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8章 毁灭

第二十八章 毁灭

dfg大学在一夜之间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那场令世界生命科学界瞩目的学术交流会和科技成果展,还因为前一天晚上生在这里的那次突事件。对此,h国政府相关部门拒不透露详细况,并坚称那只是一次意外。但是只要你稍加注意就会现,此时整座城市到处都布满了警察,街上的行人、车辆随时随地都会被全副武装的警察盘问、检查一遍,要是你想进出市区,那对不起,警察们不盘问你个把小时,将你和你的车辆检查到每一颗螺丝,是绝不会放手的。

在这样的况下,非正常人等要想出入市区简直是痴人说梦,更不要说像林云龙这样浑身挂着致命武器的人了。不过,这世界上有两句成语,一句叫百密一疏,另一句叫巧施妙计。前者属于城市里所有的警察,后者属于林云龙。没有几个人相信那肮脏的下水道可以走人,更没人相信这位中**人能在出前那样短的时间内将整座城市的下水道网络研究得那样透彻。的确,林云龙走在下水道里,只需要每隔十几分钟用gps确定一下自己的方位就可以轻松地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市博物馆、市民文化中心、市警察局、州立第五医院……

h国的个别人正在为自己的贪婪与不义付出代价,不劳而获地得到另外一个国家历经数年艰辛得来的科研成果并据为己有是件很龌龊的事。当那些龌龊的人看着用卑鄙手段得到的东西为自己换来了巨大的利益而开怀大笑时,他们是否会清楚自己即将得到的惩罚呢?

ds古生物研究所坐落在城市的北部,左边是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的库房区,右边是该市的市政服务公司大楼,夹在两个单位之间的研究所显得有些渺小,白色黄的大门,院子里堆满了采集完各类化石标本之后剩余的废石块,研究所的主体建筑是一座两层的小白楼,也因为年头久而有些黄了。

市民们只知道这是一家国家级的科研机构,却并不知道其实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幌子,这个研究所实实在在地没有为h国的古生物研究事业贡献任何力量,却依靠着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窃取了遥远的中国大量的军事报。

建筑公司库房的大铁门紧锁着,宽敞的院落里停了不下几十辆的挖掘机、装载机、压路机、电锤车等特种施工车辆,忙碌了一天的工人们早已经下班,此时的建筑公司,除了位于大楼一层的值班室还亮着灯,其余地方一片黑暗。

大门内的一个下水道井盖被人突然推开,林云龙将半个脑袋露出井外,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动静。门外,一辆警车呼啸而过,林云龙急忙缩回了头。十几秒后,另外一个位于院内的挖掘机旁边的井盖被揭开,林云龙矫健地一跃而出,将身体贴在了挖掘机巨大的车身边上。

“扑!扑!”手中的格洛克17手枪出两声轻响,伴随着碎裂声,两个设置在不同位置的摄像头应声而碎。这种民用监控系统对于林云龙来讲的确是小儿科的东西。去掉了监控,林云龙沿着监控器留下的死角闪电般奔向了建筑公司的大楼。

值班室里,两名夜班保安人员正坐在监控器屏幕前说笑,两个监控画面的突然变黑并没有引起他们多大的关注,这只是一家建筑公司,不是什么军事重地,监控系统也远不是什么高尖端的玩意儿,监控器损坏或电脑传输失常的事屡有生。

门外轻轻的敲门声总算是打断了两名保安的谈兴,其中一个不耐烦地站起来去开门。门开的一刹那一个黑影扑了进来,反手一掌将开门的保安打昏,接着蹿到了依旧坐着的保安面前。

“你……你是什么人?”那保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像未来战士一样全副武装的家伙,涂满迷彩的脸上只露出犀利的目光,那目光已经足可以让这位年轻的保安吓得动也不敢动。

“听着,我不会伤害你,条件是按我的要求去做。”林云龙低声说道,“这里还有几个值班人员?”

