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5章 混乱

第二十五章 混乱

dfg大学四年一度的“世界生命科学学术交流研讨会”召开的前三天,就已经迎来了客流高峰。作为走在生命科学课题研究领域最前沿的国际名校dfg大学,名列影响力最大的世界十大研究学院之,生命科学领域所有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曾在dfg大学的生命科学实验室讲课或是开展培训。每四年的这个时候,dfg大学都会吸引来自全世界的本学科专家齐聚一堂,而dfg大学推出的生命科学成果博览会也自然而然成为全世界同领域关注的焦点。除了世界各国派来的专家团、课题组、交流团之外,更是有超过350家的媒体来这里进行全程采访。

手持采访证和各类必要证件的林云龙,这次的身份是《亚太科技报》的席记者,为了得到这个身份,101的人到底做了多少努力,包括是怎样冒充报社的高层领导说服那位原来的席记者变成了林云龙的“随从”,林云龙无从知道,总之,自己的证件交到接待部门负责人手中的时候,林云龙从那位负责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明显的重视与恭敬。

“阿努蓬先生,我代表dfg大学交流会接待委员会欢迎您的到来!”负责人殷勤地跟林云龙握手,他知道,这位亚洲地区最权威的学术科研类报刊的席记者,是无论如何都要热招待的对象,“听您的名字,您是t国人?”

“怎么说呢,我的祖籍是t国,不过现在我们全家都移民在y国。”林云龙微笑着回答,流利纯正的英语更让那位接待负责人加深了对林云龙的尊敬。

“交流会会在两天后准时举行,我们的展览会也会在学术交流会开幕的第二天准时开展,阿努蓬先生,辛苦您了!”负责人笑着说,“我会马上为您联系住处,不知道您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有?”

“哦……”林云龙想了想,微笑着说,“我个人比较喜欢安静,最好有一个单独的房间,我的助手和摄影师嘛,可要给他们安排一个大些的房间。其他的事,我有需要的话免不了会麻烦您的。”

“没有问题!”负责人笑着说,他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学校交流会的接待人员了,这样的交流会需要这些主流媒体的记者们热捧,他们提出的要求不管有多苛刻都要尽可能地满足,何况这位“阿努蓬”先生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席记者只要求一间单独的房间,算是够“和蔼”的了。他这里跟林云龙一唱一和,旁边那位真正的席记者心里不免有些委屈,可是这跟社长承诺的几乎与他的年薪持平的巨额奖金来说,又算什么呢?

最终,林云龙得到了他理想的房间,坐落于dfg大学主校园内的星级招待宾馆里一间阳面的宽敞明亮的房间,房间内的设施与外面那些五星级酒店比起来丝毫不次,最主要的是,这里距离大学的学生宿舍大楼仅有一墙之隔。

交流会还有两天的时间,提前到达的媒体记者们这时候的主要工作无非是熟悉会议流程、校园环境,做好采访报道准备,拍摄一些交流会前的花絮等等,当然这些工作与林云龙没有关系,都是那位“助手”和摄影师的事。林云龙每天的工作更像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偷窥者,每天不间断地用微型红外望远镜观察着对面女生宿舍楼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每天的吃饭时间和上课前的时间,那些宿舍楼的大门会出现学生进出最集中的时刻,他都要通过望远镜仔细地从千百张各色的面孔中找到他需要的那个人的面孔,自然就是李成明的女儿李丽娜。

在林云龙看来,李丽娜这两天的举动似乎没有任何异常,她基本上都是按照作息时间出入宿舍,往返于学校宿舍与教学楼、图书馆之间。偶尔会走出学校大门,但是时间不会成长,大概会拎着一些购买的日用品或者食品回来。尽管如此,林云龙还是现了一些异常现象,在101同事提供的资料中显示,李丽娜是一位性格活泼开朗的女孩,以前在国内上学的时候,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在外国语学院读大学时,李丽娜一直是班级里的文体积极分子,在她的学籍档案中,在各个年龄段因文体活动获奖的记录数不胜数,可是此时林云龙观察到的李丽娜,终日脸上没有什么笑容,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偶尔走在路上的时候,可以明显现她走神的样子。难道是到了异国他乡陌生的环境影响了她的性格?两天以来,林云龙只是默默地观察,却从未与李丽娜进行任何的接触,在况没搞清楚之前,贸然地行动绝对是愚蠢的行为。

