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5章 劫财?劫色?

余额不足

网吧内,空调徐徐的送出清凉。汗如雨下的胡力敞开了胸膛站在空调的送风口下,脸上满是舒爽之意,心中的恨意却愈加的强烈了。

“你小子去哪里了?抢劫还是强奸?怎么会喘成这样?”邵强一夜未睡,看起来去依然精神抖擞,麻利的解决了一个对手,摔开鼠标走了过来。

“下雨天你要是没带伞,你是快速的跑到避雨处还是慢悠悠的在雨中漫步?”胡力不答反问。

“要是一时半会没有地方避雨,那就慢慢晃悠好了。”邵强愣了一下,随后张口回答。

“所以说你傻啊,在雨中多逗留一刻,就多了一丝感冒的机会。你看着大太阳的,我要是跑慢点,中暑怎么办?”胡力用T恤衫擦了擦汗水,顺手从冰柜里拎出一瓶冰红茶。

“有道理!”邵强带着佩服的眼光看着胡力,微微的点头。

“不跟你贫了!”胡力一口气喝掉半瓶冰红茶,决定先不把刚才受辱的事情告诉给邵强,省得这小子笑话自己。快速的来到了那台能和阿尔萨斯沟通的机器前。双击魔兽争霸的图标,麻利的选定上次保存的游戏,然后心里默默地呼唤着阿尔萨斯王子。

“喊什么!”片刻后,阿尔萨斯王子依旧骑着他的那匹骷髅马,哈欠连连的出现在了屏幕上。

“我靠!你还有理了?”胡力看见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让我召唤的都是什么生物啊,居然一点礼貌都不懂,怎么当兵的。”

“怎么回事?”阿尔萨斯左手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半弧,随即恍然说,“误会,误会。我没和他们讲清楚。按照道理来说召唤物需要无条件服从召唤师的指挥,可能那家伙认为你实力不够,所有才有了这误会。”

“误会?反正我不管,要是你是他们真正的领袖的话,就让那些怪物们好好的遵循我们之间的协议。否则其他的战争晶石从此休谈。”胡力气鼓鼓的责问着,说话间从口袋里又掏出了一块水晶。

阿尔萨斯本来眯着的眼睛顿时睁得滚圆,看着水晶贪婪的说:“又一块战争晶石!胡力你可真是一个守信者,这么快就带来了第二块晶石。来,给我吧!”

“给你?你以为我傻啊?你今天不给我把事情办妥当了,这战争晶石我就自己留着了。”本来胡力对水晶就是战争晶石的事情还未全信,刚才在网吧门口的地摊上花一块钱又买了一个。现在看阿尔萨斯的表情,这下终于确定了下来。虽然这玩意得来容易,不过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讨价还价那是做人的原则。

“亲爱的胡力先生,昨天的事情纯粹是个误会,我马上就让罗斯那个蠢货给您道歉。千万不能因为它而影响了我们之间真挚的友谊。”阿尔萨斯能混到黑暗部落的领袖位置,察言观色是必修的一门功课。

“你告诉罗斯那小子,我就召唤他了。而且我不喜欢什么螺丝、田螺的,我以后就叫他小白,用来缅怀我那可怜的狗狗。”胡力拿着那水晶不停的在电脑屏幕前晃悠。

“没问题,一切都由我来解决。”骷髅马上的阿尔萨斯猛烈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声地说道。

胡力点了点头,将电脑前晃悠的水晶又塞进了裤子口袋,说:“那好,等我下次召唤他之后,要是表现的好,那我就给你这块晶石。要是还惹我生气的话,晶石嘛……”

阿尔萨斯眼睁睁的看着胡力将晶石塞进了屁股口袋,嘴角动了动,然后说:“那行,罗斯这小子我会好好的教育他的。”说完便掉转马头消失在胡力的视线里。

断开心里和黑暗大陆的联系,胡力靠在椅子里,伸了个懒腰,脑子里完全都是上午受辱的事情。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要么有钱,要么有权,再或者你就得拥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技能才能像个男人一样的生存下去,反正现在能召唤食尸鬼了,想必那些贪污的官吏,横行的恶霸也搞不定威猛如小白的怪兽吧,那就把你们的钱分一些给兄弟我吧。胡力靠在椅子里,心里打定主意,然后眯着眼睛慢慢的睡了过去。

