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7章 要挟

第二十七章 要挟

古生物实验室的教授办公室里,凯德那红光满面的脸此时比挨了寒风的大青石好不到哪儿去。***在他的身前,密特朗和查理斯像是患了痢疾又找不到厕所,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紧张又焦虑。

“看哪!看哪!看他的速度,多快!看他选择的路线,多诡异!看他作战的过程,绝对像美国大片!可是他妈的美国大片是用镜头拼接的,现在我看到的是活生生的现场直播!”

凯德强忍着快要爆的愤怒,血红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从各个角度拍摄的那个黑影的行动全过程。他不得不赞叹,这才是战斗,这才是军人!他几乎是从四层楼上直接跳下,闪电般顺着围墙走到大批拥过去的警察的身后,又依托校园道旁不到一米高的灌木墙,在亨利等人的身后蹿进女生宿舍楼,之后消失在监控器的视线中。凯德真恨不得在女生宿舍楼的楼道里也安个监控器,这样他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幽灵是怎么在短短的几十秒之内杀死了自己七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手下,又是怎样将李丽娜那样一个大活人控制住,隐藏在某间已经被吓傻了的女生宿舍里。一直等查理斯等人冲上去,又冲下来,他才再次出现,巧妙地绕到众人的身后,将瘫软的李丽娜塞进警车后座,接着开动了警车,扬长而去……

那辆警车就在距离校园几公里处的胡同里被现,那军人还没忘将一罐易拉罐炸弹放在汽车后车窗的靠椅后面,等自己的那些手下对着汽车疯狂开枪的时候打穿易拉罐,使汽车与此同时爆炸,没留下任何痕迹。

24小时了,全市的警察找了一个通宵,一个大活人--不,应该是两个大活人,连个踪影也没见。

“密特朗,你太轻敌了!”凯德恼怒地说,“你过分相信你的电脑谍报系统了,你从那个什么该死的《亚太科技报》的内部电脑资料上查到了阿努蓬,你他妈的为什么就不亲自给他们打个电话核实一下?阿努蓬?y国籍t国人,去他妈的!那才是真正的中国特工!不,他不仅仅是一个厉害的特工,还是一个专业到极限的魔鬼!现在我告诉你吧,他叫林云龙,是中国一支神秘部队的特种作战专家。几年前,在f国的卡帕拉尔岛上,他带着五个人几乎打败了整个f国的特种联合部队!这都怪我啊,对你密特朗过于相信了,他妈的我怎么就没早查查这个人呢?”

密特朗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她想说她没偷懒,她的确也给《亚太科技报》打了电话,现在看来,那公开的电话号码应当是被人转接到了别的地方……她不敢说,怕被骂得更狠,因为她的确没有核实别的电话号码。

“还有你!混蛋!”凯德又将目光盯在了查理斯身上,恶狠狠地骂道,“你也做了二十年的特工了,你怎么就没个脑子呢?一窝蜂似地扑向了那些雇佣兵,你他妈的怎么不先把学校包围起来呢?你也没想到除了那六个可疑的人,还会有别的我们没现的敌人吗?”

“凯德先生,我……十分抱歉……”查理斯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战战兢兢地说,“我会找到他的!我保证……”

“那还愣着干什么?找去呀!”凯德直接将电脑砸在了地上。

“你是谁?我……我这是在哪儿啊?”李丽娜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林云龙身影,四周黑洞洞的,她看不清林云龙的面貌,一股难闻的臭气简直让人窒息。

“我们现在在这座城市的下水道里。”林云龙微笑着说,“假如我计算的没错,我们快到郊区的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来?”李丽娜听林云龙讲中文,一下子警惕起来,她可还没忘“查理斯老师”的嘱咐呢!记忆中,她被一阵枪声打断了美梦,惊醒过来之后,她吓得缩在被子里抖。这时候宿舍门被人踹开,一个黑影冲了进来,接着又一个影子冲了进来,后来者手拿一个东西狠狠地扎在第一个进来的人的后背,后来她就觉着大脑“嗡”的一下,直到现在醒过来。她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明白一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待在下水道里,自己八成是九死一生。

“李丽娜,你不要害怕,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林云龙走上前,想安慰一下李丽娜,没想到李丽娜触电一般地蜷缩起来,嘴里大声地哀求:“我求求你了!你饶了我吧!我爸爸的事我全都不知道,而且……而且你不要想着靠我来要挟我爸,我跟你说吧,我爸绝不会为了我出卖国家利益的!”

