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16章 调离

第十六章 调离

三个月后。

刀锋大队驻地,一中队长林云龙神色匆匆地走进大队长付海山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旱烟味道,林云龙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付海山已经看到了他,冲他摆了摆手。

“怎么又抽上这个了?”林云龙不客气地坐到付海山对面,自己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黄鹤楼”,想了想,顺手把整盒儿都塞进自己裤兜,笑道,“反正对您来说也没用了,我拿回去给那几个家伙尝尝。”

“拿去拿去!”付海山扬着手里的老旱烟卷儿笑道,“有了家乡的延边红老旱,白给我烟卷儿我都不抽--他娘的,半路上被红魔的老何给劫走一半儿!”

“何大队也好这一口?”林云龙看着付海山那割心挖肝的样子就想笑。

付海山心有余悸地说:“当年在东北H军区特务连的时候,那老小子跟我是一个班的,没少跟我抽这个,昨天我把老家刚寄来的一大包烟叶子从车后备箱里拿出来,这家伙眼圈儿都红了,说是他娘的想起当年的悠悠岁月了,我不给他吧,看他可怜巴巴的,给了他吧,这极品烟叶子……”

林云龙笑笑,点着自己的烟抽了两口,问道:“大队长,找我什么事儿?”

付海山把烟在烟灰缸上弹了弹,忽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林云龙。林云龙被他看得发毛,刚要说话,付海山已经先开口了:“说吧,对这次调动有什么意见?”

三天前,刀锋大队接到上级调令,将刀锋小组的山炮、地雷和黑客分别调到了S军区特种大队、G军区特种大队和总参直属的某教导大队,这样的调令不仅仅是下给了刀锋,也同样下给了红魔、血狼、獠牙等各个特战大队。目的是将这些真正作战部队的精英充实进各军区特种大队,彻底改变各军区特种大队的“花瓶”现状,将那些只会演习的特种兵逐渐锻炼成像刀锋、红魔一样的反恐利刃。刀锋小组全部六名成员现在只剩下了组长林云龙、副组长硬币和刚刚加入小组不到半年的全才。曾经一起南征北战的生死兄弟走了一半儿,林云龙的心情从接到调令时起就没有好过。尽管当年的老大队长、现在总参特种作战某处处长李凯亲自打电话给林云龙,好好安慰了一番,但是这怎么能化解林云龙心里的愁云呢?军令如山,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意见?”林云龙苦笑,“我能有什么意见?我有意见不也得自己找个背着人的地方当屁放给自个儿听去?总参直接下的调令,老首长都亲自给我打电话解释了,我还敢有意见?--大队长,您就心态那么好?您没意见?”

“看看,看看,还是有意见不是?”付海山笑了,末了自己也严肃了起来,说道,“人家说了,只是临时借调,那调令不是明摆着吗?临时调令……”

“那话留着骗鬼去吧!”林云龙“呼”地站起来,把抽得剩半只的香烟扔进烟缸,瞪着眼睛说道,“前几年从刀锋走的那些老兵,他们哪个不是说临时借调来着?原来一中队的老徐,三中队张副队、齐区队,不都是临时借调?结果呢?有几个回来了?一个都没有!先来个临时调令堵嘴,差不多的时候再来个正式的,这事儿上头没少干不是?”

付海山没有说话,他在安静地等自己的爱将将火气发泄完,付海山也是从兵到将一路干起来的,他完全能够理解林云龙此时的感受,他也清楚地很,林云龙承受的压力不比他这个大队长轻多少,那几个家伙一听说自己要被调走,差点没武装暴动,最后还是被林云龙给镇了下去,现在轮到他林云龙发泄了,他不受着谁受着?

林云龙完全没顾忌自己是在大队长办公室跟自己的顶头上司说话,气鼓鼓地将一肚子的怒火发泄个够:“他妈的!上面倒是省事,动动手指头,从名册上一划拉一个,他就不知道老子心疼啊!刀锋小组一共就六个人了,走哪个都是我的心头肉,那都是一起上战场、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付海山静静地等林云龙骂完娘了,自己倒忽然笑了起来。

