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4章 调查

第二十四章 调查

李丽娜自从来到h国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身边生了许多的变化,这变化从她一进入dfg大学学习开始,越来越让她迷茫,越来越让她疑惑不解。

先,她入学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到银行里查父亲为自己汇来的生活费,atm显示屏上那一大串的数字令她大吃一惊,30万h元!她甚至小心翼翼地找到了银行的工作人员,以确信自己的银行卡电子系统没有出什么问题,工作人员反复核查,并没有现任何问题,这意味着卡里的那些钱全是父亲汇过来的,属于她一个季度的生活费!在她的记忆里,父亲不过是克兰市一家工业机械研究所的普通工作人员,每个月的工资虽然不低,但是30万也足足是父亲几年的工资总和了。难道是父亲多年以来的积蓄现在全部用于她的学业了?李丽娜半惊讶半感激地打电话跟父亲求证,正在上班的父亲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挂了她的电话。晚上的时候,父亲的电话打到了她的宿舍里。父亲说,那里面的钱全是给她的,让她随便花。她问父亲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父亲没有过多解释,只说让她不要管,身在外国别委屈了自己就是。说这话的时候父亲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李丽娜不好意思再问。

第一个季度,李丽娜没敢将那些钱全部花完,直到她又收到了父亲汇来的第二笔钱:50万h元!这一次,父亲的解释是自己的科研项目获得了国家大奖,奖金他们父女下半辈子也花不完。李丽娜查遍了国内的互联网,也没有现父亲所说的那个科研项目获奖的新闻,对此李成明的解释是这奖金是内部奖励,并没有上新闻。一个年轻的女孩很容易沉浸于某种幸福中而不去想幸福的原因,这是很普遍的事。无论如何,现在的李丽娜相信了一个事实,父亲财了,自己不必像刚来h国时计划的那样要去做小时工赚生活费了。

钱的突然充裕,是李丽娜现自己来到h国的第一个变化。而第二个变化就是,李丽娜突然现自己仿佛生活在一个遍布耳目的空间里!经常会有人以查理斯老师的朋友的身份来到大学里与李丽娜见面,见面的时候也不聊别的,只说是受到查理斯老师的委托,要格外照顾这个中国来的学生。一开始的时候李丽娜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在心里十分感谢那位慈祥善良的查理斯老师。后来,这些人来的频率越来越多,来的时候会经常跟她聊一些日常生活的细节,这让李丽娜有些反感,但是碍于面,她只将其作为他人对自己的关爱有些过度而已。直到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现自己同宿舍最要好的一位来自h国的女孩子居然会背着她与人通电话,详细汇报她每天的生活、行踪。这让她觉得有些不靠谱,于是质问那位女孩,那女孩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就莫名其妙地退了学,可是同样的事又生在她新来的室友身上。接下来是她的老师、宿舍管理员,甚至是她曾经交过一段时间的大学男友,每个人似乎都十分关心她的生活,都在时刻关注着她,甚至可以说是在监视着她,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打电话问父亲,父亲的态度出奇地不明朗,总是有些支支吾吾,找各种话题搪塞过去。她不得不给查理斯老师邮件询问这事,而查理斯老师仿佛人间蒸了一般,从来不回邮件。她给查理斯打电话,现这位老师已经换了联系方式,又把电话打到原来就读的学校,得到的答复是查理斯老师已经在一个月前离职了。

两个月以前,更让她匪夷所思的事生了,父亲居然与她失去了联系!她只知道家中的电话和父亲的手机号码,而这两个号码几乎同时停机。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再没有接到父亲的任何电话。直到一星期以前,她偶然一次去银行,现自己的银行卡里又多了一百万!她紧急地查询汇款的来源,得到的结果是,这笔钱根本不是从中国汇出来的,而是来自于欧洲一个陌生的小国。难道父亲去了那里?为什么不跟自己说明呢?

父亲的电话终于在几天后打到了她的宿舍!

