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4章 怪兽用途

余额不足

第二天一早,平常都要睡到九点才起来的胡力破天荒地六点半就早早的醒来,爬起身胡乱的摸了几下脸面,便撒腿向网吧跑去。

“我靠!果然是有够无耻,居然不等我过来就吃早饭。”胡力刚刚踏进网吧的大门,就看见**美艳的老板娘目含媚意的在收拾桌子,而邵强则满脸疲惫的坐在电脑前,左手摸着肚子,脸上却隐隐的流露出满足之意。很显然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飞快的冲上前,将桌上剩下的半根油条塞进嘴里,顺手从门口的冰柜中拿出一瓶牛奶,然后含糊的说:“小强,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自己吃饱摸足了居然忘了兄弟,不讲义气。”

“我要怎么讲义气?昨天晚上让你先回去休息,现在还剩了半根油条给你,我还不讲义气?”邵强浏览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些性感暴露的美女图片,慢吞吞的说。

咕咚几下,胡力便将牛奶喝完,将盒子扔到地上,看了看在里面忙活的老板娘,转过头低声在邵强的耳边轻声问道:“小强,我看你昨天晚上过得很滋润啊!怎么样,爽不爽?”

邵强眼角微瞟,脸上带着某种一样的表情说:“爽!爽的很呢!真滑,老板娘那身皮肤可真是凝脂欲滴啊!”

“乖乖!你们两个奸夫**妇果然是饥渴了多年,干柴烈火一拍即合啊。”胡力两眼放光,佩服的看着邵强脸上全是惊讶。

邵强庞大的身子一扭,身下的椅子发出一声嘎吱。笑了笑说:“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想歪,不过也难怪,毕竟是二十多年的处男了,热血沸腾一些也正常。”

“什么意思?”胡力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大我昨天晚上就是帮老板娘小小的按摩了一下身子,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那老话说得果真没错:强奸犯大都是处男。”邵强猛然大笑着说。

“我操!你小子耍我呢,我看你下个月是想饿肚子了,到时候可别求我。”没想到居然被邵强戏耍,胡力很是郁闷,“不过刚才我看你脸上隐隐有着得意满足之情,那是为什么?”

“得意满足?”邵强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随即恍然说,“昨天晚上按摩了一个小时,老板娘给了我两百块,你说我满足不?现在开始我吃她的喝她的,下个月你就自己去喝你的馄饨吧。”

胡力顿时无语,再一次被这个猪头戏耍,心里那叫个苦闷。眼珠一转,立时换上了一幅笑脸。

“小强,跟你商量个事。”胡力笑吟吟的看着邵强说,“等会兄弟有些事情要办,今天上午你帮我顶一下?”

“还顶?”邵强脸上的横肉稍微的**,“老子一夜没睡,困死了。要我顶,窗户都没有。”

胡力哪管他答应不答应,说完话就向大门口冲去,经过门口的时候身形顿了一下,于是冰箱里的牛奶又少了一盒。

海天集团是南京有名的大型集团,下设房地产,计算机研制销售,网络营运等业务,是大学毕业生应聘首选的单位之一。

从网吧到海天的办公楼只有数百米之远,不过半个小时过去了,胡力并没有出现在海天集团的门口。一是时间不到,二是胡力自己感觉到形象太差,紧捏着唯一的一张大票十元人民币走进了在他眼里是奢侈消费的场所之一:理发店,还美曰其名为美容美发中心。

“先生!按摩不?”刚进理发店,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姐便引了上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妖艳的贴了上来。

“按摩多少钱?”胡力低着头,轻声地问。

“便宜,五十块我做你全套。”那小姐会意地一笑,一把挽住了胡力的手臂。

“那……那我理发好了!”胡力看着那洁白的手挽在自己的手臂上,突然抬起头给了小姐一个笑容。

“理……理发?”那小姐先是一愣,然后放开手对着里面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小强,有人理发。”

小强?这也有个小强?胡力顿时来了兴趣,想要看看这个小强到底是什么样子。

眨眼的功夫,里屋跑出了一个少年,高约一百五十公分。和邵强比起来,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小强。

这小强人小,不过手艺却不小。三下五除二,很快的胡力头上的杂毛变被整得漂亮了许多。

“多少钱?”胡力拧着那张十元纸币心存侥幸的问。

“十块!”小强回答也是干脆利落。

“人家都是八块,你们怎么要十块呢?”胡力据理力争。

“少废话,就是十块。”小强的声音大了些,转头看了看里屋。

“得!十块就十块。”胡力也看了看里屋,然后将手心里汗涔涔的那张纸币往桌上一扔,随即便昂首挺胸出了发廊。

拿出手机一看,九点还差十分。想起应聘者应该要早点到,于是胡力便晃悠悠的朝海天集团走去。

自从学校毕业,胡力也向很多单位投过简历,不过这海天集团却根本没有想过,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打电话给他,要他去应聘的。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说不准狗屎运上来,真被招进了海天集团呢。到那时候可就很有面子了。

“先生,请问您找谁?”门口的保安将胡力拦了下来。

“应聘啊!是你们人事部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的。”胡力大剌剌的说。

“对不起,我们集团的应聘工作昨天已经全部结束。请看旁边的告示。”身材魁梧的保安指了一下广场上的告示栏。

“不可能吧,昨天晚上打我电话的,难道是耍我?”胡力将信将疑的看着告示,然后摸出了手机。

“您好!这里是XX公司的咨询台,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向我们咨询!咨询费每分钟五元,从电话接通时开始计时。”一个甜腻的女声从听筒中传了出来。

“我操!”胡力想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将手机扔出去。一个电话,眨眼间五块钱就没有了,这什么世道啊!苍天呢!