林云龙除了在心里苦笑,还能说什么呢?他不知道查理斯那些人是否对这个女孩子说了什么,现在可以肯定,李丽娜对父亲的事一无所知,在她的心目中,父亲的形象是那样的高大。林云龙真为李成明感到悲哀,同时面对这个无辜的女孩,林云龙钢铁一样的心也忍不住隐隐作痛!

仔细考虑了一下,林云龙还是不打算对李丽娜说出真相,毕竟两个人现在还随时处于危险中,而且李成明的背叛说到底还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

“对不起,李丽娜,在确定安全之前,你还不能自由行动。有些事,我们会在之后合适的时候向你解释的。”林云龙说完,不等李丽娜反应过来,已经闪电般击中了她的颈部动脉。这已经是林云龙第二次将李丽娜打昏了,第一次是在宿舍里,到达这里之后为防止她长时间昏迷导致大脑缺氧,让她得到了片刻的“休息”,现在再次将她击昏,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这城市肮脏的下水管道系统中,除了林云龙这样经受过残酷训练的人,李丽娜的普通之躯是难以坚持很久的。

通过城市的下水管道逃脱,这是林云龙来h国之前为自己准备的n多个计划之一。为此,他通过101处的工作人员得到了dfg大学所在的城市地下管道全图,并进行了极其系统的研究。当时他开着警车猛冲出校园,迅速将车停到一个胡同里,自己和李丽娜则进入了胡同里的下水管道中,那帮追击的h国武装特警只顾关注他的警车,根本没有人想到还有人可以进入臭气熏天的污水管道中,汽车爆炸之后,更无人顾及此地。

在通往污水处理厂的管道中,林云龙稍稍休息片刻,夹着已经昏迷的李丽娜继续朝前走,他必须要在管道进入污水处理厂污水池之前找到一个下水道井盖,走出下水管道。

一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再次进入黑暗,林云龙悄悄地攀着井壁打开铸铁的井盖,确认没有危险后,他长长地呼吸了几大口新鲜的空气。之后,又下到井里,将李丽娜拽上了地面。这是郊区的一处小型公路,林云龙背着李丽娜快速上了地面,立刻隐蔽到公路一侧的树林之中。

“飞鹰,飞鹰,孤独者呼叫!孤独者呼叫!我现在启动了g计划,我的方位是……”林云龙安顿下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运用腰带中隐藏的微型卫星通话器联络101处在h国的工作人员。

“嘿!兄弟,你还活着!”对方的声音只能用惊喜来形容,“稍等片刻,我们的人马上到达你的位置。”

“g计划”自然是林云龙事先与101处约好的方案之一,每个方案都会有101处的人随时做好接应的准备,报出计划序号和方位后,早已经等待在污水处理厂的一辆黄色紧急维修车立刻开动,直奔林云龙所在的方位。十几分钟之后,紧急维修车到达,车上的人启动了呼叫密码。

满身污泥的林云龙出现在接应的人面前时,还是让来人大吃一惊:“老兄,你是怎么挨过来的?”

“先别说我了,还有个更脏的呢!”林云龙笑笑,返身回到树林,将依旧处于昏迷的李丽娜背了出来,连续被林云龙在狭小的空间内连拖带拽,李丽娜浑身是污泥污水。和司机一起将李丽娜放上车,林云龙着急地说道:“人交给你了,按原计划给我5号装备!”

“就在车里!”那司机快速跳下车,打开车的后厢,拎出一个灰色的箱子交给了林云龙。

“兄弟,一路顺风!”那司机与林云龙紧紧握手,迅速开动了汽车,载着李丽娜朝下一个接应点而去。这是计划好的路线,按照程序李丽娜会在第一时间被送回国内。

重新得到装备的林云龙长吁一口气,沿着公路的小树林一路狂奔,直接进入郊区北部的一片山区,找到一个安全的位置,迅速打开了装备箱。箱子里,各种任务需要的武器装备和器材一应俱全。重新换上新装的林云龙休息了片刻,又从装备箱中拿出一部卫星电话,经过特殊科技手段处理的卫星电话可以随时拨打任何网络的电话号码,并使对方无法判断自己的准确方位。

林云龙沉思片刻,从装备箱中拿出一个类似于微型麦克风的东西,拨通了一个号码,那是一串国际长途号码,也是“圈内”人尽皆知的oab国际佣兵组织联络电话。

“这里是oab国际佣兵组织,我是029号接线员,很高兴为您服务。”听筒里很快传来一个标准英语的女声。

“听着,你们的人近期接到过一个h国的行动任务,任务的目标是解救一个名叫李丽娜的中国女孩儿。五分钟之内,找到负责这个任务的联络官,把电话转接给他。我在第二次拨这个号码的时候,如果没有能够与他直接通话,那么李丽娜和他派出的佣兵小组,就全都到地狱里了!”林云龙沉声说,他的声音通过那“麦克风”,很快变成了一种无法判断真实音色的陌生的声音。

五分钟之后,林云龙再次拨通了相同的号码,一个男声立刻传了过来:“我是oab国际佣兵组织北非分支联络官马布奇上校。该死的!你到底是谁?”

