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5章 屠场

第十五章 屠场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小队很快到达了林云龙和硬币藏身的位置,那里早已经被火箭弹和50机枪打得一地狼藉,两个人的单兵掩体还在,却空无一人。这原本不出乎他们的预料,没有哪个人傻到开了一枪v-94还待在原来的位置上等死,更何况是传说中魔鬼一样的中国特种兵呢?

“头儿!看那儿!”一个眼尖的小子指着山坡北面的一片草丛喊。

草丛的位置上,一架v-94反器材狙击步枪仰面朝天地倒在那里,小炮筒子一样的枪管闪着乌黑的光芒,让人心中一凛。

小队领头的并没有大意,指挥手下迅速找到合适的战斗位置,朝着狙击枪所在的草丛及周边一阵疯狂扫射,硝烟过后,没有任何动静。看着其他小队的人也已经冲了过来,小头目将手一挥,领着自己的人冲下了山坡背面。

那架狙击步枪的确是被丢弃的,此时已经有几处中弹,折叠枪架都被打得走了形。一名武装分子率先跑了过去,一把想要将枪拎起来。

“他妈的,你找死啊!”小头目怒声制止了手下的莽撞行为,那手下吓得倒退了一步,惶惶地看着自己的上司。

小头目显然是有实战经验的老兵,他喝退了手下,自己趴在地上,慢慢朝那把狙击枪爬了过去,努力观察着枪周边的况,确认在枪的各个位置都没有绊绳、拉线一类的东西,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将枪提了起来。

“将军,我们得到了他们的狙击枪!”小头目通过无线通话器向吉瓦斯报告。

“我×你妈的混蛋!要枪干什么?给老子继续追!继续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抓一个活的老子奖励10万!”吉瓦斯在基地里气急败坏地吼,v-94狙击枪除了执行特定的远距离狙击任务外,在密林中毫无用处,傻子才会继续拎着几十公斤的废铁跑呢!

“是!继续追!继续追!”小头目邀功未成反挨了一顿骂,急忙扔下枪,带着自己的小队继续向前冲。

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恐怖的声音:“咔哒--”

稍有经验的人应当知道,那是有人拌到了地雷拉弦,跑在最前面的那位武装分子马上意识到自己给大家惹来了多大的麻烦:就在草丛不远处的一棵野枣树树干与灌木丛结合的位置,出现了一颗m18a1定向地雷!

这种被称为“阔刀地雷”的反步兵地雷是六十年代美军专门针对与越南的丛林战研的武器,长约8.5英寸,宽约1.4英寸,高约3.2英寸,重约3.5磅;其中包含了约700粒的钢珠以及约1.5磅的c-4塑胶炸药!

爆炸声响起的一瞬间,整个地雷覆盖了前方50米、以60度广角的扇形扩散的区域,最远射程可达250米的700枚钢珠也同时飞射出去!

一片鬼哭狼嚎之中,跑在最前面的二十多人的小队绝大部分人倒在了血泊中,一番挣扎之后,还具备战斗力的也不过三四个人了!即使是两翼冲上来的两个小队,也各自有四五个人受了轻伤。

所有人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们此刻才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对手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对手绝不是偷偷摸摸地潜伏进来,暗杀了自己的目标就仓惶逃窜。相反,对手对于撤退有着超乎他们想象的思想准备。不然,对手也不会设置这样的诡雷了。

幸存的小队长这时候想到:自己的对手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撤离第一战斗位置,又故意丢弃毫无机关的狙击枪使他们放松戒备,几乎是有如神算地在他们追击的路线上设置了角度刁钻的诡雷,能做到这点的,绝对不是普通的特种作战人员,更像是那传说中的“中国魔鬼”--那群中**人!

接下来的事,他没有来得及想完,因为就在他思索的时候,丛林中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其中一子弹准确地打在了他的眉心之间,那是人的大脑反射区域,可以使他在瞬间失去生命。

没人能想到自己的对手在数十倍、百倍于自己的追兵压制下还能设置诡雷,更没有人能想到他们还会趁着诡雷爆炸、对手死伤一片的混乱时间内从两个角度动突然袭击。林云龙操着m16与换上了m14a1卡宾枪的硬币同时出击,又有十几名武装分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道理其实也不难理解,林云龙深知,自己的对手是上千名熟悉丛林作战的武装分子,他们装备精良,作战技能不容小觑,在这样的况下,如果一味地紧急撤退,不见得能跑得过对丛林了如指掌的对手。他的计划是:撤还是要撤,而且要紧急快速地撤,但是要用猛烈地打击使敌人不敢放心大胆地去追,要对敌人进行威慑。这样做的效果似乎出奇的好,遭遇了诡雷和突然袭击的武装分子们显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一百来人的队伍此刻小心翼翼了许多,自然也放慢了追击的速度,否则谁知道哪儿又有一枚m18a1,哪儿又会打出密集却绝对不失准度的子弹呢?