海天集团广场上,来往的行人都纷纷避开了愤怒中的胡力,并用异常的眼光看着他。

独自走在骄阳下,胡力也不知道要稍稍的躲避一下,半天不到十五块钱就这样没了,如何让他不郁闷?

走了片刻,胡力终于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怔怔的看着面前过往如流的行人车马,心想:现在还能干什么呢?难不成真的要在网吧混上两年了?那**的老板娘对小强可是媚眼迷离的,估计得手后肯定要把我一脚踢开,省得在她那里碍事。

叹了口气,站起身左右转了转胳膊,扭了扭胯,胡力抬起头看向上方。一张硕大的广告出现在他的眼前:2008WCG北京总决赛将于8月1号举行。

“对了!找阿尔萨斯去,这小子弄了个白痴食尸鬼来糊弄我,绝对不能就此罢休。要不这法制社会签订个合同就像放屁般容易了?”胡力狠狠地说,随后眼睛一亮,“对啊!只要弄只食尸鬼,这年头社会混乱的很,搞点钱过日子还不是很容易嘛!”

胡力正抬着头胡乱意**的时候,猛地感觉到身子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

“走路不张眼睛啊?不知道行人靠右走吗?”胡力揉着肩膀有些吃痛。

“哟,小家伙的声音还挺大的嘛。我看你是今天早上出门没上香啊,居然敢这么和我们说话,还行人靠右走?”胡力身前,两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穿着花T裇.胡力抬起头一看,不由得到吸了一口凉气,虽然现在是大热天的,不过这凉气吸进肚子里却也不好受。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说:“是啊!今天早上出门急了,还真的没上柱香。刚才哪个没见识的家伙说行人要靠右走?胡扯,都靠右走了左边留给谁去啊。”

“你小子也算识相,今天贾总我心情好,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自己抽两耳光滚吧。”两个大汉身后的一辆奔驰车内下来一个穿着浅灰色西服的老头,约五十来岁,獐头鼠目,倒三角眉毛下面黄豆般大小的眼睛滴溜溜的直转。说到这人,在这一带却是无人不知,没人不晓,这老头就是海天集团的副总经理贾富贵。

“原来是贾总啊,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了您的保镖大哥,看把他们的花T裇给弄皱了,真不好意思啊!”胡力早就听说过这嚣张跋扈的贾富贵,眼珠一转,决定忍气吞声。然后微微的鞠了个躬,转身准备离开。

“就这样想走了?你以为我们贾总说的话是放屁?扇自己两耳光再走。”其中一个大汉抬手拦住了胡力的去处。

胡力一怔,随即脸带微笑的说:“贾总,这……这还是不要了吧,您看这光天化日之下,路过的人都看着呢,给小弟留点面子吧。”

“面子?就你一个小屁孩还要面子?”另一个大汉嘿嘿一笑,一巴掌就盖在了胡力的脑袋上。

胡力没想到在大白天的,而且这里靠海天集团大厦是那么的近,这贾富贵居然会不顾身份动起手来。一时恍惚间没能躲得开去。

“贾总,您看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是不是就当放个屁一般把小弟给放了啊?”胡力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提放着身前的两人。

“自己打两记耳光,然后滚!你刚才没听我说?”贾富贵的身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标致的小妞,撑了一把伞。

胡力看着越围越多的过路行人,心里一定,料想这贾富贵也不敢太过份,笑了笑说:“不用了吧,贾总今天就到这里,我先走了。刚才撞倒您的保镖大哥我给您赔不是了。”说完转头看向身旁的围观群众,却发现目光过处,有如秋风扫落叶般,路人纷纷的四下闪避。

“操!都是来看热闹的,居然一个愿意说句公道话的人也没有。”胡力前几秒钟还因为身边站满了人感觉心里踏实,这个时候再一次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

“赶紧动手,别耽误了我们贾总开会。”保镖大汉恶狠狠地吼道。

胡力再次看了看围观的群众,扫了几遍下来,还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身来。顿时心头火起,转头说:“操你妈的贾富贵,我看你就是个假富贵,抽自己两巴掌吧,小爷不奉陪了。”说完扯开腿便向人群冲去,所过之处,人群倒也飞速的让出一条道来。

就在贾富贵的两个保镖方才反应过来的时候,胡力已经冲出十来米远,而且人群迅速分开后又合了上来。远远的传来胡力的声音:“贾富贵你个老兔崽子,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哭着跪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