“去你妈的马布奇上校!”林云龙依旧对着小麦克风冷声说道,“转告你的雇主,李丽娜在我这里,他想要人的话,马上与我联系,我的号码……”

“我怎么相信你?”马布奇疑惑地说。

“准备录音!”林云龙说完,将那小麦克风尾端的一个黑色按键点击了几下,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通过小麦克风立刻变成了李丽娜那惊慌失措的声音:“救命!救……命啊!爸爸!爸爸!救救我啊……”

林云龙说完,挂断了电话。对方没有理由不相信这是事实,那小麦克风似的东西其实是一部声音转换系统,出前,他就已经将来自李丽娜在第三外国语学院学习时一次演讲的录音载入了与小麦克风相连的电脑提取系统,电脑提取系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对李丽娜的音色和语特征进行综合分析,提取出一套音程序来,再输入到“小麦克风”的终端处理系统中,这样一来,只要林云龙将小麦克风的制式转化成李丽娜的声音频道,那小麦克风就可以以假乱真地出李丽娜的声音了。

卫星电话没用多久就传来紧急的呼叫震颤,林云龙深呼吸了一下,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沙哑的男性声音:“告诉我李丽娜在哪里?”

“你是谁?”林云龙冷静地问。

“你要钱还是要别的什么东西?只要能换来李丽娜的命,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对方的声音迫切到了极点。

“我想听到李成明的声音!”林云龙单刀直入地说。

对方陷入了沉默,几秒钟之后,淡淡地说道:“你是中国人?”

“我想听到李成明的声音!”林云龙重复了自己的话。

又是沉默,对方说道:“李成明,已经死了!”

死了?林云龙心中一惊,要是李成明真的死了的话,自己的任务岂不是结束了?这个念头只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了一下,旋即冷静下来。林云龙冷声说道:“那么,你又是谁?除了李成明,谁还会对李丽娜的安危这么感兴趣?”

“我不是李成明。”对方说道,“听着,如果你想要钱,我们立刻就可以交易。如果……如果你是想拿回李成明掌握的国家机密,就带着李丽娜到k国来!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见不到活着的李丽娜,李成明手里所有的中国科研资料会被统一打包,寄给全世界任何一个想得到它的国家!”

“到了k国,怎么与你联系?”林云龙冷冷地说。

“三天后的下午两点,你带着李丽娜出现在k国都广场的旗杆下,我会看到你们的!”

对方挂断了电话,林云龙立刻拿出自己的卫星通话器,紧急联系飞鹰:“飞鹰,根据我刚才的卫星通话记录,查到对方的位置,需要多久?”

“稍等!”

林云龙装备箱中的这部卫星电话与飞鹰的电脑系统是相连的,林云龙问过之后,飞鹰陷入了沉默,过了一分多钟之后,通话器那边传来了飞鹰的声音:“我会把刚才的通话信息转交总部技术部门处理,兄弟,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对方使用的卫星电话加密程度不比你手里那台低多少。初步估计,集中总部全部技术精英破解对方的位置,至少也需要24小时的时间!”

“也就是说,我的时间不会超过48小时!”林云龙说。

“孤独者,你真要独自展开行动?”飞鹰吃惊地说,“我想,你现在还是将详细况报告给03号长,研究一套新的方案吧,太危险了。”

“我会汇报,但是没有别的办法。”林云龙苦笑道,“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而且我绝对不会傻到带着李丽娜去k国的都广场等着挨枪子儿。对方给了我三天的时间,不管他是不是李成明,我都必须要在三天之内找到他。第三天下午两点他要是见不到我,况就复杂了。国家机密对于李成明来说,只是他随时可以出卖的商品,他在赌!”

“兄弟,我会拜托技术部的同事加快速度的。”

“在得到你的消息之前,我要完成在h国的剩余任务。”

“祝你好运,兄弟!”

关掉卫星通话器,林云龙像一头即将捕食的猎豹,快速地将自己武装起来:黑色夜间作战服,格洛克17手枪,mac-10微型冲锋枪,m4a1突击步枪和m203榴弹射器,c4塑胶炸弹、m57手雷、震爆弹……

整个手提箱中满满当当的武器装备全都被带在身上,林云龙大步走出山区,迅速消失在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