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2章 征服

第二十二章 征服

现场的空气就像是遭遇了突然袭来的超低气温,除了身上的血是热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冰冻起来,安静得可怕,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操场两端站立的六名特种军人身上。

一辆标志着“总后203医院”的医疗救护车快速开来,停在操场一边,车上跳下来两名急救军医和四名护士,这是程副司令的命令。双方使用的虽然都是空包弹,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即使是对抗战会平淡地结束,接下来的实战格斗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小护士杜欣欣的目光从一下车开始就盯在山炮的身上。s军区所在的城市就是203医院的所在地,山炮调到这里之后,双方却只是电话频繁了许多,却还没能真正见上面。此刻山炮和林云龙并肩站在操场的一端,目光和林云龙一样的冷峻,这让杜欣欣有些不适应,医院里那位整天嘻嘻哈哈地跟自己打趣的家伙,怎么能严肃到如此的程度呢?那神、那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空荡荡的操场,相隔200米的距离,二对四,这意味着两人的一方在战斗一开始就处于绝对的劣势,我们不妨用近乎于呆板的数学计算式来衡量一下:林云龙一方,平均每个人要应对两个火力点射来的各30子弹,而对方,每个人只需要面对从0.5个火力点射来的15子弹。单纯从这个方面比较,双方的悬殊程度其实是四比一!

没有人觉得这只是一场游戏,即使是抛开什么国家荣誉和个人尊严,现在相对的是六名真正的职业军人,职业军人与普通军人最大的不同也许就来自于此,他们不会把任何一次演习、对抗看作是一次游戏,在他们眼里,这和他们经历的一次次战斗一样。

令枪响起的一刹那,六名静止的职业军人就像六头出击的猎豹一样,电光石火一般开始了对攻。没有任何遮挡物的况下要想躲避对方的子弹,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身体在保持前进的同时不断腾挪、翻转、躲闪、规避,每个战斗动作之间必须要求一气呵成,没有任何间断,在高手面前,任何停滞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失败,每次变换动作的间隔时间绝对不能超过0.7秒!

此刻,操场周围的特种兵们连赞叹的声音都已经不出来了!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带着惊讶的表僵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生怕错过场内人的任何一个动作。在他们眼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人的身躯,怎么可以如此迅速地运动呢?人的反应能力,怎么可以如此匪夷所思呢?

林云龙如闪电一般扑过去,身体还没有落地的一瞬间,壮硕的身躯就犹如一个杂技柔术演员一样缩成了一个球,那球状的身躯藉着冲刺的力量辗转腾挪,迅速行进了七八米远,又猛地侧面翻滚,同时再次扑出,与此同时,手中的自动步枪出恐怖的点射,每一次扣动扳机都像计算好了一样的正好在身躯面对前方的时候击,如此精确,丝毫不差!

而那四名蝮蛇队员,在放弃了一开始的狂傲之后,也展现出了强大的作战实力,四个人各自站好一个方位,快速地左右交叉移动,相互掩护着开枪,每一次停顿的时间也绝不会超过0.7秒,那是人体反应能力的极限,超过这个时间,停滞的身体就随时可能被对手击中。

双方在空旷的操场上充分展现着高超的作战技能,枪声此起彼伏,而在瞬息万变的对抗之中,双方的距离不断接近,200米……100米……50米!50米的距离,双方再无任何前进的机会,只能相互交叉着,腾闪着,寄希望于手中的武器能在第一时间击中对手。

一名蝮蛇队员第一个中弹,后背的激光反射器终端出蜂鸣,一股白烟自气囊中涌出!林云龙一击得手,毫不迟疑,快速闪躲着身体,躲过了旁边蝮蛇队员致命的一击。

韦斯特此时忽然将身体猛地向右侧滚,同时打出两个点射,就在林云龙和山炮闪躲的瞬间,他居然一下子扑到那名“牺牲”了的蝮蛇队员身后,与此同时,快速地将那名队员拽倒,扯下他武器中的弹夹,身体躲在了“尸体”之后!

