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6章 交恶

第二十六章 交恶

“凯德先生,进入dfg大学的所有外来人的资料我都查过了。”

ds古生物研究所内,那位金美女密特朗恭敬地站在一个老者桌前,将一摞厚厚的文件资料放到桌子上。

凯德教授看起来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五十多岁的年纪,还是一头乌黑的头,脸上的皮肤由于保养的很好,使那些早已经长出来的皱纹显得并不那么生硬,完全可以用红光满面来形容。很显然,现在这位h国资深古生物研究学家琢磨的并不是那些白垩纪的恐龙,而是近几天大批涌入dfg大学的各地学者和媒体人员。

“有什么问题吗?”凯德用眼睛瞄了一下那厚厚的一沓资料,目光深邃地看着密特朗,对于自己的这位忠实且能干的属下,凯德显然要放心得多。

密特朗走到近前,将那一摞资料前几张纸挑选出来,放在凯德的面前,说道:“您看看这六个人的资料,资料显示,他们是来自欧洲医学报的采访团,为的叫达蒙斯,就是这个人。我刚刚通过秘密渠道联系过了,欧洲医学报的确派来一个采访团密切关注dfg大学的这次学术交流会,但是派出来的却不是这六个人,而是四男两女。按照行程,他们应该在昨天就到达dfg大学,而不是资料显示的今天下午。”

“也就是说,下午来的这六个人是冒牌货?”凯德的目光阴冷起来。

密特朗点点头,说道:“查理斯和亨利他们两个小时前向我报告,说都机场的警方在机场酒店的两个房间里现了六具尸体,死于极其专业的暗杀。我核实过了,他们才应该是欧洲医学报的记者团成员。我已经命令查理斯通知有关部门,严守这个秘密。”

“很好!”凯德的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时候笑容突然停顿下来,因为在他的面前,密特朗递过来的几页纸中,除了那六个人还有一个人的资料,凯德看着那资料,问:“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现在这个人可以排除了。”密特朗微笑着说,“我是因为艾可的话才对这个人产生怀疑的,艾可说,这个人上午的时候曾经在闲聊中打探过李丽娜的况。我已经对亚太科技报进行了调查,他们的人事资料库里,确实有这个人的资料,阿努蓬,y籍的t国人,进入亚太科技报已经六个年头了。看来,他的确是无意中提到了李丽娜。而且下午的时候,他几乎没经考虑就把自己的401房间让给了那个达蒙斯,401房间是关注女生宿舍楼最好的位置。”

“可是……”凯德阴险的目光仔细审视着林云龙的照片,他的嘴角**了一下,这才说道,“我总觉得,他的相貌更像是中国人!t国人长得这样高大威猛的可不多啊。”

“那我再亲自调查一下吧,凯德先生。”密特朗负责地说。

“好吧。”凯德放下资料,这时候又说道,“还有,先不要惊动那六个人,他们不动,我们就不动,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密特朗微笑着退了出去。

林云龙算是找到了一伙专业的“助手”,现在再不用他自己费神盯着望远镜了,只要将那窃听器的耳麦往耳朵眼儿一放,他自可以安然地躺在**,因为那位敬业的拉斯先生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将自己观察到的结果汇报给同屋的头目达蒙斯,汇报给达蒙斯,自然等于汇报给了林云龙。现在李丽娜已经在食堂吃过晚饭回到了宿舍中,她所在的305宿舍也随之亮起了灯。自从查理斯找她谈过之后,与她同宿舍的女孩突然就搬走了。红外功能可以透过窗帘,清楚地看到李丽娜躺在**,随手拿起一本书翻来翻去,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一会儿又把书扔到一边,盯着天花板呆。

轻轻地敲门声打断了林云龙的窃听,他急忙将窃听耳机装到腰带的暗匣内,走过去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白天跟林云龙有过接触的女学生艾可,而站在她身后的那位让林云龙心中一动,他自然是看过密特朗的照片!

“艾可你好,有什么事吗?”林云龙故作迷茫地问,“这位是……”

“这位是密特朗老师。”艾可依然笑容可掬地说,“打扰您了,阿努蓬先生。是这样的,密特朗老师是这次交流会志愿者的总负责人,也是我的顶头上司啦。刚刚我们志愿者开会交流的时候,密特朗老师听说了您让出自己房间的事,她感到非常抱歉,所以过来当面向您致歉。”

“哦--”林云龙恍然大悟一般地点了点头,笑道,“这不是什么大事--那么,请进!”

