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6章 兜底空空

余额不足

“小白啊,你果然好用,随便这么一站那两个家伙就吓得屁滚尿流,看来你还真不是吹的。”胡力这次非常满意,拍了拍罗斯那令人惊栗的头脸表示赞赏。

啪的一声打开手机盖,蓝色的微光投射在倒地昏迷的女孩身上,上身的衣衫凌乱,淡蓝色的无袖短衫微微的敞开,露出里面乳白色的胸罩,裙摆被撩到了大腿根部,配合着散乱的秀发在灯光下说不出的诱惑动人。胡力将手机移近一些,一张瘦俏秀丽的脸便出现在了眼前,睫毛弯弯,瑶鼻微挺,红唇轻启,说不出的动人。然后左手伴着灯光慢慢的顺着脖颈下移,肌肤白皙,触手冰冷滑腻,经过那高耸的胸口,柔软刚堪一只手掌覆盖,正是胡力喜欢的那种尺寸。在那团柔软上停留了片刻,胡力的手依依不舍得滑向平坦的小腹,腰肢纤细,盈盈一握,两条美腿纤细修长。

“果然是个小MM,还是个出色的美女。看看包里有多少钱。”过足了手瘾的胡力看着MM诱人的姿态,咂了咂嘴收回眼神,然后麻利的拉开小坤包,里面除了一只手机和几包纸巾外,只有些零碎地票子,数来一看,不足一百。

“只有这么一些?苍天啊,我好歹也出动了一次食尸鬼,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剪径得手,这样待我太不公平了吧。”胡力看着手里那些零钱,脑子里想起电视剧中那些匪徒动辄抢劫上百万的镜头,心中不禁大呼老天不公。

郁闷的将钱塞回小坤包中,转头看了看地上的美丽女孩,心中一动:既然劫财不成,那就劫个色吧。在这样的MM身上破了处男之身也不算辱没了名头。看着地上的女孩,再探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罗斯说:“小白你先回去吧,以后我再找你出来喝酒。”

罗斯的眼神异样的怪异,看着胡力半晌说:“我就知道你小子想要干什么,还不好意思呢。这有啥,想当年我们在战场上就做这些事情,平常的很。”说话哼的一声,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空气中。

胡力第一次做男女之事,而且还是打劫而来的小MM,心中有些紧张,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脑海中思想交战了了许久,然后终于邪恶取得了胜利,缓缓地压了上去。

正当胡力探手过去按到了MM胸前那团柔软上,酝酿着欲望的时候,小道的入口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吓得胡力赶紧收手并站起身来。

在数道强烈的灯光下,四五个人影向这边跑了过来。待的他们到了胡力跟前,两男一女。

“秦淑,秦淑你醒醒,你怎么了。”一个胖的像头猪的女孩低下身,双臂用力便将地上的女孩抱了起来。

当前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男子狠狠地盯着胡力,问:“你是谁?你到底把秦淑怎么了?”

胡力这时候正惊叹着那环抱秦淑的女孩怎么会胖成这样?秦淑在她的怀中就像一个小孩般的可笑。闻言抬了抬眼皮,说:“什么把她怎么样了?她被人抢劫,我路过救了她。”

“她被人抢劫?那她怎么昏迷不醒?”胖的像头猪一般的女孩看着怀中衣衫凌乱的秦淑抬起头大声的责问,然后把秦淑靠在自己的胸口蹲下,飞快地整理好她的衣衫。

胡力瞄了眼那女孩巨大的胸部,说:“胸大无脑,你们说的秦淑长得那么漂亮,你以为歹徒光劫财就满足了?要劫别的当然要把她弄晕了才好劫嘛。”

这话一出,那胖女孩顿时哑口无言。这种对话还是少接的好,谁知道这流氓会说到什么地方去。

“走,你跟我们走。谁知道你是不是就那个歹徒呢,跟我们到派出所说个清楚。”那瘦高男生说完便和另外两个男生上前架住了胡力的手臂。

胡力虽然没有剪径成功,不过起码也算一个剪径者,第一次出手不但没有成功,还要去派出所,这岂不是坏了手气,触了霉头。听说三人要拖他去派出所说个清楚,如何肯去?立刻挣扎着脱开了三人的控制,说:“你们有没有搞错,我是见义勇为者,不奖励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抓我去派出所,这是什么道理。”