说实话,这的确出乎了林云龙的预料!现在的形势是,韦斯特的弹药得到了补充,同时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掩体”!这根本不违背对抗的规则,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叹这位蝮蛇中尉的机警和狡猾!

山炮单手持冲锋枪,打出弹夹中最后几子弹,身体落地的一瞬间,沙漠之鹰已经在握,一个单击,猝不及防的一名蝮蛇队员中弹!

二对二!林云龙和山炮却感觉到了比一开始还要大的压力!因为此时,那个狡猾的韦斯特已经在瞬间出击,藉着子弹的威力为自己赢得了一秒钟的时间,就是在这一秒钟的时间里,韦斯特单手拽起“尸体”,借着“尸体”的遮挡,身形一转,又到了另外一具“尸体”的身后!现在的他躲在两具“尸体”垒起的掩体之后,不断地朝林云龙和山炮起攻击!

枪声逐渐稀疏下来,此时林云龙的弹夹内只剩下三子弹,手枪已经在手,山炮已经扔了冲锋枪,拿着剩余五子弹的沙漠之鹰与林云龙交叉掩护着。“击毙”了第三名对手之后,林云龙和山炮同时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

此时的韦斯特拥有了三个半夹的子弹,至少40,隐蔽在掩体后面,不断地单点射,林云龙和山炮更像是两个移动的靶子!

人数上是二比一,林云龙一方逆转,而在实际形势上,林云龙和山炮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双方的距离是40米左右,林云龙和山炮只能靠着身体的腾挪闪避和偶尔打出的子弹来抵御韦斯特的攻击,而狡猾的韦斯特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啪啪啪……”

山炮打出沙漠之鹰中最后一子弹,血红的双眼冒着凛凛的杀气,借着韦斯特低头的瞬间,山炮整个人忽然朝着林云龙扑了过去!

韦斯特高兴极了!他时刻没有忘记计算着对方的子弹,假如一切计算没错的话,现在对面的那两名中**人其中一人已经没有了子弹,另外一人的步枪弹夹也已经空了,只有格洛克17中剩余的两子弹。

机会终于来了!韦斯特已经将山炮排除在外,因为他还有二十五卡宾枪子弹和三把没有动过的m1911手枪(尸体就在他身前),他已经可以毫不顾忌地将所有卡宾枪子弹射向林云龙,只要林云龙“死亡”,剩下没有子弹的山炮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他的手枪。韦斯特简直有些惊叹自己的聪明了!他从“掩体”中探出头来,枪口对准了刚刚落地的林云龙,勾动了扳机!

一切就在电光石火般的速度下完成,最后一声枪响,操场上恢复了宁静,接着是观战者沉默之后的狂吼声、喝彩声……

韦斯特张大嘴巴站起身来,不敢相信刚才生的一切。就在他探出头来向林云龙开枪的一瞬间,一个硕大的身影横飞过来,在刹那间挡在了林云龙的面前,那是山炮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韦斯特所有的“子弹”,而林云龙手中的格洛克17就在他一愣神间开火,韦斯特的激光接收终端出鸣叫,白烟冉冉升起。

林云龙赢了!山炮赢了!所有的喝彩声都是给他们的,就连主席台上双方观战的长的掌声和微笑也是给他们的,韦斯特一张白脸涨得通红,却无可奈何。

“这不现实!”忽然,重新抬起头来的韦斯特出野兽一般的吼叫,“这不现实!这只是在训练场上,你才会给你的战友挡子弹,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没有了子弹,除了逃命没有别的选择!这不现实!”

