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30章 噩耗

第三十章 噩耗

胜利完成任务的林云龙,被指示直接回到了刀锋大队。***

“头儿!”

林云龙刚一上楼梯,就见到硬币和全才的身影,两个小子“噔噔噔”地从楼上跑下来,直接跟林云龙拥抱在一起。

“看你俩小子,胖了?”林云龙欣喜地看着两个兄弟,笑道,“怎么?特种狙击手训练营里的伙食不错啊?”

“当真不错!”全才笑嘻嘻地说,“顿顿烤牛肉,天天大会餐!”

“别听他胡说。”硬币笑着说,“只不过是那儿的训练强度没咱们这儿大,比较悠闲而已。”

“靠!看来平时严格要求你们没错啊。”林云龙笑着说,又故意板着脸问,“光清闲了,成绩怎么样?”

“硬币哥四个单项第一,我两个。”全才得意地说,“最终考核,全世界三十四个国家四十九个狙击小组,我们总成绩第一名!”

“嗯,着实不错!”林云龙兴奋地给了全才一拳,又指了指上面,“老爷子干什么呢?”

“在呢。”硬币小声说,“不怎么高兴似的。”

“操!你们这好成绩报给他,他能不高兴?”林云龙诧异地说。

“高兴了几句就沉下脸,不是冲我们,像是有什么别的事。”硬币小声说,“头儿,你探探底儿,是不是跟嫂子打架了?”

“扯淡!”林云龙瞪了硬币一眼,转身要上楼。

“云龙!”一个声音自楼下传来,林云龙向下一看,吃了一惊,快步上楼的居然是自己的老丈人马正风。

“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林云龙连忙迎了下去惊讶地问,又说,“我们大队长在楼上呢。”

“我知道,我是找你来了!”马正风的气色显得不是很好,平时洪亮的声音此时也有些沙哑,硬币和全才一看马处长神色有些不对,也不好过问,俩人跟林云龙招呼了一声就下了楼。

“马主任,出什么事了?”林云龙问。

“云龙,这次是私事,你……你还是叫我爸爸吧。”马正风说着,憔悴的脸上掠过一丝忧虑,目光也暗淡了许多。

“爸,怎么了?”林云龙一下子愣住了,似乎已经预感到事不妙。这个时候,一向严肃的老丈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又是直接来找自己的……林云龙不敢再想下去,急急地看着马正风。

“我刚给海山打完电话,咱们到他办公室再说。”马正风四下看了看,也不等林云龙着急的样子,快步上楼,林云龙紧跟其后,两个人径直朝大队长付海山的办公室而去。

一进门,付海山已经站了起来,招呼着马正风和林云龙坐下,三个人居然沉默起来,最终还是林云龙有些焦急,急忙问:“爸,到底出什么事了?”

“云龙!”还是付海山最先说话,他先是拍了拍林云龙的肩膀,叹息了一声,这才低声说道,“云龙,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小雯……小雯她……”

“小雯怎么了?”林云龙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大队长,刚刚马正风的举止就让他有些不安,现在看来自己的预感没有错。自己朝思暮想的小雯到底怎么了?林云龙清楚妻子的工作性质,也明白妻子的工作与自己相比危险性只大不小,看着付海山欲又止,马正风眼睛也有些红,林云龙简直快要疯了:“大队长!爸!你们俩是怎么了?赶紧告诉我,小雯到底怎么了?”

“云龙,我详细跟你讲。”马正风强忍着悲痛,说道,“事是这样的,上周三,也就是7月15号,小雯奉命到达非洲的b国去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任务的内容是机密,我不跟你讲了……到达b国之后,小雯以中国援助医疗小组成员的身份,随同十三名医务人员,从b国的都拉马亥甘出,前往一个叫左林的小镇,这次医疗小组的任务是为在那里的难民集中地提供医疗援助。他们的医疗车出九个小时后,就在即将到达左林的时候,突然与指挥中心失去了联系。并且,在左林的人确认,这个医疗小组并没有到达那里。在此况下,左林的同志们紧急派出搜救人员,最后在距离左林三十公里处的一片树林里现了已经被破坏的医疗车。车上连同小雯在内的十四名中国人下落不明。

