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31章 龙怒

第三十一章 龙怒

安切穆萨镇距离左林约50公里,紧邻矿区,整个镇子几经战火的洗礼,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b国重镇的繁华。镇子里到处是废墟,到处是在废墟上临时搭建的破烂的帐篷和石棉瓦房,往来的人们脸上看不到一丝的笑容,只有那些在弹坑形成的积水潭中嬉戏的黑人孩子,还能天真无邪地出一阵阵的欢笑。

太阳刚刚从阴云的缝隙中投下几缕光芒,镇子唯一的一条主干道尽头出现了六名东方面孔的男人。从他们冷峻的面容上就可以判断出,他们来这里绝对不是实施什么慈善行为的。久经战火,大街上的人们都习惯于低下头,匆匆地躲避。

六个人默默地穿过大街,最终停在一个小摊子前面。那是一个用几摞青砖支撑起两块厚厚的石棉瓦搭建的小摊子,长不及五米,整个石棉瓦摊面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手枪、冲锋枪、自动步枪、轻机枪,各式各样的手雷,一挂挂的弹链,一个挨着一个像烤牛排一样排列的自动步枪弹夹。这并不奇怪,在b国,像这样的武器摊子真比中国的水果摊还要多,除了食品,军火也许是这里最紧俏的商品了。

看摊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黑人青年,刚才他还在用那轻佻的眼神跟踪着大街上匆匆走过的女人的屁股,当他将目光收回来的时候,现了六个壮汉站在他的摊位前。不知道怎么的,黑人青年有些紧张起来,这样的紧张以前可不属于他,卖军火的,什么人物没见过?但是这次不同,眼前的六个人目光冷得让人心悸。

“几位要买武器吗?”黑人青年还是不得不搭讪,说话的语气比平时要温和许多。

“就这些?”林云龙看着摊子上的武器,又看了看那黑人青年。

“这些……还不够?”那青年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遇见了一个“大户”,紧张的心总算是松弛下来,他大方地拿起一把突击步枪,颇有些得意地说,“怎么样?这个!56式突击步枪,崭新的中国货!火力超猛!拿着它,犀牛见了你都得绕着走!”

黑人青年说着,将步枪探出自己的摊子,朝着天空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清脆的枪声顿时打破了小镇的宁静,往来的人们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惊吓,只是漫不经心地朝着枪响的方向瞟了那么一眼,就很快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在其他的国家简直难以想象,也唯独这里的人才可以对枪声如此淡漠。

林云龙从那青年手中接过枪,左右看了一眼,接着用难以置信地速度将枪完全拆解,又重新组装好。

“你这枪是冒牌货!”林云龙放下枪,转身就要走。

“内行啊!”黑人青年完全被林云龙拆装枪支那熟练的动作给震慑住了,眼看着大客户要走,青年忙不迭地绕过自己的摊子拦住林云龙,殷勤地笑道:“老板,不好意思,真货太贵了,咱……”

“要是你只有这些垃圾,就别挡道。”林云龙冷冷地说。

青年犹豫了一下,这时候下定决心般一拍大腿,凑过去说道:“老板,只要您舍得大价钱,武器我有的是!”

“东西要好,钱不是问题。”林云龙说。

“要多少?”青年一副市侩嘴脸。

“你看过《黑鹰坠落》吗?”林云龙难得地微笑道,“把我们这六个人全部装备完,你看有多少?”

“ok!”青年又迅速跑回自己的摊子,从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掏出一个半块砖大小的移动电话来,拨通了号码,小声地说:“老板,有几个人要看货,大买卖……ok!”

“几位老板,稍等片刻!”那黑人青年放下电话,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老板马上会派车过来接诸位去看货。”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一辆半旧不新的军用大悍马车出现在了街口,径直开到林云龙等人面前,开车的居然是一个白人胖子。

“嗨!六位,跟我上车吧!”那胖子笑着指了指车后座。

“这是桑切斯,你们跟他走吧!”黑人青年说完,又狡黠地冲林云龙一笑,“包您满意!”

“上车!”林云龙率先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其余的兄弟鱼贯而入,悍马车强大的马力瞬间提速,直接开出了镇子的主干道。

开车的胖子技术着实不错,一辆大悍马开下主道,灵巧地躲闪着行人和废墟砖石堆,在破砖烂瓦的镇子里七转八转,最终停在一处尚未倒塌的灰色水泥楼前。胖子跳下车,冲着林云龙笑道:“下车吧,军品订货会马上开始啦!”

