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8章 协议真相

余额不足

黄冶生是南京市的公安局长,这时候背负着双手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清晨刚刚摆放到房间内的百合花吐露着它那幽幽的香气,使得这个原本应该铁血的地方洋溢着一丝柔和的气息,令人心情倍感舒畅。不过黄冶生的心情却非常的差,甚至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下面的各分局就有六次匪夷所思的抢劫案。而被害人的证词出奇的一致,当时他们在昏迷之前看到的都是一只硕大、丑陋、凶猛的怪物和一个中等身材带着面具的男子。

“这样的怪物?我不是在和儿子看科幻世界吧。”黄冶生看着六个受害人合力拼凑出来的怪物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的怪物?简直是匪夷所思。

然而通过调查,这六个受害者相互间基本没有关系,所以排除了他们来捣乱的可能性。而且其中四人胸口大同小异的爪痕也可以确定这的确是被同一种动物所抓伤。可见这次涉及的十数万金额的抢劫案件时的的确确的存在。

拿起电话,黄冶生沉稳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内:“小张,你和老贺一起进来一下。”

一会的功夫,小张和老贺出现在了办公室。小张名叫张雨诗,今年二十三岁,身高约一米六五,面容姣好,肌肤光滑细腻。警校刚毕业就通过关系分配到了重案组,跟着老贺学东西。这小丫头虽然是通过后门进来,不过头脑确异常的灵活好用,在短短的四个月时间内,协助老贺破获了三起重大案件,深得重案组同事赏识,也证明了自己并不是靠关系进来混吃混喝。

老贺名叫贺章,已经在重案组干了十来年,以遇事冷静和勇猛著称,是重案组当之无愧的NO.1.“老贺,你怎么看这几件抢劫案?”黄冶生招呼两人坐下,手指重重的点在那张怪物拼图上。

贺章平时喜欢看动物世界和科幻节目,许多真的假的,玄妙的、诡异的东西是他的最爱。可是端详了半天,也没有看出这拼图上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摇了摇头,回答说:“没见过,在我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样的怪物存在。小张,你也看看。”

张雨诗今天将满头的秀发放了下来,和平是扎着马尾的英姿飒爽不同,多了几分温柔在里面。接过老贺递过来的图纸,大眼睛扑闪了几下,沉吟了片刻,说:“我也没见过这东西。不过我有个主意,是不是发到网上去,让广大的网友看看,说不定其中有见多识广的人能帮助我们呢。”

“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我们也无从查考,不如到网上去碰碰运气。”黄冶生和贺章相看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那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好了。”张雨诗的作风向来是雷厉风行,得到黄冶生的首肯后,便拿起图纸拉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胡力在希尔顿大酒店住了两个晚上,享受着美味佳肴和贴心的服务。在舒爽的同时,手里的钱也如同流水般哗哗的流去,两天的时间便花掉了近一万块。

在马路旁的电线杆上找了个做假证件的电话,然后联系到那人做了张假身份证,接着在农业银行办了两张卡,将手里的十二万多赃款分成两份存了进去。

这天下午,身揣两张卡的胡力在消失了两天之后出现在了网吧的吧台前。

“胡力?你最近去哪里了?是不是不想做了?你要不想做就早说,老娘这可不养闲人。”好多天没有看见那**的老板娘了,今天居然出现在了吧台。

“老板娘啊,看你这说的什么话。这几天我有事请,我让邵强向你请假了。怎么他没跟你说吗?”胡力嬉皮笑脸的说。

“请假?你以为这里是邵强开的?请假让他转告有什么用?”老板娘今天的心情看起来不怎么样,估计是邵强这小子没有服侍好她。

胡力忽然低下头,然后看了看四周,轻声说:“老板娘,是不是邵强那小子晚上不卖力啊?你告诉我,他到底是微软了还是松下了?”

老板娘先是一怔,不过这年头开网吧的对这些字眼都听得多了,反应过来后居然有些羞涩,脸上飞起了一抹嫣红,笑骂着说:“臭小子,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龌龊的思想。”

胡力哈哈大笑,伸手拿过吧台上的晚报,然后在自己常用的那台机器上坐了下来。

怪异生物四处袭击,受害之人胆战心惊。晚报的A版头条上印着十六个刺眼的黑色大字。然后用了将近两个篇幅来采访六位受害人,详细地报道了他们受害的经过和所见到的事物。

“我操!这几个家伙都报案了?不过这小白画的可真不像,居然凶猛中带着些可爱。”胡力看到标题心中顿时大惊,脸色变得煞白。不过在细细读过整篇文章之后,又深深地送了口气。由于自己作案都带了面具,除了身形外没有半点面容的报道。而罗斯的拼图则和本体相去甚远,只是那张大嘴画的有些传神。