医疗车的车身有明显的弹痕,树林边缘也现了大量的弹壳,据当地的民众反映,在医疗车被现的地点曾经生过激烈的枪响。这事出了以后,我们紧急联系了联合国驻b国的维和组织,经过两天的紧急搜索,他们也没有现任何线索。只初步断定,医疗车袭击事件可能是当地的**武装所为。

按照常理,b国的**武装劫持人质大多数会在短时间内出绑架信息,并索要赎金。这样的事在b国是屡有生的。但是,这次的事件非常奇怪,一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绑架信息,而就在前天和昨天……在左林附近的居民区不远处相继现了五具尸体!经过鉴别,我们判定这五具尸体属于我们医疗小组的成员。今天上午,b国又传来消息,又有两具尸体被现抛弃在公路边线的排水渠内……”

林云龙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足足有十几秒钟才重新恢复了理智,这时候几乎是在怒吼了:“小雯呢?尸体里有没有小雯?”

“暂时还没有现。”马主任叹了口气,低沉地说道,“但是我们已经可以判断,劫持我方人员的**武装分子应该属于盘踞在左林当地的一个叫‘大萨尔克’的组织,这个组织也属于存在于b国众多**武装的一支,近几年以来却因为制造了多起恐怖杀人事件而被联合国相关机构定性为恐怖组织,这个组织疑似受某些邪恶势力支持,并不以索要赎金为目的,几年以来用这样的手段绑架残害了多名各国派往b国的维和人员和医疗、援建人员。要是况属实,恐怕……”

“也就是说,小雯还没有死?至少还没有现她的尸体!”林云龙急急地说道,“那为什么不派人去营救?”

“谈何容易啊!”大队长付海山愤恨地说道,“云龙,现在b国刚刚经历战争,整个国家一片混乱,正处于无政府状态之下。联合国派去的维和部队自己的防务也是捉襟见肘,再加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排斥,要他们派人去救人,恐怕人还没救出,黄花菜都凉了!”

“我们去!我去!”林云龙像一头狂的狮子,一双眼睛瞪得血红,大声吼道,“他们不去救人,还能不让我们自己去救?”

马正风摇了摇头,说道:“事没那么简单。现在b国的形势十分复杂,那些别有用心的国家正恨不得多长几对眼睛盯着我们中国呢。一旦我们向b国派出作战部队,不管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会在国际舆论上大做文章。云龙啊,这就是我愁的地方,人命关天,时间不等人,可是我们也只能盼着那些国际部队行行好了……”

“那就申请a3类行动!”林云龙怒吼。

a3类行动?付海山和马正风全都愣住了。a3类行动是各类军事行动的代号之一,意味着所有的行动都得不到国家的任何承认,所有参与a3类行动的人只能是以个人身份作战,对任何可能造成的后果负责!

“大队长,马主任!”林云龙大声地说,“这次我承认我有些私心,因为被劫持的人质中有我的妻子马小雯。但是,抛开我个人的目的,我申请a3类行动也有充分的理由。因为马小雯同志不仅仅是我的妻子,还是国家101特机构的一名战士!国家培养了马小雯,她为国家工作多年,几经生死,是个有功于国家的人,这样的人我们不能抛弃!抛弃她,受损失的不仅仅是马主任和我个人!除此之外,被劫持的十三名医护人员我们只现了七具尸体,也就是说,至少从理论上讲,还有六个人有生还的可能,对于他们,我们更不能放弃!

我林云龙申请a3类作战!即使是把那个该死的‘大萨尔克’组织杀个鸡犬不留,我也要救出我要救的人!请组织批准!”

“报告!”“报告!”

门外忽然传来两声怒吼,办公室大门被人猛地推开,硬币和全才大步走了进来,齐声吼道:“大队长!我们申请与头儿一起行动!参与这次a3类作战!”

