的关系迅速升温。那年吉瓦斯急于从北美转手一大批先进军火,利润十分可观,但是由于资金不足,整个生意陷入僵局,黑豹在这个时候适时地伸出援手,给吉瓦斯注入了大笔资金,使吉瓦斯一举拿下这个生意,赚了一大笔巨款,而面对吉瓦斯的感激,黑豹却只收回了投资,并没有要求一分钱的分红,这让吉瓦斯大为感动,视黑豹为生死兄弟。这就是黑豹的聪明之处!

“吉瓦斯那里是黑豹最后的去处,除了那里,他无处可去!”哈让胸有成竹地说。

林云龙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哈让,他曾经是恶魔的爪牙,在黑豹的指使下做出无数罪该万死的恶行;此时他又是一个有功者,不仅仅挽救了齐鹏的性命,还直接提供了黑豹最可能的藏身之处,假如行动最终成功的话,林云龙就不得不承认,这个哈让成了整个行动中最重要的线索提供者。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出乎意料的是,哈让并没有像其他被俘者那样,讲完了自己该讲的事之后马上寻求活命,他甚至连一句为自己开脱的话都没有说,而是缓缓地站起身来,很沉静地看着林云龙和雨燕他们,缓缓地说:“我不会企望自己还有活着的可能。这些年来,我在黑豹的手下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坏事。我想,即使我能活下去,也只能活在对往事深深地忏悔中,生不如死。我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醒悟得太晚了!”

“哈让先生。”林云龙很真诚地看着哈让,说道,“我理解您现在的心。佛家有句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您能够在最后时刻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我想您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光明之路。无论如何,对您近几个小时中给予我们的帮助,我代表我的兄弟对您表示感谢。我可以告诉您我的最终决定,您随时可以离开这里了!”

林云龙的决定得到了雨燕和其他兄弟的认可,他们一起看着哈让,等待他的回应。

哈让苦笑起来,默默地摇了摇头。忽然,他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看着林云龙,说道:“你们的卫星追踪器,可不可以给我一部?”

看着林云龙疑惑的神,哈让诚恳地说:“要是你们可以再次相信我。我会带着它去往吉瓦斯那里,帮你们确定他的最终位置,以及黑豹是否在他那里。”

“可是那样的话,您将身陷危险之中。”林云龙震惊之余,不得不提醒哈让,“黑豹已经不可能再信任您了,不是吗?”

哈让长吁一口气,笑道:“假如我的死可以换取黑豹的灭亡,倒是正好给我以最好的解脱,我也不至于再因为曾经的罪恶而深深自责。当然,相信我与否,决定权还是在您的手中。”

林云龙沉默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命令黑客给他一部微型卫星追踪器。哈让没有再说什么,将追踪器小心地装好。做完这一切,哈让轻松地耸了耸肩膀,眼睛里却溢满了泪水,惨然说道:“黑豹曾经答应我,我死之后会给我家人一大笔钱。但是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的家人时刻都在他的掌控中,他不死,我的家人必死。谢谢你给了我信任,请耐心地等待一段时间……”

哈让独自一人离开了丛林。

“头儿,这个哈让,有多大的可信度?”黑客依旧不放心地问,“万一他耍花样,找到黑豹告密,事可就不好办了。”

“有的时候,恶人也并非永远是恶人。”林云龙坚定地说,“哈让要是耍花样,他可以任意跟我们说一个地方,骗取我们的信任,又何必铤而走险呢?我觉得,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再一次让我信任他。”

“我同意。”齐鹏在一旁说道,“只要他的卫星追踪器一直打开着,我们就没有任何风险,不是吗?”

黑客将信将疑地打开电脑,屏幕上,哈让的卫星追踪器已经启动,绿色的小点闪烁着,向着丛林之外而去,这款代表着最高科技的卫星追踪仪器不仅仅可以时时显示确切的位置,还可以作为窃听设备,将佩戴者所有的语音信息接收到电脑终端内,此时,只能听得见“沙沙”的穿越丛林声……

“黑豹老弟,你下一步怎么打算的?到国内东山再起,还是重操旧业?”吉瓦斯喝着罐装的黑啤酒,满脸笑意地看着已经微醺的黑豹。

此时,黑豹正在吉瓦斯的武装基地内。这座基地位于j国边境地带一座山谷脚下的密林内,广阔的区域内四外全都是密不透风的亚热带丛林,整个基地周围用铁丝网和各类钢铁残片、废旧轮胎围成鹿砦,一座座用沙袋围成的掩体和地堡散落于基地各个区域,形成科学的交叉火力点,就连原木搭建的一座座房屋和油布帐篷四面,也全都是用于射击的一尺见方的窗口,一队队全副武装的非政府武装人员穿梭于基地各处,俨然一派繁荣景象。

“打算?”黑豹喝着黑啤酒,满脸的横肉由于酒精的作用泛着红光,很好地帮他掩饰了最近几天因奔波劳累造成的疲倦,“现在的打算,是如何庆幸!要不是我那卧室里有暗道,现在我应该在跟上帝喝啤酒啦!”