同样是开枪杀人,与普通部队相比,刀锋小组有自己的特色: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浪费自己的子弹,假如一子弹能打在敌人的眉心或者胸口,就绝对不会打在敌人的胳膊上。想想看吧,同样一梭子30步枪弹,打中30个眉心与打中30条胳膊,差距有多大?

况汇报到吉瓦斯那里,他简直气疯了,一边命令剩余的那一百来人继续咬住对手,一边又集结了不下五百人的部队紧急包抄了过去。他就不信,这些中国人(在他的心里,他已经把对手确认为中国人无疑了)能有多大的本事?反正自己已经倾家荡产,不杀死他们几个怎能出这心中的恶气?

茫茫丛林之中,一百余人在前,五百余人在后,将近七百人的武装分子紧紧追在林云龙和硬币之后,两个人且战且退,一路上不断布设诡雷,让追兵叫苦不迭。直到与负责接应的全才、黑客两人汇合,七百人的追击队伍又扔下了五十多具血淋淋的尸体。

“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地雷他们吧!”林云龙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

“嗯,让他们再尝尝专业的!”黑客也笑道。

“头儿,你们赶紧归位吧,哥们儿给他们布置了一座大坟!”地雷在通话器里不无得意地说。

四个人将最后两颗反步兵雷布设在敌人追击的必经之路上,迅速隐蔽进入了前方的丛林。

“他妈的!看你们还有多少地雷!”

一个小时之后,科赫,这位吉瓦斯帐下的大副级人物凶狠的目光越过被两颗pomz-2地雷炸倒的一片尸,冲着杳无人迹的丛林深处疯地怒吼。

说这话的时候,他一定想象不到当初进入丛林的时候地雷、山炮和齐鹏的辛苦程度,为了布置这次“盛宴”三个兄弟几乎抛弃了除了手中的武器和必须的野战装备之外所有的零碎,硕大的野战背囊75升的容量至少有65升装的是各种各样的炸药、地雷、引信、绊绳,雨燕为此几乎动用了101处所有的“关系网”。举个没怎么经过考证的对比:这些几乎涵盖了现代作战最大威力爆炸武器的爆炸当量集合在一起,将毫不逊色于一枚小型地对地导弹!

夜色又要降临的时候,丛林被一层雾气笼罩,山谷腹地之内的雾气更浓。吉瓦斯派去追击的部队到达山谷的时候,除了总计损失了一百五十八名人员的名单之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好消息。那些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的中国特种兵真像是一群来自地狱的魔鬼,或者说他们是一群天生的杀人机器。整整一天的追击,几百人的队伍并没有体会到一丝追击的“快感”,相反他们更像是一群没头的苍蝇,被对手一步步地牵着鼻子在丛林中走,走到哪里,从哪里走,决定权完全在对手那里。他们要不断地提防对手布设的陷阱和诡雷,而这简直比登天还难。他们感觉到,这些中国特种兵布设陷阱和诡雷的水平几乎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有的时候,他们甚至是抓着对手的心理布雷,他们顾东顾不了西,顾头顾不了脚,只能眼看着昔日的兄弟在一声声恐怖的爆炸声中、在一片片火光之中倒下,变成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或者连尸体都没有,只有漫天播撒的血雨碎肉,他们也不知道究竟在哪里、在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落得和同伴们一样的下场。

五百多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再继续追下去了。就连平日里对吉瓦斯忠诚到了极致的科赫,此时也不断地给吉瓦斯布最新的伤亡信息,期盼着吉瓦斯下达停止追击的命令。

吉瓦斯却丝毫没得商量!此时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或者干脆说他已经疯了也毫不为过。他不但不允许科赫停止追击,还干脆放弃了自己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基地,亲自带着基地里最后的三百多人扑了上来。科赫不得不提醒他,这样大规模的行动,恐怕会太过于明显了,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和枪声,不可能不被j国政府所察觉。他们这些人毕竟是非法武装,平日里隐藏在深山老林中也就算了,一旦被政府现,后果不堪设想。

