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刀锋

第32章 龙威

第三十二章 龙威

夜色已深,刚刚还露出的月光此时完全被天空中的乌云掩盖,凉风阵阵,吹得山林沙沙作响,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这真是一个好天气呀!硬币在心里默默地想。他和全才已经奔波了半个晚上,终于到达了北侧悬崖的顶峰,黑暗中,悬崖顶上两百米开外的警戒哨显得有些突兀。

“室内两人,外围工事内三人。”身边的全才摘下热成像仪,轻声地报告。在他的旁边,地雷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囊,平行趴在地上。

“头儿!我们已经到达预定位置,我们已经到达预定位置!完毕!”硬币将身形隐在一块大青石后面,轻声向林云龙汇报。

“可以行动,可以行动!完毕!”耳机中传来林云龙的指令。

硬币关掉耳机,将地雷和全才聚拢到大青石后面,低声说道:“地雷警戒,全才,你跟我摸上去,先外后内,干掉他们!”

“是!”全才和地雷小声应和。

硬币悄悄地将那把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步枪放在原地,同时拔出虎牙战术刀,和同样换上轻便武器的全才一起,迅速消失在前方的丛林中。200米的距离,两个人必须做到悄无声息。大青石后面,地雷举着加装了夜视瞄准具的m16突击步枪,警惕地观察着远处警戒哨的动静。已经是深夜时分,两名守在环形沙袋工事中的重机枪手此时早已经进入梦乡了。

两个鬼魅般的身影几乎同时从丛林中蹿出,直接扑到沙袋工事里面,两名熟睡的机枪手此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锋利的军刀悄无声息地割断了颈部动脉。几乎与此同时,硬币和全才一左一右地贴到了前面的混凝土搭建的警戒哨后门边上。这是一座高约两米的全混凝土式建筑,后面一道铁门,紧挨着沙袋组成的机枪阵地,三面都在半人高的位置露出一道宽约三十公分的射击宽槽。一旦生战斗的时候,里面的机枪手可以照顾到三面的敌人,同时又与后面的机枪阵地呼应,形成一个四面皆可进攻的环形堡垒。同时,一旦悬崖下方的基地遭遇袭击,碉堡内的机枪手还可以随时用威力强大的m50重机枪,居高临下地对南面唯一通路上进攻的敌人展开火力压制。

稳定了片刻之后,两个人戴上简易防护面罩,硬币从手雷袋中掏出一枚gc麻醉瓶,从侧面的射击宽槽扔了进去,麻醉瓶直接砸在碉堡内壁上破碎,高浓度的麻醉剂瞬间挥,里面三名昏昏欲睡的机枪手在几秒钟内陷入昏迷之中。全才的虎牙军刀刺入门内,出“嚓嚓”声,刀背的高性能钢锯轻易地将铁皮门割开一个洞,全才伸手探了进去,从里面将铁门打开。

一切顺利,硬币跑回大青石后,拿起自己的狙击枪,和地雷一起进入碉堡内。

“下面就看你们哥俩的了!”硬币笑着支起反器材狙击步枪,又严肃地说,“一切小心!”

“放心吧!”黑暗中,地雷和全才与硬币轻轻撞拳,两个人走出碉堡,悄悄来到悬崖边上,将一条黑色的攀登绳慢慢垂了下去……

整个基地此时一片寂静,几百名武装分子已经在营房里进入了梦乡,负责夜间执勤的人有的靠在哨塔上,有的蜷缩在环形工事里打盹,两支各由十人组成的巡逻小队也是无精打采地在基地各处转悠着。设置在哨塔上的探照灯一开始的时候还不时地四处照射一番,深夜之后,连操灯的哨兵也已经疲惫不堪,探照灯倒成了摆设一样地照在最后停滞的方向。恐怖分子毕竟不是训练严格的职业军人,在这样的况下,他们很难时刻打起精神来防备外来的侵犯。大萨尔克组织是方圆几百里内最大的武装组织了,基地又隐蔽在深山之中,说实话,自从基地建立以来,还真没有任何人敢攻打进来。

十几分钟以后,地雷和全才顺利地下到山崖底,他们借着夜色的掩盖,慢慢穿过了山崖底部距离基地大约100米的开阔地带,最后到达一圈铁丝网围成的基地边缘。全才将身体倒转,用绝缘钳将铁丝网剪开一个大洞,两个人悄无声息地进入到了基地中。