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十二点左右,胡力和邵强两人东张西望,是到吃饭的时间了,可是老板娘却从早上七点多进了卧室后至今未出。

“胡哥,你看是不是带兄弟吃个饭?”来这个网吧上网的都需要办理会员卡,基本没有现金交易,摸了摸口袋,邵强便凑了上来。

“没问题,不就是吃饭嘛,小意思。”胡力看着屏幕上放的十八禁小电影,随口回答。

“我就说胡哥你是不会不管兄弟的,吃什么?”邵强立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到外面的大排档里叫几个菜,三十块以内,赶紧去。”胡力头也没回,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

邵强先是一愣,随后欢呼一声,90公斤的身体屁颠屁颠的欢快蹦出了门。

两荤一素一个汤,堪堪三十块钱。等两人吃饱喝足后,饭店的服务员MM便过来收盘子,顺便结帐。

“三十块是吧。以后每天都这个标准,你拿个本子来,我们签名,月底一起结。几十块的零钱付起来麻烦。”胡力看着眼前服务员MM胸前的两块小突起。

“你们是?我不认识你们啊!”服务员MM怯声的问。

“我们?这个网吧的网管,以后你们每天都在十二点送饭过来,三十块的标准,我们签字,明白了吗?”胡力的目光依然落在服务员MM的胸口。

“那好,不过我今天没带本子,明天一起签吧。”服务员MM欢快的回答,毕竟这是一单大生意,说不准回去后老板还会给自己发奖金呢。说完便端起盘子出了网吧的大门。

邵强怔怔的看着胡力,过得半晌,大声地说:“佩服啊,胡力你不愧有狐狸的称号。想想也是,我们吃顿工作餐也没什么问题,虽然稍微的有些贵,不过我们也算是个大学生,十五块的工作餐也差不多。”

胡力深以为然的说:“说的是,这样吧,为了我帮你以后都能吃上十五块钱的工作餐,这个礼拜的夜班就你一个人顶了吧。”

“我顶一个礼拜?没门,这事没得商量。”饭菜落肚,邵强立马翻脸不认人,想了想又说,“除非你把我那条名牌牛仔裤还给我,否则免谈。”

胡力装作为难,沉吟了片刻,苦着脸说:“那好吧。就怎么着,想不到我一个病人,自己的兄弟都不体谅我啊!”

邵强得意洋洋的看着胡力,说:“那行,你先顶着,我睡觉去了,晚上七点来接班。”

胡力挥了挥手没有答话,心里乐开了花。

晚饭的时候,老板娘终于睡醒出现在了大厅,看着正四处游走的邵强和坐在吧台上的胡力,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便向邵强走去。

很大方的叫了个四十块的晚餐,并付了现金。那服务员MM虽然眼中带着些疑惑,不过有钱收自然是要的,收了钱撤了盘子便离开了。

“两位,再见了。晚上过的好一些哦!”胡力朝着又开始媚眼迷离的老板娘暧昧的一笑,然后死死的盯着邵强一会便转身离去。

夜色已黑,虽然南京的街头到处都是彩灯霓虹,将整个街道马路照耀得犹如白昼般亮堂。不过在某些阴暗的小道,浓荫遮盖的绿荫道上,黑漆漆的一片,让人看了不禁有些害怕。

胡力这个时候便穿梭在靠近海天集团的一些小巷子里,随后又出现在林荫道上,手里还拿着个小本子时不时的纪录着些什么。足足两个小时后,胡力才合上本子离开,返回宿舍。

南邮的宿舍里,靠近门口的两张床在胡力的摆弄下看起来和先前基本一样,唯一的差别是不能坐,要不就要再次经历四分五裂的过程。

“就这里了,这是个下手的好地方。”胡力趴在**看着手里的本子嘴里不时的说着些什么。

忽然,胡力的脸上出现了许多异常的表情,犹豫、痴呆、痛苦、奸笑等等。终于在一个小时后,看起来下定决心的胡力躺下身,卷着被单睡了过去。

猴子李是海天集团旁边的一个小卖部老板,平日里都是早早的关门回家陪老婆,一直是邻里间好男人的典范。今天由于进货的原因,拖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处理完事情才骑着自行车返家。

