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29章 变脸

第二十九章 变脸

飞鹰的回复证明林云龙的猜测没有错,那个神秘人物果然并不在k国,而是在与k国相邻的c国一个名叫塔基的城市。那是c国与k国接壤的一座小城,对方的意图很简单,只要林云龙真的带着李丽娜出现在k国府广场上,他就完全暴露于那些雇佣兵的狙击枪枪口之下。对方故意说出k国,目的就是转移林云龙的视线,使自己不会暴露行踪。

无论这个人是不是李成明,林云龙都必须尽快找到他。即使他不是,也至少应该是整个事件的知者,那么也只有通过他才能找到李成明。或者说,只有通过他才能有希望避免国家机密再次落入敌人的手中。

那部卫星电话显示的方位位于塔基市东南部的一座名叫“卡拉萨”的私人庄园。这座占地面积约两公顷的小庄园远离市区繁华地段,原本属于当地一个靠经营皮草生意致富的富商,后来这位富商遭遇了车祸,生意也因为他的突然辞世而一落千丈。他的家人最终没能继承他的遗志,变卖了庄园,举家迁往另外的城市。这座庄园几易其主,最近一次被交易居然是一个月以前!一个外地人从它最后的主人那里买下了这座庄园。

“他妈的,我就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么好的生意总会出麻烦!”当林云龙在101处的帮助下找到那位庄园的原主人时,那位c国的土财主撇着肥嘟嘟的大嘴说,“那庄园,我要价300万c国币,那家伙连讨价还价都没有,直接就给了我现金支票。说吧,这位兄弟,他是逃犯?”

“是的。”林云龙微笑着说,此时他的身份是一名国际刑警,随他一起来的101处的一位同事,其身份是c国警察总署的工作人员。两名“大牌警察”的到来让这位c国富豪极为震惊,几乎毫不怀疑地认为自己倒霉了,惹了大麻烦。

“我们怀疑这个庄园的新主人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一个跨国毒贩头目。所以,有些事需要您的全力配合。”101处的工作人员老黄操着流利的c国都方说。

“妈的!怪不得他那么大方。”胖子又瞥了瞥嘴,瞪着眼睛嚷嚷,“我说,你们不会把我扯进去吧?我可告诉你们,我可是合理合法地卖我自己的东西,那300万,可不是赃款!”

“这取决于您的合作态度,先生。”老黄笑着说。

“我自然是配合啦!毒品犯罪,不得好死!”胖子大义凛然地说完,又问,“说吧,要我做什么?”

“是这样的。”林云龙正色说道,“我们查过了这笔交易的房产记录,现资料显示的新户主是一位名叫萨克雷的c国人,我们想让您辨认一下,当时您与这个萨克雷交易的时候,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林云龙将一张李成明的照片递给了那胖子,胖子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摇头说道:“没有见过。那个萨克雷虽然也是个黄种人,可是我跟他交易的时候,他身边的人全都是白人,还有一个黑人,就是没有黄种人。”

c国是个多种族并存的国家,萨克雷是黄种人并不奇怪,但是听胖子这么一说,林云龙不禁有些失望。但是他很快又拿出一个小型的录音笔,打开按钮,里面传来了当初与他通电话的那个人的声音:“听着,如果你想要钱,我们立刻就可以交易。”

“嗯!是他!是这个没错!”胖子居然一下子听了出来,笑着说,“我当时还纳闷呢,这小子是c国人,我还真听不出他的口音是什么地方的。声音怪怪的,有点哑……嗯,就是他!尤其是里面‘交易’那个词,这小子的音真怪!”

林云龙与老黄对望了一眼,心里依旧难以释然。既然胖子已经听出来,那么是不是就说明真的有萨克雷这个c国人呢?他与李成明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会替李成明办事?还有,他说李成明死了,难道这是真的吗?

“你跟萨克雷是在哪儿交易的?”老黄忽然问。

“在凯瑟俱乐部的贵宾包房里!”胖子笑着说,“那家伙可真大方啊,自己有自己的vip包房,那里面可全是漂亮到极点的妞儿,看一眼都让我浑身酥啊!他看了我的庄园,第二天就约我在那里见面,没说几句就给了钱--他真是个毒贩子啊?”

