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1章 挑衅

第二十一章 挑衅

和许多国家间的军事友好交流程序一样,来自m国的军事交流团一行二十余人在负责接待的s军区干部引导下参观了部队的营房、作训场、食堂、图书阅览室、微机房等设施,也与军区选派的干部、士兵代表进行了面对面的、亲切友好的交流、访谈,他们带队的m**事武官詹姆斯大校也是颇有礼节地不断赞叹中国的军队建设,不断伸出大拇指,毫不吝啬任何一句夸赞的语。这些夸赞中,有很大部分的确是由衷的赞叹和钦佩,这从詹姆斯大校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当然也少不了略带水分的恭维之词。总之,m军事交流团第一天的行程在一片友好之中平静度过。

然而,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不难现,詹姆斯大校的随行人员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极有耐心地跟炊事兵探讨中国菜,或者饶有兴致地跳进猪圈里与部队养的老母猪合影留念,他们也不怎么有心在部队的图书阅览室翻动一本本军事杂志。在参观省军区作训场的时候,他们倒是略微关注了一下,但是很快他们的脸上就掠过一丝并不明显的不屑。

很明显,m**事交流团中这几位的兴趣完全不是参观一个省军区驻军的军营,陪同参观的那些中国武将们在他们的眼里也并不很重要。他们的注意力不在这里,所有陪同人员之中,也许只有当他们与那位身着中国陆军军常服、肩膀上扛着少校军衔的年轻人目光相对时,才会流露出一丝惊讶。

行家对行家的敏感,高手与高手的揣摩!

在参观开始的头一个小时之内,几名m国来的特战精英几乎已经达成了看法上的一致,在他们看来,这位略显年轻的中国少校绝对不是一般人物,这来自于他们职业的敏感,更来自于深切感受到的林云龙身上散出的独特气质。他们几乎可以断定,眼前这位沉默寡、安静地走在一群领导之后的少校,才是真正让他们感兴趣的人。那少校无意中流露出的眼神,甚至会让这几位身经百战的特战精英们心头一凛。那样的眼神正像是一座隐藏得很好的火山口上平静的湖面。看似碧波荡漾,清澈见底,但是谁都能感觉到,在那平静的“湖水”下面,是一座岩浆翻滚、炙热膨胀的火山,说不定什么时候,那冲天的火焰就会穿越平静的湖面,燃烧整个天空,摧毁一切力量!

林云龙尽量掩饰着自己的锋芒,这次的任务很特殊,他并不是主角,也并不想成为主角,甚至在他理解来看,自己像是上级长预备的“备子”,假如交流就是这样平淡地进行下去,那么他只是一位随行的武官。当然,假如那些不安分的m国特种兵要有什么新的主意,那么他必将义无反顾地维护中**人的尊严。

直到友好交流的第二天,这几位m国特种精英才稍稍来了兴趣。第二天的行程,是s军区特种大队。

上午九点一刻,由两辆猎豹车组成的参观车队正式进入s军区特种大队的作训场内,作训场正西的主席台上,已经摆好了座位和水果、饮料。所有人端坐在主席台上,看着下面整齐站立的s军区特种大队官兵。这次连林云龙都不得不承认,假如真要是找一支代表中**威的特种部队,眼前的军区特种大队外在的形象要远远胜于自己的刀锋大队。100名精心选拔出来的特战队员身着代表着中国部队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当然是相对的)威风凛凛地站在作训场正中,官兵们神色一致,甚至连个头、长相都一致,红黄相间的臂章整齐划一地佩戴在右臂上方,八一军徽在阳光下闪着灼灼的金光。

詹姆斯大校和几名武官看着下面的中**队,再次忍不住伸出大拇指来。而林云龙同时注意到,那几名m国的特战精英此时却是面无表,既无昨天参观普通部队时那时隐时现的不屑,也毫无此时詹姆斯大校那一脸的赞赏。他们只是略略眯着眼睛,打量着下面的一片数码迷彩方阵,让人猜不出内心所想。

来特种部队,自然不会再参观营房。作训场上,100名特种部队官兵为m**事友好交流团带来的特战技能表演已经开始!

