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0章 交流

第二十章 交流

处理了窦天水的事件之后,林云龙得到了一段难得的“清闲”时光。***地雷、山炮和黑客调走之后,刀锋小组面临重建,暂时没有硬性作战任务,这时候上级又下来通知,派硬币和全才去西伯利亚参加那里的世界特种狙击手大赛。刀锋小组现在就剩下林云龙一个“光杆司令”,直到这个时候,林云龙才真正像一个刀锋大队的中队长,每天带领着队员训练、考核,闲暇时给战士们讲讲战斗故事,交流一下作战经验,或是到特种武器库选上十几把不同的自动武器,在靶场狂练一番。在刀锋大队普通队员的记忆中,这位传奇的中队长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充裕的时间跟他们整天泡在一起,所以整个大队就属一中队训练最刻苦,气氛也最热烈。

其实林云龙不只一次跟付海山大队长申请过,要求大队党委考虑,将自己这个“名不副实”的中队长撤下来,让一直带队的副中队长转正,可是每次都被付海山拒绝,那位一直任劳任怨带领一中队训练的副中队长一提起这件事来也是一万个不同意。用大队长的话说,林云龙就是一中队的一面旗、一尊神、一个精神支柱,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林云龙这个名字挂在一中队,一中队的队员就永远充满了自豪和自信,有的时候这种精神的力量能抵得过任何艰苦卓绝的训练。

闲下来的林云龙会经常想念自己的妻子马晓雯,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在j国的那些日子里,两个人因为任务安排得以在一起,而一旦任务结束,两个人就必须要继续过着分离的日子。林云龙和马晓雯,也许是众多夫妻中最奇异的一对。对方在何处,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也不可能知道。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再次相逢,更是未知中的未知。

位于刀锋大队驻地后山山林环绕中的烈士陵园,是林云龙最近时常光顾的另外一处地方。带上一瓶好酒,买上几包好烟,坐在陵园任何一个墓碑旁边,和这些昔日的战友、兄弟喝喝酒,抽抽烟,聊聊天,是林云龙最惬意的时刻。有的时候,林云龙会突然因为想起一件事来,拍着战友的墓碑哈哈大笑,有的时候他也会因为说到动处,抚摸着墓碑上战友的照片默默地流泪。这也许会被常人看作精神失常的举动,在刀锋大队的队员们看来一点都不反常。也许,只有真正在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才可以像林云龙与他的烈士战友一样,互相忘记生死,忘记阴阳隔阂。

“中队长!”一名年轻队员的呼喊让林云龙诧异地抬起头,那队员紧张地跑进烈士陵园,边跑边喊:“中队长,大队长请你过去呢!有任务!”

“走!”林云龙“噌”地从墓碑前跳起来,边跑边回头冲着那墓碑喊了一句,“麻烦,你小子自己先喝着,哥们儿杀完敌人再回来!”

这个时候有任务大大出乎林云龙的预料,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个光杆司令,满头大汗地跑进大队长付海山办公室的林云龙,出乎意料地现大队长并不像往常有任务时那么严肃。

“怎么,又跟你那帮兄弟扯淡去了?”付海山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顺手把桌子上一条毛巾甩给跑得满头大汗的林云龙。

“大队长,有任务?”林云龙顾不得擦汗,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大队长。

“看什么看?狼似的!”付海山拿起桌子上的一张文件,笑着说,“你小子早晚得神经喽!任务是有,也不是什么任务都得在战场上完成不是?看看这个!”

林云龙忙不迭地抢过文件,仔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脸上严肃的表变成了茫然,接着眼神中迸出的杀机也被困惑所代替。将文件交还给大队长时,林云龙有些不满地说:“老爷子,您要是觉得我林云龙在家里碍眼,您就把我派到后方基地喂猪去,也犯不着拿这东西给我找乐子吧?”