接下来,全才隐蔽在基地最边缘的一堆废砖块的后面,开始为自己建立狙击阵地。之后,在他的警戒下,地雷就像是一位圣诞老人一样,绕开巡逻哨,避开哨塔上可能的危险,悄悄穿梭于基地营房之间,只不过这位圣诞老人在每个营房之间送出的不是圣诞礼物,而是一包包足够当量的外面裹着黄磷弹的c4炸弹!硕大的背囊渐渐瘪了下来,牛顿老板备货充足的炸弹被地雷一枚没有浪费地放置在了基地的各个角落。半个多小时之后,地雷返回全才的位置,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会这么顺利。毫不夸张地说,在刀锋小组面前,大萨尔克组织的这些恐怖分子们显得有些太小儿科了!

基地南部隐约传来车辆的轰鸣声,那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有些突兀,却又来得那么突然,车速极快,快到让人难以反应过来,等那些靠在哨塔上的哨兵们终于从朦胧中惊醒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悍马猛地加速,与此同时,一场正义之战正式展开!

林云龙站在截取了顶盖的悍马车上,手中的mk19-3式自动榴弹射器以每分300的速度向几百米外的大萨尔克武装基地倾泄着40毫米特种榴弹。假如你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现在可以想象: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恐怖的嗖嗖声,请注意,这并不是原来的那种40毫米sr榴弹,尽管那已经是一种灾难,现在射出来的是一种被某些变态的武器制造人员装配的特种杀伤榴弹,大约每枚榴弹中含有几百克高爆炸药,同时还有大约2000枚小钢箭,榴弹空爆之后,瞬间会在280平米范围内释放出无规则飞射的钢箭,这些钢箭在进入人体后,即刻生扭曲、弯转,这意味着一旦被这种武器杀伤,即使不死,也别想着可以通过外科手术将那些小钢箭顺利地取出来。

半分钟之内,有50枚40毫米特种榴弹飞临上空,并且瞬间爆炸!这样的狂攻之下,血肉之躯存活的几率恐怕只能局限在个位数的百分比了!

榴弹雨刚过,黑客驾驶的悍马车已经冲到了基地大门前,接下来,基地中那些残存的、正侥幸地在心里欢呼的、庆幸苍天有眼总算是保住了小命的恐怖分子们,迎来了他们的m134火神炮大餐!

假如你没见识过m134火神炮的威力,那么就看看现在的山炮吧,那挺毁灭者机枪现在就被他装在悍马车的顶棚支架上,以每分钟至少4000的射速倾泄着飞蝗一般的7.62毫米机枪弹,基地正面的大铁门和门两旁的两个哨所几乎在瞬间被它吞没,与此同时,整个基地全都陷入到了真正的死亡魔咒之中。正面一座高塔上的哨兵慌乱地举起手中的武器,还没等扣动扳机,就被m134机枪将整座塔楼的原木打成碎片,哨兵连人带塔倒了下来。迎面惊慌冲过来的一个十人小队在瞬间被无数子弹打成了肉泥、骨渣,到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到处是血肉横飞的场面……正如一部好莱坞电影里所说的:“在这挺机枪的扫射下,没有一种生物可以生还!”

硬币开心地看着山崖下的一片火海,鬼哭狼嚎的声音很清晰地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将自己的m82a1反器材狙击步枪调整到最佳的角度,拉开枪膛,装入两穿甲燃烧弹,他的目标是与自己一样建立在另外两侧山崖上的两座碉堡,这种挪威产的型号为raufossmk211的特种弹药的有效射程是1500米,可以轻易地打进碉堡内部,并将躲在碉堡中的机枪射手变成若干个烤焦了的鸭子。之后,硬币就像是一个站在云端的死神,手中的狙击步枪和碉堡中留下的m50重机枪轮番使用,居高临下的对山下的基地开始疯狂的打击。

顺便说一下,无论多普汉觉得自己有多聪明,这种在自己头上孤立的位置设置强火力点的行为,绝对是自作聪明的傻×行为,当然你也可以将此理解为极端的自负和对手下绝对的信心。这一招对付普通的敌人有用,用它来对付像刀锋小组这样的组合,无异于作茧自缚。这个杀人内行、打仗外行的家伙,正在为自己的轻狂付出代价。

基地已经乱成一团,无论是高塔还是地上遍布的环形工事,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悍马“突击车”的疯狂打击,而等那些在营房中乱作一团的几百名恐怖分子像炸了窝的苍蝇一样妄图冲出营房的时候,他们付出了更为惨重的代价。远远躲在废砖堆后面的地雷,现在只需要像玩游戏似地用手指在面前排列好的十来个遥控引爆装置之中的一个按上一下,就立刻可以看到一座营房带着残肢断臂飞上半空,同时黄磷弹恐怖的火焰四处乱溅,那是一种即使是一丁点沾到皮肤上也会不烧到骨头里不罢休的根本无法扑灭的火焰,就像是中国西游记中红孩儿吐出的三昧真火,任你满地打滚,最终依旧会成为一具只剩下焦炭的尸体!