“这他妈的有什么不现实的?”山炮怒吼着,一双血色的眼睛瞪着韦斯特。忽然,山炮冲到了林云龙的面前,拉开了他的迷彩服外套,又一把将他内衬的迷彩背心掀开,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林云龙胸前围绕着心脏位置的三个深深的伤疤赫然在目!那伤疤已经使他胸前的肌肉向内凹进了三个点,黑色的死皮环绕在伤疤中间,在阳光下触目惊心。山炮又将自己的迷彩作战服脱了下来,一下子将背心甩下,**的胸膛上,同样是三个伤疤,这三个伤疤几乎与林云龙的伤疤角度一致,只是更靠上了一点,几乎全都打在了心脏范围之内,还有一个不同,就是那伤疤要浅得多、小得多。

山炮与林云龙并排站在操场正中,眼睛通红地吼道:“看到了吧?你们都看到了吧?你们都是内行,都是他妈的专家级人物。你们看看,这是枪伤!这是一把ak47自动步枪在我们两人的身上留下的枪伤!三子弹,近距离穿射,打穿了我们头儿的防弹衣,打穿了他的胸膛,又打在我的胸前,子弹嵌在了肋骨上!三年前,就是我们头儿在战场上,用自己的胸膛为我挡了恐怖分子的子弹,他可以在战场上为我挡子弹,我为什么不能在演习场上为他挡子弹?这他妈的有什么不现实的?啊?”

韦斯特闭嘴了,低下了头,所有人都闭嘴了,如山鸣海啸般的掌声瞬间响起。

操场一角,杜欣欣的眼里,大颗的泪珠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也许是为了给自己争一口气,第二局的格斗比赛韦斯特没有派出全部的人参加,韦斯特自己对林云龙,山炮对另外一名黑人队员。

当山炮和那名黑人队员站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这时候才现,平日里看起来那么高大威猛的山炮此时显得是那样的弱小,身高超过两米的黑人大块头站在那里,遮天蔽日,像一头狂之前的公牛,呼呼地喘着粗气,瞪着眼前自己的对手。

“来吧,哥们儿!”山炮大吼一声,整个身体腾空而起,一记重腿踹向对手的咽喉,这就是特种兵独有的格斗技能,绝没有任何的花拳绣腿,也没有任何的漂亮姿势,一招制敌,毫无修饰!

黑人出了公牛一般的低吼,硕大的身躯异常灵巧地后退了一步,抬手格开山炮的腿,随之一记重肘,直接砸向山炮的太阳穴!山炮根本没料到这个大个子动作居然这么快,力量居然这么足,被格开的腿还没有收势,对方的巨肘已经到了耳边,呼呼地风声简直让人窒息。山炮急忙低头,任由那巨大的肘子从他头皮上擦了过去,山炮整个人原地旋转了一圈,一阵剧痛,头皮被擦破的部位鲜血一下子淌了下来!

“他妈的,够狠啊!”山炮一见了血,精神头儿一下子上来了,挥着拳头又迎了上去,直取对方的胸肋!

黑人大块头一击没有命中核心目标,心里也吃了一惊,这时候山炮的拳头已经到了。他来不及考虑,急忙后撤一步,拳头还是砸在了他的胸肋上,“砰”的一声,尽管已经被后退的一步卸下了一部分力气,黑人大个还是感觉到了一阵胸闷。他咆哮着扑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山炮的胳膊,就地一扭,一抡,山炮措手不及,被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冯丰!你小心啊!”不远处,紧张到了极点的杜欣欣带着哭腔喊。

“咦?你怎么来了?”爬起来的山炮一眼看见了杜欣欣!刚刚实战对抗的时候他根本无暇顾及左右,现在猛然现了自己心爱的人就在面前,这小子居然像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精神起来。

“他妈的!未来老婆在呢!那么多队员都在呢,这次要输了可没脸再活着啦!拼了吧!”

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我们的山炮同志彻底放开了,虽然他身体不如那黑人壮硕(当然是相对的了),但是他的反应能力和出拳的力量与对方不相上下。急于求胜的山炮运用了单兵格斗中最不讲究的打法,这种打法当初在刀锋的时候也被硬币、地雷他们称为最不要脸的打法,那就是双拳护住自己的要害,两条腿抽冷子就直奔对方的裤裆!