“那跟我们谈谈你们交易的全过程吧。”老黄的目光中,忽然有了一丝兴奋。

胖子想了想,说道:“当时,他约我到凯瑟俱乐部见面,嗯……我记得是202vip包房,真他妈豪华!我一进去就问他,庄园看了之后感觉怎么样啊?我提的价钱你满意不满意啊?那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跟他砍价的准备啦,没想到这个家伙什么都没说,就说他看了,很满意,这庄园他买了。然后就给我开了支票,他妈的,倒让我不好意思了,说实话,那破庄园我能卖上250万就满足了。我看他大方,咱也不能小气不是?我就说,我在庄园里还存着二十几瓶波尔多来的葡萄酒呢,全送你了,他笑了笑,就没再说什么,约我第二天去办手续。我拿了支票,还怀疑是假的呢,你们想想,哪儿有提前一天给钱再办手续的?不过,我也不能坑人家,一是咱人品好,再说,我看他那样子,尤其是身边跟着的那几个人,一看就是难惹的家伙!第二天,我去跟他办了过户手续,这事儿就结束了。”

“再麻烦您,协助我们画一下那庄园的建筑图。”林云龙起身,感激地说。

离开那位可爱的胖土豪的住所后,老黄已经迫不及待地拉着林云龙上车,两个人开车在大街上狂奔了十几分钟,到达了一座建筑的门前,这里正是那家“凯瑟国际俱乐部”,辉煌的建筑风格在塔基市这样的小城市里的确不常见。

“老林,看来咱们这一对警察,还得继续演下去。”老黄笑着说。

“你是说,我们要在这里守株待兔?”林云龙不解地看着这位经验丰富的特工,现在是非常时期,那个萨克雷点明了要跟林云龙在k国的都“交易”,现在距离两人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到30个小时了,这个时候萨克雷就算是没有亲自去k国,也不会有什么心在这个豪华会所吃喝玩乐吧。

老黄笑着摇摇头,这时候说道:“你不了解况,我说给你听:这个凯瑟国际俱乐部在c国是全国连锁,整个c国一共有二十多家呢。说到底,这其实是一个皇家妓院,哈哈,你别奇怪,的确是如此,因为凯瑟国际俱乐部的总老板就是c国的王储殿下!有这位王储殿下做大靠山,凯瑟国际俱乐部就可以有恃无恐地开展色服务业了。自然,这种地方由于绝对安全,也成了c国各地富豪们最喜欢的地方。凯瑟国际俱乐部的消费惊人,而且实行的是会员制,在这里,拥有一间自己的vip包房可不是简单的事,光每年的会员费,就高达上百万c国币,折合人民币60多万呢,更别说来这里消费需要的服务费、餐饮费了。我曾经有机会调查过一次,得到的数据是,在这里拥有vip包房的客户,每年在这里的平均花费也在一千、两千万c国币以上!正因为如此,这里的服务专业程度自然是万般周到。这里所有的vip包房全都安装有‘鹰眼’系统,也就是虹膜识别系统,只有vip会员自己本人才可以打开!”

“老黄,你的意思是,即使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来那个萨克雷,也可以通过包房的虹膜识别系统来验证萨克雷跟李成明的关系!”林云龙兴奋地说道。

“没错!”老黄笑道,“我在想,李成明出逃之后,精神必定处于高度紧张中,在这样的况下,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靠女人和酒麻醉一下紧张的神经是很有可能的。我跟你的感觉一样,我总是怀疑这个萨克雷就是李成明,现在科技达,李成明又有的是钱,花钱整容,再做声带手术改变声音,这都有可能,但是唯独眼睛的虹膜是绝对改变不了的!李成明在707科研所的时候,自然留有他的眼睛虹膜记录,我们只需要到凯瑟俱乐部调取萨克雷的虹膜数据,再与李成明的进行核对就行了!”

“好办法!”林云龙笑着说,很快就犹豫起来,说道,“可是,你说那凯瑟俱乐部是王储的产业,那样的一个地方,不可能随意让我们调取客户的绝密**资料吧。”

老黄笑道:“这个也不难,你是国际刑警,我是c国警察总署刑侦厅的高级探员,另外,我还有这个--”

老黄从随身的皮夹里拿出一张金光闪闪的卡片来,林云龙接过来一看,这居然是c国皇室下的特别身份卡。”

“有了这个,我再说明我可是皇室的御用探员,他们还敢不乖?”老黄笑着说。

“行啊老黄!这是从哪儿搞来的?”林云龙兴奋地问。

“咱101处的人,搞个这个还不容易?”老黄不无自豪地说,这时候又收起笑容,认真地对林云龙说道,“老林,总之,只要是你需要的,咱101处就会全力为你做好,不过最后的行动还得靠你自己啊。打仗,我可是外行!”