全才和在山崖顶上的硬币一样,他手中的psg-1自动狙击步枪不时地寻找着各类重要目标,重机枪手、狙击手、冲出来的散兵游勇……这种可以连续射的自动狙击步枪最赖以自豪的性能优势就是可以在300米内将50子弹打进棒球大的圆心!

半空有m50机枪和反器材狙击步枪,后面有psg-1自动狙击步枪和加装了m203榴弹射器的m16自动步枪,正面是那变态的m134火神炮。除了这些,还有各式各样的高爆手雷、黄磷弹、杀伤手雷犹如长了眼睛一样地飞落……

这是彻底的清剿!来源于彻底的愤怒!没有人可以抵御这样的攻击,面对一群连手枪都可以用到150米极致射程的中**人们,再有五百名乌合之众又能如何呢?他们此时要做的,就是赶紧找个遮风挡雨的地缝钻进去,以免在瞬间接到死神的召唤。

被杀戮惊醒的多普汉带着自己的男宠和十几个武装分子冲出左侧的混凝土建筑,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十名从各个房间里跑出来的骨干们,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踏出大门一步,就已经被重新换了弹鼓的山炮用m134打了回去,大门口内外只留下一堆破碎的骨渣肉块。

“所有人建立防御!掩护!”林云龙怒吼着跳下车,和黑客一起交叉前进,径直朝地牢的入口飞奔过去。一路上越过几个环形战壕,里面全是血肉模糊的尸体,特种榴弹和m134火神炮确保他们再无任何抵抗能力。

“轰!”地牢入口处的大门被林云龙射出的榴弹直接击中,一声巨响之后变成了扭曲的铁片垃圾。几名躲在门后不知道外面到底生了什么的恐怖分子在第一时间被m16自动步枪和ak-47喷射出的火舌打成了筛子。林云龙怒吼着,和红了眼睛的黑客一起夺门而入!

一名匆匆跑出来的恐怖分子一下子懵在地牢下方的入口处,他猛地看见两个狂的男人冲进了地牢,火光中,那恐怖分子居然没有了开枪的勇气,手中一松,ak-47自动步枪一枪未放地掉落在地,整个人也瘫软了下去。

“饶命……”在被子弹打爆头颅之前,他无力地说出这样一个单词。这是徒劳的,在此时的林云龙面前,没有“饶命”这个概念,只有格杀勿论。

“小雯!小雯!”林云龙冲进地牢,狂似地怒吼,“小雯!你在哪儿?”

“云龙!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地牢的一角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这呼喊中带着无数的不确定性,正像是一个从美梦中惊醒的人,生怕自己喊出来后,梦中那美妙的场景会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尽管如此,那声呼唤依旧充满了惊喜,充满了对生的渴望和对爱人的渴望!

“云龙!真的是你吗!我是小雯!我在这儿呢!”曾经无比坚强的马小雯,曾经在凶残的恐怖分子面前都敢怒吼的马小雯,曾经靠自己一人之力鼓励着受难的姐妹自始至终没有掉过一滴眼泪的马小雯,此刻双手紧紧地抓住牢房的铁栏杆,哭成了泪人。

“小雯!小雯!我来了!”林云龙猛冲了过去,白光瞄准镜照射之下,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爱人马小雯是那样憔悴、那样疲惫地抓着铁栏杆,满脸泪水地看着战火中的自己。林云龙甚至连用枪将地牢大门的铁锁打开的意识都忘了,直接拔出他的墨龙刃,一刀砍在手指粗的锁环上,没有人可以理解那诡异的力量,铁锁环就像是一条腐朽的麻绳般应声而断!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姐妹们!你们看吧!我没有骗你们吧?没人忘记咱们!咱们得救了!咱们安全了!咱们的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看啊!救我们的人是祖国派来的最勇敢的战士!他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

“狗日的!中国人是你们随便可以招惹的吗?”山炮扔掉手中打光了子弹的m134机枪,从身旁的环形工事中拽出一挺50重机枪,继续朝着那座巨大的混凝土建筑射击:“地雷!你小子身上还有炸弹没有?”