这样的打法其实对所有男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黑人大块头很快苦不堪起来。这种打法最通俗的解释就是:我用我的胳膊小腿骨或是几根肋骨换你的睾丸,你换吗?

相信所有的男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拒绝!

于是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大家看到一位身高两米、黑塔似的黑人大个儿在那里跳来跳去,怒吼连天,骂着山炮的十八辈祖宗,被山炮打得满世界躲闪。

最终以黑人大块头自我认输而告终的。黑人大块头心里明白,假如用自己的睾丸换上一场胜利,实在是不值。而眼前这个小子虽然招数无比卑鄙,但是哪一次攻击也不是虚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拼命!跟这样的家伙对打,要不是在战场上实在躲不过去,其他况下能躲就躲!

山炮取得了胜利,将目光转向了杜欣欣,杜欣欣一直紧张的神到现在才算是松弛下来,这时候急忙跑上前去,给山炮受伤的头部做处理。

“欣欣,你怎么来了?”山炮看着杜欣欣,早忘了头皮的疼,刚才的严肃也变成了笑嘻嘻,“怎么样,哥哥打得不错吧?”

“吓死我了!”杜欣欣白了山炮一眼,目光中却充满了爱慕。都说美女爱英雄,这话不虚,第一次看到山炮展现军事技能的杜欣欣,早已经被他征服了。

这边,林云龙和韦斯特也已站在了场地之上,刚刚为山炮喝彩的人群现在也重新归入沉默。两局的对抗输了一局半,韦斯特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张狂。有一种说法叫不战而怯,当韦斯特真正站在林云龙对面、与林云龙目光相对的时候,他似乎已经清楚,自己必输无疑。因为他从这个中国少校的眼中感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威慑力。那目光既没有湖水那样平静,也不似火山那样狂暴,却足以让一切与之对视者胆颤心惊。那是一种视天下于无物的强悍,那样的目光流露出的神色,远胜于韦斯特等人方才语上的狂傲,使人无法抵御,无法挣脱,又无法寻其弱处。

韦斯特的额头上开始淌下冷汗。他左右四顾,极其尴尬,终于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少校,我想我们可以比一下器械格斗。”

“悉听尊便!”林云龙平静地说。

韦斯特走到伞兵车前,从车箱内拿出一把m9式多用途刺刀,寒光闪闪的刀锋总算是给了韦斯特一丝信心,而他的同伴此刻早已经轻声地欢呼起来。要知道,这位韦斯特上尉在军中赖以成名的技能正是他的刀术。在蝮蛇部队,没有人可以在刀术上从韦斯特那里占到半点便宜。

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当然也有例外,站在旁边观战的山炮就冷笑了一声,嘴里嘟囔了一句:“你个大傻×!”

“这恐怕会有危险!”主席台上,詹姆斯大校有些不安地站了起来。

“没有危险不成了表演了?”程副司令员在一旁反讽似地说,“来吧!马上开始!”

“少校,请您选择武器!”韦斯特熟练地玩弄着手中的那把m军最爱的m9刺刀,刀似乎长在了他的手心里一样旋转着出恐怖的“嗖嗖”声。

“武器我自己带了!”林云龙说话间,乌光一闪,那把“墨龙刃”犹如突然从手中生出来的一样,出现在了林云龙的掌中。乌黑的刀身闪着冷幽幽的寒光,出一种怪异的“嗡嗡”声。在场的人没有几个能看清楚林云龙是怎么拔刀的,韦斯特自然是其中之一,此时他那刚刚升起的希望又如遇冰封一样地冷却了下去。内行看门道,单从林云龙拔刀的速度他就已经可以判断,这位对手的刀法只在自己之上,而绝不会逊色于自己一丝一毫!

韦斯特终于挥动着锋利无比的m9多功能军刀扑了过去,刀锋在空气中出的声音令人胆寒。一道闪电般的弧线划过,直刺向林云龙的心脏!

