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7章 四下剪径

余额不足

“发了!三千六百元,这无本生意果然好做。”胡力躺在**,已经是第十遍数着手里的钱。想想也是后怕,要是被人发现并拍了照,那乐子可就大了。不过据心理学上说,不管做什么第一次的时候总是有些担惊受怕,心中忐忑不安。只要做顺手里,就像吃饭喝茶一样轻松自在。

看着旁边已经四分五裂的木床,刚才进来欣喜之下忘记了一屁股坐下去就成了那样。胡力这个时候却一点也不上心,要是老头来问,甩两百给他就是了,他买了新床还能搞条五十块左右的香烟。

搂着那墨香犹在的一叠钞票,胡力心满意足的进入了梦乡,不久,口角晶莹的口水便缓缓地流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按耐不住变成有钱人后要做点什么的冲动,胡力一大早就醒了,兴冲冲的在网吧门口的面馆订了三份十块钱的盖浇面。

“狐狸你来了啊!”邵强看起来依然是精神抖擞,脸上仍然是隐隐的笑意。

“别客气,今天兄弟心情好,把老板娘叫出来,我请盖浇面。”相比邵强的脸色,无疑胡力更加的神采飞扬。

“十块的盖浇面,你小子捡到钱了?还是出去做牛郎了?”邵强看着服务员刚端过来的三碗面条,顾不得看MM胸口低身后的涌动,看着胡力不可置信的问。

“吃不吃?不吃我一个人管两碗。”昨天晚上虽然吃了碟扬州炒饭,不过在惊喜中度过一晚的胡力早就饥肠辘辘,捧了碗面就吃了起来。

“吃,当然吃,不吃那是傻子。”邵强揽过两碗面,先在一碗中呼噜了几口,然后端起碗面带这才放心的表情往吧台后的卧室走去。

胡力一怔,然后明白过来,顿时气急败坏的说:“小强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会抢你东西吃啊?还每块牛肉都舔一下,真恶心。”话音没落,邵强早已经拐进了卧室。

不多时,邵强便从里面出来,然后坐下身,细细的搅了几下面条,然后风卷残云的一扫而空。

“小强,吃面都要端进去,你们两个已经勾搭上了?”胡力的眼光扫过卧室的大门,低声问。

邵强立刻也低着头,轻声说:“还没呢,要是勾搭上了,那么刚才那碗面就是她端给我吃了。”

“操!那你表现得那么**荡干什么?”胡力有些失望,不屑的说。

“不过除了那最后一步,其他的我们都做了,每天晚上现在都拿一到两百,你说我满意不满意?”邵强想起那白花花的钞票,眼睛都绿了。

“噗”一口水从胡力的口中喷出,大都掉到了前面的显示器上,弄的两人一阵手忙脚乱。

“果然,你这块头就是当牛郎的料。恭喜啊恭喜!这么有钱图的职业你都肯干。”胡力的眼中充满了敬佩。

吃饱喝足后,胡力到外面买了张早报,每个细小的角落缝隙都翻了一遍。还好,没有什么人报案说看到怪兽。再打开网页,在当地的一些网站上浏览了一番,也没有看到什么有关怪兽的事件新闻,这才放下心来。

“看来这些家伙都是胆小怕事之徒,以后就找他们下手。”胡力摇头晃脑的自言自语。

“你小子一个人在说什么?还笑嘻嘻的。”邵强看到了他的表情,纳闷的问。

“没……没什么。”胡力脸上一丝不安闪过,顺手点开了魔兽争霸的图标,“对了,你还不去睡觉,现在我接班。”

邵强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前几天可都是拖拖拉拉到了九点多才正式接班,今天居然七点刚过就让自己睡觉去,这也太奇怪了。不过看着胡力一副真诚的样子,虽然自己很是疑惑,不过也确实困了,就抛下他径直走进了卧室。

“我操!直接就进去了,果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看着邵强走进卧室并轻轻的关上门,胡力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魔兽争霸的游戏进程正在读取,片刻后,胡力就能在保存的游戏中看到阿尔萨斯王子了。

“亲爱的胡力,再一次见到你真高兴,昨天晚上很尽兴吧。”永远不变得装扮,阿尔萨斯骑在他的骷髅马上。

“真的很爽,这样我很快就能过上幸福的日子了。不过,小白的个头太吓人了,有没有动静小,能力强的给我用用啊?比如石像鬼,全身黝黑,一般人晚上还看不清。”胡力嘿嘿的笑了声回答。

“当然可以。”阿尔萨斯满脸的笑容,哪里像黑暗部落的领袖,简直是光明部落的天真可爱的王子,“不过,按照协议上的,石像鬼现在这个阶段你还不具备召唤的能力,还有你提供的战争晶石远远不够。”

“晶石不够?我这里还有一块,你看看够不够了?”胡力闻言立时掏出上次的那块水晶,在屏幕前晃了晃。

“这个……按照协议,你需要提供三十克的战争晶石才能召唤伏地魔蛛,至于石像鬼嘛,那是以后的事情了。”阿尔萨斯的语气一转,言犹未尽的说。

“爽快一些,到底石像鬼要多少晶石?”胡力根本就不在乎这种廉价的水晶,要多少也没问题。

“我看你还是先找到晶石再来找我,罗斯的攻击力也很强,应该能帮你做不少的事情。”阿尔萨斯突然放出一道光芒将胡力手中的水晶夺去,然后策马而去,远远的传来他的声音,“这块晶石允许你下个月有六次的召唤机会,协议中可只有三次哦!”