只有密特朗一人走进了林云龙的房间,艾可已经乖巧地退了出去。走进房间的密特朗装作无意地在林云龙的房间内看了一圈,这才微笑着坐到林云龙让的沙上。

“阿努蓬先生,我听说了您的事,对此,我代表学校接待部门向您表示歉意。”密特朗的语气轻柔极具美感,加之她出众的外貌,的确很难使人将她与间谍这个称谓联系起来。说完歉意的话,她又乖巧地耸了耸肩膀,笑着说:“您知道的,人真是形形色色什么样的都有,若不是遇见了您这样一位有涵养的先生,我们的工作可就陷入麻烦了。”

“那是小事一桩。”林云龙不露声色地笑道,“我很喜欢404房间,安静,我喜欢安静。”

“那真是太好了。”密特朗目光闪烁着在林云龙的脸上打转,这时候忽然说道,“阿努蓬先生,我见过许多的t国人,可像您这样高大威武的还真是少见呢,您可真英俊!”

这才是你来的主要目的吧!林云龙在心里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笑道:“是吗?啊哈!恕我直,像您这样谈论我的人,我可见多啦。可这真是没有办法,要感谢我的父母啊。我曾经有两年的时间在中国北京的一所大学里学习中文,在那里的时候,我不开口,没人说我是t国人,都说我更像中国人,我当时还挺生气呢,我问他们,难道只有你们中国男人才英俊潇洒吗?”

“哈哈……”密特朗被林云龙逗得笑了起来,花枝招展的样子更显得风万种,心里却有些释然了,因为刚才林云龙的“闲谈”正说到她这次来的核心目的,她通过多个手段查了林云龙的资料,并没有现任何疑点,只因为凯德的疑虑才亲自过来查探,没想到这位阿努蓬先生倒像是不打自招一样地说自己很像中国人,这反倒让她放了心。

林云龙在心里无数次地感谢101处的同事们,他们的工作的确够细心,可以保证自己的新身份从各个细节上没有任何破绽。

接下来,“阿努蓬”先生很随和地与密特朗闲聊了半个多小时,不但给她讲了自己的经历,还特意饱含深地跟密特朗讲述了自己小时候在t国老家过“水灯节”,亲手制作水灯到河里漂流的回忆。密特朗不时地被阿努蓬先生逗得大笑,却又在心里对这个来自亚太科技报的席记者彻底放了心。密特朗受过专业的训练,能够轻易地从别人的谈话中分辨出真假,分辨出是亲身经历还是道听途说。林云龙对“水灯节”的讲述使她确信,这位出生在t国的小子所谈句句属实。

“天已经晚了,阿努蓬先生。”密特朗终于起身,伸手了自己柔嫩性感的小手,“谢谢您跟我一起分享了您童年的美好记忆,同时祝您在鄙校采访顺利!”

“同样谢谢您!”林云龙大方地握住这位对手的手,笑道,“您的美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谢谢!再见!”

密特朗走出林云龙的房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林云龙并不恨那位现在看来是给密特朗一伙通风报信的艾可,无论是哪个女学生,假如有人以国家大义为由要求协助的时候,都会义不容辞。

林云龙关上房门,走到密特朗坐过的沙前,从沙间的缝隙中找到了一枚精致程度不亚于自己使用的最新型号的窃听器,笑了笑,将那玩意儿放到了冒着热气的杯子口上方,确保水蒸气可以在短时间内破坏窃听器的灵敏度,使之对60分贝以下的声音完全失效。

重新戴上耳机,达蒙斯那压低的有些嘶哑的声音立刻传到了林云龙的耳朵里:“听着!明天就是学术交流会开幕的日子了,到时候h国的警察会他妈的比苍蝇还多!我们只有今天晚上一晚上的时间了!0点!0点整你们到我的房间汇合,等灯一灭,我们就开始行动,都给我精神着点儿!”