“还……还有两个……他们……他们在库房。”那保安战战兢兢地说。

“位置!”林云龙指着值班室墙上挂着的建筑区域图问。

保安哆嗦着指明了另外两名库房值班人员的位置,突然眼前一黑,已经昏了过去。林云龙收回掌刀,将两名保安拽到一起,用值班室里一张小床的床单绑好,堵了嘴,抬头看监视器里,另外两名仓库值班员正在另外一幢大楼后面仓库的值班室里打瞌睡。

断掉监控终端的电源,林云龙直奔仓库值班室。那是一间建在巨大的仓库门口处的小房子,房子里亮着灯,两名工作人员都已经进入了梦乡。林云龙快速推开门闪身进去,将其中一个一掌打倒在地,拽起了另外一个人的衣领。

“他妈的!别闹!谁……谁呀?”那人终于睁开迷蒙的双眼,倒觉得自己还是在做梦一般,眼前这个浑身污泥的家伙拽着自己,像拎着一只小雄鸡。

“你有库房的钥匙吗?”林云龙问。

“有……有……”那人不知道眼前这位浑身挂着武器跟他要仓库的钥匙是什么意思,那仓库里除了建筑器材就没别的值钱的东西,难道这位未来战士是要偷脚手架?

“跟我走,打开仓库大门!”林云龙放开那人,一脸严肃地说。

“他……他死了吗?”那人惊慌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同伴,已经尿了裤子,湿漉漉的裤裆不断往地上滴着尿液。

“他昏过去了,不过,要是你耍什么花招,他和你就一起死了!”

那值班员迷茫而恐惧地领着林云龙走到仓库大门前,用钥匙打开了仓库巨大的门,灯亮之后,林云龙看到半仓库的脚手架、三角铁板和数不清的建筑用具。

“你……你要干什么呀?”那人疑惑地看着林云龙。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晚安!”林云龙抬手将那人打昏拖到一边,径直朝大楼前停着的一辆大型挖掘机跑过去,开枪打开挖掘机的车门,再拽出车内的点火导线,几秒钟之后,巨大的挖掘机出了轰鸣,并快速地开出停车位,直奔大仓库而去!这时候若是有外人从建筑公司门外经过,一定会认为公司在加班运送建筑材料。

挖掘机的巨手推开堆积在仓库里的脚手架,露出一块几十平米的水泥地来。假如101处的同事侦查的没错,这里的下方应该是那ds古生物研究所不为人知的地下室了。林云龙核对了一番之后,操动了操作杆,挖掘机巨大的手臂从天而降,一下子将水泥地凿开,并很快挖出一个几平米的大坑来。

五分钟之后,已经深达三米有余的大坑底部出现了混凝土的板块,这应该就是ds研究所地下室的外墙了。ds古生物研究所的地下室面积要比地面建筑大得多,这恐怕是连建筑公司的老板也没想到的事吧!

林云龙将挖掘机的巨手高高抬起,向着地下的混凝土狠狠砸去,一下……两下……三下……

ds古生物研究所地下室里,连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的凯德都被惊动了,他妈的,隔壁建筑公司在干什么呢?

“出去看看!”凯德恼怒地命令两名跑过来的保卫人员。

两名保卫人员刚要转身,凯德的命令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几声轰响之后,地下室尽头的屋顶一下子坍塌下来,一个挖掘机巨大的铁手砸了下来,又很快提了上去,接着一枚震爆弹直接扔进了地下室!

ds古生物研究所虽然是h国的谍报机构所在地,但毕竟不是什么防卫森严的军事基地,研究所里除了凯德,就只有四五名伪装成科研人员的特工保镖,除了那两名被震爆弹的巨响和强光害得在地上打滚失去战斗能力的特工之外,紧接着跑出来的三名特工全被跳下来的林云龙手中的m4a1扫倒在地。林云龙飞扑过去,给地上两名打滚的特工也补了两枪,一脚踹开凯德的房门。

凯德面如死灰地站在桌子后面,一下子瘫坐到椅子上。

“该死的,你弄坏我的地下室了……”

“凯德先生。”林云龙看着这位形象早已印入自己脑海的间谍头子,冷笑道,“要是我从正门进来,恐怕刚到门口,就已经触动你精心设置的警报系统了吧!”