“去他妈的政府!老子谁也不怕!老子就想报仇!不杀了这些该死的中国人,老子对不起那一船军火!对不起老子一生的积蓄!”这就是吉瓦斯的回答。

不知道科赫有没有听到吉瓦斯的这些话,因为在这个时候,整个山谷的空间都已经被爆炸声充满了。

先是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小队触了一连串的地雷,接着他们的身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几包随着地雷一起引爆的c4塑胶炸药外面缠着一圈打空的弹夹、子弹壳和花岗石块儿,从几棵高大树木的树冠上直接砸了下来,人群一下子全乱了,几百人在狭小的谷底四散奔逃,不断触隐藏在各个位置的诡雷,地上也不断出现倒插着削成尖刺的木棍形成的陷阱和隐藏在灌木丛中的带着木钎子的绷弓,几十秒的时间内,整个小山谷似乎变成了吞噬生命的阿鼻地狱,鬼哭狼嚎不绝于耳,到处是火光,到处是爆炸碎片,到处是血肉横飞的惨象。

科赫先是被身体左侧的一枚定向雷炸上了半空,像个被抛在空中的布娃娃一样地来了几个大回环,又在落地的一瞬间被另一块安放在地上的c4炸药再次炸上了天,于是继续做着转体运动,与此同时,躯体与那部用来跟吉瓦斯通话的卫星电话一起变成了碎片……

爆炸终于停止了,火光依然在闪亮,丛林中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照耀下,一个个没死的武装分子肝胆俱裂地颤抖着,嚎叫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尿液与屎汤混于裤裆,顺着裤腿流下。没有人再号施令,没有人再逼着他们追击那些中国魔鬼,剩余的几百人连手中的武器都不要了,了疯似地冲出峡谷,四散逃窜。这个时候逃到哪里并不重要,只要能活命就行。

一夜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曾经端着自动武器耀武扬威的武装贩毒、走私军火分子彻底厌倦了这段让他们曾经感觉无比刺激、无比有“钱”途的“事业”,从死神手中逃脱之后,他们想到了故乡,想到了亲人,想到在故乡的山间地头当一名朴实的农民是多么令人向往……

吉瓦斯呆呆地站在丛林深处的山顶上,遥遥地望着远处冲天的火光,手中的卫星电话连同那把ak74u一起掉落在地上,浑然不觉。他知道,自己的手下完了,事业也完了,人生也完了,现在聚拢在他周围战战兢兢的三百多名弟兄的心境比远处峡谷中那些屎尿齐流的弟兄强不到哪里去。

天空中闪烁着一片耀眼的红色光点,隆隆声逐渐清晰,五架j国政府军派出的武装直升机已经飞临山顶上空,大批武装部队随即进入丛林。

若干天后,j国《国家日报》以及世界各大报刊几乎同时刊登了这样一个消息:j国政府军紧急出击,一夜之间端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丛林深处从事武装贩毒、军火走私的私人武装团伙,击毙团伙成员二百四十五名,抓获三百一十六名,尚有三百余人潜逃。团伙头目、原政府军少将吉瓦斯束手就擒。

“j国政府,够意思!”返航飞机上,刀锋小组的兄弟们拿着报纸一片赞扬,大家对j国政府审时度势、选择正义的行为极度褒奖。

“还得感谢祖国外交战线的战友们。”林云龙笑着说,“那才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呢!”

“那是,那是!”大伙一起笑。

“你们啊,还是感谢我吧。”雨燕笑着说,“尤其是地雷。”

“那是那是!”地雷由衷地说,“感谢嫂子啊,那家伙可让我过了瘾了,这么多年积累的布设诡雷技能,全都复习了一遍。”

“你小子过瘾了,有没有体会到我的感受?”山炮在旁边不满意地说,“我好歹是刀锋小组第一火力手啊,这倒好,从头到尾全是你小子风光,我的m249一枪没放,成了你小子的搬运工了,背着两背囊的炸药跑了四五个小时呢!”

“也不光是我。”地雷谦虚地说道,“有不少的雷是齐鹏布的,说到这儿我正想说呢,看来部队与部队之间多多交流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这次不就是嘛,两边儿的战斗经验一融合,一加一绝对大于二!”

“就是,齐鹏,你干脆别回101处了,就加入我们刀锋吧,多好!”硬币跟着说。

“干嘛你们?挖我们101处的墙角是不是?”旁边雨燕大喊,众人一起笑了起来。

齐鹏坐在林云龙的旁边,嘴角也带着笑,脑海里自然而然地又想起自己的部队生涯,这些日子的经历,让这位已经转到其他战线的前特战精英再次重温了紧张刺激的战斗生活,而刀锋小组无疑带给了他无限的感触。在他的印象里,这支铁军和自己曾经服役过的铁血小组一样,迅猛、果敢、顽强、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