那文件上并不是什么战斗任务,而是写着m**事交流团两天后到s军区进行军事友好交流和特种部队训练观摩,上级要求刀锋大队派出一人参与本次军事友好交流。难怪林云龙一头雾水,像这样的军事交流,每年也有很多次,但是基本上就是走个形式,即使是特种作战方面的交流,也绝大多数由军区特种大队“接活儿”,在林云龙的记忆中,还没听说过哪次军事交流要派出刀锋大队的人呢。要知道,刀锋大队这个名号,别说是那些外军,即使是在全国各大军区内部,也算是一支半神秘的部队,这样的部队向来不去参加这种形式化的军事交流。

付海山很不满意林云龙此时此刻的表,瞪了他一眼,说道:“看把你小子能耐的,参加个军事交流,跟军区那些将军们见见面,还不如跟猪在一起了?”

“我可不是那意思!”林云龙吓得一吐舌头,“我是说,没什么必要,要不派个文书干事跟着走一圈儿?”

“我倒想呢!”付海山无奈地说,“s军区程副司令员亲自给我打的电话,点名要你去,我好意思驳他面子?他知道现在刀锋小组正补人呢,一时半会儿没什么任务,推不掉!”

“他怎么知道的?”林云龙皱着眉头说。

“废话!”付海山苦笑道,“山炮那家伙正在s军区特种大队抓集训呢,他能不知道刀锋调动?要我说,说不定还是山炮那小子使坏,推荐的你呢。我可听说了,山炮现在在s军区,那叫一个红啊……”

“我靠!我把这小子给忘了!”林云龙使劲拍了拍额头,笑道,“去去去,我马上准备,马上去!他娘的,山炮这小子以前在的时候贫嘴滑舌看着他挺烦的,这一分开还真想他。”

付海山笑了笑,这时候忽然严肃起来,正色说道:“还有啊,我听程副司令提了提,他说这次这个m**事友好交流团可谓来者不善。和以往派一批文职武官走走过场相比,这次这个交流团可真来了一批真家伙,据说全部都是真正从欧洲战场上过来的特种部队成员,一个个牛得厉害。第一站在z军区,这帮家伙指手画脚的,可把z军区特种大队给损了一顿。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上级才想到派咱们的人参与一下的。”

“那就更得去了!”林云龙一双眼睛又冒火一般,大声说道,“那帮狗日的不整天宣扬中**人形式论吗?这回我得好好让他们领教一下!”

“去吧!”付海山点头说道,“对了,一会儿我让小赵给你送两条烟去,给山炮带上。”

“是!”林云龙“啪”的一个敬礼,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按照上级安排,此次林云龙的身份是s军区特种大队的副教导员,属交流陪同人员。趁着军事交流团还要等一天后到达,报到完毕的林云龙第一件事就是借了辆勇士吉普,直奔s军区特种大队驻地。

s军区特种大队和军区大院并不在一起,而是坐落在军区所在城市的远郊,那里在八十年代曾经是一个牵引火炮团的驻地,战争结束后,该团调离原防区,正赶上军区成立特种部队,就把这片营地给利用上了。这个驻地最大的特点就是占地规模巨大,内部建筑高大坚固,颇有当年苏军援建的遗风。

勇士车风驰电掣一般,远远地冲到特种大队驻地大门口,把两位站岗的哨兵看得一愣,见过快的,没见过这么快的,一台勇士吉普车被车上这位开得跟莲花跑车似的,一直冲到门外的警戒线边上,才一个刹车停了下来。两名哨兵一见是军区的牌子,略微愣了愣,其中一个跑上去敬礼。

“您好!请出示证件!”

“证件?我这张脸就是证件!”林云龙忍着笑,故意装出一副张狂的样子,撇着嘴跟这位年轻的哨兵逗乐子。

那哨兵从摇起的车窗向里仔细看了看林云龙,确信自己不认识这个没礼貌的家伙,看着他肩膀上扛着少校军衔,还是保持了几分客气,又是一个敬礼,不卑不亢地说道:“对不起,少校!请按照规程,出示您的证件!”

“证件?我没带证件!把你们大队长找来!”林云龙故意板着脸说,s军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正在军区开会呢,林云龙这车就是通过他找军区借的,他知道对方大队长不在,故意刁难。

那哨兵显然是怒了,军区的咋了?老子可是特种大队的!还真没见过这么狂的军区的人!旁边,值班班长也已经跑到了车的旁边,仔细看了看林云龙,也是不认识。

“长!不管是谁,必须出示有效证件,请您配合!”值班班长的话已经有些不客气了,冲着林云龙的军衔才没有作,一双眼睛直冒火。

林云龙把身体靠在驾驶椅上,眼睛干脆“傲慢”地翻着白眼说道:“我跟你们说吧,你们这是有眼不识泰山,我问你们,你们这儿有个绰号叫山炮的教官吧?有种你把他喊出来,他见了老子都得点头哈腰!”