“爸爸!您在哪儿啊?您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跟我联系了?您……”李丽娜接着电话,恨不得将所有的疑问都说出来,李成明却很着急一般地打断了她的问题,急急地说道:“丽娜,听爸爸说……爸爸……爸爸可能要出国一段时间,有时候很难与你联系,你不要怕,爸爸会想办法给你汇足够的钱……还有……你一定要小心啊……”

“爸爸,我的钱足够多了,上次的都还没有花完呢……爸爸,您这是怎么了?我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还有,您要我小心什么?”李丽娜着急地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又传来李成明的声音:“丽娜,你先别问这么多了,反正、反正事有些突然,不过你相信爸爸,我们早晚会见面的!”

李成明匆匆挂断了电话,李丽娜百思不得其解,无论如何,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弥漫在了她的心头。

宿舍门忽然被人粗暴地推开,李丽娜吓得惊叫了一声,扔了电话本能地缩到墙角。闯进来的是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从上衣兜里掏出来一个证件,冷冷地说道:“李丽娜小姐,我们是当地警察局的探员,我叫亨利,现在有一个案子需要你配合我们一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局?案子?”李丽娜惊魂未定地看着两名便衣警察,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自己只是一个学生,每天除了在学校学习就是到校外的商场超市逛逛,能有什么案子牵扯到自己呢?

疑惑归疑惑,两名警察却并没有给她过多的思考时间,几乎是连拉带拽地将她带离了宿舍,塞进一辆早已经停在宿舍楼下的警车里。警车随即开动,出门的时候,那个亨利再次亮出自己的证件供学校的门卫检查,负责的门卫将亨利的证件输入了电脑查询系统,系统显示这个亨利的确是货真价实的警察,他不得不放行。

警车驶出大学校区,在所在城市达卡市的市区内七转八转,最终居然一路向北,开出了市区。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李丽娜始终一头雾水,这时候惊慌地问。

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的亨利扭过头来,微笑中带着一丝冷酷:“李丽娜小姐,你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要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你的老熟人。在这之前,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愚蠢的想法。”

“我犯罪了吗?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李丽娜几乎是在尖叫了。

亨利并不再理会李丽娜,警车一直开到城郊,最终驶进了一个没任何标牌的大院里,整个大院空荡荡的,除了那座两层的白色小楼,只停着三辆警车,看到警车周围有二十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走来走去,李丽娜惊恐的内心反而安定了一些。

停车后,亨利下了车,和他的同伴一起将李丽娜带了出来,直接进入白色的小楼中。上到二楼,亨利指着一个房间说道:“李小姐,请进吧!”

李丽娜疑惑地看着亨利和另外那名警察,两个人并没有别的表示,居然又下了楼。空荡荡的楼道顿时让李丽娜感觉到了一丝恐怖,怀着十二万分的疑虑,她推开了那扇有些破旧的房间门。

“查理斯老师!”进入房门的那一刻,李丽娜惊讶地现,那位查理斯老师此时正坐在房间的沙上,冲着自己微笑。

“丽娜!快进来坐!”查理斯老师还是那样和蔼,那样亲切,这让李丽娜安心不少。落座之后,她迫不及待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老师,您是怎么到这儿的?这是哪儿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警察?”

“这是我临时选择的一个地方,为的是与你见面。至于那些警察,是我叫来保护我们的。”查理斯的笑容中出现了几分诡异,他走到李丽娜的面前,似笑非笑地说:“丽娜,别再叫我老师啦,我不是什么老师,我是h国的一名特工。”

“特工?”李丽娜张大了嘴巴看着查理斯,“查理斯老师,到底生了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查理斯坐在李丽娜的身边,点着了一根烟,脸上依旧带着诡异的神色,语气十分认真地说道,“丽娜,你不要惊慌,听我说完所有的事,你就会全明白了。就从一开始跟你说吧,你的父亲李成明先生的真实职业你知道吗?”