“您咋那么高兴呢?”林云龙诧异地看着他。

“我在想啊,当初我从老彭那里把你小子强拉到刀锋的时候,老彭是不是也跟你一样骂我的八辈祖宗来着?”付海山笑着说。

“得了得了,别提了。心烦着呢还提这个。”林云龙摆摆手,又掏出烟来点着,抽了一口,又按在烟缸里,伸手从付海山手里抢过刚刚卷好的老旱烟来,“给我也尝尝这个。”

浓烈的旱烟呛得林云龙一阵的咳嗽,付海山转身给他倒了杯水,总算是把烟和火气都给林云龙压了下来。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我知足了,总算没全给我鼓捣走,尤其没把你小子给我鼓捣走,我就知足了。”付海山心有余悸地说。

两个人闷头抽着烟,神色都有些凝重。

“调走了也好!”林云龙突然打破了沉寂,眼睛看着窗外说道,“枪林弹雨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走一个,提干,调到军区去带带兵,总比见不着了强。”

付海山也点点头,这时候又问:“老的走了,新的就得马上顶上来,怎么样,有计划了没有?”

“内部选拔吧。”林云龙抬起屁股够着身子将烟头按进烟灰缸,说道,“抽空我再和硬币下去转转,没准儿再发现个全才出来。”

“嗯。”付海山点点头,“全才那小子怎么样?”

“天生的打仗奇才。”一提起自己的爱将--“全才”彭展,林云龙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半年的战斗经验,尤其是从F国卡帕拉尔岛回来之后,进步神速,比老队员一点都不逊色--我还真有想法,等将来我也调走了,或者光荣了,这小子是我最好的接班人。”

“别他娘的胡咧咧!”付海山瞪着眼睛骂他,“你光荣个屁!你小子是铁打的骨头,我和你嫂子还指着你给我们养老呢!”

“得得得……亲爹,我错了,不死,高低不死,我给您养老啊!”林云龙惹不起大队长付海山,笑着说,“您找我,就这事儿?”

“就这事儿!”付海山故意板着脸说,“不是怕你小子想不开嘛,想给你做做思想工作,结果我发现我自个儿给自个儿还没做好工作呢。去吧!对了,告诉他们几个,晚上都到我家去,你嫂子买了点儿海货,聚聚。”

“那不能喝酒,一喝酒我估计咱都得哭。”林云龙说,“嫂子看着,影响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付海山瞪着眼睛说,“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要分别了,喝喝酒,动动真感情不行了?放心吧,你嫂子把东西准备好就去找老郑媳妇儿扯淡去,她想看咱哭咱还不给她机会呢!”

“好嘞!”林云龙一边应着一边往外走。

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那特殊的铃音仿佛一颗炸响的冷凝弹,使办公室内的空气都一下子凝固起来,刚要走出去的林云龙此刻也犹如僵住了一般地定住身形,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中透着兴奋。

那奇特的铃声来自于付海山办公桌上那部红色的电话,特制的电话需要付海山本人的指纹才能启动接听,那部电话代表着作战命令!

“我是刀锋付海山!“付海山启动电话,大声回应,“是!……是!刀锋小组除调离人员外,其余人员立刻集合……是!”

“聚会取消了!干活儿!”付海山放下电话,冲林云龙命令,“刀锋小组,除调离人员外,其余成员立刻到简报室集合,任务等级黑色,紧急度AA!”

“是!”林云龙那冷峻的脸上,习惯性地弥漫出慑人的严肃来……

“怎么?不带我们玩儿了?”刀锋小组宿舍,山炮朝冲出去的人喊。

“兄弟,我们要是赶不上你们离队,你们到地方后立刻把联系方式发过来!”林云龙喊了一句,飞身冲出宿舍。

“山炮、地雷、老黑,记住,兄弟永远是兄弟!”硬币红着眼睛边跑边回头喊。

“行啊……”床铺上,呆坐着的地雷擦着眼睛说,“我还寻思呢,要是哥儿几个都在,咱们怎么走啊?心里受不了啊……这样也不错,等他们回来,咱就走了……省事儿……”

“盼着他们平安吧。”黑客说。

山炮、地雷、黑客三个人各自躺倒在自己的床铺上,眼望着屋顶,心情复杂到了极点。离开这种随时都处于危险中的战斗部队,提了干,到地方上带兵,成为地方军区的骄傲,军区首长眼中的宝贝,这对于一些人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这对于刀锋小组的三名勇士来说,却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尤其是现在的这种情况,紧急行动命令到了,看着兄弟们整装出发,这一切却与自己再无关系,总有一种被人抛弃的感觉。

……

直升机快速而准确地降落在刀锋大队驻地的停机坪上,螺旋桨还在随着惯性旋转,飞机上已经鱼贯跳下三个人。为首的一个身着黑色的西装,两鬓斑白,但只要看看他那犀利的眼神和矫健的动作就知道,这是一名老军人,在他的身后,急匆匆地跟着一名武警上校和一名身着警服的中年汉子。三个人从一下飞机就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在刀锋大队执勤兵的引领下奔向了简报室。

简报室里,大队长付海山紧紧握住那西装老人的手:“老马,出什么乱子了?”