“你俩给老子滚蛋!”林云龙冲硬币他俩怒吼,“刀锋小组就咱们三个人了,你们两个不留在家里给老子选拔队员,凑什么热闹?”

“这个热闹我凑定了!”硬币坚决定说。

“让我不惜牺牲兄弟的命去救老婆,这事我不干!”林云龙毋庸辩驳地说。

“头儿,你刚才说话当放屁了?”全才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冲着林云龙吼道,“你刚才说了,马小雯同志不仅仅是你的妻子,更是国家的功臣!我也告诉你,马小雯同志不仅仅是我们的嫂子,是国家的功臣,她更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更是我们的战友!要是没有她,我们他妈的早就烂在卡帕拉尔岛了,刀锋小组早他妈的全军覆没了!就从这点上说,不让我们去,我们他妈的就算是申请复员,就算是当逃兵也要去!”

林云龙愣住了,两个兄弟震天的怒吼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很快,这个铁打的汉子也没能忍住感动的泪水,他使劲揉了揉红的眼睛,和硬币、全才一起看着大队长付海山。付海山低着头,在房间里快速地踱着脚步,最终一只铁掌砸在桌子上:“我现在就打报告,请示上级批准你们的a3类行动!但是有一点给老子记住,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活着回来,全胳膊全腿儿地给老子回来!”

“是!”三个人齐声怒吼,向大队长敬礼。

“云龙!谢谢你!”马正风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婿,泪水涌出了眼眶,“我相信,我们都相信,小雯一定还活着!”

“是!小雯一定还活着!”林云龙大声说,“她不会死!她在等着我去救她!爸,你放心吧,我林云龙向你保证,不把小雯完完整整地带回来,我就不配做你的女婿,不配做一名中**人!”

三个小时后,上级同意了林云龙的a3类作战计划。

刀锋大队的大门口,一辆出租车风驰电掣地开来,要不是门卫紧急拦住,它就要直接冲进去了!

“马凯军,放行啊!是我!”地雷瞪着眼睛冲着哨兵喊。

“地雷,你小子怎么跑回来了?”马凯军惊喜地看着坐在车里火烧屁股似的地雷。

“回头跟你解释啊!”地雷从车里跳出来,回手掏出一把钞票塞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差点没吓抽过去的出租车司机:“兄弟,车性能不错!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谢谢你了!不用找了!”

“马凯军!破例吧!帮我登记一下!我有急事啊!”地雷直接跑了进去。

马凯军当然已经猜到地雷的急事是什么,苦笑着摇摇头,看着地雷消失在军营大道上。

“地雷?你怎么来了?”林云龙看着闯进宿舍的地雷,一头雾水地问。

“硬币……硬币告诉我的!”地雷喘着气说,“我离得近,正好我们大队有直升机到军区办事……头儿,山炮和老黑都来了,他们直奔都机场了,你赶紧安排一下,给我们仨整个身份手续……”

“你们都干什么去?”林云龙彻底懵了。

“我跟大队请了探亲假,老黑和大炮跟我一样,现在我们是自由身,一起约好去b国旅游度假去!这理由充分吧?头儿,你别嫌我麻烦啊,要收拾你就收拾硬币去,这小子私自泄露军事机密,大罪啊!”

这样的兄弟面前,林云龙还能说什么呢?他使劲拍了拍地雷汗淋淋的肩膀,直接朝大队长办公室跑了过去。

……

一架民用航班从都机场起飞,朝与b国相邻的l国飞去。十七个小时之后,林云龙带着五名生死兄弟通过秘密渠道进入b国境内……

位于非洲中南部的b国,国土面积约80万平方公里,拥有人口2300万,原是欧洲某国殖民国家的殖民地,上世纪80年代取得独立,国家一度和平安定,却在90年代后期由于内乱再次陷入战争之中。