“炸弹就一个了,不过我现了一车宝贝!”不远处,地雷已经从掩体中蹿了出来,三跑两蹿地奔着营房后面的一辆厢式货车跑过去。刚才的一颗榴弹恰好在那辆车的后面爆炸,冲击波将后车门炸开,里面满满一车的黄色小箱子被敏感的地雷一下子现了。

“他妈的,果然是tnt啊!”地雷惊喜地冲着耳机说,“山炮,这次哥们儿给你表演个大团圆!全才,掩护!”

地雷快速砸开车门,钻进厢式货车的驾驶室,迅速将汽车动了起来,这一车的tnt炸药是多普汉敲诈的用来爆破矿山的炸药,他原本是想用这些炸药好好做一批实施恐怖行动需要的烈性炸弹,现在看来是要自食苦果了!

厢式车碾着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直接开到了那巨大的混凝土建筑的下方。地雷麻利地从车上拽出两箱炸药,将最后一枚自制的高爆炸弹的导火引信拆下来,与炸药捆在一起,同时将一支足可以引爆tnt的起爆雷管插在导火引信上,脑袋向斜上方看了看,紧急呼叫:“硬币,能看见我吗?”

“老子连你的门牙都能看见!”硬币在山崖上笑着说,夜间瞄准具加上四处的火光照射,硬币的话可不假。

“那好,等一会儿哥几个都撤的时候,你就瞄着这炸弹打!”地雷兴奋地说完,连蹦带跳地跑了回去。

此时基地内,除了依旧被压制在混凝土建筑中的多普汉和他的几十名手下,原来住在营房中的三百多人除了留下一百多具尸体外,其他的人早已经在心里怀恨着爹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而逃之夭夭了。对于这些人来说,有福同享是必须的,假如有难就要考虑考虑了,像今天晚上这样的大难,他们几乎连考虑都不用考虑了,能跑出去就是祖上积德,就是死神开恩,就是上帝没跟他们一般见识。

左侧,黑客和林云龙已经带着所有的人跑出了地牢,六位护士姑娘看到眼前的景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祖国到底派来多少人呢?怎么那么恐怖的一个基地瞬间变成了一片乱葬岗?

“老黑,找辆能开的车,把所有人带上车!”林云龙指着基地西侧停车场的位置冲黑客喊,那里并排停着十几辆各式车辆,有几辆已经被流弹打趴了架,但是依旧有几辆是完好的,只是车身有多处弹痕。

“所有人注意!立即向我靠拢!撤退!”

几分钟后,黑客将马小雯等人全部扶上了一辆依维柯,开动汽车,快速驶离现场。后面,全才驾驶着悍马车载着地雷、林云龙和山炮紧跟其后。为确保混凝土建筑里的多普汉等人无法逃脱,林云龙背对着车头的方向,用车载的mk19-3式自动榴弹射器朝建筑物的大门口和建筑物上留出的各个射击口轮番射着榴弹。一声声的爆炸声,像是死神在给多普汉读秒……

“他妈的别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还不行嘛!”多普汉蜷缩在建筑物的一角,哭丧似地冲外面喊,只听见爆炸声,哪里能听到他的喊声?

“thegameisover(游戏结束了)!”硬币走出山崖上的碉堡,将狙击步枪架在悬崖边上,瞄准引信,扣动了扳机,快速扔了枪,撒腿朝山下跑去。

“轰隆!”整个大地都震颤起来,一道冲天的火焰卷着巨大的蘑菇云升上天空,一直冲到一百米的高空……

关于这场战斗,后来有各种传说。有人说是那天晚上,大萨尔克组织生了内讧,几百人自相残杀,毁了整个基地,这显然有些失实;还有的人说,是上帝派来了惩罚者,来这里毁灭了“大萨尔克”组织,以惩罚他们这些年来的多行不义,这种说法有些迷信色彩,不足为信。

最接近的一个版本是,来了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超级战士,在他们面前,大萨尔克组织几百人的武装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这种说法,来自那些侥幸逃脱的恐怖分子们。于是那些躲在背后指使大萨尔克组织的人怀疑到了中**队,他们花了不少钱派出大批的调查人员前往基地遗址,别说是中**人,连条跟中国有关的内裤都没现,倒是现了不少m134机枪的弹壳、榴弹碎片以及大量的自动步枪弹壳,但是那些东西都是m国的,m国……谁还好意思说别的?于是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没办法制造任何反动舆论。