林云龙带着其他人不动声色地跟着胖子走进水泥楼,在一楼大厅的一角,胖子推开一个立柜,立柜后面立刻闪出一扇铁门来。铁门打开,胖子做了个“请”的动作,带着林云龙等人进了门。

那是一个通往地下的斜坡通道,进入十几米后,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灯光照耀下,地下室的大厅里十几个黑人、白人聚集在那里,有的在打台球,有几个人在玩扑克牌,墙角和台球桌下面堆满了啤酒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污浊之气,那些人一见胖子带了一伙人进来,立刻停止了嬉笑,全部将目光移向林云龙和他的兄弟们。刚刚还嘈杂不堪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污浊的空气中多了几分戒备。

“杀人?劫机?抢银行?当雇佣兵?哈哈,随便你们要干什么!只要你们有钱,我就可以让你们瞬间变成超级战士!”一个白人大个子站了起来,杂乱的头以及同样杂乱的胡须遮住了他半张脸,余下的半张脸最具特色的就是那双精明中带着几许狡诈的双眼,标准的国际贩子形象。

他的话立刻引来旁人的笑声,带他们进来的胖子此时介绍道:“这是我们的老板牛顿!”

“与那个研究苹果的牛顿最大的不同是,我只研究全世界的战争!”牛顿伸出手,带着诡异的笑容朝着林云龙等人走来,“亚洲来的朋友?”

“你的武器呢?”林云龙面无表地问。

牛顿伸出去的手尴尬地缩了回来,讪讪地笑道:“这么着急?好吧好吧!请!”

他走在前面,林云龙等人跟在后面,绕过大厅一直走到后面的房间内。那是一个比众人活动的大厅面积还大的一片区域,现在这片区域可以被称为名副其实的国际武器展厅,四面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挂着你能叫出名字的所有的手枪、冲锋枪、自动步枪、狙击枪和轻便机枪,空地上的长条展台上,各种大威力的反器材狙击步枪、重机枪、榴弹射器,甚至还包括一挺崭新的m134机枪,这种被称作火神炮的六管机枪原本是用于武装直升机机载,却由于其仅仅16公斤的重量成为特种部队那些变态火力手的选杀人利器。另一端的小半个空间里是各种各样的作战迷彩、防弹衣和作战装备以及手雷、c4炸弹等高爆杀伤武器。

牛顿从林云龙等人满意的表中看到了商机,这时候适时地说:“怎么样?满意吧?尽挑选你们心仪的武器吧!”

“你这些武器平时都卖给什么人?”林云龙盯着一把加装了m203榴弹射器的m16自动步枪。

“随便谁!给钱就卖!”老板不耐烦地回答林云龙的这些题外话,依旧强调,“要多少?”

“全要!”林云龙笑了。

“全要?”老板愣住了,不敢相信地反复打量着林云龙,确信这个东方壮汉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这才问道:“那么您带着足够的现金支票喽?”

他问林云龙带着现金支票,是因为他实在没从这几个人身上看出能装那么多钱,他这个武器库在b国来说规模也算是中等偏上了,要全买下来,至少要几千万美金呢!

“我是说不给钱,我全要!”林云龙这次笑得更灿烂了。

“我靠!打劫是吧?打劫卖军火的,你他妈好大的……胆子……”牛顿惊叫着,话说到一半,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此时他的喉咙上压着一把乌黑色的军刀,刀锋冰冷的寸芒已经痛彻骨髓了!

外面大厅里的“保安”们这时候立刻涌了进来,手中也都多了手枪、冲锋枪等武器,但是他们很快放弃了与眼前这六位神秘的亚洲人生冲突的念头,自己的老板现在在人家的刀下,更何况他们其中的一个大个子已经将那把m134“火神炮”机枪像提一根烧火棍一样提了起来,巨大的弹鼓已经在位,那里面可是足足40007.62毫米机枪弹啊!