“放心吧!搞不掉李成明,我绝不罢休!”林云龙信誓旦旦地说。

一个小时之后,总部传来消息,确定那位萨克雷正是经过全脸整容并改了声带的李成明!没有什么消息能比这个更能让林云龙兴奋的了。目标已经确定,下一步就是如何除掉这个危害国家利益的民族败类了。

林云龙仔细地分析了那位胖土豪提供的卡拉萨私人庄园的建筑构造图。那座庄园虽然不大,却是建在市东南部的临近郊区地带,那里的地形比周边都要高,且周围建筑普遍比较低矮,李成明买下那里已经一个月,一定会将整个庄园布设好严密的防御设施,在那样的地形下,要想躲过无数个未知的红外监控系统接近庄园,几乎不可能。而通过胖土豪的叙述可以肯定,李成明身边聚集着数目不详的保卫人员,那些人十有**是他花钱雇来的oab佣兵。由于庄园内部的建筑物有限,大部分都是人工绿地等低矮植被,这样的况下,即使是能够进入庄园,也很难继续在庄园中秘密行动。因此,想进入庄园实施刺杀是不太现实的。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将李成明引出庄园来。

这个时候的林云龙其实是如履薄冰,因为现在距离和李成明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24小时了,万一李成明亲自去了k国都,隐藏在暗处,要想找他就难了。第一步必须先确认李成明是否还在c国!

老黄那“显赫”的身份果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凯瑟国际俱乐部的负责人不但痛快地提供了李成明储存在那里的虹膜识别系统数据,还很配合地将李成明这一个月以来经常约的一个女服务人员凯西叫到了二人的面前。

不得不承认李成明这个败类的眼光的确不错,这个名叫凯西的日美混血儿年龄比李成明的女儿李丽娜大不了多少,套用一句俗话说,那是“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容”,娇滴滴地往那里一站,是个男人都难免会心荡神摇。凯西对坐在她对面的两位“高级警察”并不怎么畏惧,凯瑟国际俱乐部的名头将这里的人都架上了天,根本不在乎什么警察,反而奇怪老板今天怎么了,对两个警察这么客气呢。她倒是大大方方地“欣赏”了一番林云龙的全身上下。同样是黄种人,眼前这位“警官”可比那萨克雷英俊多了!

“凯西,讲讲你跟萨克雷的交往过程吧。”林云龙皱了皱眉头,不去理会凯西那火辣辣的目光。

“交往过程?哈哈!还不如说是交易过程吧!”凯西**裸地笑道,“那个老家伙是一个多月前在我们这里开vip会员包房的,当时我们一大群姐妹站在这个老色鬼面前,他独独就选择了我,因为我性感呗,哈哈……”

“凯西小姐,请尽量不要讲与我们的问题无关的事。”老黄冷着脸说,“他跟你在一起都有什么表现?跟你说过什么没有?”

凯西瞪了老黄一眼,又看了看林云龙,这次真被这个大帅哥那凌厉的眼神给吓了一跳,不敢再笑,继续说道:“那个老色鬼把我带到包房之后,就他妈的跟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就是一个字,干!干完就喝酒,他倒是大方极了,我们这里什么酒贵他就点什么,跟他妈的跟钱有仇似的。等他干累了,也喝醉了,就趴在我身上狼嚎似地哭,我也不知道他哭什么,问他他也不说,还骂我,我干脆就不问。他那时候几乎天天来--最近几天倒是没来。除了这些,也没什么了,他从来没跟我说过别的话。不过--”

“不过什么?”林云龙瞪着眼睛问。

凯西吓得一哆嗦,好在林云龙很快现自己有些急了,收回了表,凯西这才说道:“有一次他喝多了,趴在我身上睡着了,我被他压得难受,就想推开他,这时候他忽然喊:你他妈的别看不起老子!老子手里的东西卖的钱能买你们100个俱乐部!我当时觉得他在吹牛,也没在意。”

“他手里是什么东西?”林云龙急急地问。

“好像是一个存储盘,他平时都随身带着那东西,睡觉都用手攥着……”

“这个王八蛋!”林云龙狠狠地骂,这时候重新盯着凯西,说道,“凯西小姐,现在我们警方要你帮个忙,请你配合一下。”

“帮忙?那老色鬼是罪犯吗?我能帮什么忙?你们不如去他家抓他。”凯西不解地问,很快又缩了缩脖子,无奈的说,“好吧,别那么瞪我,你们要我帮什么忙?”