推开报纸,打开网页。果不其然,各大网站都在热烈的报道这次抢劫事件,其中的重点就是那只身高超过两米的丑陋怪物。网上的图片和报纸上的完全一样,数万的网民都发挥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猜测着这到底是何种生物。东方神话里的古神兽和西方魔幻元素里的怪物都写在了上面,当然也有人猜罗斯是只食尸鬼的,不过在现代的科技社会,这些都不过是徒增笑耳罢了。

点开魔兽的图标进入游戏,读取了保存的游戏,阿尔萨斯准时地出现在了胡力的眼前。

“怎么样?我亲爱的胡兄弟!罗斯的表现是不是让你满意?”阿尔萨斯依旧是那副冷酷外表下一颗卑劣贪心的面容。

“你说小白啊?真的不错,看它瘦骨嶙峋的,想不到力量居然如此强大,那些汽车在它爪下犹如破铜烂铁,随意的一捣就烂了。他妈的,我平时有些的时候也没看到它们食尸鬼有这么厉害。”胡力当然满意,十多天的时间弄到了十来万,这样的无本生意不但简单而且迅速。

“满意就好。按照协议上规定的日期,又到了你交货的时间了,你看是不是在今天把这事情办了?”阿尔萨斯抽出霜之哀伤轻柔的抚摸,好像在抚摸心爱之人的大腿一般。

“交货?前段时间才给你抢去一块晶石,怎么这么快就要新的了?你不是说战争晶石在你们黑暗大陆非常匮乏吗?”水晶的价格非常便宜,胡力平时也没放在心上,现在只是例行的和阿尔萨斯讨价还价罢了,毕竟那协议自己根本就看不懂,怎么着也要多套出点内容来。

“我亲爱的兄弟,上次的那块晶石我给了你额外的补偿,让你在一个月内能六次召唤食尸鬼罗斯,难道这给你到来的好处还不能让你满意?”阿尔萨斯坐在骷髅马上,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胡力的外号是狐狸,阿尔萨斯眼中的那点狡黠根本就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笑了笑,不动声色地说:“满意是满意。不过我现在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们签订的那张协议我根本就看不明白,你是不是能和我详细的解释一下?”

解释给你听?难道我要说你这辈子就别想着能召唤冰龙这类的顶级生物?阿尔萨斯眼珠一转,笑眯眯的回答说:“很简单的,现在你召唤罗斯出来需要的是十五克的战争晶石,那么按照协议上你能够召唤两只,也就是你只要付出三十克的战争晶石就可以了。”

“食尸鬼我已经领略到了它的强大,我现在关心的是,要多少晶石才能召唤更强一级的生物?”胡力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更上一级的怪物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力量。

“按照协议,你必须循序渐进,由低到高的召唤生物们,他们之间的费用也是各不相同。比如下面一级的伏地魔蛛你就需要一百五十克的晶石才能召唤一只,两只就是三百克。”阿尔萨斯脸上带着绅士的笑容娓娓道来。

“一百五十克?十倍的费用?那么石像鬼要多少晶石才能召唤?”胡力隐隐的感觉到好像上当了,有种不祥的感觉。

“哦!我的兄弟,你可别急。石像鬼那是高等级的怪物,价格当然不菲。魔蛛后你还有兽人步兵可以召唤,费用也是伏地魔蛛的十倍而已,然后是猎头者,再接着才是石像鬼,这费用嘛你也是知道的,我们都是实诚的人,都应该按照协议来办。”阿尔萨斯轻轻的敲打这一只蜷伏在他身旁犹如小猫般温顺的食尸鬼。

“十倍,每一个等级的召唤费用都是前面的十倍。我操,你小子这是坑我呢,我要是需要召唤冰龙,那我是不是需要搬一座战争晶石矿给你才行?”阿尔萨斯那绅士般的笑容在胡力的眼中简直就是恶魔的微笑,只见他满脸通红狠狠的骂道。

“别激动嘛我亲爱的兄弟,我们是签订过协议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阿尔萨斯看着快要暴走的胡力嘴角荡起了一抹笑意。

胡力的喉咙一阵发甜,那协议老子根本就看不懂一个字,唯一认识的居然还是右下角的YSE/NO这两个英文单词。现在居然说一切都按照协议来办,这就是赤露露的欺骗。深深的吸了口气,定了定心神说:“我操!你小子耍我呢?算了,我认了。明天我就给你三十克晶石,然后我依旧召唤小白好了。”

“这样也好,我看罗斯是个好帮手,它的力量在我们这里可是远近闻名的。”阿尔萨斯闻言眯着眼睛,潇洒的将霜之哀伤插回了剑鞘。

胡力看着策马渐渐远去的阿尔萨斯,低声狠狠地说:“小子你拿我开涮,等我弄够了钱就不干,我倒要看看那狗屁协议能如何约束我。”

