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4章 狙杀

第十四章 狙杀

吉瓦斯拥有上千武装驻扎的私人军事基地当真不同凡响,从空中俯瞰,整个基地隐蔽于原始丛林的深山峡谷之间,在这样的位置上,即使是军方的空中侦察力量也很难定位,而基地远离森林外围,即使是武装直升机,也很难突破航程无依托地对其进行垂直打击。吉瓦斯是j国陆军少将出身,深谙丛林战的精髓,他知道自己苦心打拼建立起来的这支部队对于自己的重大意义,因此他从来没有忘记将自己的基地防御设置到极限,也从未忘记给自己的部队装备最现代化的自动武器。整个基地犹如一座坚不可摧的丛林堡垒,给了吉瓦斯一伙最强的信心。

这样的一座千人把守的军事基地,刀锋小组有限的几个人不可能选择强攻,在易守难攻的况下,在敌人了如指掌的地形中展开战斗,无异于以卵击石,林云龙自然不会这么没头脑。

也许,能够穿透敌人层层防御最好的东西就是子弹。这也是进入森林之前硬币与林云龙充分商量之后,委托雨燕找到一把v-94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原因。这种由苏联研的远距离狙击武器有效射程可以达到恐怖的2300米以上,而它所使用的狙击子弹,总重量141克,弹头重56克,子弹总长147毫米,俨然就是一枚小炮弹!

按照既定计划,硬币和林云龙要先行进入丛林,在距离吉瓦斯军事基地约1800米的一处小高地上完成第一步潜伏,在那里,硬币手中的v-94反器材狙击步枪将时刻寻找机会击毙黑豹。林云龙这次“客串”了硬币的观察手,除了协助硬币完成狙击之外,还要担负在狙击之后与硬币一起掩护撤退的任务。

从整个战斗规划来看,林云龙将整个小组七个人分成了三个小组:林云龙和硬币一组,负责完成狙杀。全才、黑客一组,负责在距离林云龙的第一小组800米处接应,一旦两组汇合,将立刻后撤,与地雷带领的第三小组三人汇合。小组成员全部汇合之后,等待吉瓦斯和他的手下的,将是一片由陷阱、诡雷、交叉火网构成的死亡地带。

正如小组一开始计划的那样,这场战斗的难度不在狙杀目标,而是在于狙杀完成之后的撤离。

v-94狙击步枪的优势在于超远距离大威力狙杀,但是它同样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开火时会出的巨大声响和冲击烟雾。换句话说,这是一把只能开一次枪的超级武器。一旦开火,巨大的声响和瞬间产生的烟雾将在第一时间暴露射手的位置。吉瓦斯上千人的私人武装绝大部分是曾经的职业军人,他们绝对不会允许硬币再有开第二枪的机会!

傍晚之后,林云龙和硬币已经到达了预定的位置--位于一座小山包上的灌木丛,两个人快速而隐蔽地忙碌了一阵,为自己建造了一个可以容纳整个身体的单兵掩体,又详细观察了周围的丛林况,设计好了几个可能的撤退路线,最终两个人将自己包裹在厚厚的伪装层下,一动不动地观察着基地的况。

从这里向正北方观察,吉瓦斯的基地赫然在目,夜幕笼罩之下,整个基地仅有几处房屋有亮光传来,除此之外,更多的区域与夜色一起融入黑暗。这也是深谙丛林战的吉瓦斯的狡猾之处,在丛林地形中,四面八方都是可以用于掩护的树木藤蔓,这种况下搞得灯火通明,无异于给对手树了活靶子。

黑暗中的基地内,依然可以看到有一队队的黑影不时地游动,随处可见的高耸的原木高架塔上,探照灯并没有点亮,几个影影绰绰的黑影在塔上各自站着不同的方位,谨慎地巡视着四周。只要周围任何一点有个风吹草动,几千瓦的探照灯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强光,让一切无所遁形。

“头儿,接下来的事,就只有等了。”硬币将v-94的折叠枪身打开,微微调整着瞄具,小声说道,“但愿黑豹那老小子早点出现,在这鬼地方呆上几天可够受的!”