“我们听说你那里有萨克雷的私人电话号码,是吗?”林云龙问。

“嗯,是有一个。”凯西点头道,“是有一次我把他伺候舒服了他给我的,那天他挺高兴,说什么将来带我一起远走高飞,我可不愿意跟那个老色鬼……”

“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你想他了,问他为什么这几天没来,想办法邀请他过来!”林云龙打断了凯西的废话,严肃地说道,“记住,要不动声色,不能让他察觉有任何异样。”

“好吧。”凯西拿起老黄递给他的电话,想了想,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免提状态下的电话机很快传来呼叫音的“嘟嘟”声,林云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直接拨号电话能打通,说明李成明还在c国!

电话里很快传来那沙哑声:“喂?是凯西?”

“啊哈!死鬼家伙,你还记得我啊!”凯西到底是高级职业妓女,声音一下子变得嗲到了极点。

果然,对方的声音也和缓起来:“宝贝儿,我怎么能不记得你呢,我天天都想你……你找我有事吗?”

“哼!你这家伙!骗人!”凯西继续嗲,“你还说想人家呢,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来了?嗯?是不是又找到别的女人了?”

林云龙不得不承认,这位凯西的演技足可以到好莱坞闯一闯了,说到最后一句,凯西的声音居然颤抖起来,千娇百媚地一通委屈,要不是亲眼得见知道底细,还真以为这女人对李成明有着难以割舍的真爱呢!

“宝贝儿,我这几天有点事,等几天……嗯,等几天我一定过去,好好补偿你!”李成明说。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现在来!”

“这……可是,我明天一早要去机场……”

林云龙和老黄心中一凛,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明天一早李成明很可能要飞到k国,机会不多了!林云龙冲着千娇百媚的凯西做出了一个坚决的手势。

凯西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哭腔,令人心碎地哀求着:“嗯--不嘛!不嘛!萨克雷,我快想死你啦!我要你现在就来!明天早上的飞机,现在才下午呢!你来嘛,我给你准备好亲手调的鸡尾酒,还……还跟一个姐妹学了几个新花样,你来了我们好好试一下,嘻嘻,保证让你爽到家……”

“嗯--好吧,宝贝儿,等我,我马上过去!”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使是大英雄也难以抵挡美人的热攻势,李成明这个民族败类当然不是英雄,自然更抵不过美人**裸的诱惑了。由此可见,有时候女人也不全是祸水,至少要看是对谁而。

“事我做完了,你们还有什么事吗?”凯西放下电话,轻松地看着林云龙。

“方便的话,我们这位同事会带你去一个房间,一起看看电视,喝些红酒,聊聊天。当然,如果你个人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也可以跟他说,他会尽力帮忙的。”林云龙笑着说,在没有除掉李成明之前,还是要避免这个凯西有泄漏机密的可能。

“他?为什么不是你呢?”凯西失望地看着一脸笑容的林云龙,又看了一眼老黄那微胖的有些憔悴的脸。

“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次对你表示感谢的。”林云龙站起身,目送着凯西跟着老黄讪讪地离开。出门的时候,老黄扭头郑重地看了林云龙一眼,目光中满是关切,林云龙冲他坚定地点点头,走出房门,朝202vip包房走去……

李成明这几天有些憔悴,主要是因为休息不好。说实话,自从自己得知了查理斯的真实身份并被他要挟之后,他就已经很难睡个好觉了。世界上的有钱人不少,但是像李成明这样随时背负着巨大压力的有钱人不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暴富是建立在整个国家利益被损害的基础上的。尽管如此,他那仅有的良知还是被巨大的金钱诱惑一点点地消磨殆尽。

