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3章 索命

第十三章 索命

茂密的亚热带原始丛林犹如一片永远纠缠不清的乱麻,遮天蔽日,藤蔓丛生,雨水浸染过的丛林地上散着**的气息。***这样的环境里,除了虫豸野兽,很难会出现人类的踪迹。而刀锋小组已经在这片j国最大面积的丛林中穿梭了五天五夜了。哈让不断提供的报让吉瓦斯的私人武装基地越来越立体地呈现在刀锋小组的面前,而只要有哈让在场,黑豹与吉瓦斯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会准确无误地通过哈让身上的卫星追踪器传输到黑客特制的笔记本电脑中。

傍晚时分,外面还有光亮,丛林中已经是黑暗一片了,林云龙命令兄弟们停下来,就地休息。再次核对好方位后,林云龙依旧让黑客打开电脑,将那幅根据哈让的语音汇报绘制出来的基地布防图打开。

在林云龙的作战生涯中,这应该是他经历的最艰难的一次任务了。且不说在原始丛林中长途跋涉会给战士们的身体带来巨大的消耗,更困难的事在于,他们将要面对的是吉瓦斯手下多达千人的私人武装部队,现在这股由曾经的职业军人组成的私人部队驻扎在吉瓦斯苦心经营多年的秘密基地内,基地防卫森严,而且军火生意使他们拥有各种先进的重火力武器。而刀锋小组要长途跋涉,手中不可能携带重机枪、火箭筒类的重武器,而在吉瓦斯的基地周围,无论是从哪个方向开始进攻,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招致至少四五个方位的交叉火力攻击,稍有失误,就会葬身在枪林弹雨之中。

特种作战打的是一个快、准、狠,有限的几名作战队员并非是刀枪不入的钢铁人,长时间的火力对抗可不是他们的强项,刀锋小组同样是这样。因此,对于这次任务,林云龙考虑的绝对不仅仅是该如何打,更多是考虑打完之后该怎样撤。他必须要保证战友们以及自己在任务中绝对的安全!

而此时,千里之外的刀锋大队大队长付海山,正与林云龙一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就在几天前,刀锋小组将黑豹潜逃至吉瓦斯基地的报汇报到总部的一个小时之后,总部就已经做出了明确指示:鉴于任务中出现了出乎预料的况,考虑到目前的实际困难,总部决定取消这次行动。这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尽管黑豹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但是不能因为这样一个b类目标让精锐的刀锋小组面临可能的绝境。黑豹逃至吉瓦斯基地后,理论上已经失去了铲除他的最佳时机。但是,当付海山将此命令传达给林云龙的时候,却遭到了林云龙以及小组成员的集体反对。林云龙的理由有三:第一,黑豹罪恶滔天,手中沾满了数百名我国及周边各国平民的鲜血,其罪行较那些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不除掉他,难以向那些无辜的死者交代;第二,哈让的临阵投诚,给了刀锋小组前所未有的良机,假如这个时候撤消行动,无疑是失去了一个最佳的机会;第三,按照目前掌握的况,黑豹的赌场生意破败之后,势必会与吉瓦斯一起重走武装贩毒、走私军火的老路,要是那样,他的危害性将无限扩大,毒品和流入恐怖分子手中的武器才是危害人类生命的罪魁祸。

“大队长,‘刀锋出鞘,无血不收’,这是刀锋小组的建队誓。我们不想在小组的作战史上出现任务失败的记录。以前没有,以后也绝不能有!我们有信心完成这次任务,并很好地保护自己,请总部长放心!”

这是林云龙最终的回复。付海山当然知道林云龙的性格,更何况,这性格原本就源自于他,源自于刀锋大队一贯的传统。他向总部阐述了林云龙的回复,也在总部长面前为刀锋小组立下了军令状。任务得以继续,而付海山的心里却时刻为自己的爱将悬着一块巨石。

“头儿,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在后天清晨就能到达计划位置。”黑客重新测算了与吉瓦斯基地之间的距离,指着地图上的位置点说道。

“地雷,你们需要多长时间?”林云龙扭头看着一脸黑泥的地雷问。

地雷仔细想了想,肯定地回答:“现在有齐鹏帮忙,我最多需要四个小时。”

撤离黑豹的迷彩城堡之后,根据总部指示,齐鹏已经暂时编入了刀锋小组,林云龙指派他和地雷、山炮一起,到达任务点后布设撤退时阻碍追兵的陷阱。此时,齐鹏也点了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背囊,说道:“放心吧,林哥,这一背囊的东西保证浪费不了。”

“好。”林云龙点点头,将众人聚拢过来,指着电脑屏幕上的地图说道,“到达a点之后,我们按照计划分头行动。一切准备完毕之后,就只等着哈让的消息了!”