“我们这些人是见不到上帝的。”吉瓦斯一张长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有些埋怨地说道,“我早就警告过你,别惹中国人,你就是不听!”

“可是猎场那东西真是太赚钱了。”黑豹无耻地笑道,“这简直是一个奇迹,我自己都猜不透,为什么那帮家伙对杀人那么感兴趣。”

“这就是人性的卑劣。”吉瓦斯此时大概忘了自己也同样是个恶魔,颇有哲理性地感慨起来,不过他很快从感慨过渡到了现实中,依旧十分“关心”地问黑豹,“老弟,你这一走,恐怕你的那些产业就全都泡汤了……”

“那怕什么?”黑豹醉醺醺地笑道,“我的那些赌场,其实无非就是空壳子,里面投入的固定资产固然可惜,但是也只不过是损失的一小部分而已。里面滚动着的钱,全都是赌客们的筹码。我自己早就把资金抽了回来,这才叫没本的买卖,哈哈!只要能躲过这一劫,有我人在钱在,还愁东山不再起吗?”

“兄弟。”吉瓦斯终于忍不住了,索性开门见山,“你的那些钱,起码现在全都成了死钱不是?我现在越来越怀念当初我们一起闯天下的日子了……”

“哈哈,是啊是啊,我也一样不是吗?吉瓦斯大哥,你放心,兄弟我在你这儿也不能白吃饭。你现在生意越来越大,有需要钱的地方,尽管开口!”黑豹聪明的很,这个时候他离不开吉瓦斯,他当然懂得吉瓦斯需要什么作为自己保命的条件。这个吉瓦斯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总是对中**人惧怕得要死。自从黑豹来到这里,告诉他是一群中国来的特种兵毁了他的老巢,吉瓦斯就跟听说了魔鬼一样的神沮丧,态度也一度模棱两可。直到刚才黑豹说出这一番话,吉瓦斯那阴晴不定的脸上也总算是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黑豹心中恼怒于吉瓦斯的见利忘义,却忘了自己也恰恰就是同类中人,稳住了吉瓦斯,黑豹忍不住地问他:“吉瓦斯大哥,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对中**人那么畏惧呢?”

吉瓦斯的长脸顿时僵了一下,脸部肌肉突然地**下坠使脸显得更加长,他摇晃着脑袋,心有余悸一般地看着黑豹,说道:“兄弟,难道你不怕吗?正如你所说,区区六名中**人就可以控制你的别墅,让你那几百人连头都抬不起来,难道这不可怕?”

“那是因为出了齐鹏那个混蛋卧底!”黑豹不甘心地说,“要不是他,我怎么会一下子陷入被动?妈的,等有机会让我抓住那个混蛋,第一个扒了他的皮……”

“假如没有那个齐鹏,你也难逃厄运,兄弟,他们会用另外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是一群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魔鬼!”吉瓦斯摇着头说。

“大哥,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啊。”黑豹吃惊地看着吉瓦斯。

吉瓦斯苦笑,猛灌了几大口啤酒,缓缓地说道:“你这些年离开了这里,有些事自然是不清楚。兄弟,你知道我目前做的生意,最大的成本是什么吗?”

“是什么?”黑豹不解地问。

“中**人!”吉瓦斯一字一句地说,“我们手中有整个东南亚最好的罂粟种植地域和最先进的毒品提纯工艺,廉价的劳动力和提纯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使是军火生意,只要我能将货从美洲那些军火商手中运回来,就不愁销路,更不愁利润。关键的成本支出就在于运输途中的损耗啊!在j国手眼通天,在t国、y国均有可靠的军方、地方渠道,这些都不必担心,最可怕的就是中国,海路被封锁之后,中国是我们的货运往中亚、西亚甚至欧洲的必经之路,在那里,就有我们用钱买不通的中**人!只要被他们闻到一点味道,他们就会像索命的魔鬼一样纠缠到底,不弄我个人财两空,绝不罢手。短短的几年时间,我在中**人手里损失的钱何止亿万啊!我恨透了这些中国魔鬼,可是我也同样惧怕他们,吉瓦斯纵横江湖多年,没怕过谁,却不敢说不怕这些中**人。我惹不起他们,尽量躲着他们,一直到现在……”

“您的意思是,我的到来给您惹了大祸了是吧?”黑豹看着陷入恐怖中的吉瓦斯,冷笑着站起身来。

“不不不……”吉瓦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失态,连忙站起身来,将黑豹强按回椅子上,满面带笑地说,“黑豹兄弟,请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只是说那些中**人不好惹而已,这里毕竟是我的地盘不是吗?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不管不问的,我们是好兄弟,对吧?”