假如此时的李成明还剩下哪怕一丁点的良知的话,那就是对女儿的负罪感。这不仅仅来自于他早年丧妻,与女儿相依为命,还来自于时刻对女儿身处险境的担忧。尽管现在李成明出卖国家机密的初衷早就已经不再仅仅是为了让女儿安全,但是救出女儿、和女儿一起过上好日子还是他心中最强烈的梦想。这似乎很矛盾,但是有时候的确如此,我们不能将所有的恶人都说得一无是处,至少李成明对女儿的感是真的。

李成明逃出国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一家世界有名的整容机构,这个机构之所以有名,不仅仅是因为它高超的整容技术,还因为在这里只要你肯花钱,就可以轻易地买走整容前的原始资料。之后,李成明迫不及待地找到了oab佣兵组织,先是给自己找了支保镖队伍,又花高价雇佣了达蒙斯的特战小队去h国解救自己的女儿。不要怀疑李成明手眼通天,这世界就是这么疯狂,你只需要拿着几张一百元面值的钞票递给一个网吧老板,他就会痛快地为你解锁那些被屏蔽的网站,然后你只需要敲动键盘,就会搜索到全世界的雇佣兵、妓院、毒品贩子、军火贩子的联络方式。

让李成明没有想到的是,达蒙斯的作战小组彻底地失败了,女儿却并没有重新落入h国间谍组织的手中,而是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手里。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那陌生人是中国派来的“追债者”。但是事已至此,他无法回头,只能选择赌上一把。他的计划很简单,把对方引到那个地方去。那地方他去过,以前在707科研所有幸参加了一次国际军事成果展的时候就去过,逃到c国之前在那里也曾经停留过。他知道,k国的都广场面积比**广场还大,四面的建筑地形却很复杂,到时候自己随便躲在哪个角落里,拿一个望远镜,整个广场都一览无遗,再安排自己的那些保镖们带上狙击枪,埋伏在各个角度。只要他看见了女儿,他就会下达命令,杀死跟随女儿的人,女儿就可以回到他的身边了。这的确很冒险,很可能不慎伤害了女儿,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赌,而且觉得很值。

开往k国最早的航班要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两个多小时后就到达k国,到时候他就带着人找一家地下军火铺买武器--这项工作那些佣兵是专业。之后,他有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下午两点的时候,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他不怕对方爽约,除非他的判断有错误。因为他有底气,他的底气来源于自己手中拿着的那批绝密资料。他只卖了少一半,就已经富可敌国,现在还有多一半在手里,对方不可能不顾及。

原本李成明是很烦躁的,这个晚上肯定睡不着。这个时候凯西打来了电话……说实话,他的确很欣赏凯西的美貌以及那异国女人特有的韵味。他把凯西当作自己排解烦闷最好的工具,空虚、恐惧、无聊、抓狂,这个时候的他需要靠女人和酒来帮助自己,以至于不让自己崩溃。凯西打来了电话,他的确难以抵挡诱惑,何况今天晚上他确实是睡不着……下午四点,距离飞机起飞还有整整十五个小时,的确难熬,不如去和凯西一起度过。

李成明痛痛快快地来了,带着四个保镖--李成明有二十个保镖,这四个人是他认为最得力的。他们开着新买的那辆加装了防弹玻璃的加长悍马车一路狂奔,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到了凯瑟国际俱乐部的大门口,一切如常,两个身着华丽制服的迎宾员从一看到他的车开始,脸上就没少堆笑,殷勤地迎上来,引导着他将车停好,又殷勤地打开车门,接过他赏的小费,将他迎进俱乐部大厅。

一切如常,大厅的领班在第一时间一溜小跑地上前与他搭讪,并立刻通知了俱乐部的总负责人,总负责人立刻出现,并与他拥抱,脸上带着喜悦的笑。李成明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举动,即使是在豪客如云的凯瑟国际俱乐部,像他这样出手阔绰的人也不多。他说他可以买下100个凯瑟国际俱乐部的确是有些吹牛,但是要想让这一家俱乐部一年下来保证盈利完成总部任务,他完全有能力。不就是一张导弹图纸的事嘛?每次想到这里,李成明在负罪感加强的同时,无耻的笑依旧会浮在他的脸上。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那么正常,下午五点不到,客人还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妓女穿着不亚于法国巴黎服装展档次的衣服从他身边飘过,全都殷勤地向他献媚。这帮婊子,一定很嫉妒凯西吧!李成明甚至无耻地幻想着现在凯西一定已经打扮好了,就等他上楼,打开自己的vip包房,然后轻轻按一下包房真皮沙扶手旁的一个按钮,凯西就会端着自己调好的鸡尾酒,像古神话中传说的绝美天使一样飘到他的怀里,这个小婊子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性感。