随着几声巨响,作训场偏北的模拟高楼上硝烟四起,场景显示,五名恐怖分子手持爆炸物劫持了一座居民楼八楼的几名人质,并随时可能炸楼。于是两辆中国最先进的特种步战车火速赶到现场,二十名特种兵从车上鱼贯而下,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占据了高楼周边几乎所有有利地形。又有五名特种兵手持射锚绳,准确命中大楼楼顶,并快速攀登上楼顶。整个攀登过程快速、准确,进入战场迅速、果断,这次连那几名m国特战精英也有些动容。

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五名特种兵战士手握攀绳从楼顶滑降,在到达八楼的一瞬间身体猛地后挫,几乎同时破窗而入并展开行动。枪声响起,八楼被劫持的人质房间内硝烟四起,五名恐怖分子在第一时间被特种部队队员击毙,人质毫无损!

接着,s军区特种大队又演练了车内解救人质、楼房场景下逐层对敌作战、依托特种作战车辆对敌作战等几个科目。科目个个精彩,任务完成得个个漂亮,主席台上不时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无论是我方还是友军官兵,都对战士们杰出的表现赞叹不已。此时几名军区长的脸上也都洋溢着满意的笑容。

而接下来的特种战士硬气功表演更是让m国的军人们赞叹不已,什么头破板砖、油锤贯顶、手掌钉钢钉、钢针穿玻璃……

直到所有的表演结束,詹姆斯大校站起身来,冲着带队参观的军区副司令员程华林中将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用十分生硬的汉语笑道:“程将军!我代表本团感谢您为我们呈现了如此精彩的表演!我想,这将是我在中国留下的最美好的记忆之一!中**人强大的形象不得不另我们刮目相看!”

“哪里哪里!”老将军依旧保持着中国人传统的谦虚,同时也流露出军人特有的荣誉感,笑着说道,“这只不过是一些常规训练科目,皮毛而已!”

“但愿这只是皮毛而已!”没等詹姆斯大校说话,他身后的一个声音让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

说话的正是那位来自m国蝮蛇部队的上尉韦斯特,这个人也同样是m**事交流团内部的几位特战精英的“领”,此刻他大步走到程副司令员面前,“啪”的一个军礼,他的汉语说得居然出奇的标准,但是接下来的话却比刚才那句还不客气:“将军阁下!先请您原谅一个上尉贸然地进,但是我的确与将军阁下有同感,刚刚我看到贵军的表演,大大出乎我的想象。毫不客气地说,我真的有些失望,但愿这只是贵军的皮毛而已……”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刻这位m军上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连詹姆斯大校也显得有些尴尬,但是显然他似乎对这位军衔比自己低了许多的随行人员并没有足够的掌控能力,尽管尴尬却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老将军的目光中明显看出了怒气,几秒钟之后,他还是保持了自己的风度,但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这位上尉先生,我愿闻其详!”

韦斯特毫不顾忌在场人的感受,品头论足地说道:“恕我直,刚才我看到贵军的表演,也只能用表演来形容了!的确,他们的表演很漂亮!但是我想您也知道,有的时候真正的战场并不会像贵军表演中设计好的那样,真正的战场是瞬息万变、形形色色的,参与作战的士兵随时都可能面临生命危险,在那样的况下,保持漂亮统一的队形和动作往往是愚蠢的。毫无疑问,刚刚我看到的表演并不实用,而更像是贵军早已经排练好的一个节目而已!假如让我在所有参加表演的贵军战士中选择唯一一个让我感觉值得钦佩的人,我只选择那位中尉!”

韦斯特的手指向站在台下已经怒气冲天的山炮:“只有他的动作是最简洁、最实用的,当然也是最不好看的,但那才是真正的战斗!”

山炮瞪着眼睛要说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台上的林云龙,林云龙给了他一个眼神,山炮会意,只能闷不做声。

韦斯特似乎从旁边同伴的眼中得到了鼓励,更加肆无忌惮地说道:“贵军接下来表演的精度射击的确让我赞叹,但是我要说的是,没有一个战场上会出现一排环形靶,也没有几个敌人会愚蠢到在我们的枪口下做规则运动!同样的道理,我真的不知道用手砸钢钉和用钢针穿玻璃与现代战争有什么关系?难道敌人会老实地贴在玻璃后面等你去穿吗?”