“看来是我多虑了。”黑豹见好就收,重新打起精神来,举起了酒杯,“吉瓦斯大哥,你昨天提到的那笔军火买卖,兄弟愿意出五千万,帮你将货吞进。”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吉瓦斯大喜过望。

那帮中**人未必知道黑豹逃到了他这里,即使知道,也未必能找到他的基地所在地,即使找到,也未必就能轻而易举地摧毁它经营数年的基地,谁都怕魔鬼,都怕死神,唯独有一句话叫做人为财死。吉瓦斯心存侥幸,只为了黑豹的钱。他吞下那批军火就差几千万的资金,那可是早就有了买家的一批先进武器啊,只要货一到手,就是几倍的利润。

“黑豹兄弟。”吉瓦斯抬高了嗓门,真诚地看着黑豹,信誓旦旦地说:“忘记我们之间曾经的不愉快吧!让我们重新联手怎么样?你这次这五千万,我不会像上次那样了,这次我会与你按股分账的!”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黑豹笑道。

黑豹已经彻底放弃了所有的赌场,但是并非像他在吉瓦斯面前显露的那样无动于衷,虽然滚动资金不是自己的,但毕竟是几个亿的固定资产投入,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只是无可奈何罢了。突然出现的刀锋小组让他落荒而逃,他也只能暂时在吉瓦斯这里隐匿起来,吉瓦斯这个人虽然贪婪无度,但是还是有绝对的实力可以保证他的安全的。对此,他只能是投其所好,或者说是一种变相的花钱买命了。而此时的黑豹,也已经重新打定了主意,数年的赌场生意让他赚足了钱,现在的黑豹与当年的黑豹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又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的确,赌场生意虽然也不错,但是比起毒品和军火生意来,还不是一个档次呢!做毒品和军火生意最主要的就是资金,当初他资金匮乏,难以平等地与吉瓦斯分羹平利,现在不同了,他有了足够的钱,而吉瓦斯需要钱,或者说需要有钱的他。他已经决定,要重新投身这个行业,利用吉瓦斯建立自己的金钱帝国了……

一名喽啰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朝着吉瓦斯敬礼,急急地报告:“吉瓦斯先生,我们的外围警戒现了一个人,他说他叫哈让,是黑豹先生的手下。”

“噢?哈让来了?”吉瓦斯愣了一下,目光转向了黑豹,哈让是黑豹的老随从,吉瓦斯认得他。

黑豹的表并不比吉瓦斯强到哪儿去,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哈让怎么会来?他还没死吗?黑豹几天前走得匆忙,但是他还不至于那么健忘,他清楚地记得,齐鹏将哈让打晕在地,也清楚地记得自己对哈让说了什么……黑豹隐约地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疏忽很可能犯下了大错!他的大脑高速运转着,脸上却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是哈让啊,吉瓦斯大哥,放他进来吧。当时是我派他处理一些资金事务的,看来他是办完了。”

“你跟他讲过你在我这里吗?”吉瓦斯依旧警惕着,眼神闪烁地看着黑豹。

“讲过,讲过。”黑豹笑着说,“当时他不在我的别墅,我离开之后,在半路上给他打了个电话。哈让这家伙机灵的很……”

“哦……”吉瓦斯稍稍放下心来,吩咐那名手下,“放他进来吧。”

那手下急匆匆地离开,不大一会儿,带着蒙着头罩的哈让走了进来。吉瓦斯并没有现黑豹笑容中那越来越浓的杀气,而黑豹此时也竭力地表现出若无其事。他知道自己不能将哈让的真实况说出来,这个吉瓦斯害怕中**人就像见了鬼一样,一旦他知道实,恐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越是这样,他越不能说不见哈让。吉瓦斯热地命令手下摘下哈让的面罩的时候,黑豹也随之站了起来,走到了哈让的面前,笑嘻嘻地说:“哈让,真高兴见到你啊。”

“得知您安然无恙,我也很高兴呢。”哈让若有所指地说。

“嗯,嗯。”黑豹笑着点点头,这时候转向了吉瓦斯,笑道,“吉瓦斯大哥,不好意思,我先带哈让到我那里,有些事……”

“哦,哦,你们谈,你们谈。”吉瓦斯知趣地笑道。

黑豹带着哈让迅速离开了吉瓦斯的房间,俩人一路无语,径直朝基地后面的一座原木房子而去,那是黑豹的住所。两名持枪的喽啰见他过来,刚要说话,不远处的吉瓦斯站在门口朝那两人挥了挥手,俩人立刻会意,知趣地离开了门口。

刚一进屋,黑豹就像是一头恶兽一样,将哈让一把抡到房间的一角,拔出手枪,顶在哈让的咽喉上,一双眼睛瞪得血红,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哈让!你他妈的!我忘了你这个混蛋也知道这个地方了!”黑豹尽力压低嗓音,语气却阴得吓人,“告诉我,你他妈的是不是把我出卖了?”