李成明上了楼,站在自己的包房门口,从精致的鳄鱼皮夹中掏出一打厚厚的钞票递给那四名保镖,让他们自得其乐去。无论如何,再贴身的保镖也不能在他和凯西**的时候傻×似地站在床边不是?何况这包房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建筑,反器材狙击步枪也打不进来!

李成明告别了四个欢天喜地的保镖,将眼睛凑到门上的虹膜识别系统上,一秒钟的时间,包房门应声打开。推开房门,关上,坐到熟悉的大沙上,李成明按动了沙扶手旁的按钮,同时拿起了指纹遥控器准备给凯西开门。

按钮按了一下,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做出反应,应该有音乐传出来才对啊!李成明有些意外,又按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不好意思,我刚刚把它破坏掉了。”一个身影突然从洗手间闪出来,站在李成明的面前。

李成明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眼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个中国人面孔的男人!那男人刚才分明说的是中文!这景象李成明并不陌生,因为他无数次在噩梦中梦见过,可是当噩梦中的一切成为现实的时候,李成明还是傻了。他看着眼前这个双眼冒出慑人的怒火的中国人,足足用了十几秒钟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李成明用蹩脚的c国话问。

“李成明,我怎么进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知道我干什么来了!”林云龙冷冷地说。

“对不起,你……你认错人了吧?”李成明还存在侥幸心理。

“别傻了!”林云龙鄙夷地看着这位面目全非的民族败类说,“你不会连自己的虹膜也不承认了吧?”

李成明脸上豆大的汗珠淌了下来。

“不要掏枪,那样只能让你死得更快!”林云龙看着李成明刚要抬起的手呵斥道。李成明绝望地缩回了手,一张脸已经成灰白色。

“我就知道有今天……”李成明喃喃地说,忽然猛地站了起来,瞪着林云龙,几乎是在嘶吼着说,“我女儿呢?啊?娜娜呢?她在那儿?你们把她怎么着了?她是无辜的,你们要保护她!”

“李成明,要是两年前你也这么相信国家会保护你的女儿该多好啊!”林云龙说,“那时候你要是对国家讲出来,我想我今天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因为我只需要按照国家的指令将你的女儿从h国接回中国就完成了任务,就帮助一位国家的科研功臣保住了他最亲爱的女儿,该多好!可是今天,我不得不在把你的女儿救出去之后,再来亲手处决你这个败类父亲!”

林云龙说着,拿出自己的卫星通话器,打开:“李成明,我接下来做的事完全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这是我储存的你女儿的录音,原本是备着不时之需的,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爸爸!爸爸!您在听吗?我是娜娜呀!爸爸,我现在已经回国了,我很安全,没人伤害我……爸爸,我知道了您的事,我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在我心目中,您是那么高大的一个人,是天下最好的父亲,可是爸爸,您为什么、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啊!爸爸,我恨你……”

“关掉!关掉!”李成明双手抱头跪倒在地上,疯似地喊,“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关掉吧!我……我不想听啊!我……我该死!我不是人啊!你动手吧!让我快点死吧!”

李成明声嘶力竭的嚎叫在房间中回荡,却永远传不出特殊隔音的高档vip包房。

“李成明!”林云龙掏出枪,冷峻的目光中带着对邪恶的痛恨,庄严地说道,“鉴于你的叛国行为恶劣,且给国家带来巨大的难以挽回的损失,我代表党,代表政府,对你执行死刑,立即执行!”

加装了消音器的格洛克17手枪出微弱的枪响,两颗正义的子弹自枪口射出,近距离穿射进入李成明的头部,血浆和着脑浆四溅,李成明瘫倒在地上,罪恶的灵魂烟消云散。林云龙俯身,从他的身上搜出那张存储卡,放进自己腰间的暗兜里。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不远处的普通包房里,四名保镖手拿麦克风,各自搂着漂亮的女人,没命地高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