“开会!开会啦!”全才兴奋地将所有人的武器全都拿下,看都没看地扔到地上,和地雷、黑客他们一起将全部的人搜身完毕,这时候指着台球桌子对面的空地说:“全都蹲在那儿,双手抱头,十秒钟的时间,现在还有八秒……”

十几个军火贩子的手下争先恐后地蹲在地上,他们也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凭直觉他们就知道,眼前这六个人绝对不是在跟他们玩游戏,他们确信,只要他们有一点迟疑或者是其他的想法,立刻就会变成再也无法泡妞的血尸。

“牛顿先生。”里间的武器库里,林云龙轻松地把弄着手里的“墨龙刃”,看着站在那里瑟瑟抖的军火老板牛顿,“我知道,但凡是做军火生意的,消息都比较灵通。因此,我冒昧地问您几个问题,还希望您能够配合。”

“知无不!”刀锋之下,牛顿先生显示出了足够的求生**。

“很好。”林云龙赞许地点点头,问道,“关于大萨尔克武装组织,你了解多少?”

“大萨尔克?”牛顿吃了一惊,“他们可是些厉害角色,他们的总头子叫多普汉,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那王八蛋还欠我一千多万的军火款没结呢!”

“你的生意不错啊!大萨尔克组织的生意你也敢做?”旁边,黑客冷笑着说。

“干我们这行的,不怕买主凶。他们要武器还指望我们这些军火贩子呢,所以大多数时候也不会为难我们。”牛顿苦笑着说,“不过,你们这些人……例外!”

“归正传,多普汉是吗?你认识他吗?他在哪儿?”林云龙问。

“他当然在他的老巢里!他的老巢在左林镇南部山区的一个山谷里。”牛顿说,“他把那儿建成了一个军事基地,我跟多普汉也不是很熟,平时跟我联系生意的都是他的手下,名叫伊诺万,我也只是去年和今年年初见过多普汉两次。”

“也就是说,伊诺万是他们的军火采购员喽?”林云龙问。

“是的。伊诺万是多普汉的娘家表弟,平时负责跟我们这些军火贩子联系购买军火。他们武装多,军火需求量也大,是我们这里方圆百里的军火贩子的大客户,那个伊诺万是个狡猾又贪婪的家伙,每次买军火,款还没结呢就先要回扣,他妈的!前几天还跟我要上次军火的回扣呢!”

“你给了没有?”林云龙问。

“还没有!”牛顿气愤地说,“他们欠着我一千多万呢,我最近又搞了批新货,资金周转有了点儿困难,哪儿有钱给他!”

“那好,你现在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来拿钱!”林云龙说。

“现在?”牛顿吃惊地说,“我可真没钱!”

“你知道的,b国根本没有管用的警察局,而做军火生意又是违法的。所以,假如有那么一批军火贩子被现死在他们的武器仓库里,相信没什么人会操心……”

“我马上打!”牛顿毅然决然地说。

“表哥,那些人是都要杀掉吗?”位于山区中的大萨尔克组织基地所在地,伊诺万恭敬地站在表哥多普汉的跟前。

三十多岁的多普汉身材壮硕,满脸横肉,一双死鱼眼睛随时闪着诡异的光芒,黑人生得如他般凶狠阴险的不多。他抬头看了一眼伊诺万,点了点头。

“那……什么时候杀呢?”伊诺万又问。

“他们什么时候来电话,我就什么时候杀,他们要我杀几个,我就杀几个。”多普汉冷冷地说,没人知道他口中的“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是给钱的人,也一定是指使他们做这件事的人。多普汉说完,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伊诺万:“你问这些做什么?”

“嘿嘿!”伊诺万笑着凑到表哥跟前,“表哥,外面的兄弟们都说,他们还没尝过中国妞儿的滋味儿呢,他们想……嘿嘿……兄弟们也不容易不是?”

“他妈的!我看是你想干女人了吧!”多普汉瞪了伊诺万一眼,一针见血地说,“表弟,我可告诉你,咱们这么干图的就是钱,可别给自己惹麻烦!给钱的人说了,那帮中国人,一个人就是五百万!他们不下指令之前,咱们就得让剩下的人好好活着。你没听那个中国女人说吗?杀她们可以,只要有人敢动她们一根汗毛,她们就集体自杀。万一给钱的人改了主意,要咱们放人,或者允许咱们要赎金,到时候咱们要是拿不出活人来,不亏大了?要女人,外面有的是!”

“表哥,可是……”伊诺万有些不甘心。

“别他妈的烦我了!”多普汉怒地说,“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好吧,等给钱的人下令再杀人的时候,先他妈让你玩玩再杀!看什么看?滚!”

伊诺万见多普汉真生气了,只好悻悻地退了出来。

“他妈的!你喜欢男人,还他妈的不让老子喜欢女人?死变态!”伊诺万愤愤地想着,目光下意识地望着基地一侧的地牢入口,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口水。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伊诺万不耐烦地掏出来,按动接通键:“妈的!谁呀?”