那位老人正是原强力单位军情九处主任,现新调任的101处三处处长马正风。老马与付海山握了握手,又用目光与林云龙、硬币和全才对视了一眼,老丈人在此,林云龙却没什么时间寒暄。

“我介绍一下。”老马回身指着身后的两人介绍道,“这位是安江省武警总队特警支队的沈支队长,这位是安江省临川市刑警大队的董大队长。废话不说了,我给你们看个人。”

老马迅速走到大屏幕下的电脑前,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加密存储器,送入电脑,输入密码,打开,一张清晰地照片出现在了大屏幕上。毫不夸张的说,那是一张绝对棱角分明的脸,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英姿飒爽的年轻男人,照片上的人身材壮硕,肌肉丰满,虽然穿着便装,但是依然难以掩饰曾经的英武之气。

林云龙的心猛地收紧了一下!他的身旁,大队长付海山同样表情凝重起来。

这个人,林云龙认识--或者说,不能简单地用“认识”两个字形容,尽管相隔了五年的光景,林云龙依然可以在第一时间叫出他的名字:窦天水。

五年多以前,林云龙还是刀锋大队一中队二区队的区队长,那是他加入刀锋小组的第一年,他接受了大队集训选拔新队员的任务。而窦天水来自某集团军下属的特种侦查大队,是那批集训学员中的佼佼者,无论是思维敏捷度还是战术素养,都是数一数二的。作为教官的林云龙,对窦天水的训练成绩十分看重,集训结束后,也正是林云龙在他的集训成绩单上签上了优秀的鉴定意见。集训结束,窦天水如愿加入了刀锋大队,就分配在林云龙做区队长的一中队二区队。

刀锋大队作为国家秘密组建的特种作战部队,与那些有针对性组建的特种部队有着很大的区别。相对于那些针对性极强的特种部队而言,刀锋大队要求自己的士兵具备全天候、全地域、全战术能力。上天你要开得战机,下海你要开得潜艇;要会用各类武器,要熟悉各类战场,无论是沙漠、丛林、高原、雪原,无论是黑夜、白天、雨天、雪天……无论你面对的敌人是恐怖分子还是国际情报特工,甚至是国际雇佣兵,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全适应,迅速投入战斗。进入刀锋大队之后,窦天水并没有让林云龙失望,他的训练水平不断提高,半年下来,相比那些进入部队已经一年的老兵也毫不逊色。几次任务下来,窦天水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这样一名优秀的战士理应是队长眼中的宝贝、部队之中的精英。可是,就在一年后的一次任务中,他却犯下了大错!那一次,刀锋大队接到任务指令,派出一中队第一、第二区队配合某边境武警部队伏击一个武装贩毒团伙。战斗进行的并不顺利,行动指令发出的一刹那,三十多人的贩毒团伙突然扔下了毒品和作案车辆,四散地钻进了道路旁边的热带丛林中,伏击战不得不改成搜索追歼战。几十名特种兵和当地的武警部队一起进入丛林,对四散奔逃的武装贩毒人员进行搜剿。

战斗一直持续了一天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全部的贩毒分子被一一击毙或抓获。窦天水在那次战斗中由于对讲设备故障,与所在的小组一度失去了联系,所幸有惊无险,最终他还是与战友汇合,并取得独自一人击毙两名贩毒分子的战绩。说实话,当时林云龙对窦天水简直喜爱到了极点,看着自己亲自选拔、训练出来的兵进入部队第一年就能够冷静地处理突发事件,并积极主动地继续完成任务,真觉得比他自己立了战功还值得骄傲。看着窦天水在全大队表彰会上受到大队长的点名表扬,林云龙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表彰大会之后,林云龙来到窦天水的宿舍,当着全宿舍队员的面对他进行了表扬,没想到窦天水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喜悦,相反从那以后,他总是有些精神恍惚,训练的注意力也不怎么集中了。要知道,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反常现象,一个初次执行作战任务的新兵突然遭遇了孤单作战,又亲手杀死两个活生生的毒贩,对心理承受能力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种事情林云龙遇见的不少,他自己一开始的时候也曾经如此,因此林云龙总是利用训练间隙,亲自给窦天水做思想工作,开导他。这样的思想工作效果却并不好,每次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窦天水总是眼含热泪,却始终不敢与林云龙目光相对。