轻轻地敲门声打断了林云龙的观察,他极其快速地将望远镜连同折叠支架收回到皮箱中,走到房门口,猫眼外面,是两个白人女孩的身影,林云龙微微皱了下眉头,将房门打开。

“请问是阿努蓬先生的房间吗?”当前一位白人女孩礼貌地问。

“我是,你们是……”林云龙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表,看着两位笑容可掬地年轻女孩。

“是这样的。”那说话的女孩又微笑着说着显然早已经准备好的套词,“我们是dfg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硕士班的学生,我叫艾可,她叫玛雅,我们是本次科学交流会的志愿者,很高兴见到您,阿努蓬先生。作为志愿者,我们的工作是尽可能地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朋友们提供最好的服务。按照我们的工作流程,我们要对您进行一次访问,听取您在对我们服务方面的建议或者是意见,这打扰您吗?阿努先生?”

“哦……”林云龙松了一口气,一个新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这时候热地说道,“当然可以,请进吧!”

“看到两位美丽的小姐到访,我想没有什么理由让我对贵校的接待工作有任何不满之处了。”林云龙笑着请两个女孩坐下,又分别为她们倒了一杯水。

“您可真幽默!”艾可很欣喜这位据说是亚洲最牛科技专题报纸的席记者如此和蔼,和同伴对视一笑,认真地拿出调查笔记来,“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林云龙微笑作答。

艾可和同伴开始做起了调查,大致也无非是“您对居住的房间是否满意”、“您对本校提供的饮食是否适应”、“您对我们的接待工作有何建议”之类的问题,林云龙充分地展示了自己的幽默才华,回答问题的时候不时地逗得两个女孩捧腹大笑,整个调查过程自然是出奇的顺利且氛围良好。调查完毕的时候,两个天真的女大学生对这位英俊潇洒中透着睿智干练、谈吐幽默中不无精彩辞的席记者钦佩不已。这是林云龙希望达到的效果,因为接下来才是他所要做的事。

“访问完毕了吧?”林云龙笑着说,“不过,我倒是很愿意与你们聊聊,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时间呢?”

两个女孩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点了头。

“那好,该我访问一下你们啦!”林云龙笑着说,“请问两位小姐,你们来dfg大学多长时间了?你们都是h国人吗?”

“您可真是个大记者啊!一开口就像是做采访呢。”玛雅笑着说,“不是的,艾可是h国人,我来自l国。我们是八个月以前来到这里的。”

“是吗?那你离家可够远的。”林云龙笑着说。

“习惯了就无所谓了。”玛雅笑着说,“我们学校可不只我一个是外国人呢。”

“那当然,国际知名学府嘛。”林云龙顺着她的话头继续说道,“不知道这么着名的大学,来自我们亚洲的学生多不多呢?”

“也不少啊!”玛雅笑着说,“像我们硕士研究班,就有……有六个都是亚洲人呢。深田秀子来自日本,朴裕兴是韩国的,还有……还有丽娜,她是中国的。”

“还有中国人哪!”林云龙心中暗喜,做出一副惊喜的表,笑道,“我曾经在中国的大学里学过两年汉语呢,中国人给我的印象不错。那么那位丽娜小姐也跟你们一样是志愿者喽?”