那三人如何肯听,上前再次架住了胡力,直往亮堂的地方拖去。奈何胡力身单影薄,这个时候邵强肯定和老板娘在上上下下,又不能召唤出罗斯来帮忙,无奈之下只能任由着三人架着自己朝派出所走去。

一出那密荫小道,在胡力和三人的推搡之际,胖MM怀抱中的秦淑嘤咛一声,随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秦淑,你醒了啊,吓死我们了。”胖MM立刻将她放了下来,轻轻地靠在了路旁的长椅上。

“对了,你是不是遭遇歹徒抢劫了?是不是这个家伙?”一阵嘘寒问暖后,瘦高个男生将胡力推到秦淑的身前。

“你们唱完歌了?我嫌KTV里面闹,出来转转,谁知道就碰到了歹徒。”秦淑抬手摸着后颈,缓缓地转动着脖子,看她脸上的神情还是有些疼痛,看了一眼胡力,过了片刻摇摇头说,“不是他,那两个歹徒比他高了许多,身材也魁梧得多。”

“对吧,对吧!我说我是见义勇为者,正好路过那里,就看见两个歹徒正要行那卑鄙之事,于是顺手便将她救了下来。”这时得到了当事人的否认开脱,胡力的胸膛顿时挺了起来,很潇洒的挣开另外两人的钳制,大声地说。

“是你救了我?谢谢你。要不是你,只怕我已经被那两个歹徒害了。”秦淑听见是胡力救了自己,静静的看着他一会,面带感激地说。

胡力故作潇洒的摆摆手说:“没事,小事一桩。是个男人都会这样做的。”说完将目光投放到了秦淑的身上,细细的打量起来。美女,真正的美女啊,气质优雅,看起来温柔娴静,刚才没在她身上**实在太可惜了。

“不好意思啊,刚才误会你了。真的不好意思。”瘦高个一看果然冤枉人了,立时一通道歉。

“都说过了,小事一桩。要是你实在不好意思地话,就请我吃个宵夜吧,我想这个时候大家都有些饿了吧。”胡力肚子配合的咕噜叫了一声。

“没问题,那边就有个不错的夜宵摊,大家一起喝两杯。”瘦高个连声答应,说着便拉住了胡力的胳膊直往前走。

长椅上的秦淑看着胡力,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道美丽的微弧。

瘦高个姓苏名敢,据称是苏东坡的后人,而东坡居士以画竹闻名,因此配上苏敢的身材,大家一致称他竹竿。那个肥胖如猪的女孩名叫杨芬,自称是杨玉环的后代,一直以来并不以胖为耻,反而引以为荣,因为年纪甚小,大伙都叫她小肥羊。

大学附近的路边大排档一直以来都是以价廉物美取胜,胡力一伙人所处的这家同样如此,六个人围坐在一起,男女一个隔一个,胡力身旁的是秦淑和小肥羊,满桌的酒菜已经是一片狼藉,墙角边竖着的十来个空啤酒瓶。

“胡力,兄弟我敬你一杯,想不到你看起来不是很强壮,居然能打跑两个持刀歹徒。多谢你救了秦淑。”竹竿苏敢有些喝多了,大着舌头说,眼睛看着的却是秦淑美丽的脸庞。

“原来这杆子喜欢秦MM.”胡力虽然也喝了不少,不过和邵强那个酒囊饭袋一起四年,什么都练出来了,这点酒跟喝开水过过胃没啥区别。端起酒杯,故作谦虚地说:“哪里哪里!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说不定我就被那两个歹徒给捅了,那两个家伙是给大家吓跑的。”说完酒杯相碰,胡力仰脖干掉。

“没错,看你瘦瘦黄黄的,居然能上演英雄救美,我开始有点欣赏你了。”小肥羊杨芬食量很大,不过酒量却是一般般,两瓶啤酒下肚,早就趴在了桌子上,这时候听到酒杯相撞的清脆声,抬起头眯着醉眼说了一句,然后又趴倒在桌子上。

“瘦瘦黄黄?只听过老婆白白胖胖,老公瘦瘦黄黄。我胡力二十多年来还是个处男,哪里轮得到我瘦瘦黄黄。要是秦淑MM肯让我瘦瘦黄黄倒也不错。”胡力想着想着眼睛瞟到了秦淑的脸上。

“他们都醉了,要不我们出去透透风吧。”秦淑滴酒未沾,娇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好啊!”胡力巴不得有机会和秦淑单独坐会,转头一看其他人都趴倒在桌上,又问道,“那么他们呢?”