现在的b国已经完全陷入瘫痪的状态。长达十几年的内战使整个国家政权频频更迭,更有无数个**武装各自为阵,通过不断地血战夺取自己的地盘。生活在这里的民众再无幸福可,却只能在痛苦与绝望中接受这样的现实:到处是废墟,到处是枪声,硝烟多过炊烟,饥饿多过面包,人们在战争的缝隙中痛苦地挣扎,为了最低的生存权拼尽全力。

而那些**武装的头目们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他们只想着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地盘,妄图通过血淋淋的暴力获得更大的利益,这样的行径让生活在这里的平民更多了一层痛苦,那就是来自同胞自己的杀戮。

而这些**武装之中还存在一类特殊的武装群体,他们并不需要更大的地盘,也不用亲自靠战争去取得钞票,他们赖以维持生计的是一笔笔黑色佣金。

诚然,多年的战乱使b国贫困不堪,但是不要忘了,在b国8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下,至少有一半的地下埋藏着石油和多达数十种的贵重金属,这其中包括黄金、钯金等贵重金属,也包括钨、钼、锗、锂、镧等稀有的有色金属。打个形象的比喻,整个b国就像是一个孱弱的农户家中挖出了一个聚宝盆,由于自己无力保护这些财富,自然也就成为外人觊觎的对象。

因此,总有一些人,甚至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他们不愿意b国走向统一,走向和平。他们愿意b国永远分裂下去,永远混乱下去。水越浑,就越好摸鱼不是?这些个人和团队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没有办法直接插手b国的乱政,而那些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灵魂的**武装组织就成了他们最好的工具。他们花钱雇佣这些武装,让他们为自己做事,为自己在b国的采矿队提供武装保护,运送矿物物资,并且在需要的时候破坏维和行动,制造一轮又一轮新的恐怖事件。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b国这个大泥潭中的水越来越浑。

大萨尔克武装组织就是这些不良**武装中最无耻的一支。这支武装队伍大概形成于b国内战中期,他们长期盘踞于左林南部周边的矿山之中,一开始是由一些当地的贫民组成,那时候的大萨尔克组织就像是中国旧社会那些啸聚山林的绿林好汉,他们拿起武器,占据了山区广阔的地域,干着普通的劫富济贫的行当。后来,武装组织中加入了一些内战军阀中分离出来的败兵们,他们的到来使这个组织彻底变了味儿,原来贫民出身的骨干们很快被他们排挤甚至是杀害,“重组”的大萨尔克组织成了暴徒的代名词,他们依靠武装力量夺取政府仓库,抢夺国际救援物资,绑架、勒索,危害一方,渐渐在众多的**武装中有了一定的势力。90年代后,大批的国外开采队伍开进b国南部的稀有金属矿区,大萨尔克组织很快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生意:为这些非法开采队提供武装保护,运送矿物物资,并且接受那些非法开采经营者的雇佣,为他们做任何杀人放火的事。最终,在一些不良国家的利用下,大萨尔克武装组织成了彻头彻尾的恐怖组织,给国际维和行动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对于大萨尔克组织和它的主子来说,一切真正为了b国和平统一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接受主子的金钱,接受主子为他们提供的军事训练,同时,又在主子的授意下,接受了不少数量的来自世界各国的战争“垃圾”--那些曾经在各**队中服役,最终连为钱卖命的雇佣兵都不想当的败类们。这些人的加入不仅仅使大萨尔克组织的性质更为恶劣,更大大提高了他们的战斗力。这是他们的主子愿意看到的。

时至今日,大萨尔克组织的人数已经展到近2000人,并网罗了大量的流氓组织成为他们的附属帮派,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

“兄弟们!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没有任何成功的把握!但是我们既然来了,能救出人最好不过,就算是救不出来,我们也要把那个大萨尔克组织杀个天翻地覆!这一次,我们的手段就是不择手段!”进入b国境内之后的林云龙,就像是一匹进入羊群边缘的头狼,血红的双眼中充满了誓死救人的决心,其他人知道,头儿真正愤怒了。

“头儿!你就放心吧!”几位兄弟拍着胸膛怒吼,“救不出嫂子和被劫持的同胞,我们死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