“爸爸?他不是那个机械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吗?”李丽娜惊讶地说。

“哈哈!看看这个李成明,他居然跟自己的女儿都不说实话!”查理斯笑着,看着一脸疑惑的李丽娜,忽然换上一副严肃的表,认真地说道,“李成明,其实是中国一个军事武器研究所的……高级研究人员。不管你信不信,听我把话说完。几年以前,h国与中国政府正式签署了一个关于秘密武器的联合科研项目协议。协议上规定,我们h国相关的部门要和你父亲所在的科研所一起研一种最新的武器。我呢……是作为h国的代表,以外语老师的身份进驻中国,任务是保护和你父亲一起进行科研的h国人员的人身安全。当然,将你介绍到h国的dfg大学学习只是基于我和你父亲的私人关系罢了……就在几个月前,两国的科研项目终于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得到了很宝贵的科研成果,可就在这时候却出事了,有一个中国的实力强劲的黑恶势力团伙,他们一心想窃取那宝贵的科研成果,于是对你父亲和他的h国同事展开了行动。我们h国的两名科研人员都被他们残忍地杀害了,你父亲也是由于偶然的机会才逃过一劫,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工作单位,被你的国家保护了起来……”

“可是,父亲怎么会从国外给我汇钱呢?”李丽娜疑惑地问。

“那只是为了迷惑那些坏人罢了。你知道,中国的安全部门很厉害的,只要他们愿意,银行账号、电话号码等信息,都可以显示成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方。”查理斯笑着说。

“那……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傻孩子!”查理斯笑着说,“这当然跟你有关系了!你要知道,那个中国的神秘黑势力是十分厉害的组织。他们找不到你父亲,当然要想别的办法啦,而你,不就是他们用来要挟你父亲最好的工具吗?孩子,幸亏你是在我们h国啊!这之前你有许多疑问是吧?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之所以会有不少人对你格外关注,其实都是为了保护你,确保你父亲能毫无牵挂地进行那项伟大的科研事业。你有那么多的钱,也正是因为你父亲从事的是高尖端的科研工作。他的薪水可不止是每个月万八千块钱啊!”

查理斯说的毫无破绽,李丽娜惊讶之余逐渐释然,似乎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疑问都被打消了。她不仅不再怀疑,甚至由于听查理斯谈到了父亲的“真正身份”而感到自豪,原来自己的父亲是那么重要的一个人物啊!

“查理斯……叔叔。”李丽娜不再疑惑,这时候问道,“以后我该怎么办呢?”

查理斯站起身来,轻轻地拍着李丽娜的肩膀,真像一位长者在关爱地看着自己的后辈,这时候严肃地说道:“丽娜,我们已经正式接到了中国有关部门的请求,负责保护你的绝对安全。记住,从现在开始,我们会派人24小时地对你进行保护,在今后的日子里,无论你遇到任何事,都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你要记住的是,今后你父亲要再打来电话,你千万不要跟他讲我刚才给你讲的任何事,你还和以前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

“这又是为什么呢?”李丽娜不解地问。

“傻孩子!”查理斯苦笑着说,“你要知道,你的电话我们可以监听,那些坏人同样可以监听不是?千万不能因为你的失误暴露了国家的机密啊!”

“嗯!我懂了!”李丽娜说。

“好好好!”查理斯开心地和李丽娜拥抱了一下,这时候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阴冷,低沉地说道,“你要注意,尤其要注意防范任何接近你的中国人!记住,我的孩子,一旦现有中国人与你接触,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们!我们会在你的身上安装一部卫星追踪器和警报按钮,一旦现这类况,你要立刻报警!孩子,中国的相关部门已经将保护你的任务全权委托给了我们,他们不会再派任何人来与你接触。因此,所有接触你的中国人都是那个黑势力团伙派来的!你千万要小心啊!”