“嗯,她……没有……”说到这里,玛雅犹豫了一下,“其实丽娜一开始是我们的一员,不知道后来怎么了,她又退出了。”

“是吗?为什么呢?”林云龙像个捧哏的演员一样跟着说,他学过心理学,知道该怎样让两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小姑娘多说一些话。

“唉……怎么说呢。”玛雅叹了口气,说道,“丽娜这两个月以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爱说爱笑的,跟谁的关系都特别好,可是这段时间,她总是愁眉不展的,就像有什么心事,也不像以前那样跟我们相处了,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

“是啊!”艾可接着说,“本来,丽娜可是志愿者最好的人选,她漂亮,又性格开朗,h语和英语都说的很好。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主动找我们的主管教授提出了辞职……”

“哦……那是可惜了……”林云龙心中一动,看来这个李丽娜并不是因为来到异国他乡变得郁郁寡欢,还真是最近才变成这样的,这充分说明,李丽娜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事,或者是h国的人对她有了什么举动。

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林云龙又跟两个女孩闲聊了一会儿,最后分别赠送给了她们一枚《亚太科技报》的纪念徽章,两个女孩欢天喜地地走了。

紧锁房门时候,林云龙再次拿出微型望远镜,对对面的女生宿舍楼进行观察,这两天就要进行学术交流会,学校的课程基本上没有安排,学生们自由活动的时间多了起来,除了那些忙碌的志愿者,更多的学生选择到图书馆阅读或者干脆出去逛街,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宿舍进出,并没有现李丽娜的影子。

楼道中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接着是刚才的那个名叫艾可的女孩热的声音:“先生们请这边走!你们的房间在404到406。”

林云龙心中一动,职业的敏感使他下意识地凑到自己的房间门口,通过门上的观察孔向外望去,刚刚上楼的艾可走在最前面,在她的身后,一连走过六个身影,他们也和林云龙一样的记者打扮,胸前佩戴着采访证,身后拖着巨大的拉杆箱。

“这楼里都住了什么人?”一句生硬的英语传来。

“全都是像您一样的记者啊。”艾可笑着说。

那声音没有再问,跟着艾可一直朝楼道的里面走。林云龙所在的房间是401,而404到406的房间全都在林云龙房间的里面,六个人依次从林云龙的房间门口走了过去。忽然,一个身影站在了林云龙的房间门口,林云龙迅速将头缩了回去,闪到门的旁边。

“小姐,请问一下,这个房间住人了吗?”还是那个生硬的英语音者问。

“这里吗?已经住人了,是亚太科技报的阿努蓬先生。”艾可热地说,“先生们,继续吗?前面就是你们的房间了。”

“小姐,我能不能提个要求……我能不能和这位阿努蓬先生调换一下房间?”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和我调换房间?林云龙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他隐约感觉到,这新来的几个人不正常!道理很简单,这座宾馆楼与对面的女生宿舍楼相对的区域中,只有林云龙的房间位置最好,当初也正是这个原因让林云龙选择了401房间,现在对方开门见山的要换房间,难道……

“对不起先生,这个恐怕……”门外传来艾可为难的声音,“先生,是这样的,我们这座宾馆是专门为了接待外来的客人设置的,这次来访的客人比较多,作为接待方,我们只能按照客人到达的顺序优先安排房间。不过,您其实完全没必要换房间的,因为无论是从房间构造还是房间内硬件设施看,您的房间与401房间没有任何区别的。”

“我还是喜欢视野开阔一点的房间。”那人固执地笑了笑,说道。

艾可犹豫了一下,还是很为难地说:“对不起先生,由于这个房间已经有了主人,作为接待方,我们实在不好帮您协调这样的事。或许……你亲自与住在这里的阿努蓬先生商量一下吧……”

“那好吧!”那人毫不犹豫地敲响了林云龙的房间门!

林云龙尽量保持平静的面色打开了房门,门外六个陌生的白人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当前说话的那位身材高大,留着平头,还特意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见林云龙出现,先是一愣,很快伸出手来,颇为热地说道:“您好,我是欧洲医学报的记者,我叫达蒙斯。”

“欧洲医学报?啊哈!您好!我叫阿努蓬,是亚太科技报的记者。”林云龙笑容可掬地伸出手去,与对方握了握,又故作惊讶地问,“怎么,贵报的埃斯利先生这次没有来吗?记得上届交流会他就来了,我们聊的不错!”