林云龙伏在他的旁边,并没有说话,此时他已经在专心致志地通过热成像仪观测对面基地的况了。1800米的距离,即使是这台最先进的军用单兵热成像仪,也已经是观测的极限距离。成像仪中,代表着生命体的红色轮廓不断出现,那是吉瓦斯安排的夜间巡逻人员,固定哨、观察哨、游动哨、巡逻小队……毫无疑问,整个基地有条不紊,戒备森严,极符合防御学原理。

“吉瓦斯这个混蛋,还真他妈的是专家级人物啊。”硬币透过观察镜,也不由得赞叹。

“可惜,时机不好。”林云龙摘下罩在眼睛上的热成像仪,微微闭了闭眼睛,以使疲惫的双眼得到片刻的休息,这时候说道,“要不是况特殊,咱们真应该搂草打兔子,顺便把这个毒贩子、军火虫一起干掉!”

“也不是不可能啊!说不定我们就有机会。”硬币微笑着,目光深邃,“要是有两个人身体重合的机会,哪怕是零点几秒,也足够了。我一定对得起这把v-94!”

两个人不再说话,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静默。夜色渐浓,一切归于黑暗,基地仅有的几个亮着灯光的原木房,此刻也有好几个灭了灯。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茫茫大海上,一艘挂着j国国旗的远洋货轮正在加速行驶,也许是心知肚明的原因,尽管已经是深夜,货轮上的船员、水手们依然没有几个睡觉的,所有人的神经高度紧张,货船各个角度的观察人员一丝一毫也不敢怠慢地搜寻着大海上可能出现的一切况。

按照既定航线,这艘货船在航行回国的途中,必须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要通过中国领海,而且这艘在海上行进了十五年的远洋运输货轮,早已经不是第一次通过中国领海了,它们的手续齐全,大可不必这么担心的。

“他妈的,船长吃错药了吧?”货轮上,一名负责正面观测的船员抱怨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同伴,不满地说道,“干嘛要这么紧张呢?中国的领海哪次不是最安全的?难道这儿出现了海盗吗?”

“谁说不是呢?”他同伴的心并不比他好多少,嘟囔着说,“白天加速行驶,晚上又全员警戒,拿咱们当他妈的海军部队了吧?通过亚丁湾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不是?”

“混蛋!胡说八道什么?干活儿!”一声咆哮打断了两个船员的抱怨,货船的大副瞪着眼睛站在两个人的面前。

“大副先生,这究竟是怎么了?”第一个说话的船员依旧有些不甘心,疲惫地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总得告诉我们到底生了什么事吧?”

“什么事?没什么事!”大副深邃的眼睛里闪过异样的目光,板着脸说道,“别问那么多!总之,只要通过中国领海,所有的人加倍付薪水!”

“索伦,况怎么样?”没等那船员说话,大副的对讲机里就传来了船长的声音,大副恶狠狠地瞪了两个船员一眼,走上前去,将双眼凑到船甲板上的一架固定式高倍望远镜上,打开对讲机的通话键,说道,“放心吧,船长,一切正常,估计再有四十分钟,我们就……”

“就怎么样?就通过中国的领海了是吗?索伦,怎么不说话了?”船长有些不耐烦地追问着突然失声的大副。

大副张大了嘴巴,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了货轮前方的海上,接着一道强光在瞬间打开,隔着几海里的距离,已经让自己的货轮无所遁形。

“船……船长,有……有况了!”索伦大副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的甲板上已经有些混乱了,许多船员都现了那逐渐驶近的大家伙,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他妈的,冷静点!我马上上去!是不是中国的海警?冷静点!”船长焦急地说。

“不……不是……不是海警,是……是军舰!”索伦慌张地说。多年的海上经验告诉他,海警装备的巡逻舰、巡逻艇可没有眼前这个家伙那么大!而此时,已经有三个亮点从军舰升空,一闪一闪地朝着自己的货船飞过来。

几乎在船长出现在甲板上的同时,三个亮点已经临近货船的上空,那是三架全副装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直-9舰载直升机!

“货轮请注意!货轮请注意!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请你们立刻停止行进,接受检查!请立刻放弃一切抵抗意图,所有人在甲板前方集合!重复一遍……”

“索伦,我们……我们完了!”船长哆嗦地看着自己的大副,面如死灰。

数天以前,这艘属于j国某航运集团的大型货轮在位于太平洋m国的西拖港停泊装货,原计划是要装载7万吨的机械配件和纤维制品运往j国,结果当天晚上,船长和大副就被一位神秘的m国人约到了港口附近最大的星级大酒店。过程不再赘述,总之,在数万美金高额报酬的引诱下,船长和大副接受了该人的委托,在装载着机械配件的集装箱里,混入了一个特殊的集装箱。当然,严格地说,这个集装箱里的货物也应该算是机械制品,只不过这批机械制品有个统一的称谓:军火!