“这也行?那协议上到底写了什么?”胡力眼睁睁的看着阿尔萨斯远去,手中的水晶却不见了踪影。

夏天的夜黑的晚,不过现在已经十点,烈日炙烤下的暑意也渐渐的消退。晚风拂过,带着丝丝的凉意舒爽着路人。汉中门墙角边上,许多外来的民工席地而坐,一堆堆的聚在一起,诉说着白天的故事,消解着一天下来的劳累。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就是我发财的时刻。”虽然没能如愿召唤到石像鬼,甚至连伏地魔蛛也没有,还被阿尔萨斯那小子抢走了一块水晶。不过胡力看着深夜的来临,心中的期待越来越强,游走在汉中门的周围,哼着改编的恶俗歌曲。

深夜近十二点钟,南京的许多娱乐场所开始陆续的关门送客。一时间守候数个小时的出租车又活跃了起来。不过胡力的目标可不是这些打车族,徘徊在一座高档住宅旁,微黄的路灯下胡力的身影缩在角落里开起来异常的猥琐。

一辆辆的高级轿车开进了由保安看守的大门,车内的男男女女带着各自的需求向要去的房间走去。

“我他妈的就是头猪,这高级住宅门口有保安,而能住得起的大都有自己的车,肯定不会下车步行,这还剪径个啥?”胡力目送着一辆辆的车子进入,忽然想起了这档子事。

从墙角的阴暗处出来,拐了个弯,一条不是很宽的马路,路灯的间距也相去甚远。

“这倒是个好地方,可惜这里没有落单的猎物啊。”胡力看着偶尔才过去的一辆车,心里很是郁闷。歪着头细细的想了片刻,忽然猛地一拍脑袋说,“有了,这样就行嘛!没有机会要懂得创造机会。看来这句话是放置四海皆真理啊!”

老李是某国家机构的重要部门负责人,由于工作的便利,每天的额外收入就远远的超过了每个月的基本工资。今天晚上又有个某公司的老总老王请他办事,吃喝玩乐之后又亲自将自己的小蜜送上了老李的奥迪车。

奥迪驶进了胡力所处的那条小道,眼看着就要到自己的寻欢作乐基地,老李看着身旁媚眼如丝,年轻漂亮的女孩心里那是期待的很,据那老王讲,这小妞的技术可算是一流,包管弄的自己全身上下连汗毛孔都舒爽无比。脑子里全都是身旁那女孩的粉腿藕臂,忽然就在前面不远处,车灯照耀下一只身高两米有余的怪物横在了马路当中,那丑陋却又令人恐怖的样子印入眼帘。

奥迪长长的拖出两道黑色的刹车印停在了离怪物不到一米的地方。

啪的一声清脆穿过夜空,车窗的玻璃碎裂开来,那怪物的前爪狠狠地抓住了老李胸前的衣衫,随即一阵大力,老李硬生生的被拖出了汽车。

车子前排右手边的女孩花容失色,原本白皙的粉脸变得犹如白纸般雪白,那性感的红唇微微的张开,眼睛仿佛失去了神采,木如呆鸡的看着将老李拖出去的怪物。

胡力很满意现在两人的表现。老李在罗斯的爪下,根本就说不出话来,胸前被抓出了几道长长的爪印,丝丝的鲜血微微的透过衬衫。胡力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那女孩犹如木偶般的一动不动,不过比上次那个好,至少还没有晕。拿起挡风玻璃前的黑色真皮公文包,胡力麻利的拉开拉链,探手进去,一个厚厚的大信封带了出来。

“我操!这次发了,想不到这老头有这么多的钱。整整四万啊!”胡力看着手中四叠崭新的百元大钞兴奋的挥舞着右手。

翻遍了公文包的每一个角落,将里面的钱币洗劫一空,胡力的眼光投放到了旁边的女孩身上。那女孩这个时候已经清醒过来,这时两只美目惊恐中带着绝望,身子不住的颤抖,高耸的胸部一上一下。

劈手夺过女孩手边的小坤包,里面除了千把元外,只有一些女人必备品。胡力失望之余探手在女孩的胸部上拧了一把,入手柔软富有弹性,这小妞居然没穿胸罩。胡力心里一荡,不过他深知自己是来打劫的,在这地方劫色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于是扯下女孩脖颈上的一条白金项链,然后推开车门,看了看地上陷入痴呆状的老李,吹了声口哨,扬长而去。

四万,整整四万啊!邵强那小子要多长时间才能做牛郎赚出来啊。胡力将那四万元搂在了怀里,心里更加的确信,这无本的剪径买卖才是现在合适自己的赚钱方式啊!