“别那么紧张嘛,老板。”哈让被他用枪顶着咽喉,这时候语气却很轻松,“我怎么会出卖我的老板呢?我只是侥幸捡了一条命,又没地方可去,想了想,您一定是到这里来了,我这才又投奔您而来。”

“有那么简单?”黑豹根本就不相信哈让的话,拿枪的手食指搭在了扳机上,恶狠狠地问,“那群中国魔鬼会放了你?齐鹏会放了你?”

“我告诉了他出门的密码。”哈让说,“他们没有想象中那么滥杀无辜,警察快到之前他们就已经走了。”

“他们没问我去了哪里?”

“我说我不知道。”哈让说。

黑豹疑惑地看着哈让,心里还是将信将疑。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心追究哈让知道他的卧室密码的事了,最担心的是哈让来这里的真实目的。哈让的回答让他有些庆幸,更多的却是疑虑,他真的不相信那帮中**人会这样轻易放过哈让,可一时又没法印证。

“老板,我可是冒死到这里的。”哈让说,“我不求别的,就求您可以放过我的家人。我知道我要是不来,您一定会怀恨我当时跟您说的那些话,那样的话,我的家人恐怕……”

黑豹一下子释然了,哈让最后的那句话让他的疑虑打消了不少。他再次暗自称赞自己的未雨绸缪是多么伟大。当初是他出了一大笔钱将哈让和手下几个骨干分子的家属移民到了国外,当然是为了留一手,将那些家属作为自己的人质。这样看来,哈让的冒死前来就可以理解了。

“哈让,好兄弟!”黑豹的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弯,收起了枪,并亲热地在哈让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做出一脸的苦相,说道,“请原谅我吧,兄弟!你知道,在当时那样的况下,我又能怎么办呢?只能说些无无义的话,我不能被他们胁迫不是吗?我不瞒你,离开别墅之后,我不止一次地担心你的安危呢!毕竟是跟了我十几年的好兄弟,我心疼啊……”

“这也是我冒死前来找您的另外一个原因啊。”哈让装作很感动的样子,甚至抹了一把眼泪。黑豹退后了几步,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又愤恨地问道:“哈让,你可知道那帮中国人现在在哪里?”

哈让严肃了起来,说道:“老板,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回国了!”

“什么?”黑豹一下子站了起来,盯着哈让,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之间的谈话我全听见了。他们说,既然j国政府插手了,他们只能回去,上方明确指示过他们不能与j国政府为敌。”哈让认真地说,“他们中间那个带头的说,他们的任务只是针对您一人,所有的行为都是为这个任务服务的,既然你已经逃走了,他们的任务就算失败了,要不是如此,恐怕我早活不了了。”

“还真是他妈的纪律严明啊!”黑豹有些兴奋地笑了起来,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早知道直接报警寻求保护多好?只要他的钱到位,那帮警察可比他的私人武装有用多了。他兴奋得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这个时候又将目光集中到了哈让身上:哈让依旧是那样献媚地冲自己笑着,宛若平时一样。他不由得暗笑自己风声鹤唳了,哈让能有什么本事呢?跟了自己十几年,还不是狗一样的鞍前马后?更何况自己手里还有他的家人做“人质”呢,他再次庆幸当初自己留的这一手儿是多么高明。

“哈让啊--”黑豹走到哈让近前,故作亲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大仁大义的样子说道,“前几天生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刚才我也跟你解释过了,当时确实是非得已。这个……以后你还是跟在我身边,好好做事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已经放弃了赌场生意,从现在开始,我要回归老本行了,而你还会像以前一样,是我最得力的助手!”

“谢谢老板!”哈让谦恭地鞠躬。

“嗯嗯,好好做事!”黑豹兴奋地走了出去。

哈让那献媚的目光刹那间静止,换做幽怨的眼神盯着黑豹走出房间,慢慢地解开上衣,露出腹部肚脐位置粘着的一张止痛贴,他揭开那止痛贴,将卫星追踪器从凹进去的肚脐中拿了出来,四处看了看,低声说道:“林先生,这里就是吉瓦斯的基地,这几天我会陆续将这里的布防况汇报给您的。但是,还是请您注意一下,务必等我的家人告知我安全的消息后,您再行动……”

重新将卫星追踪器放好后,哈让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凛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