“请放心,我们会把集装箱伪装得很好,我们也会帮助你们打通一些关节,只要这批货平安到达j国港口,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另一半酬金汇到您二人的账上。”

以上是那位m国人的承诺,这艘大型货轮一路上似乎果然畅通无阻--只是那位m国人在承诺的帮助打通的关节中,没有提到中国。现在的况看来,似乎这与打通关节无关了,很显然,这并不是中国海警的临时抽查,而是中国海军有目的的一次军事行动。三架武装直升机垂降下来的也不是中国海防武警,而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作战部队!

根据刀锋小组依据哈让卫星追踪器上提供的通话报告的况,中国有关部门准确地对近几天由西拖港驶出、目的地是j国的所有货轮进行了筛选,很幸运的是,只有这艘货船符合所有的条件。价值上亿美金的军火走私大案,中国人不会不重视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并没有给吉瓦斯带来什么惬意的感觉,相反,现在的他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根据计算,那艘从西拖港开来的远洋货轮应该是在今天清晨5点左右进入j国大鸿港才对。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提货了!但是事出奇地异常,港口的兄弟报告,那船根本没来!吉瓦斯这才有点着急了,不过他的心里还有些许的侥幸,毕竟远洋航行,风浪无常,轮船晚点的况可比火车频繁多了。他紧急地联系了那艘货船所属的远洋运输公司,没想到那家公司现在不比他吉瓦斯安心多少,因为就在清晨一点十八分左右,那艘大型远洋货轮装载的gps卫星定位系统突然关闭了,同时与公司失去了联系!

一点十八分,不出意料的话,那时候应该是在中国领海附近航行呢!远洋公司紧急通过外交途径与中国相关部门取得了联系,得到的答复是,该船的确已经停靠在了中国的港口,不过由于一些暂时不便于公布的原因,中国政府决定无限期扣押该船直到问题解决……

吉瓦斯终于绝望了!

要知道,吉瓦斯已经为此生意向美洲的军火商支付了上千美金的巨额定金。按照生意“规矩”,军火生意实行的是“双方责任制”,也就是说,一旦生意开始,在运输途中,前一半路程的风险由军火商负责,后一半路程的风险由买家自己负责。很不幸的是,出事的地点早他妈的过了半程了!这就意味着,吉瓦斯先生一个枪套儿都没落着,还必须支付全额货款!这东西看似没道理,其实也合理,人家的货运出来了,出事了总不能让人家自己承担吧?更何况这原本是军火生意的规矩呢!

不给钱?嘿嘿!请不要高估吉瓦斯先生的实力。要知道,那些军火商可是在某国政府的护翼下“合法”地做着不合法的生意,别说是吉瓦斯这样的“个体户”了,就是那些购买武器的小国,也不敢跟人家毁约啊!

总之,吉瓦斯完了。

绝望的吉瓦斯在自己的基地里上蹿下跳,砸锅摔盆。被中国人搅了生意,这绝不是第一次,但是绝对是最惨重的一次!上亿美金的军火交易啊!那是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

“他妈的!黑豹呢?黑豹呢?”吉瓦斯绝望地站在自己的原木房中,看着满地的狼藉,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叫,“叫黑豹来!这小子怎么不过来?他妈的,他还不知道老子出事了吗?”

吉瓦斯的折腾自然是闹得整个基地鸡飞狗跳,在这样的况下,黑豹先生自然不能再睡安稳觉。

吉瓦斯出事,黑豹十分钟以前就知道了。这么些天了,他自然已经买通了吉瓦斯的几个手下,没急着出去是因为他要准备一下。他虽然暗中庆幸自己那5000万还安静地在银行的账号里躺着,但是也同样因为失去了这样一次大财的机会而懊恼不已。懊恼归懊恼,黑豹毕竟不是普通人,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从悲观中看到乐观的元素。这不,吉瓦斯是破产了,赔了个底朝天不说,还可能欠债,这么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那么现在他没钱,我有钱啊!那他得对我更好一点不是?我出钱,吉瓦斯出人,重新打天下,那么,我的地位岂不是更高了一些?或者说,我以后将是老板,吉瓦斯才是我手下的一个保镖头子?