“埃斯利?”达蒙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笑道,“埃斯利本来是要来的,他可是我们组的元老,可是社里又临时把他派去了埃及,那里刚刚出土了一个古殉葬坑……阿努蓬先生是t国人?”

“那是我的母国,不过现在我的全家都在y国定居。”林云龙轻描淡写地说,“达蒙斯先生,进来坐坐?”

“哦……”达蒙斯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其实是有个不好意思的请求,阿努蓬先生,我是想……假如您方便的话,我们换个房间可以吗?实在不好意思,我习惯了窗外视野开阔些。”

“没有问题!”林云龙笑道,“我正跟你相反,我的房间紧邻楼道,有些吵。”

达蒙斯和他的同伴没有想到林云龙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他这看似十分无礼的要求,意外的同时,对林云龙的怀疑不免降低了几分。

“我收拾几分钟,主要是行李,然后我们就可以换房间了。”林云龙笑呵呵地扭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真是太感谢您了,阿努蓬先生,有时间我请你喝一杯。”达蒙斯欣喜地说。

林云龙带的行李的确不多,很快收拾好并装到自己的大皮箱里,高高兴兴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阿努蓬先生,我原来住404房间。”达蒙斯笑着说。

“好的,一会儿见。”林云龙又和对方握了握手,拎着大皮箱走出了房门,旁边的艾可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林云龙做了个鬼脸,林云龙笑了笑,径直朝404房间走去。

“好了,问题解决了,达蒙斯先生,我马上联系人帮你把房间收拾好。”艾可热地说。

“不必啦,阿努蓬先生是位讲究的人,你看他住过的房间多干净啊!”达蒙斯笑着和一个同伴走进了房间,其余的四个人按照原来的计划住进了405和406两个房间。

关上404的房门,林云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现在,他已经证实了这个达蒙斯和他的五个同伴绝对不会是记者!原因很简单,林云龙一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就已经现,门外的六个人看似随意地站在他的门口,却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一个战斗式站位,这自然瞒不过专家级的林云龙。更何况,就在对方现了他那张东方人的面孔的一刹那,林云龙至少现有三个人将右手快速地探进裤兜,那应该是装武器的位置。还有最明显的一点是,“埃斯利”这个名字压根就是林云龙胡编乱造出来的名字,对方居然一口承认埃斯利是自己的同事,还他妈的去埃及采访什么殉葬坑了。

那个达蒙斯一心要跟自己换房间,理由又是那么牵强,而401唯一的优势就是正对整座女生宿舍楼,那个达蒙斯要是没什么心理癖好,就一定与自己的目的一样,他想观察女生楼。

401房间,达蒙斯和他的同伴一进去就死死地反锁了房门,并对整个房间进行了极其专业的搜索,确定安全后,他们迅速从带来的大皮箱中拿出一套先进的观察设备,目标正是对面的女生楼。

“头儿,看来刚才那个傻蛋的确没什么可疑的,只是个好说话的傻蛋而已。”达蒙斯的同伴调试着观察设备,轻松地说。

“拉斯,听着。”达蒙斯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笑容,一张惨白的脸上杀气腾腾,“别管那个傻蛋了,从现在开始,你一秒钟也不要离开观察镜,马上找到李丽娜,确定她的位置,我们的时间不多,雇主等着给钱呢!”

“放心吧头儿,除非她不出来。”拉斯胸有成竹地说。

“狗日的,我知道你们是谁了!”404房间,林云龙轻轻调试着耳朵边上一个小小的听筒,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达蒙斯和拉斯搜查遍了整个房间,却唯独没注意自己的头上:在房间顶灯的底座与房顶缝隙内,一枚微型窃听器好端端地放在那里,那可是101的同事提供给他的最新产品。现在整个401房间哪怕是一只蚊子飞过,也休想瞒过林云龙的耳朵。

先,对方是冲着李丽娜来的,其次,对方说有雇主。只要脑子不笨,谁都可以猜出这个达蒙斯的大概身份来,他是被人雇佣过来解救李丽娜的,肯请六个一看就经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家伙深入h国营救李丽娜,除了李成明,林云龙想不出第二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