秦淑扑闪眼睛,嘴角边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说:“没事的,他们每次都这样。过一会就自己醒了。”

胡力看着眼前东倒西歪的人,高矮胖瘦,俊美丑陋都有了,这一群人能成为好友并经常出来吃喝真的很令人诧异。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他们了,和秦淑出去走走才是正事。于是便站起身,和秦淑并肩出了小店。

夏日深夜的晚风轻拂,吹在身上格外的舒爽。胡力现在的心情很不错,舒爽的晚风是一个,另一个就是身边的秦淑。在微黄的路灯下,身旁的秦淑身上出来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幽香,配合着晚风,从里到外的让胡力全身上下畅快无比。

“秦淑,你今天怎么一个人跑到了那条巷子里去?你知道当时多危险啊!”胡力微微侧脸,眼睛的余光看着身边可人儿胸前坟起的两个高耸的柔软,打开了话题。

“我一直都喜欢那样的地方,在这喧闹的城市中,清静幽雅的地方已经不多了,我以前也经常去那里散步,不过都是比较早的时候。今天和苏敢他们去KTV,我嫌吵的厉害就想出来转转,透透气。虽知道遇上了歹徒,说起来真的要好好的谢谢你了。”秦淑没有发觉胡力眼睛所看的地方,转过头看着他说。

谢谢我?那就以身相许吧。胡力心中**荡的想着,却摆摆手说:“就这么点小事,竹竿和杨芬他们刚才就谢过了,何必老是挂在嘴边呢。如果你真要谢我的话,以后请我吃饭吧。”说完麻利的掏出手机,然后又说,“你号码多少,我打给你,你存一下,以后有事好联系。”

秦淑一愣,随即微微一笑,然后便将号码告诉给了胡力。

“行了。以后大家联系联系,都在一个城市嘛,互相也好有个照应。”胡力存完号码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秦淑脸上隐过一丝笑意,心想:这人倒是有趣,比起苏敢他们好玩多了。于是点点头,忽然转头在离胡力鼻子约十来厘米的地方吐气如兰的说:“嗯,那以后我请你吃饭。对了,他们估计也差不多要醒了,我们回去吧。”

“醒了?这么快?也对,喝得少,醒的也快嘛。”胡力一阵失神,深深地嗅了口扑鼻而来的淡幽气息。

等到两人走回小店,除了苏敢外,其他的人都没了踪影。

“他们呢?”胡力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等会将有什么事情发生。

“走了!先回去了。”苏敢抬起头醉眼朦胧的看着秦淑娇美的面容,嘴里回答这胡力的问话。

“哦,那我们也回去吧,杆子,要不要我送你?”胡力一把扶起苏敢问道。

苏敢号称竹竿的确有一定的道理,只见他推开胡力的手,晃悠着朝门外走去,瘦长的身形像极了苏东坡笔下晚风入林的竹竿,左右摇摆。刚走到门口,苏敢忽然回头说:“对了,账单还没有付,你们谁付一下吧,我身上的钱不够。”

“咦……”胡力转头看向秦淑。

“我也没带,今天出来匆忙了,本来不想出来的,被杨芬硬拉出来,所以身上没带多少钱。”秦淑下意识的摸了摸肩上的小坤包,但开后一看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胡力说。

胡力这才知道刚才的不祥感觉所为何事。眼看着竹竿苏敢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小店的大门,只留下他和秦淑两人互相干瞪着眼。

“你们到底谁付账啊?”一旁的小店老板有些不耐烦了,这两人看起来衣着光鲜,不会真的连这不到一百的钱也付不出来吧?