“是!”

高科技的手段为刀锋小组提供了便利的同时,也同样没让恶人们失望。吉瓦斯已经通过卫星网络终端与北美的某军火商签订了供货合同并支付了巨额定金。有了黑豹承诺的五千万资金,他终于没有后顾之忧了。而黑豹也出奇的诚信,r国国家银行已经收到了他的网络加密授信,只要货一到,只需要他的最后一次确认,他的五千万就会汇至军火商的账上,与吉瓦斯的资金合并在一起,完成这批先进军火的全部付款。因此,这几天吉瓦斯与黑豹打得火热,关系进一步升级,简直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

哈让一天天焦急地等待着,利用一切机会查看自己的电子邮箱,他在等待着家人的平安消息。在进入丛林之前,他已经秘密联系了自己移民到海外的儿子,将自己多年来积攒的钱全都汇给了儿子,要他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现在的住所,走得越远越好。当然,一定不能让过去经常“照顾”他们一家人的“朋友们”知道,因为那些人知道了,也就等于黑豹知道了,黑豹要是知道了,一切就都完了。吉瓦斯花高价购买的卫星网络专线性能很好,超过普通的有线网络许多,但是哈让还是会经常怀疑它的可靠性,因为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儿子那里依旧杳无音信。好在黑豹那里并没有什么异常,这说明事还没有变糟。

“黑豹兄弟,好消息啊!”吉瓦斯急匆匆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黑豹的房间门口,这让心里乱糟糟的哈让吓了一跳。他很快镇静下来,上前一步,恭敬地说:“吉瓦斯将军,什么事儿让您这么高兴啊?我们老板正在房间里呢。”

“哈哈!哈让兄弟!”吉瓦斯高兴地对哈让都没有了往日的架子,一巴掌拍在哈让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军火已经上船了!”

“噢?这么快?”没等哈让说话,黑豹已经满面春风地从自己的屋子里闯了出来,一脸兴奋地问,“不是说要再等几天吗?”

“他妈的北美的大公司就是讲究啊!”吉瓦斯笑着说,“早起的时候正好有一艘j国的货轮从西拖港回国,人家知道咱们着急把货出手,提前就给上了船了。老弟你要知道,这个路线最难的就是上船,货只要上了船,几乎是畅通无阻呢!等着吧,用不了一个星期货就上岸了,到时候就是我们兄弟财的时候了!”

“真是太好了!”不知何时黑豹也出来了,心大好。

“嗯!”吉瓦斯点头说道,“畅通无阻!畅通无阻!这艘货轮的航线不错,到达j国之前,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航程是在最危险的中国领海。他妈的,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那就好!”黑豹说。

吉瓦斯这时候又说道:“还有……老弟,对方的公司可是够意思,但是咱们的款,也得够意思啊……”

“这个请大哥放心!”黑豹笑道,“一切按您的吩咐准备的,只要货一到,您这里验货合格,我只需要点几下鼠标,输个密码而已,钱不是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吉瓦斯开心地笑道,“老弟,我让人搞了点野味,一会儿过去,咱们好好喝一通!”

“那是自然!”黑豹笑道。

“嗯,嗯!就这样。”吉瓦斯笑着说,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哈让,说道,“带上哈让吧!都是好兄弟嘛!”