这个月的六次召唤胡力已经全部用完,如果现在再给阿尔萨斯一点晶石,那么当然也能继续获得召唤的权利,不过最近风头甚紧,警方部署了大量的警力在各个高级住宅附近,甚至在郊外的公路上也每半个小时就有一队武警执勤。虽然还不知道罗斯到底能不能和他们的冲锋枪相抗衡,但是按照这段时间和罗斯的相处,这家伙看起来威猛无比,不过依然是血肉之躯,想必碰上冲锋枪炙热而强劲的火力应该会被打的散了架,还是安稳的度过这段风头好了,银行卡里的那十几万还是够自己花好一阵子的了。

干掉了一个46级的对手,胡力活动了一下筋骨,伸了伸懒腰,然后便点了继续自动搜寻下一个对手。忽然,屁股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那经典的铃声:“谁**荡啊我**荡,谁**荡啊你**荡!”顿时,网吧里面一群猪头都用异样却有带着敬佩的眼神看了过来。

“小秦MM?这几天忙着赚钱倒把她给忘记了。”胡力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秦淑打来的电话。

“喂!是秦淑吧。怎么这么久才想起请我吃饭啊,我可是每天都期待这,还以为你忘记了呢。”胡力调整了一下兴奋的心情,然后接通了电话。

“最近忙着找工作的事情,真的差点忘记了。我找到工作了,今天晚上请你吃饭,你来吗?”手机的听筒中,传来秦淑温柔甜美的声音。

“来,当然来。在哪里?”就等着这么一天了,要不是前些日子忙着剪径赚钱,胡力早就主动粘了上去。

“那好,到时候你直接到上次我们吃宵夜的地方和我碰头就行,我在那里等你。”电话里秦淑嗯了一声,然后挂上了电话。

胡力满脸的欣喜,小秦MM这最后一句话大有深意啊。她用的是‘和我碰头’,不是和我们碰头,用的是‘我在那里等你’,而不是我们在那里等你。可见这次她主动邀请自己吃饭很可能就她和自己两人,一个不是很熟的女孩子肯主动邀请一个男的吃饭,说不得是对这个男的有了很强烈的好感。想到这里,胡力心里那是舒爽的很,没想到自己一次剪径的失败居然换回了一个如花似玉的MM,这次可一定要抓住机会,争取在短时间内把自己的处男之身破在了这小秦MM的身上。

邵强刚刚睡醒,昨天晚上和老板娘搞了几个小时,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想不到那老板娘居然还不满足。果然真理早就说过:在某些方面,男人永远也不是女人的对手。

“狐狸,你小子又出现了。看你今天的心情不错啊,满面红光的,眼睛里居然还冒着**荡的光。说,是不是遇到了一个极品富婆要包养你?”邵强远远的就看见胡力对着电脑屏幕时不时的傻笑一下。

“滚!看你这么大的块头,居然走路都弯着腰,是不是被老板娘弄的要精尽人忘了?”胡力看着邵强用手扶着的腰,忽然想起了先前进来老板娘满脸的不爽之情,眼珠一转低声笑着问,“是不是没能满足她啊?想不到号称老虎强的邵强同学也有不能满足一个女人的时候。”

“操!我邵强号称老虎强,道上的兄弟都称我为强哥,就是因为我哪里都强。一个女人我还搞不定?”邵强顿时挺直了胸膛,随即脸色微变,语气一转说,“不过最近状态有些不稳定,所以……”

胡力嘿嘿一笑,抬手在邵强的肩膀上拍了拍说:“理解,理解。”然后又说,“兄弟我今天晚上有事,先走一步。明天我去买堆鞭回来,算是兄弟对你的关心。”说完也不顾身后低声咆哮的邵强,飞速的冲出了门口,而吧台里的老板娘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

海天集团边上的那个小饭馆,胡力四处的张望,已经二十分钟了,秦淑怎么还没过来?

就在他越来越心焦的时候,盼望了半天的倩影终于出现在了胡力的眼中。秦淑今天打扮的异常娴淑,娇美的脸上淡妆轻施,白色的无袖连衣裙下雪白的藕臂,修长的美腿,配合着她高耸的胸脯彻底的将胡力的脑子搅拌成了一团糨糊。

“胡力,等很久了?”秦淑带着温柔的微笑走到胡力的身前轻声地问。

“没……没有,我也刚来一会。”胡力的鼻中一丝淡淡的幽香直冲脑海,将里面彻底的搅乱。

“那我们走吧。”秦淑看着胡力炙热的眼神有些羞涩,径自向前而去。

“我操!小秦MM害羞了,果然喜欢我啊,看来今天晚餐后的活动很令人期待啊!”胡力看着眼前那美丽的身影脑中开始*起来。

不过还没有等到胡力的思想彻底的*起来,秦淑转身回头的一句话又彻底的将他推入了深谷:“快走吧,苏敢他们还在饭店等着我们呢。”

胡力一下就从*的顶峰跌到了谷底,原来不是和我一个人吃饭啊!