这样的况下,我们还能强求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子有多高的判断力呢?人的思想都是有着“美好惯性”的,李丽娜当然会第一时间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一位神秘的国家高级科研人员,当然会毫不怀疑地选择相信这位曾经的恩师、忘年交,将自己一手介绍到理想的大学中学习的查理斯老师。

查理斯又说了许多关爱的话,这才叫那位亨利警官又将安装了卫星追踪系统的李丽娜送回了学校。房间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西方美女出现在了查理斯的面前。查理斯一见到这位金美女,整个人立刻精神起来,目光中却满是诚惶诚恐:“密特朗女士,一切都按您的要求办好了。”

密特朗点点头,又问:“那个电话,追踪到了没有?”

“刚刚查过了。”查理斯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恼怒,“那个该死的李成明用的是卫星程控电话,显示的地址和位置全都是假的!”

“继续查!”密特朗颇为不满地说,“还有,那个女孩儿,你派人24小时给我盯住!她是找到李成明的关键所在,那些中国人不会想不到的!”

“是!”查理斯恭敬地回答,又恶狠狠地说道,“要不是那该死的李成明提出的条件,我就直接把那丫头关在咱们的地牢里!省的这么费事了!”

“他要求自己的女儿不能离开dfg大学,要时刻能通过卫星监控知道女儿的行踪,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你又何必恨他呢?”密特朗阴险地说,“说到这个,应该是李成明恨我们才对。不过查理斯先生,你倒大可不必提到李成明就咬牙切齿,他可是我们的摇钱树,我们这几年过得这么好,还不是拜他所赐吗?保护好他的宝贝女儿,就是保护了我们的工作和生计,可不能马虎啊!”

两个人同时出了得意的狂笑……

oab国际佣兵组织驻北非分支总部,联络官马布奇上校接见了一位神秘的客户,那客户自始至终将自己隐藏在一件宽大的黑色风衣中,整张脸就像木乃伊一样被白色黄的纱布紧紧包裹着,宽大的墨镜架在鼻梁上,这样的形象简直可以让普通人毛骨悚然。但是马布奇上校一点都不害怕,oab的人什么客户没见过?甚至凭借着职业的敏感,马布奇上校可以预感到这位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一定是个不小的生意。

“先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里的服务项目吧。”那位“木乃伊”先生一落座就冷冷地说,尽管他的声音沙哑,但是流利的英语口语还是很清晰地传到马布奇上校的耳朵里,甚至连马布奇这样见多识广的人物都很难听出他的口音来。

“只要给钱,您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马布奇上校微笑着坐到那人对面,说道,“杀人、放火、护送、保卫、盗窃、抢劫……一切您需要我们做的事,oab优秀的军人都会帮您做好,哪怕您是想生个漂亮的儿子,我们最优秀的女特种队员也会为您效劳,我们绝不会问您做这件事的原因,也绝不会向任何人出卖您的信息,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您是谁,我们只认钱。”

“我需要一支20人的卫队,对我进行24小时的保护。”

“可以!他们会时刻不离您的左右。”

“我要最好的战士!”

“可以!m国的蝮蛇部队,f国的黑鹰部队,t国的丛林虎部队,来自世界各国的最强悍的军人任您选择,说实话您只要是别选择中国特种部队出身的队员,我这里全有,中国人少,可能凑不够20个……”

“别跟我提中国!”

“明白!”

“我还需要一支强悍的作战小分队,去h国营救一个女孩儿。”

“可以,哪怕她是h国总统的女儿。”

“那么就按这个要求马上到位吧!”

“您大概需要支付500万美金的佣金。”

“这是600万美金现金支票,多余的100万,算是对你良好服务态度的奖励吧!”

“那我再赠送您一架仿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的免费使用权。”

“多谢!”“木乃伊”扔下支票,同时将一部卫星电话放到马布奇上校的桌子上,“三天之内,你的人要到位,我会通知你我的地点。那支营救小组,我会把被营救女孩的详细资料转交给它的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