“伊诺万老板!是我啊,安切穆萨镇的牛顿……”对方近乎于献媚地说。

“他妈的!又是要钱吧?没有没有!等等吧!”伊诺万说着就要挂电话。

“别急呀,伊诺万大哥。”牛顿笑道,“钱着什么急呀?多普汉老大还能欠我这小钱?不过,上次那批自动步枪的事,还没谢您呢……伊诺万大哥,现在您有时间吗?兄弟请您吃饭,顺便……嘿嘿……”

“他妈的!”伊诺万已经乐开了花,喜滋滋地说道,“牛顿,你小子是越来越懂事啦,有前途!绝对有前途!嘿嘿,时间嘛,总是有的,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伊诺万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带着两个兄弟,开车直奔安切穆萨镇。想想表哥说的也对,有了钱,还愁没女人吗?

黑暗的地牢中,到处都散着难闻的恶臭,老鼠肆无忌惮地穿梭于牢室之间,出令人心悸的窸窸窣窣声。最里面的一间牢室里,传来女人悲切的哭声。

黑暗中,七个中国女人紧紧簇拥在一起,连日来的惊吓和绝望已经让她们精疲力竭。曾几何时,她们是那么充满向往地以崇高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踏上b国的国土。她们在一间间简陋的医务室内,在一辆辆深入难民区的医疗车中,感受着这个战乱的国家的一切。奄奄一息的伤者,哭干了眼泪的妻子,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白苍苍的黑人老大娘……急需救治的人们将他们亲切地称为东方天使,善良的微笑和衷心的祝福时刻围绕着她们,让他们感受到自己崇高的生命意义所在。

而现在,她们却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恐惧,她们被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凶徒关进这狭小的地狱一般的牢房里,眼看着自己的男同事一个个地减少,一个……两个……六个……当七名男同事陆续被凶徒们拽出牢房再没有回来时,剩下这群可怜的女人在这里苦苦地期盼生命的转机。

要不是她,那个叫雨燕的女孩儿,也许现在的她们早已经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而崩溃了!关键时刻都是那个女孩冷静地和大家在一起,一遍一遍地鼓励支撑着所有人的意志:“姐妹们!坚持!一定要坚持住!我相信,我们会获救的,一定会的!咱们的国家永远不会抛弃我们的!姐妹们,咱们可以死在他们的枪口下,但是绝不能死在自己的绝望中!”

还是那个漂亮的雨燕,在一开始被关进来的时候,面对几个暴徒不怀好意的侵犯,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子似地咆哮:“你们听着!假如你们敢动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我们所有的人都绝不活着超过一分钟!不管你们是什么目的,我想,要是我们自己死了,你们将什么也得不到!”

没有人知道这个雨燕的真实身份,上级只是交代,雨燕作为他们的同事,要跟大家一起进入左林镇,但是毫无疑问,经历了这场劫难之后,所有人已经将她当作了自己的精神领袖。

“姐妹们!你们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抵抗,都不要忘了战斗!咱们中国人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中国的男人不是,中国的女人也不是!团结起来!姐妹们!不管最终的结果是如何,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咱们的血,同样可以让那些暴徒们胆寒!”

伊诺万喜滋滋地带着两个兄弟,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达了安切穆萨镇,他对这里轻车熟路,没理会大街上那个黑人青年殷勤地招呼,直接开车到达了牛顿的那座水泥楼。

“伊诺万大哥!你来的可真快呀!”牛顿就站在水泥小楼的门前,满脸带笑地看着大摇大摆走进来的伊诺万。

“牛顿,你他妈的有钱给我了?”伊诺万一步一晃地走上台阶。

牛顿的笑容忽然在一瞬间消失,与此同时,伊诺万的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得意。他愣在了当场,因为在牛顿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他是武器“采购员”,自然知道那是一把加装了消音器的m4a1,接着两声轻响,伊诺万明显感觉到了子弹擦过脸颊的火烫,他身后的两名随从眉心中弹应声倒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伊诺万终于看见,手握那把m4a1的是一张东方人的面孔,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因为他从那中国人的目光中,看到了慑人的威严。

“举起手,朝我这儿走!”黑客端着枪,冷冷地说。

牛顿已经被旁边的地雷带回了地下室,这边,黑客和之后冲出来的全才一起将伊诺万捆得结结实实,连推带搡地带了进去。

地下室里,林云龙低头摆弄着他的“墨龙刃”,等待着全才和黑客将战战兢兢的伊诺万推到自己的面前。

“唰--”

“墨龙刃”闪出一道黑色的弧线,那弧线带着一道血箭落下的,是伊诺万血淋淋的右耳!