值班班长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轻蔑冷笑,你是个少校不假,但是在特种大队,少校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不是?再说了,这个家伙居然说山炮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的,这牛吹得有点大了吧?要知道,现在在整个s军区特种大队,这位新来的冯丰教官在战士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跟神差不了多少了。冯教官又是出奇的硬气,平日里见了大队长、教导员都不卑不亢的,还能对你点头哈腰?

值班班长二话没说,跑到门岗,操起电话就向里面汇报了况。也许是老实厚道,也许是过于气愤,这小子连林云龙的话都给里面学了一遍。

五分钟不到,一辆满带着泥浆的伞兵突击车直接从训练场冲到了大门口,山炮瞪着牛似的眼睛从车上跳下来,开口就吼:“他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看看是哪个犊子跑特种大队吹牛来了?还他妈的让我点头哈腰……”

“山炮,长脾气了啊!”

山炮那硕大的嘴巴张得老大并瞬间停滞住,后面骂人的脏话生生给噎了回去,探出去的半个脑袋也有些变形似地僵在了林云龙的车窗前,现在他朝思暮想的生死兄弟,自己的老大哥、老战友,绝对的指挥官林云龙正微笑着坐在勇士车里,冲着他山炮笑着。

“哎呀!”山炮拽开车门,咧着大嘴一下子把林云龙从车里生生抱了出来,那神恨不得上去在林云龙的脸上好好啃上两口,所有的愤怒全都转换成了狂喜和激动。

“头儿,你咋来了呢?想起我了!就你来了?硬币他们呢?哎呀!”山炮喜出望外地抱着林云龙。

“我刚到,先过来看你了。”林云龙也是喜不自胜地拍着这位分别了才两个多月的兄弟的肩膀,可两个人的神色就像已经分别了两年一般。

“冯教,你们……真认识?”值班班长一头雾水地站在那里。

林云龙收起了笑容,走到值班班长和那位哨兵的面前,“啪”的一个敬礼,又双手将自己的证件递给对方,诚挚地说道:“对不起!我刚刚跟你们开了个玩笑!”

这玩笑也能开?值班班长诧异地接过林云龙的证件。证件上没有写明部队番号,只写着“12部队”四个字,这是刀锋大队对外的称号,那班长不是新兵,自然一下子明白了12部队的分量,这时候将证件返还。

“赵军,记得我给你们讲过的孤独者的故事吧?”山炮笑着对那班长说,又指了指林云龙,“这个,就是男主角儿!”

“敬礼!”这次班长恭敬地朝着林云龙敬礼。这些日子以来,山炮给大家讲的关于孤独者的战斗故事和事迹不少,在他们的心中,那位手持“墨龙刃”、百战不殆的孤独者简直就是特种兵心中的最高向往,此时见到这传说中的人物真正站在自己面前,才现原来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

两个人将车开进了驻地,山炮拉着林云龙往自己的办公室跑,教官办公室还有两名教官,见到林云龙也是格外崇敬,只不过两人明白冯教跟这位神秘部队的头儿多日不见,一定有许多话要说,就都知趣地告辞,否则他们真的想好好跟林云龙请教一番不可。

“你小子,真该学学保密条例!”林云龙一坐下来就笑着说,“看看,老子都快被你神话了!”

“这个头儿放心。”山炮笑着说,“全是模糊地点模糊事件,只讲战斗经过,不讲来龙去脉,哈哈!”

“大队长给你的!”林云龙从包里拽出那两条精装黄鹤楼,扔给山炮。

“嘿嘿,老爷子还想着我呢!”山炮接过烟,眼睛有点湿润了。

林云龙怕这小子又激动,连忙岔开话题,问道:“怎么样?在这儿习惯吗?”