几乎所有人都出了惊叫声。韦斯特的刀太快,令人眩目;力道太大,令人心寒。而林云龙在那一刹那,却犹如一尊石雕一样的岿然不动!这样的距离,这样的速度,林云龙等于找死。

“叮--”

一声脆响,接着是一道火花,林云龙突然启动,身体向右偏离了足足两米,韦斯特上扑之势来不及收回,身体又前倾了好几步才踉踉跄跄地停了下来。停下来的韦斯特一动不动,眼珠满是惊恐和难以置信。

高手对决根本不需要挑灯夜战,不需要大战几百回合,有的时候半个回合就已经足够!

韦斯特手中紧握的,是一把m9多功能军刺的刀柄!

“你的刀是什么材料的?”韦斯特吃惊地回过头来,目光死死地盯着林云龙手中的墨龙刃。阳光之下,墨龙刃乌黑的刀锋完好无损,而那把m9军刺的刀刃已经被它齐齐地斩断,掉在林云龙的脚下。韦斯特做梦也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又看了看手中的刀柄,他使用m9多功能军刺多年,一眼就可以辨出真伪,现在他可以断定,自己手中的军刀绝对是原装正品,那么对手手中那把乌黑的、怪异的军刀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它居然可以斩断m9多功能军刀,要知道,那可是经过上百道工序繁复锻造的合金不锈钢啊!

林云龙收起了墨龙刃,脸上恢复了微笑。他无法回答韦斯特的问题,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墨龙刃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即使是这把刀的原主人,那位已经辞世的藏族刀匠多吉老人也不知道它的真正来历。也许它真的来自于外太空某块奇异的陨铁,或者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是上古的天神手中的利器。

“我们算平局!”林云龙平静地说,“我的刀断了你的刀,这事太过于偶然,并不能代表我们之间真实的实力。”

“不!我已经输了!”韦斯特忽然挺直了腰板,大声地说。说完,韦斯特居然径直上了主席台,走到程副司令员的面前,“啪”的一个敬礼,大声说道:“对不起!将军阁下!我为我刚才的狂傲向您道歉!我收回我所有不负责任的论,并承认,我见到了真正的中**威,我输给了真正的中**人!”

“不!”老将军起身,微笑但坚定地说道,“韦斯特上尉,你没有必要收回所有的话,因为其中许多说的都是事实。对此,我代表中**方虚心接受。不过,我有理由相信,随着我军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战力的不断提升,我们的表演会越来越少,真正的客观对抗会越来越多!我们一定可以建立一支从不主动侵犯他人却绝不畏惧他人侵犯的钢铁之师!”

静静的操场上,老将军的话犹如夏日惊雷,振聋聩!

告别s军区特种大队的时候,林云龙受到大队的邀请,和队员们一起谈一谈这次对抗的心得体会。面对六百名特种大队队员,林云龙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想:

“我要说的是,请大家不要只看到我们取得的这次偶然的胜利。或者说,大家真的不要觉得我们可以以二对四战胜m国蝮蛇部队的精英就得出对方不堪一击的结论。说句心里话,我们真的没有任何理由轻视对方,相比之下,我还是认为,我们的特种部队建设与m国这些军事强国之间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这是因为,现代战争已经生了质的改变,在现代战场上,单兵之间的争勇斗狠已经不是战争的主流。而高科技武器装备的运用,高尖端武器装备间的战场配合,兵种之间的相互结合、综合打击能力,以及对战场高超的解读能力、把控能力方面,欧美的特种部队依然走在我们的前面!

我们没有必要妄自尊大,也没有必要妄自菲薄。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国外的同行们也有他们的优势,作为中国新一代的军人,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超越、不断地升华。我们要永远继承我军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积累下的宝贵经验和精神优势,同时不断地将外来的优秀作战技能学以致用,使之成为提升自我的宝贵财富。

和平年代我们学人家的东西并不可耻,而是最划算的一笔买卖,因为一旦到了战场上,双方对垒之时,我们再想跟人家学,恐怕就得用生命和鲜血来换了!那才是我们最大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