事情在半个月后终于水落石出,结果却让林云龙失望到了极点。原来任务执行结束后,刀锋大队就将俘获的十几名毒贩交给了当地的公安机关审讯处理。在这些毒贩中,有一个绰号叫“鏊子”的,是这伙毒贩的小头目之一,被抓获后,“鏊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百般狡辩,拒不承认,一直到几天后,他才终于熬不过当地公安人员的心理攻势,开始交代问题。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交代的第一句话却是一句感叹:“他妈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原以为破财消灾,免了此难,却没想到还是没逃得过去!”

真相是这样的,“鏊子”与同伙失散后,像没头苍蝇一样在漫无边际的热带丛林中惊慌逃窜,却没想到误打误撞地遇见了与小组战友失去联系的窦天水。当时窦天水刚刚击毙了他的一名同伙,枪口还冒着烟,“鏊子”见到此景,差点没吓死,绝望之下,他使出了最后一招:当场跪在窦天水的面前,祈求他的原谅,并摘下了自己手腕上价值二十多万的一块纯金表和一枚翡翠扳指,祈求窦天水放他一马。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位被他们称作“魔鬼”的中国特种兵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居然接过了金表和扳指,转身离开!

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样的事情在一些国家也许好使,但是在中**人面前,成功率简直比中**彩还低。“鏊子”大喜过望,仓惶逃走。却没有想到,逃跑的路上再次遭遇了刀锋大队的特战小组,被抓了个正着。

在部队执法部门抓人之前,窦天水跪在林云龙面前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交出了自己受贿的物品。也许是军人的荣誉感使林云龙深深地蒙羞,也许是天生的正义感让林云龙难以原谅自己的兵,当时的林云龙真想当场用军刀劈了这个丢人显眼的兵!他没有听窦天水任何解释,直接将他拽出了军营,塞进正好赶来的军保处的车里。

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当初窦天水因为严重违反军纪且涉案金额巨大,已经交给军事法庭判处。从那以后,林云龙再没有与这个窦天水有任何的联系。现在,窦天水的照片就摆在林云龙的面前,他知道,现在这个人已经是他的敌人了!

在略显压抑的气氛中,临川市刑警大队的董大队长介绍了案情经过:“在我们临川市北部的山区近几年以来发现了储量不低的金矿,而国家开采程序在进行的过程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私人盗采金矿现象,也催生了许多暴力案件的发生。大大小小的黑社会团伙为了争抢金矿资源,大打出手甚至伤人杀人案件也越来越多。但是9月21日出现的案件,却大大超出了我们地方公安机关能够处理的范围。”

董大队长边说边操作着电脑幻灯片,一组触目惊心的照片显示在大屏幕上,连身经百战、见过无数杀人场景的林云龙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照片上,一个露天的小矿前,被挖掘机挖开的大土坑边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二十多具尸体,无一例外地血肉模糊,死状极其痛苦。

董大队长指着照片语气沉重地说道:“你们都是专业人士,应该已经发现了问题。首先,这些尸体是这座非法开采的小金矿的全部工作人员,无一生还。其次,经过法医鉴定,这些人全是被人开枪打死的,而且行凶的枪支绝不是那些自制的土枪土炮,而应该是真正的军用制式武器,这从现场提取的AК系列等自动步枪弹壳和M1911手枪弹壳中可以得出结论。第三,也是最让我们头疼的是,我们的法医人员惊奇地发现,这二十五具尸体基本上都是被一枪毙命!其中有十二人被直接命中眉心,七人被子弹从太阳穴穿射,五名被子弹打穿胸部心脏位置,最后一人更是被人用刀残忍地直接割喉!一切证据表明,行凶者绝对不是普通的黑社会人员,而应当是一名或多名经过极其专业的军事训练的人!”