显然,这是达蒙斯通过无线通话系统给他在另外两个房间的同伴布命令。林云龙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钟,距离达蒙斯决定行动的时间还有整整两个半小时。此后再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林云龙索性躺在**闭目养神。战斗开始了,他不会放弃这宝贵的休息时间。

11点30分。

林云龙长吁一口气,走到自己的大皮箱面前,打开皮箱,手探到鞋底,从鞋底的暗匣中将那把“墨龙刃”抽出,刀锋闪过,大皮箱的内侧一边连同特制的x光绝缘层一起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林云龙将手探进去,从里面掏出来一大堆的东西:一把加装了消音器的格洛克17手枪,这是林云龙最喜欢使用的手枪,威力不如山炮他们喜欢的变态的沙漠之鹰,却可以保证在短距离内的绝对精准;一把同样加装了消音器的mac-10微型冲锋枪,精度不高,但0.45英寸acp弹的巨大威力和高达857rpm的射速足可以使它在短距离范围内撕碎一切血肉之躯。两枚震爆手雷,三罐咖啡,当然那原本装**咖啡的易拉罐里此刻装填的却是以汽油和镁粉为主的化学混合物,它可以在燃烧的一瞬间产生高热和难以驱散的大面积白色烟雾。除此之外,还有一件连体的夜行服,这种高科技夜行服通体黑色,弹性极佳,举个例子,你可以将它整个团起来塞进一个乒乓球里。一枚小扳指,它的作用是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从里面抽出来一根比鱼线细,却足可以拽起一头牛的合金钢丝。一枚带着微型不锈钢鹰爪的射绳器,它的功能自不必过多介绍了。

全部装备到位,林云龙看了一眼手表,11点50分。他将耳朵贴到墙上,屏住呼吸,隔壁的405房间已经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对方也已经到了准备的最后关头。

0点整,405和406房间的房门几乎同时被打开一条缝隙,几秒钟之后,四个黑影闪电般地冲出房门,直奔位于楼梯口不远处的401房间。

“都准备好了吗?”耳机里又传来达蒙斯那沙哑的声音。

几个伙伴纷纷回应之后,达蒙斯开始宣布自己的作战计划:“拉斯,五分钟之后下去,把大楼旁边的配电室破坏掉,等全校灯光一灭,所有人一起行动,翻过围墙,索顿、皮尔亚诺、拜伦和拉斯在楼下接应,我和马布诺从女生宿舍楼后窗进入,将李丽娜注射麻醉剂后带下来,之后所有人按原计划撤离。记住,从灭灯到行动结束,时间绝不能超过三分钟!三分钟!”

“是!”房间里传来其他人的应和声。

“3分钟,够专业的啊!”林云龙听着耳机里达蒙斯的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达蒙斯啊达蒙斯,你们就先忙吧,省的我多费周折了。”

午夜时分,整个dfg大学的校园里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走动,绝大部分的房间灯已经关闭,人们已经进入梦乡,偌大的校园笼罩在昏黄的路灯照射出的光亮中。林云龙将身体紧贴在房间的后窗口,借着窗帘的遮挡观察着对面的一切。李丽娜所在的305宿舍也已经灭了灯,粉红色的窗帘在夜色中变成了暗灰色。

0点05分,401房间的房门被慢慢打开,一个轻微的脚步急促地走下楼去,不大一会儿的工夫,一个黑影紧贴着大楼外壁朝着配电室的位置移动过去,负责整个学校供电的配电室就建在紧挨着林云龙所住宾馆楼的一侧,这些他自然也注意到了。两分钟之后,配电室冒起一团火花,整个学校一片漆黑!

401的后窗几乎在同时被人推开,一条绳索垂了下来,接着,五个黑影鱼贯而下,林云龙判断得没错,单从对方滑降的身手就不难看出,这群家伙们受过高级别的特种作战训练。全世界范围内能找到如此身手的人,除了各国的正规部队人员,恐怕也只有那些只要给钱无所不做的oab雇佣兵们了!

拉斯破坏了电力系统,快速与其他人汇合,六个黑影闪电般蹿到女生宿舍楼的后墙边上,身形矫健地越过两米多高的围墙,落地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已经是夜半时分,这个时候突然停电,并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关注。整个校园依然静悄悄的,六个黑影快速地来到女生宿舍楼楼下,“叮”的一声轻响,一只飞爪带着的黑色绳索准确地固定在305宿舍后窗台上,接着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快速攀爬了上去!