“是啊是啊!”黑豹说,“哈让我自然是要带上的。”

“谢谢老板了!”哈让努力装作惊喜的样子,恭敬地说。

吉瓦斯的“盛宴”就设在他那间用原木搭建的大会议厅里,j国物产丰富的丛林提供了足够他们大快朵颐的丰盛野味,烤野鸡、炖野兔、红焖狍子、干烧野山菌……吉瓦斯花了大价钱从外面请来的“御用大厨”总是不会让他的主子失望,再配上法国来的葡萄酒和j国特产的特级土酿,这让黑豹感觉到了自己当初在迷彩城堡中没有感受到的别样气氛。当然,一脸兴奋的他也与吉瓦斯和他的几个得力手下喝得难解难分。

哈让并没有喝多,确切地说,他是强迫自己的身体努力地分化那些酒精,努力地使自己的大脑保持冷静。他不时地起身向黑豹和吉瓦斯敬酒,尽可能地说些奉承的话,让二人开怀不已,这原本就是哈让的特长,而他自己总是在众人最热闹的时候悄悄出去,找个旮旯将一肚子的酒吐出去。

酒过三巡,趁着黑豹和吉瓦斯拥抱在一起大唱酒歌的时候,哈让再次走了出去,这次他却没有去吐酒,而是快速地朝着黑豹的原木房子而去。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要赶紧确定自己的儿子到底有没有完成他的嘱咐。黑豹的房间里有一部卫星电话,他不想再焦急地等待儿子的平安邮件,而是要亲自问个清楚。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机会更好,多疑的黑豹只有这个时候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尽管吉瓦斯的基地防卫森严,但是那些巡逻的人不会对哈让产生任何怀疑,谁都知道他是黑豹的心腹,回自己老板的房间拿一件老板急需的东西,这个理由很充分。哈让没费什么周折就进入了黑豹的房间,拿起卫星电话,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号码,等待的间隙,哈让满脑门子的汗淌了下来。

拨号音终于消失,电话通了!哈让的声音有些颤抖,刚要开口,却一下子愣住了!

“老板,有事吗?”

电话那边,分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回应!哈让脑袋“嗡”的一声,险些晕倒,这是儿子的电话号码,怎么会被别人接听了,对方叫“老板”,一定是黑豹的人啊!

哈让颤抖着坐下来,使劲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镇定下来,学着黑豹的语气,冷冷地问:“事进展如何了?”

“进展?”对方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殷勤地回答道,“一切都是按老板的安排做的。这个,不是已经跟您汇报过了?”

哈让的脸已经成了死灰色,一只手紧紧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额头的汗越聚越多,继而全身都湿透了一般,他压低了声音,跟随黑豹多年,他模仿起黑豹的声音来还是惟妙惟肖。

“废话!重新汇报一遍!”

对方不知道“老板”乱了哪根筋,但听着确实是老板的声音,只好硬着头皮说:“老板,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把哈让的儿子抓住了,这个小子确实是在筹备着秘密搬家呢。他已经交代了,说是父亲嘱咐他要他秘密搬走,脱离我们的监视的。哈让没告诉他的儿子是什么原因。老板……”

“放了他们吧!别去管他了!”哈让学着黑豹的语气说。

对方更加吃惊,犹豫地说:“可是……老板,您昨天已经命令我们……杀了他们一家啊!我们没敢耽搁,昨天晚上就把他们一家三口送上西天了……”

“我×你妈!”哈让大吼,眼泪刹那间夺眶而出。

“喂?喂?他妈的,你不是老板!你是谁……”对方一下子明白过来,哈让已经将电话摔了个粉碎,他大口地喘着气,瘫倒在地上,又挣扎着起来,神经一般地环顾四周,几步窜了过去,将墙上挂着的一把ak47自动步枪扯了下来,上弹,枪膛出空响,卸下弹夹,空空如也!哈让这才突然想起来,自从自己进入这里之后,尽管黑豹对自己摆出一副既往不咎的姿态,却刻意地不让他携带任何的武器……

门突然打开,冲进来四名全副武装的汉子,将哈让围了起来,后面跟着满身酒气的黑豹和吉瓦斯!

“黑豹!黑豹!”哈让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抵不过四名彪形大汉对自己的控制,一名汉子上来就是一枪托,将哈让一下子砸倒在地,鲜血从他的额头上直淌下来。哈让顾不得满头的眩晕,瞪着冒火的眼睛朝黑豹怒吼着:“黑豹!黑豹!你他妈的小人!你为什么杀我的家人?”