穿过霓虹四闪的繁华街道,猴子李骑着自行车,嘴里哼着两只蝴蝶进了马路边的一条狭长的小道,小道的两旁都是密密麻麻的大树,巨大的树冠将小道完全遮挡,只有点点的散碎光斑透过密林落在水泥地上,给过往的行人带来一丝光亮。

由于从这个地方到家要近不少,猴子李平时常在这里回家。用他的话说,这条路熟的很,就是闭着眼睛也能骑过去。因此虽然现在是晚上十点多了,他还是习惯性的拐了进去。

“啊!救命啊!”熟知猴子李的人都知道这细长尖锐的叫声只有他才能发的出来。随后一个金属从空中坠落地面所发出的响声在小道中间飘散到夜空中,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飞速的远去。

“我操!这样都被他跑了,小白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居然咬他的自行车,你以为你能吃钢吞铁啊?”一个声音在小道里响起,正是胡力埋伏在此,行剪径之事。

“嗷!”一个浑厚的地嗥穿透夜空。

“叫什么叫!居然第一次就失手了,这全是你的错。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你别瞪眼,阿尔萨斯那小子说了,我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还不能有半句抱怨。”胡力看着面前眼睛闪着绿光的罗斯牙恨的直咬。

宿舍内,胡力很郁闷,明明那瘦的像只猴子一样的家伙已经被吓呆了,就等着自己上前伸手拿钱,然后扬长而去。谁知道罗斯那怪物居然去咬人家自行车,还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最可气的就是把那瘦猴惊醒了,看那小子的速度,简直可以和刘翔相媲美。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迟了,第一笔生意已经泡汤,看来之能冀望于明天晚上了。要是明天晚上罗斯还犯这种低级失误的话,我就让阿尔萨斯宰了他。

第二天晚上,约十一点的时候,埋伏在小道旁的胡力都有些困了,虽然身上涂抹了蚊不叮,不过其他虫类却不时的趴在他身上,搞得浑身难受。

“要是再过半小时还没有人来,那只能收工了。”胡力趴在那里有些气馁。

就在这时,巷子口隐隐的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胡力赶紧心里默念:伟大的黑暗之神啊,给兄弟只食尸鬼吧。然后罗斯立刻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小白,巷子口有两人过来了,这次可千万别搞砸了,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胡力侧头对罗斯恶狠狠的说。

罗斯仰着头,看起来依然是十分的不屑。

忽然一阵马达声,随后灯光亮起,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人疾驰而过。

“我操!骑个摩托车还推着走?而且早不骑晚不骑,就在我将小白召唤出来的时候点火发动。又浪费了一次召唤的机会啊!”胡力从路旁跳出来,看着呼啸而去的摩托车郁闷的说道。

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胡力精心策划的第二次剪径再次失手,不过这次却和罗斯没有任何关系。

胡力很郁闷,非常郁闷。在那么阴暗而又人烟稀少的小道上,带着有一人高的一只食尸鬼去抢劫,居然两次失手,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还是他胡力根本就不是做无本生意买卖的料?胡力想不通,两眼失神的坐在电脑前,思绪不知道飘在什么地方,就连刚才一个猪头用现金来上网,给了一张五十的,胡力居然鬼使神差的把那张五十的翻了一面又找了回去,弄的那猪头脸上一阵疑惑和暗自窃喜。

“狐狸,你小子坐在那里发呆半天了,到底想什么那么出神呢?”下午五点半,邵强在蒙头猛睡了八个小时后,出现在了吧台前。

胡力眼睛一翻看了看,冷不丁的说:“小强,问你个问题。要是一个人带着一只老虎去抢劫,你说要怎么做才比较好?要是就在这附近,你看什么地方是下手的好点?”