“窦天水完全可以办到!”林云龙看着照片分解图严肃地说,同时有些疑惑地问董大队长,“可是,你们是怎么怀疑到窦天水头上的呢?”

“不是怀疑,是确定。”董大队长沉重的语气中带着无比的愤慨,大声说道,“因为仅仅在案发的第二天,我们的刑侦工作刚刚开始,我们的干警还在周边地区摸排走访群众、寻找破案线索的时候,就与窦天水遭遇了!窦天水根本就没有逃!他大摇大摆地站在我们的干警面前,甚至有些得意地告诉我们的干警:你们回去吧,别白白送命了!”

“猖狂!”付海山拍案而起。

“他的确有猖狂的资本……”董大队长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声音也因为过度激动而有些颤抖了,“在场的一共有三名干警,都带着武器,可是没等我们的人把枪掏出来,他的枪已经响了……这个畜生开了三枪,两枪直接打在了两名干警的腹部,最后一枪打断了一名干警掏枪的手腕,还挑衅说:我给你们留条命,回去告诉你们头儿,别想着抓我了,抓我只能让你们的人死得更多!”

一直坐在董大队长旁边的武警特警部队沈支队长这时候站起来,愤慨地说道:“我们是在第一时间接到任务的,当时我亲自带队,出动了一百多名特警队员,窦天水逃进了矿区后面的深山老林里,全体队员搜索了两天一夜,最终的结果是……我的人被窦天水设置的自制诡雷炸死两人,伤八人,有三名队员在与窦天水面对面的枪战中牺牲,两名重伤。最终,他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逃了出去,进了深山……我当特警快二十年了,什么罪犯都遇见过,今天我才不得不承认,碰上窦天水这样的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甚至……可以说我们跟他不是一个档次!”

“进入丛林后,我们也有两名干警牺牲了!”董大队长也愤慨地说。

林云龙皱着眉头,与大队长付海山对望了一眼,这时候问道:“据我回忆,窦天水当年犯了军纪,被军事法庭重判。他怎么会在五年后就出狱呢?难道他是越狱逃了出来?”

“这倒不是。”董大队长揉了揉发红的眼睛,说道,“据我们调查,窦天水是在案发前一个月出狱回到家乡的。窦天水的确是提前出狱,而且是合法出狱,他在服刑期间表现十分好,先后获得了两次减刑的机会,出狱前又成功制止了一起该监狱几名重犯集体越狱的事件,立了大功,是被司法部门予以特赦释放的。窦天水回到家后,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反常,中间他去了临江市,说是找了一趟在市里打工的妹妹。案发的时候,他回到家还不到十天。出事的那个私人矿,矿主也在遇害之列,是和窦天水同村的人,当然这个叫窦志刚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多次因为盗窃、斗殴被警方制裁过,可以说也是一个让我们不放心的人。窦天水杀了全矿二十五个人之后,抢了窦志刚藏在矿里住处的三公斤黄金。”

“为了钱?”林云龙心头一紧,又想起了五年前,看来这个窦天水是恶性不改啊!

“他的武器是哪来的呢?”付海山也疑惑地问。

“案情紧迫,我们还来不及做其他方面的详细调查,目前只能这么认定了。”董大队长说。

“海山,云龙。”这时候,一直气鼓鼓地站在大屏幕旁边的马正风说话了,“大概经过就是如此了!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刑事涉枪案件的范畴,否则我也不会带着他们二位来找你们了。海山,你比我清楚,像窦天水这样的人一旦危害起社会来,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凶残。他的危害能力也远远超出了我们地方武警特警同志所能处理的实力范围。老规矩,窦天水是你们训练出来的,清理门户的事情,你们责无旁贷!”

“放心吧!”付海山起立,坚定地说,“我们绝不会让这样的人继续作恶下去的!”

付海山说完,目光投在了已经起身的林云龙脸上,大声命令道:“林云龙,当初人是你练出来的,你这个师傅现在必须要下山了!大队决定,将这次任务交给你来负责,硬币和全才协助。记住,我不管这个窦天水有什么三头六臂,他欠的命,必须要还!”

“大队长放心吧!”林云龙挺直了腰板,“要是窦天水真的成了杀人恶魔,当初我怎么把他从下面部队拽上来,这次就怎么把他送进阎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