懊恼过后的黑豹此时有些得意了,但是再得意也得忍着在被窝儿里偷偷地乐去。现在他要做的,是努力摆出一副比吉瓦斯还要苦恼的苦瓜脸,走到暴跳如雷、哭爹喊娘的吉瓦斯面前,好好安慰他一番。

黑豹特意换上了一袭全黑的套装,虽然有些像参加葬礼,但是比他那一身招牌式的印花金钱装就郑重多了,这时候让吉瓦斯看到自己衣服上印着的金钱图案,万一这老小子精神分裂拿枪把自己突突了怎么办?黑豹换上黑色的套装,努力用手把自己的两只眼睛揉得通红,以示自己与吉瓦斯一样悲痛万分,又在镜子面前努力演练了几个苦瓜脸,选取了最满意的一个,保持住,急匆匆出了自己的原木房。

黑豹已经走出了门,清晨的阳光已经不是一缕一缕的了,现在是早晨六点半,丛林里的阳光已经是一片一片的了,阳光照在丛林之间,绿意盎然,很灿烂,与吉瓦斯的心很不搭,黑豹微微笑了笑,大步朝吉瓦斯的房间走去。

“12点方向,距离,1745米……”

遍布的铁丝网,密密麻麻的掩体,摞起的沙袋上还沾着清晨的露水,一队队端枪的武装分子在基地中穿梭往来,来自主子房间的怒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已经让他们人心惶惶。黑豹快步从自己的房间走向吉瓦斯的房间,那段距离大约有30米,其间要经过三个沙袋掩体,穿过一座高架原木制了望塔,还要跨过一条为排泄山洪挖出来的宽约一米的壕沟……

清晨的阳光洒在黑豹那张邪恶的脸上,那张努力掩饰着幸灾乐祸的快感而努力装出一副急匆匆的、苦瓜一样的表的脸,那张脸走过沙袋掩体,穿过了望塔,越过壕沟……

“砰!!!”

炸雷一样的巨响终于传来,阳光下,那张装出来的苦瓜脸在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内仿佛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v-94配备的12.7毫米、总重56克的钢芯弹头就从那张脸的眉心处穿了过去,整张脸在瞬间撕裂、破碎、消失,连同那颗硕大的头颅一起变成了骨肉渣。

吉瓦斯并没有看到黑豹为他精心准备的苦瓜脸,枪声响起的时候,他刚刚冲出自己的房门,身为老兵油子的他当然意识到遭遇了什么,他第一时间趴在了地上,滚回到自己房间一侧的沙袋掩体后面,丧失理智的绝望并没有影响他曾为一名军人的矫健。

“妈的!给我打!给我打!给我打!”吉瓦斯瞬间猜出了事的全部缘由,他伏在沙袋后面,歇斯底里地吼着。

无数的子弹朝着1800米外那片烟雾未散的灌木丛飞射过去,刹那间,在那片灌木丛与基地之间出现了一道硝烟与残枝碎叶形成的狭长地带,没有几子弹能准确地击中1800米外的目标,但是林云龙与硬币还是没有在那里停留超过一秒钟,从黑豹的脑袋变成破瓢的同时,两个人已经按照预定的撤退路线离开了。

事实证明两个人的判断绝对正确,吉瓦斯的私人武装并不是一群毫无章法的乌合之众,仓促的开枪之后仅仅几秒钟,他们就已经恢复了冷静,三挺50重机枪再次射,密集的子弹准确地将林云龙和硬币隐蔽的位置打得稀烂,紧接着,从不同角度射出的四枚火箭弹将那里变成了一片火海。

“追!给我追!给我杀了他们!”吉瓦斯暴跳着怒吼,“一个也别放过!他妈的杀了这些杂碎!”

他虽然不知道对面的敌人是谁,但是聪明的吉瓦斯已经猜出一些端倪了,黑豹逃到自己这里的初衷不就是躲避中**人的追杀吗?很显然,刚刚杀死黑豹的一定是那些恐怖的中国特种兵。此时此刻,吉瓦斯几乎是自然而然地将所有的仇恨附加在了这些中国特种兵的身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毁了,还不是因为这些该死的中国人?要是他知道自己这次失败还真是因为这些中国特种兵的报,估计连他自己也会端着刺刀冲上去拼命了!

100多名武装分子组成的追击队伍很快冲出了基地,朝着硬币开枪的方向猛追过去,这些人显然是吉瓦斯手下的老兵了,追击队形十分规整,在茂密的丛林中很自然地形成二十余人一组的追击小队,而每个小队之间武器配备也十分均衡,他们互相掩护,分散却并不间隔太远,边追边朝着可能的位置点打出一梭子一梭子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