“砰!”

忽然,一声沉闷的枪响像一道惊雷打破了沉寂,正在观察的林云龙也吓了一跳,如果他判断得没错,那应该是fr-f2狙击步枪,射距离绝超不过300米!枪响的同时,最先攀登上宿舍楼的一个黑影应声落下!接着,几乎是同一时刻,从校园的至少六个方向射来惨白色的聚光灯,顿时将楼下的几个黑影暴露在强光之下!

“快撤!”第二个攀上绳索的达蒙斯大吃一惊,纵身从绳索半腰处跳了下来,为时已晚,密集的枪声响起,宿舍楼后墙顿时硝烟弥漫,子弹打在水泥墙上出恐怖的呼啸声,没死的几名oab雇佣兵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枪林弹雨压制在几平方米的范围之内。所有人都被枪声惊醒,女生宿舍楼出无数个声嘶力竭的惊叫声,此时除了那几道强光,整个校园再无光源,几名雇佣兵简直是被死神来了一次“现场直播”,无数的子弹打在他们头上、胸前、腹部、双腿,身上的纳米防弹衣在第一轮的抵御之后再没有任何作用,两分钟不到,墙下只剩下了五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没错,是五具尸体。因为此时达蒙斯还活着,他双手抱头,蜷缩在墙根之下,惊恐地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他无法想象,自己精心策划好的营救行动,居然在关键时刻毁于一旦。那些枪声看似杂乱,却像是被人统一指挥一样,子弹只朝着其他人招呼,唯独留下了达蒙斯,显然是对手刻意为之。

刺耳的警报声开始出尖啸,十几辆警车从校园的各个角落大开车灯,朝着女生楼后墙位置开进,强光之下,至少有一百余名h国武装警察端着武器聚拢过来,无数枪口指着蜷缩在地下的达蒙斯。全副武装的达蒙斯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物,此时却一下子懵了。几名身高体壮的h国特警将达蒙斯从地上拽起来,反扣住他的双手,将他解除了武装,一下子按在警车后箱上。

强光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林云龙的视线中,正是那位曾经的外语老师查理斯,现在的查理斯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和蔼的笑容,而是满目狰狞之色。他大步走到达蒙斯跟前,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整个脑袋拎了起来。

“谁派你来的?嗯?”查理斯恶狠狠地问。

“我是oab的雇佣兵,拿人钱财,与人卖命,我只接受联络官的指令,不知道雇主是谁。”达蒙斯坦率地说。

“假如你完成任务,会联系谁?”

“我的联络官,先生。”

这就是雇佣兵和军人的区别,在自己的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别指望雇佣兵有什么气节可。

“好吧,我们找个地方谈谈。”查理斯失望地放开达蒙斯的衣领,将手一挥,两名武装警察将达蒙斯塞进了警车。

“亨利,楼上的况如何?”查理斯拿起对讲机,大声地问。

问了两遍,对讲机那头没有任何回应。

“该死的!你们的装备什么时候能不在关键时刻出故障?”查理斯恶狠狠地将对讲机摔了个粉碎,狼似的目光瞪着一个貌似特警队长的人。那人刚要说话,却突然像被速冻了一样地愣住了。

血!鲜红的血,从上方洒落下来,直接掉到宿舍楼的墙角!

所有人抬头向上望去,305宿舍的后窗打开的窗户沿上,一具死尸将头露出了窗外,那鲜血就是顺着尸体的头淌下来的!是亨利!查理斯手下最得力的特工,此时死不瞑目地瞪着双眼,望着楼下的人们。

“快!快!”查理斯疯了似地冲出了人群,一大堆警察紧跟其后,绕到宿舍楼前,狂奔上楼。

上到二楼与三楼之间的时候,查理斯终于冷静下来,掏出手枪,目光闪烁地看着楼梯上方。被吓坏了的女学生们全都躲在自己的宿舍里一动不敢动,此时楼道内死一般的沉寂。查理斯只感觉自己的后脖颈冷,汗水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还有活的吗?”查理斯喊了两声,声音在空荡荡的楼道反复回响,显得很响亮且很有磁性。令人失望的是,如此响亮的呼喊却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你!你!还有你们两个!上去看看!”查理斯有些不安地指着跟过来的四名武装特警,四名特警不约而同地咽了一口唾沫,职责所在,他们不得不战战兢兢地上楼查看。