都到了这份上,要想以后还能和秦淑联系,那么这顿宵夜说不得就要自己付了才行。胡力心里狠狠地唾骂了竹竿一行,抬头说:“急什么?再来碟扬州炒饭,我还没吃饱呢。”说完便朝卫生间走去,走过老板的身旁眼神也顺势的扫了一下。

小店老板一时间倒也吃不准,看着秦淑坐下身,虽然有些疑虑,不过还是转身让厨房弄个扬州炒饭。

卫生间内,胡力满面怒容的看着水盆上方的镜子,苦着脸说:“苍天呢,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于我?打劫不成也就算了,毕竟还认识了个漂亮的小MM,可这顿宵夜可要了我的老命啊,难道下个月真的要在网吧混吃混喝了?”说着低下身,脱下左脚的鞋子,拿出薄薄的鞋垫,伸手到里面,随后一张折叠好的百元大钞出现在他手中。

拉开卫生间的门,桌上的扬州炒饭热腾腾的已经摆放在那里。

“吃不吃?”胡力作势要拨一半给秦淑。

“不要,我刚才吃饱了,你吃吧。”秦淑看着胡力微笑着的脸,想起刚才他听到自己没钱的时候,脸上的那个表情。

三口两口的扒拉完扬州炒饭,胡力把桌上剩下菜肴中的荤菜都挑出来吃了下去。随后声音沉闷的大喊一声:“老板买单。”

“九十六块,谢谢。”老板看着那张红色的百元钞票,脸上堆满了笑容。

拿着零钱,胡力郁闷的出了饭店,陪着秦淑向她们学校走去。身旁的幽香在晚风中丝丝的飘进鼻中,胡力的心情有所好转。

“胡力,谢谢你今天救了我。”站在学校的大门口,秦淑停下身说。

“啊!你到了,和你说过了,那些都是小事。那我先走了,对了,记得请我吃饭哦。”胡力有些恍惚,啊了一声挥了挥手,然后便转身离去。

校门口的秦淑默默地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嘴角拉出了一道微弧。

“我操!忙活了一个晚上,居然什么也没弄到,还倒贴了近一百块。天呢,这可是我下半个月的饭钱啊!要是再失手的话,我怎么活啊,谁知道老板娘那**什么时候把小强弄到手后便吹枕边风,然后把我一脚踢开。”胡力走在回宿舍得路上,仰着脸看着天上时隐时现的月亮一吐胸中的郁闷。

正要转进一条巷子,突然前面转弯口出现一道强烈的灯光,随后一道刺耳的嘎吱声,一辆奥迪A4硬生生的停在离胡力不到半米处。

“小子你活腻了啊。怎么走路的,撞死你个小鸡巴。”车窗里探出一个圆嘟嘟的脸来,随后一个胖子走下车。

胡力瞄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副驾驶座位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了看半米前的车子,猛地一脚重重的踩在车子的前盖上,狠狠的说:“死胖子,你差点撞到了我居然还这么嚣张,我看你活腻味了吧。”

那胖子一愣,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出现,顿时胆气一壮,看着有些瘦弱的胡力,笑了笑说:“好久没人敢这样和我胖哥说话了,看来小一辈都把我忘记了啊。”说完猛地就冲了上来。

要是以前的胡力,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就是给胖子道歉,然后夹着尾巴走人。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能够随时召唤食尸鬼给自己使用,而且现在也正郁闷着。眼见胖子扑了上来,猛地一个闪身躲到了一帮,嘴里大喊一声:“伟大的黑暗之神,把小白给我耍耍。”

立时天空猛地划过一道闪电,一阵强风吹过,罗斯静静的站在了胖子的身旁。

胖子怔怔的看着罗斯庞大的身躯,张大了嘴,**几下,硬是没能说出话来。再看车子里那浓妆的女人,一声惊叫后便倒了下去。

“死胖子,看你还牛比不。”胡力走上前,抬起手用力的拍了拍胖子拿肥嘟嘟的脸,然后转头说:“小白,给他点口水尝尝。”

罗斯哼了一声,眼睛一翻,然后伸出它那宽大肥厚沾满了粘液的舌头,猛地在胖子的脸上扫过。

胖子一个颤抖,裤脚下嘀嗒的传来了水声,吓的尿了裤子,随后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没意思,一点种都没有。这块头白长了。”胡力失望的看着地上的胖子,然后蹲下身在他身上一阵掏弄,右手出现一个皮夹,里面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

“这才有点像剪径嘛。”胡力看着那厚厚的一叠钞票,眼睛发亮。

转头四处张望了一遍,收起罗斯,飞速的朝大路上奔去,然后打了一辆车到市中心,然后再换了辆出租车转回宿舍。回到宿舍,心里依然有些惊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