面对林云龙的目光,伊诺万居然连撕心裂肺的惨叫都生生地噎了回去,那是怎样的一双目光啊!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伊诺万强忍着耳朵的剧痛,强烈的恐惧感已经成为他最好的麻醉药了。

“追命人。”林云龙冷冷地说,“我们来这里是找几个失踪的中国人,你,清楚了吗?”

“中国人?什么中国人?啊--”伊诺万最后的一丝侥幸的企图被他自己的惨叫声打断,刀锋再起,掉在地上的是他另外一只耳朵。

此般场面彻底震慑了所有人,那些依旧蹲在地上的军火贩子们此时早有几个人吓得屎尿齐流,空气中多了一股恶臭。

“这次听得更清楚了吧?”林云龙将刀锋又贴到伊诺万的鼻子上,“告诉我,你见过他们吗?”

“见过!见过!”伊诺万彻底崩溃了,瘫软在地上,屎尿齐流,双耳迸射出来的鲜血让他立刻成了一个血人。

“她们在那儿?有几个人还活着?”林云龙一把将伊诺万拽了起来,手中的墨龙刃直抵到伊诺万的喉咙上。

“在、在、在我们的地牢里,还、还、还有七、七个人!”伊诺万哆嗦着说。

“老黑,给他止血,画出他们基地的全图来!”林云龙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心,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黑客走到近前,随手从牛顿的货架上拽下一个特种作战急救包,将吓瘫了的伊诺万拽到了旁边。

七个人都在,说明马小雯还活着!这是刀锋小组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所有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大家都将喜悦的目光投向林云龙,林云龙自己却背过身去,望着满墙的武器呆。

小雯,你坚持住!再坚持一下!用不了多久,我就到了!我的兄弟们也到了!小雯,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

战战兢兢的伊诺万在审讯专家级的黑客面前,总算是“不辱使命”,一个多小时之后,一张清晰的大萨尔克武装组织基地全图出现在黑客的电脑屏幕上。那是一座建在山区峡谷中的一片长方形区域,三面都是高达近百米的悬崖峭壁,悬崖顶上设置了防御工事,进入基地的路只有南面的一条,两侧是森林,中间是一条宽约三米的土路。整个基地的左侧是一片混凝土建筑,那是多普汉的老巢,周围布满了沙袋围成的环形工事。右侧就是地牢所在地和几排原木搭建的营房。整个基地各个角度都设置了高高的观察哨。根据伊诺万的交代,在这个基地里,除去多普汉派到各个矿区的“保护队”,还有至少三百多人的驻守队伍,这些人平时住在营房里,在外轮流执勤的人员大约在五十人左右。

林云龙仔细看着基地图,最后将目光转向黑客,在得到黑客肯定的眼神之后,林云龙一把拽起缠着止血带的伊诺万:“伊诺万,你是多普汉的表弟,你说说看,假如我用你的性命去换我们的人,多普汉会不会答应?”

“不会!”伊诺万绝望地说,“多普汉平生只喜欢钱和漂亮的男人,他绝不会因为我放弃那些中国女人的!中国人,我可什么都说了,说的都是实话,求求你,放过我吧!”

“那么--”林云龙冷冷地说,“你的命,是不是可以换来我们已经牺牲的七个同胞呢?”

“扑哧--”

刀锋闪过,伊诺万整个头颅滚落到了墙角,断裂的脖颈中喷涌的鲜血直冲地下室的水泥屋顶!

牛顿老板两腿一软,瘫倒在地!

“牛顿老板,试试你自己商品的威力吧!”林云龙冲全才使了个眼色,全才会意,顺手从一个货架上拿出一大盒“hju”溶液。这是一种军用麻醉剂,却并不是用于救治,只要吸入零点几毫克就可以使人在瞬间失去反抗能力,进入到麻醉昏迷状态。几分钟之后,全才确信,他掌握的剂量足可以让这些军火贩子们在地上昏迷几天几夜。

不杀,算是对牛顿老板积极地配合给予的最高奖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