“那得问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搬家啊?我的好兄弟!”黑豹冷冷地说,“你以为我相信你了?让你活到现在,就是想知道你回来究竟要干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吉瓦斯一头雾水地看着黑豹。

黑豹冷哼着指了指哈让,说道:“一开始我还真以为这小子是真心地追随我呢。我让国外的兄弟顺便查了查,他妈的,哈让这家伙心思缜密,他那儿子可不怎么样。大白天的就想脱离我的视线,不是做梦吗?”

哈让已经无暇再责怪儿子的不谨慎了,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晚了。他原本想拼一把,帮助那些中国人除掉黑豹,以此保证自己的家人安全,却没想到狡猾的黑豹还是留了一手。

黑豹已经扑到了哈让的身前,将瘦小的哈让一把拎了起来,一双兽眼出残忍的凶光,恶狠狠地问:“哈让,再给你最后的机会。你他妈的告诉我,你跟那些中国人是不是勾结在一起了?你们用什么联系?那些人知不知道我在这里?他们现在在哪里?”

“呸,去你妈的!”哈让已经抱有必死之心,再也不顾及黑豹的凶残了,他将淌到嘴角的鲜血全都啐到黑豹的脸上,冷笑着说,“给我机会?我还要机会做什么?黑豹,你等死吧!”

“那些中国人到底在哪里?”黑豹咬紧了牙怒吼。

“我不知道!”哈让冷冷地说,“我没见过他们。我来这里,就是想找机会亲自杀了你。你死了,我的家人就安全了。现在来看,我没机会了,你还等什么?”

“搜身!”黑豹恶狠狠地将哈让摔在地上,四名汉子立刻将哈让又架起来,一下子按到墙上,准备搜身。哈让在身体被压在墙壁上的一瞬间忽然扭转身子,一口咬在一名汉子的胳膊上,同时从那汉子的腰间摘下来一枚手雷!

“妈的!快撤!”吉瓦斯和黑豹几乎同时夺门而逃,那四名汉子也大惊失色,扭头就往外跑。

哈让满脸淌着血和泪,并没有追出去,他缓缓地将手雷放到腹部,压在卫星追踪器的上方,低声说:“中国朋友们,祝你们好运……老婆、儿子、女儿,我来了!”

一声巨响,手雷在狭小的空间内爆出巨大的威力,火光闪过,整个原木房子被掀翻了顶盖,四壁也轰然倒下,哈让的躯体已经和那微小的卫星追踪器一起化为了碎片。

“妈的,他自杀了!”门外远处,黑豹庆幸的同时很是惊讶,但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黑豹兄弟。”旁边,惊魂未定地吉瓦斯说道,“他不会真把那些中国人引来吧……”

“不会,不会。”黑豹仿佛是自我安慰一般地说道,“我从一开始就注意着他呢,他没机会与外界联系。再说,那些中国人也不可能相信他呀。”

“嗯,但愿如此。”吉瓦斯看着倒塌的原木房,心有余悸地说,“可能他是真想找机会杀了你。亏得我这里戒备森严,他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否则……”

“是啊,是啊。”黑豹连声附和道,“危险解除了,吉瓦斯大哥,给您添麻烦了。”

“他怎么就自杀了呢?”吉瓦斯仍有疑虑,很难理解哈让没选择冲出来把手雷投出去,于是不耐烦地将突然围上来的人群喝散。

他哪里知道,哈让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毁掉自己身上的卫星追踪器,他自知一枚普通的手雷是没有把握将人群中的黑豹杀死的,而一旦自己的尸体落入黑豹等人的手中,就将暴露一切。

在最后关头选择正义的哈让,无论动机如何,却将自己生命的意义义无反顾地交给了他信任的中**人!

“头儿,怎么办?”丛林深处,哈让等人的对话毫无遗漏地传输到了黑客的电脑上。

林云龙摘掉耳机,目光中显露出坚定和正义,低声命令:“一切按照原计划实施吧!硬币,咱们出!”

“是!”硬币应了一声,与林云龙一起迅速消失在丛林中。哈让最终没能将最好的机会带给刀锋小组,事已至此,必须要提前展开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