他的话引来了身旁那三个同伴肆无忌惮的笑声,那笑声就像钢刀一样搅在在场每个中**人的心中!

笑声过后,韦斯特像按捺不住了一样,傲慢而大声地说道:“将军阁下,假如您允许的话,我想我们是应该好好交流一下了!或者,我们可以派出代表,与贵军做一次面对面的切磋!”

“好啊!”老将军矍铄的眼神冷得像要杀人,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同时,他的目光转向了站在自己身侧不远处面色平静的林云龙。

林云龙知道,这才是自己来的目的。在中国的国土上、军营里,岂容他**人如此放肆?

林云龙说话了,在他说话的那一瞬间,目光不再沉静如水,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现,此时那双眼睛中迸射出来的,是足以让所有人胆寒的怒气!韦斯特看着林云龙一步步走上前来,刚刚狂傲的目光却下意识地避开了林云龙那犀利的眼神。

“韦斯特上尉,对于您的观点,我其实也一样不敢苟同。”林云龙一字一句地说,“当然,我没有必要与阁下展开论战,正如刚才阁下所,是要切磋,那么我可以作为我军的代表!”

“林少校,就您一个人吗?”韦斯特惊讶地看着林云龙。

“他妈的!老子算一个!”台下,山炮早憋不住火了,这时候也不讲什么外交礼节了,开口就吼。

“那么我们是四个人,贵军还有哪位愿意出来?”韦斯特冷笑着说。

“我们两个,足够了!”林云龙声音不大,却足以贯穿对方的耳膜。韦斯特怀疑地看着林云龙,不住地摇头道:“贵军真是奇怪,谦虚的时候连将军都会谦虚,狂傲的时候却又这么狂傲。林少校,您大概还不清楚吧,我和我的三位兄弟来自m国最精锐的蝮蛇特种作战部队。”

“蝮蛇嘛……”林云龙微笑道,“我自然看过几位的履历,不过我还是坚持由我和台下的那位兄弟出战。”

“就这么定了吧!”老司令员此时话了。

四对二,场内的气氛从一开始就紧张起来。韦斯特和林云龙商定,双方的“切磋”分为两局制:第一局比实战对抗,第二局比格斗。

“林云龙,你尽挥!”老司令员苍老的脸上带着年轻人也无法企及的霸气,低声对林云龙说道,“记住,不管出什么乱子,老子都给你兜着!”

所有人员重新坐回主席台上,台下100名参演的特战队员们也全都兴奋起来,他们倒要看看这场对决的结果究竟是怎样。

一辆突击车开入场内,车上载着可供双方挑选的各类自动武器,m国的特战精英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国家出产的m4a1卡宾枪,只有一名m军队员选择了一把ak74u超短型卡宾枪,四名蝮蛇队员全部选择了m1911军用手枪。这边,林云龙选择了一把我国最新装备的03式自动步枪,而山炮则习惯性地选择了自己除了机枪外最喜欢的伯莱塔m12s冲锋枪。手枪方面,林云龙依旧选择了格洛克17,山炮还是选择了一把大威力的沙漠之鹰。

“林少校,武器我们选择完了,那么场地就由您来选定吧。”韦斯特看了看作训场一角的各种作战模拟地形,不无酸意地笑道,“你们每天在这里训练,可比我们更熟悉地形啊!”

“那些地形?”林云龙笑着摇了摇头,用手在作训场挥了一圈,说道,“我都不是很满意,我们就把地形选在脚下,如何?”

“脚下?”韦斯特吃惊地看着林云龙,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明白,林云龙说的脚下指的是作训场正中的操场!

操场上一马平川,连个坑都难寻!韦斯特有些诧异,同时有些气愤了,在平地上对攻,没有任何掩体,自己是四个人,对方是两个人,这个中国少校若不是疯了,就一定是骄傲过了头!这种所谓的开阔地形上,四把枪和两把枪的威力,简直悬殊到了极点!

“对,就是脚下,我们双方相隔200米,同时起进攻,全部阵亡为失败!”林云龙说完,和山炮一起大摇大摆地朝操场另一端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