邵强一愣,抢劫这玩意从来也没弄过,哪里知道要怎么进行呢?这小子不是脑子坏了吧。伸手摸了摸胡力的额头,然后纳闷的说:“不烧啊!怎么尽说胡话呢?”

胡力这才知道自己失言,连忙笑着说:“我问问而已,我在想魔兽战术呢?”

“抢劫着是我们身高马大的兽族兄弟干的技术活,你这亡灵族的就安心的行些卑鄙无耻的苟且之事好了。这也比较适合你的风格。”邵强一听是魔兽战术,便顺口打击了胡力一下。

“说得也是。”胡力看起来居然有些明悟的样子,微微着点头。

“吃晚饭了,你们两个过来吧。”邵强刚对胡力的样子有些好奇,耳中边传来老板娘甜腻的声音,顿时嗖的一声,瞬间出现在餐桌旁。而胡力则一反常态,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还是那条小道,树冠遮盖的密荫小道,皎洁的月光仍然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洒出斑斑的光点在水泥道上。

胡力这次学乖了,自己伏在小道中央,让罗斯埋伏在后面的十米处,两道防线留给过往的行人。

九点多,一个身背蛇皮袋,衣衫褴褛的老人出现。胡力看着他那身打扮,示意罗斯让他过去。十点正,前面的小道口转进两个身影,随后又不见了踪影。胡力的认为是一对狗男女,躲进了树丛行苟且之事。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半晌也没听见那令人欲血沸腾的动静声。

十一点刚过,清静了一个小时的小道口终于转进了一个瘦弱的身影,打着一个手电筒,灯光一闪一闪的慢慢的近了上来。

胡力眼中看到的是纤瘦身影,而中听到的是高跟鞋和水泥地的碰撞声。心里暗自欣喜,这很明显是一个女人,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钱;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水灵灵的小MM,要是的话,是不是在劫财的同时顺便也劫个色。

宁静夜空中的脚步声逐渐的近了,胡力的身子蓄势待发,就等人到眼前便窜上去。

就在这时,忽然斜对面的树丛中窜出两道黑影,一前一后将那女子夹在中间,随后前面一人额头亮起一粒小电珠,微弱的灯光照耀在那女子面上。而后面一人则手中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左手搭在那女子肩头,右手紧握的匕首轻轻的抵在女子的腰间。两人看起来配合非常默契,显然是剪径的老手了。

“我操!这两个小子什么时候埋伏在那里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胡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愣了愣,看着那女子的面容眼前一亮,“还是美女呢,要是只劫一样就太可惜了。”

“小妞,识趣的就将包包留下,然后跟我们兄弟到旁边的草丛去,等我们爽玩了就放你离开。”前面的黑影看着那女孩声音异常的**荡。

“你……你们要干什么?”女孩的声音清脆柔腻,不过却带着强烈的惊怕。

“刚才没听我大哥说吗?劫财顺便劫个色。”后面的那黑影声音低沉,左手在那女孩的脸上轻拂而过。

“救……”女孩刚刚喊出了一个字,脖子后就按了一掌,然后缓缓地软到在地。随后,那两条黑影便一前一后的抬起女孩便要向草丛中走去,随后嗦嗦的衣衫声传了出来。

“我靠!现在出来剪径的怎么还是以前那老一套啊,劫财又劫色,一点创意也没有。”胡力暗骂一声,老子辛辛苦苦的守了三天,好不容易等来一个容易得手的,要是被你们几个拔了头筹,那以后也就别出来混了。于是给了十米开外的罗斯手势,示意应该是我们上场了。

罗斯行动如风一般,胡力的手势刚一落,它庞大的身躯便出现在了那两个黑影之旁,巨大的头颅上锋利无比的牙齿一张一合,猩红的**在舌头上流转。

那两个黑影借着微弱的灯光呆呆的看着罗斯,眼神中充满了惊怕和绝望。两腿不停的直打哆嗦,温热的体液顺着裤管流到了地上。

半晌,一声恐惧的惊呼从密林小道深处传向夜空,随即草丛中传出一阵翻滚声,接着扑通两声,重物掉落水塘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