“刚有点儿习惯吧!”听林云龙这么一问,山炮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坐在林云龙对面一通地讲述:

“说实话,尽管我有一百个不愿意离开刀锋,可是刚到这儿的时候,我还是深切感受到上级把我们派下来的重要意义了!我不是看不起地方特种大队的兄弟们啊,都是好苗子,全不是孬种!可是,和平年代也有和平年代的问题存在啊,就拿这里的战士们来说吧,平日里训练十分艰苦,演习啊集训啊也是从来没有放松过,可是毕竟他们缺乏最重要的实战经历啊。这些战士们几乎没有上过战场,最接近实战的经历也就是到地方执行几次死刑,到事故现场见见死尸,或者协助地方特警击毙几个歹徒什么的,咱是过来人,咱们清楚,这根本就不够啊!要知道,不管一个战士多么英勇,有多么强大的技战术能力和心理素质,没经历过战场的考验,永远都跟真正的战士差那么一个层次……”

林云龙静静地听着山炮的讲述,紧皱的眉头之间也闪出一丝的忧虑,但是等山炮讲完,林云龙还是跟自己的兄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山炮,你说的这些都不错,我想这也是和平年代下所有的军人或者说是所有的国家军人面临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但是我突然又想到,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正视这个问题,同时也不要过多地强调这个问题带来的所谓的危害性呢?诚然,和平年代里,军人远离战场,远离杀戮,他们无法像我们的前辈那样时刻接受残酷的战火洗礼,也无法像我们刀锋大队一样时刻出现在局部战争的战场上,与前辈相比,与我们相比,他们一旦进入真正的战场之后,心理适应能力会变得很脆弱,甚至会在一段时期内陷入某种恐慌之中。

但是,我始终觉得,这其实并不是问题的主要方面。接受战火、杀戮、死亡等战争元素,直到正视它、适应它,这其实是个很短暂的过程。与接受这种现实所必须的准备过程来说,那短暂的适应过程几乎是微不足道的,那也许只是几天甚至是几分钟的时间,甚至只是某个场景而已。我觉得,关键不在于接受与否,关键应该在于你为接受这样的现实是否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在上世纪生的战争中,我们的前辈绝大部分也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可是当真正的战争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只经历了很短暂的恐慌,就义无反顾地投入人民战争的狂潮之中,他们无所畏惧,奋勇当先,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战争的奇迹,他们之中出现了无数个让那些所谓的职业军人、战争狂人都胆颤心惊的英雄人物。这是因为在他们适应战争之前,他们已经经历了长时间的压迫、欺辱、仇恨、愤怒。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去面对你死我活的战场,准备好了面对亲人和自己的牺牲。而当战火燃烧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只是很短暂的适应了一下罢了!

于我们这一代军人而,的确,我们没有机会经历真正的战争,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就是孬种,就是一个个的花架子。我们只要在平时的训练中刻苦努力,只要在平时的思想学习中深深地理解军人的职责,明白自己的使命,随时做好面对战争的准备,那么当战争真正来临的时候,我想我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去适应它,并且会很容易地将我们的先辈传承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上千年的军魂激出来,将这种精神在很短的时间内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去战胜一切敌人,摧毁一切艰难险阻!我们有时候说,军魂不倒,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林云龙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一旁的山炮目瞪口呆却深深折服,他不住地点头,表示自己完全同意老领导的观点。这时候,林云龙才站起身来,严肃地看着自己的老部下、老战友,殷切地说道:“山炮,我想这也是上级要将我们刀锋小组和其他几个特战部队中优秀的人才调到地方军区部队的初衷啊。记住,你、地雷、黑客,也许将来还有我,还有硬币、全才,我们这些人要做的,就是要将这种数千年传承下来的中华军魂继续传承下去,要把这种精神通过自己的实战体会加以提炼,使其更完善、更全面地灌输到下一代军人的脑海中,使他们时刻明白自己的使命,记得自己的天职,时刻做好准备。这样一来,我想,即使我们的国家几十年不打仗,几百年、几千年不打仗,但是一旦我们遭遇外辱,一旦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需要我们这些军人靠战争来赢得独立、民主、自由、和平的时候,我们的战士不会需要太多的准备时间就可以很快适应战争,排除影响作战的一切主观因素,去面对战争,去争取最后的胜利!”

“头儿!我明白了!”山炮霍然起身,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林云龙,那一刻,自己心目中的偶像、自己最亲的大哥,形象无比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