“啊--”一声惊叫,最先冒出头的警察一个趔趄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下面的人一拥而上,所有人同时愣住了。在白光瞄准镜的照射下,通往305宿舍的楼道中横七竖八地躺着六具血淋淋的尸体,他们身着便衣,手中却都拿着大威力的自动武器,是查理斯手下的特工!惨白的灯光下,尸体死状各异,狰狞恐怖,其中有两名是被无声手枪准确地打在眉心上,一枪毙命,还有两名中弹的位置是后脑,杀人者也没有多费一子弹,剩下两名距离楼梯最近的死状更是恐怖,一个显然是被超细的钢丝类武器生生勒死,伤痕冒着血沫子,入肉三分,而另外一个……居然是被某种外力生生将脖子拧断了!

查理斯的脑海中下意识地闪出了一个恐怖的画面:枪声响起之后,自己的人兵分两路,一路在外,歼灭那六名雇佣兵,而另外一路特工人员则直奔李丽娜的宿舍。外面枪声大作,使一切声音都被掩盖,亨利带着六名手下快速跑到女生楼的大门,抢着上楼要保护好他们的诱饵李丽娜。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六名雇佣兵身上,就连警车顶上的探照灯也全都集中在那里,而就在同时,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几乎与那七名特工前后脚地进入了宿舍大楼,或许他早已经到了,却没有贸然上楼,而是隐蔽在一个角落中,等待七名特工上楼之后,他才跟了上去。

就在三楼的楼道里,他追上跑在最后的一个特工,手中的钢丝毫不留地套在那特工的脖子上,钢丝很快嵌入咽喉,那名特工无法呼喊,更来不及挣扎,几秒钟的时间内毙命。与此同时,黑影抓住了另外一名特工的脑袋,狠命一拧……跑在前面的几个特工这时候才现身后的异样,但是枪已经响了,扑扑--扑扑--几声轻响,来不及回头的两名和已经回头的两名全部中弹倒地,神经反射区中弹,他们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

那么,亨利呢?

查理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拨开人群,冲进305宿舍。亨利的尸体还趴在窗台上,他受的不是枪伤,而是致命的两刀,一刀从后胸斜四十五度扎入,搅碎了亨利的心脏,另外一刀直接钉在亨利的后脑上,凿穿了亨利的大脑!

除了尸体,连李丽娜的影子都没见到!

“谁干的?谁干的?他妈的谁干的?”查理斯疯了一般冲下了楼,直接跑到宿舍楼后面,当着那些目瞪口呆的特警的面将达蒙斯从车里直接拽了出来,他像一头狂的野兽似地将达蒙斯仰面按倒在地上,手中的p229手枪枪口顶在达蒙斯的额头上,咆哮着:“你妈的!谁干的?告诉我是谁干的?你们一共几个人?嗯?”

“不是我们干的,先生。”达蒙斯惊慌地看着狂的查理斯,哆哆嗦嗦地说,“我们一共六个人,现在死了五个。”

“还有谁?还有谁?”查理斯瞪着眼睛四下里咆哮,没人能回答他。

汽车马达声突然传来,所有人全都愣住了,的确,有警车在动了!十几辆警车围成的包围圈里,最靠外的一辆警车启动了!警车里的警察全都集中在宿舍楼的墙根前,所有的灯光也全都照着达蒙斯,没人注意身后。那辆警车猛地一个大回旋,闪电一般蹿了出去!

“开火!开火!”查理斯疯了一样地吼。

所有的枪口马上掉转,对准了那辆狂的警车。

“轰隆!轰隆……”一连串的巨响来自警车后面,开车的人从车窗里甩出来两枚捆绑在一起的震爆弹和一枚汽油易拉罐。巨响、强光、大火、浓烟……

上百名警察冲了过去,车早已经没了影!

“给我追!马上派直升机!马上派直升机!”

“所有警察出动!封锁所有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