明天干什么?明天当然先到希尔顿吃顿早饭,然后再去金陵饭店订一桌豪华大餐,接着*的洗个澡,然后晚上去喝碗馄饨,给老板十块钱,剩下的当小费,谁让他平时老看不起人。

胡力的心里是这样想的,甚至做的梦也是这样。第二天一起床,自然要去付诸行动。八点一过便冲了出去,至于邵强那里的接班事宜,那就让他继续是个事宜吧。

邵强很郁闷,胡力这小子三天没出现了,抽空去了趟宿舍,也没见到人影。摸了摸自己的被单,干的很,不管什么地方也没有一丝潮湿或者硬梆梆的地方,可见胡力这小子这几天真的没有回来过。

“这小子去那里了?该不会去做牛郎被那个富婆看中包养了吧?没错,应该是的,要是其他活的话他也不会连人影都不见,这小处男还是要脸面的。”邵强细细的想了一遍,排除了遭人抢劫,绑架,强奸等等各种猜测,剩下了一条做牛郎被包养的推测。

胡力真的很爽,手中有了轻易得来的四万块,特别是对一个从来就没见过上万的穷人来说,有了这笔钱不去好好的吃喝玩乐享受一下,实在是对不起这二十多年来委屈跟随自己的身子骨。

三天的有钱人生活让胡力充分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钱来的容易去的也快,四万元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就剩下了个零头,已经不到四千了。不过胡力一点也不在乎,反正只要多出去几次,在阴暗的角落里盯着那些奔驰宝马,然后让小白出去拉风一下,几万块看起来很容易到手。

“小强,我回来了。”养的满面红光的胡力在三天后的傍晚出现在了邵强的眼前。

邵强带着异样的眼光看了看胡力,并围着他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然后叹了口气说:“兄弟啊,都是钱害得你啊,要不你也不用沦落到去做牛郎这么惨。下次强哥我给你介绍几个富婆,凭着你的英俊相貌和猥琐的气质,被她们包养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样总比四处做牛郎来的干净、安全。”

“滚!你做了牛郎就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了?看你今天疲惫成这样子,是不是你那**的老板娘开始不满意你的服务了?要换人了?”胡力飞起一脚就踢向邵强,可惜被身手敏捷的他给躲了过去。

“那你小子这三天都去那里了?我到过宿舍找你,你根本就没有回去。”邵强笑嘻嘻的问。

“这……是秘密。以后又机会告诉你,反正我去享受了。”胡力沉吟了一番,还是决定不能将这事情告诉邵强。

“去享受也不找我,还是不是兄弟啊?”邵强听见胡力去享受了三天,眼中都要冒出火来了。

胡力笑了笑,没有答话,连上了战网,开始了魔兽争霸的冲级之路,任凭邵强百般哀求,就是置之不理。

晚上十一点,邵强晃晃悠悠的揉着眼睛从**起来,伸了个懒腰便出来找水喝,走到吧台一看,胡力不在里面。抬起头四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于是便走到一个猪头身旁问了一声,得到的答案是胡力早在十点半就遣散了不包夜的人,受了剩下猪头的包夜费,锁了门出去了。

在市郊的某个高级住宅旁的马路上,一只从没见过的庞大而又丑陋不堪的怪物出现在了江浩的奔驰车前。随即奔驰的前面车窗被砸碎,江浩被那两米都高的怪物抓出了车子踩在脚下。

一个戴着面具的中等身材男子,手脚麻利的将车内公文包里的一万五千元钱抢走,然后砸晕了江浩扬长而去。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夜,在某条车辆甚少的马路上,洪刚建刚刚处理完明天要参加招标的资料,开着公司配备给自己的帕萨特心情愉快的行驶在路上。今天是小蜜的生日,由于明天要参加招标会,没有时间赶回去帮她庆祝,洪刚建的心里有些愧疚,这小MM十几岁就跟着自己,自己一路走来,她可帮了不少忙,许多不能曝光的钱财也都由她负责进出,要是以后事情败露,她可就是一个绝好的替罪羊。今天是她生日,看来怎么都要好好的补偿她。摸了摸公文包,里面有今天某人送来的三万元回扣,等明天的招标会结束后,一定要好好的帮小蜜来个迟到的庆祝。至于家里的那个黄脸婆就死一边去吧,没和她离婚都是自己对她最大的恩惠了。

就在洪刚建急切切的要去帮小蜜过生日,期待着度过一个浪漫而狂野的夜晚的时候,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随后一个高约两米的东西出现在了视线中,猛地一脚刹车,堪堪的停在了那东西的身前,刚要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忽然前面的东西一下砸开了车窗的玻璃并把自己抓了出去,这才看清楚是一只丑陋的庞大怪物,巨大的嘴巴里锋利的牙齿闪着亮光,长长的舌头上满是令人作呕的粘液,忽然头顶心一疼,转头看去,一个带着面具的中等身材男子手持一根木棍出现在了洪刚建最后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