“你是那个杀亨利的人!”凯德恶狠狠地看着林云龙,能在瞬间杀死自己五名贴身保镖的人,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凯德先生。”林云龙冷冷地说,“我们还是步入正题吧。此时此刻,你的两名得力助手密特朗和查理斯一定还在外面奔波呢。打电话叫他们回来吧,我们谈谈。”

凯德恶毒地看着林云龙,咬牙说道:“想把我的人一网打尽,你休想!你动手吧!”

“我很钦佩凯德先生的勇敢顽强,你是个好领导。”林云龙笑道,“不过,因为你的不配合,被我一刀一刀地割成肉片,可不怎么好受!”

不知何时,林云龙的手中多了那把令人不寒而栗的“墨龙刃”,乌黑的刀光闪在凯德的面前,凯德只觉得浑身一阵冷,他确信,眼前这个中国来的军人绝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物。

凯德慢慢拿起了手中的电话,拨通了号码:“查理斯……是我,你马上回来一趟……有急事!”

“还有一位!”林云龙接着说。

“你就不怕我刚才的电话是打给警察部门吗?”凯德冷冷地看着林云龙,“这里可是我们h国!”

“不怕!”林云龙坚定地说,“我是来执行任务的,假如我因为任务失败死了,那么我的国家自然还会派来第二个、第三个--直到将所有的目标全部杀死为止!”

“可怕的中国人!”凯德心中一凛,冷汗流了下来。

“中国人并不可怕。”林云龙说道,“我们欢迎朋友,并愿意与真正的朋友友好相处。但是,对于敢于侵犯中华民族利益者,我们绝不饶恕!”

“我从现在开始停止对中国方面的工作,再给你一大笔钱,你永远离开这里,可以吗?”凯德几乎是在哀求了。

“拿起你的电话,像刚才一样打给密特朗!”林云龙不屑地说。

忽然一声轻响从凯德身后的一道小门传出,林云龙已经毫不犹豫地单手举起了m4a1卡宾枪,密集的子弹顿时将那房门打得粉碎,硝烟弥漫之下,一间密室显露出来,伴随着门板一起倒下的,是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密特朗小姐浑身几乎一丝不挂地倒在那里,手里的p228手枪刚刚拉开枪栓。

“你这位好领导,做的有些过头了!”林云龙戏谑道。

“他妈的,你连女人都杀!”

这位凯德先生也许是因为大脑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急之下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他愤怒地起身,恶狠狠地瞪着林云龙,一只手向腰间探去。

林云龙拿刀的手只快速地挥动了一下,那把神秘的“墨龙刃”已经脱手而出,狠狠钉在凯德的心脏上!

“邪恶面前,不分男女老幼,没有美丑之差。”林云龙拔出自己的刀,像是给凯德念了一句超度经。

凯德的电脑屏幕上,整个研究所的各个角落监控俱全,这可比隔壁建筑公司用的监控系统强多了。林云龙安然地坐在凯德的真皮靠椅上,等着屏幕上那辆黑色的小轿车急刹车停在研究所的大门口,查理斯飞快地跑下车,将眼睛对准大门上隐蔽的鹰眼验证系统,打开大门,又经过几道身份验证系统,进入地下室……

地下室通道里,五具特工的尸体还在淌着血,查理斯一动不动地站在一端,看着对面的林云龙。

“最后一个。”

枪声响起,这是查理斯在人世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林云龙快速地将三个人的死亡图像拍摄完毕,通过卫星传输器传输到总部的电脑里,这才将身上的几块c4塑胶炸弹集中在地下室的中间部位,快速通过那地洞回到建筑公司的仓库,又跑出仓库,掀起一个井盖。最后,按动起爆按钮。

巨响之后,整个ds古生物研究所被足够当量的c4炸药炸上了天,火光四起。这下子,整个城市的警察们又要忙一个通宵了,估计他们下一个研究课题,应该是怎样防止对手利用下水道频频进行破坏暗杀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