当然,还有一个军火贩子说,你们谁也猜不到他们到底是怎样一群人,那简直是一群魔鬼,在他们面前,上帝都不敢大声说话!后来这个军火贩子收拾了行李,遣散了下属们,回到自己的国家承包了一个农场,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天天在农场里挤牛奶遛狗,再也不沾军火的买卖……

刀锋大队的烈士陵园里,苍松翠柏间,只见一座又一座军人的陵墓,林云龙带领着刀锋小组全体队员肃立在墓碑丛前,他的面前,硬币、全才赫然在列,另外还有四名年轻且陌生的面孔。松枝绿色的军常服与陵园的松柏相互映衬着,一排排洁白的墓碑在绿色的环绕中显得越神圣。

“卢宝军同志!”

“到!”

“杨程斌同志!”

“到!”

“马海龙同志!”

“到!”

“许志云同志!”

“到!”

“经过层层选拔以及最终考核,经大队党委会最终表决通过,大队已经批准你们四人加入到刀锋小组。现在我是以刀锋小组组长的身份与你们谈话。之所以选择在这里与你们谈话并举行入队仪式,是因为这里长眠着刀锋小组已经牺牲的三十一名烈士,在这里,最能体现刀锋小组的一切荣誉、使命和责任,也最能体现刀锋小组存在的意义!作为刀锋小组的第六十八、第六十九、第七十、第七十一名成员,在这里,你们可以向已经牺牲的烈士和活着的战友,表达你们加入小组的决心!”

“是!”四名新队员出列,立正,怒吼,“我自愿加入刀锋小组,我愿意放弃一切已经不属于我的安逸、享乐,甚至放弃一切理想、希望,心中只有忠诚,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忠诚,对国家的忠诚,对军旗的忠诚!加入刀锋小组,是我战斗的开始,而不是荣誉的终结,我的荣誉,只存在于战斗中,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即使有一天,我和已经牺牲的三十一名刀锋小组的烈士们一样,永远安睡在这里,我无怨无悔!”

“敬礼!”

“礼毕!”

“刀锋小组欢迎你们的加入!入列!”

“是!”

七个人的队列笔直地屹立在天地之间,像一杆杆不倒的战旗,笔直、威武、无所畏惧!入列的新队员已经泪流满面……

刀锋大队训练场上,数百名战士出的怒吼声响彻天地,一侧的高墙正中,一排鲜红的大字在阳光下闪着夺目的光辉:训练即是作战,血汗铸就军魂。

训练场不远处的大队家属院内,付海山的老婆刘英正陪着马小雯坐在院子正中的小花园里,训练场上的怒吼声清晰地传来,两个女人的目光不知不觉地望向那个方向,温柔的目光中有自己的丈夫,也有自己的孩子。

“付强今天第一天训练。”刘英的脸上带着笑,目光中满是对儿子的自豪,“这小子,跟他爸年轻的时候一样一样的,在军区特种大队锻炼了两年,愣是凭着不要命的劲头儿自己选上来了。想想这孩子,真是……”

“这也叫子承父业呀。”马小雯笑着看着身旁已经快掉下眼泪的刘英,“嫂子,您应该高兴。”

“高兴,高兴!”刘英擦着眼泪说,“我们家老付昨晚上高兴得一宿没睡觉,一个劲儿地念叨,说刀锋大队后继有人。”

两个人一齐笑了起来。

小花园的旁边走过几个十来岁的孩子,背着迷彩布的书包,自觉地排成一排,边走边唱:

我血铸刀锋,

战旗猎猎红。

壮士拔利刃,

怒吼破长空。

我血铸刀锋,

铁血赴征程。

自有英雄骨,

何惧敌狰狞。

我血铸刀锋,

东方腾巨龙。

狼烟无觅处,

安居天下同。

……

“我是刀锋小组组长林云龙!你们这些恐怖分子,拿命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孩子忽然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把画图用的格尺,跳到了花坛沿上。

“吹牛!吹牛!我才是林云龙!你是恐怖分子!”另一个孩子不甘示弱地冲第一个孩子喊。

“我是林云龙!”“我是林云龙!”

“墨龙刃!赐予我力量吧!”

片刻不到,好几个“林云龙”一片混乱,孩子们打闹着穿过小花园,跑进家属楼区,争执还在继续。

马小雯忍俊不禁,手不知不觉地摸向了自己那微微隆起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